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43章 149七夕将至
    ,精彩小说免费!

    “好,开始。”小珍说完,就将念力转化成一个尖锥状的钉子,旋转着攻向郁小南。

    郁小南在接触到那个攻击的时候脸色大变,自己的念力似乎比皮肉还要嫩,轻轻一碰,就好像被针刺一般的疼。她痛苦的哼了一声,声音从牙缝里挤了出。她的念力害怕的往后缩。

    “不许后退。”耳边传来小珍严厉的声音。

    郁小南硬着头皮又将念力往前推进了一些,但是一靠近小珍的攻击,那种痛又再次袭来。她握紧了拳头,手指的关节都有些发白,嘴角的肌肉紧绷着。她在咬牙坚持着。

    尖锥状的攻击一点一点的镶进郁小南的念力攻击里。她一直在忍着,汗水打湿了衣襟,眉头一直锁的紧紧的,渐渐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这是一个利用疼痛来强迫化形的方法,对念力本身也具有一定的破坏里,而且耗神耗力。

    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白昼变为黑夜,两个人却都没停下来过。

    郁小南一直努力的想着要躲避这个攻击又不能退后的方法,当然只有化形!渐渐地她的念力最前端,开始有些波动,有一种想要冲破束缚的趋势。

    小珍能够感觉到,她离成功不远了,但是这最后的一个冲刺最关键。小珍越发的认真起来。

    不远处书生看着郁小南,脸上也渐渐严肃了起来,甚至还有些担心,担心郁小南撑不到最后的那一刻。

    快点给我扩散!郁小南皱紧眉头用力的大喊,所有的念力都借着这股冲劲一起向外扩散。

    突然念力大张,像是冲破束缚已久的牢笼,奔涌着向着小珍的攻击包裹进去,将它牵扯住。疼痛的尖锐触感终于被郁小南的念力拉开了。

    小珍立刻收回念力。郁小南体力透支的缓缓倒下。

    郁小南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她缓缓的从床上起来。闻到一股香甜的橘子味,精神也跟着变得甜甜的。仔细一看原来床头点着一个香炉,味道就是从这里传出了的。当她伸了个懒腰从房间里走出来是,看见书生和小珍正在小厅里下象棋。

    小珍兴奋的拿起一颗棋子压在棋盘上,大声喊道:“将军!”

    书生笑了笑,缓缓的把她那颗棋子给吞了。

    小珍使劲拍桌子,“不行,我没看到你这一步,我要悔棋!”

    “落地生根,不得耍赖!”书生一笑,淡漠的一句话,让小珍撅起了嘴。

    “月老头,不带这么欺负人的。每次都是你赢,让我一回会怎么样嘛?”小珍的如同小女孩一般的向书生撒娇。

    “你让郁姑娘评评理,有你这么耍赖的吗?”书生说着望向了郁小南。

    小珍趁着书生扭头的那一会儿功夫,立刻把棋盘上的棋子一推,全部打乱了。并且大叫了一声:“我不跟你玩了!我找郁姑娘玩!”说着就立刻跑过来拉着郁小南。

    书生无奈的看了看棋盘,摇摇头仔细的收拾好棋盘。

    郁小南被小珍拉着坐了下来,“你感觉怎么样啊?念力空间有没有什么异样?”

    郁小南指着额头说道:“这里还是有点刺痛的感觉。算不算是异样啊?还有我睡了多久啊?”

    “你睡了一晚上,昨天练到刚入夜的时候,她就晕倒了,睡到现在才起来。不过这些都不要紧,虽然我的方法的有点残酷,但是却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化形成功,不过就是对念力会有一定破坏,只要用那个刺胆珠补一补就可以恢复的。有一点刺痛也是正常。”小珍说着又跳到了郁小南的另一边坐了下来,“不过你的化形能力才刚学会,要让化形能力有实质的效果,就还需要继续修炼,等你的化形能力有实质效果的时候就可以炼化刺胆珠了。我继续帮你修炼吧。”

    郁小南看着小珍兴致勃勃的脸孔实在是不好意识阻止,但是她真的好饿哦。“能不能先吃个饭再开始啊?”

    小珍一听,这才尴尬的笑了起来,“哦,差点忘了你还没吃饭,等着,我去给你拿。”说完就一溜烟的跑下舱底。

    书生也跟着笑了笑。

    早饭加午饭过后,郁小南坐在一张桌子旁边,桌上放了一个苹果。

    “你试着把念力化形为刀,只要能把苹果一分为二,化形实质就算成功了。还有刚刚给你吃的是最后一顿饭,在没有把苹果分开之前你什么都别想吃。”小珍站在郁小南的对面,笑嘻嘻的说。

    “啊!”郁小南听到后半句话,有些不敢相信,她望向书生渴望他能为自己说说好话,这不吃饭可是会要了人命的。

    书生笑了笑却并没有如郁小南的愿,他起身出了小厅的门走向甲板了。

    “开始吧!”

    郁小南无奈,不过转念一想觉得小珍也不会那么狠心真不给自己饭吃,也就不在纠结这件事。当下,旋转念力空间,开始化形实质的练习。

    她第一次冲破化形的障壁之后,现在想让念力变什么就能变什么,而且轻而易举。她瞬间将念力变成一把刀,对着那个苹果砍了下去。却没料到,自己的念力刀竟然从苹果弧形的身躯上滑了下去。她的念力被苹果给分开了。她诧异!难道现在自己的念力,还不如从前吗?

    小珍感觉的到她的念力失败了,缓缓的解释道:“念力化形之后,杀伤力会减弱许多,所有才要马上修炼化形实质。你要让你的念力具有一定的硬度,也要让你的念力有一定的韧性,可随意转变。”

    郁小南明白的点点头,她再次旋转念力空间,念力凝聚成刀,想像着她的念力拥有着金属的质感,然后狠狠的劈向那个而苹果,念力在苹果的上方坚持了两秒,依然是没有照成任何的伤害,就又被苹果分开了。

    郁小南就这样,一遍一遍的凝聚念力成刀,然后劈下去,然后被分开,再继续。每一次似乎都能在苹果的上方坚持一会儿,和苹果抗衡一下。

    如此反复着,太阳从头顶慢慢的降到了海平面,海面上镀了一层金,天边染上了晚霞,紫红色的一大片,宛如泼墨画一般的美丽。渐渐太阳沉入海里,天色渐暝。海面上的暖风也转变成了冷风,静悄悄的夜,万物细无声。

    郁小南对着一切浑然未觉,只是努力的劈着苹果,现在的苹果上已经有了一些轻浅的痕迹。小珍点上了油灯,烧了几个小菜正准备和书生用完晚膳。就听见郁小南砰的一声,她的额头砸在了桌子上。

    郁小南立刻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竟然进入一种模糊的惯性中,她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瞬间睡着了,但是她又感觉到自己一直在反复练习着化形实质。

    小珍诧异的走过来,望着揉额头的郁小南问道:“你没事吧?”

    郁小南摆摆手,“没事!”说完她迅速的瞥了一眼不远处桌上的饭菜,真香啊!她感觉到自己的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她刚想起身,却被小珍按了下来。

    “我们事先可说过的,没成功不能吃饭。”小珍说完就走了过去。

    “这么认真?”郁小南可怜兮兮的望着他们一口一口的吃着香喷喷的饭菜。

    “我可是说话,算话的,你要是现在成功了,我现在就让你吃。”小珍说着夹了一块排骨放进嘴里,特异吃的美滋滋的。

    郁小南无奈的转身,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做了一个深呼吸接着是更加努力的练习化形实质。

    三天过去了,郁小南除了喝喝水,偶尔小眯一会儿,其他的什么都没做。她饿的看见面前的苹果就眼冒金星了。这两天她想了好多的方法,半夜偷偷起床,结果刚到货舱,就被小珍发现。有时也借着去厕所的时候,转身跑进货舱,结果发现小珍也在里面正笑着望着她。她绝望了,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把苹果给切开。

    她坐在桌前狠狠的盯着这个跟她有仇的苹果,心里暗暗想到:“今天一定要把你劈开。”旋即挥舞着念力刀劈向苹果,这一次带着些许仇意的攻击,竟然砍了进去。苹果裂开一条缝。郁小南大喜,继续乘胜追击,小半日,终于一刀把苹果劈开了。

    “我劈开了。”她开心的对着甲板上的小珍说道,声音有气无力。

    小珍闻言,一蹦一跳的跑过仔细检查了苹果的刀切面,缓缓的点点头。笑着望向郁小南,“不错,你现在可以吃饭了,不过你这几天都没吃东西,现在只能先吃点白粥。”

    “啊!能不能加点肉?”郁小南无力的趴在桌子上讨价还价,声音缓慢的说出。

    “好吧,就给你加点肉末。”小珍看在她饿成这样的份上松了口。

    郁小南填饱肚子又睡了一觉,这才稍稍恢复了些体力,修炼念力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她伸了个懒腰走到了甲板上。清晨的海面上清冷的很,太阳虽然还没出来,但天边已经有鱼肚白了。书生和小珍都在睡着,她今天起得特别的早。

    “这样的早晨真是舒服啊!”她望着宽广的海平面,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目力所及都是海和天。她深吸了口气,闻着带着咸惺味的海风,整个人觉得特别的舒服。不过现在她还不能就此放松,她那极度疲惫的念力,现在需要好好补补,最重要的是她要变强,想到这里她握紧了双拳。

    她拿出了刺胆珠,回到小厅里,把它放在桌上。她集中精神,念力空间开始旋转,她按照小珍说过的方法将念力变成火焰,一股无形的火焰像一只手掌抓起刺胆珠,紧紧包裹住。

    郁小南才刚刚学会化形实质,而对着火焰也是第一次凝聚出,不免有些不稳定。她感觉到自己的念力火焰时强时弱的,这才明白要稳定温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火焰里的刺胆珠在面对这样的火焰时竟然纹丝不动,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她的眼睛睁大,一直盯着悬浮在空中的刺胆珠,猛地加大了火焰,头顶的木板突然吱吱的响了一声,她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木板已经发黑了。她吓了一跳,用念力紧抓刺胆珠,立刻跑到甲板上。她在刚刚的跑动中明显感觉到了念力的不稳定,火焰时大时小的。

    她立刻盘腿坐到甲板上,将注意力继续集中在自己的念力火焰里。她闭上了眼睛仔细感受着里面的变化。可是刺胆珠还是一点都没变。到底要怎样炼呢?

    这时耳边传来的小珍轻柔的声音,“刺胆珠要在恒温中才能变化,而且温度要很高,用你所有的念力去燃烧吧。”

    郁小南没有睁开眼睛,她只是轻轻的点点头,继续增加火焰。加到自己无法在加之后一直保持这个温度。

    天空中太阳缓缓升起,越来越明亮,接着变得炙热,在接着转向另一边,慢慢温度降低,最后变成红日沉入海里。星空幕布,月轮高挂。郁小南这才感觉到火焰里的刺胆珠有一丝轻微的破裂,从那裂缝里面冒出乳白色的液体,这种液体一冒出来,瞬间化为烟雾融进念力火焰里,郁小南这些天极度消耗和疲惫的念力在这一瞬间感到有些减轻,整个人仿佛置身在柔软的羽毛床上。

    这种舒适感让郁小南大喜,总算熬到甜头了,她更加努力的烧着刺胆珠。逐渐的裂缝变大,接着又出现更多的裂缝。白色液体不断的涌出,瞬间化为补品滋润着她的念力。如此这般坚持了一个晚上刺胆珠里面的液体终于被消耗殆尽。郁小南感觉到自己的念力舒服至极,连念力空间的颜色也由土黄色变成深蓝色了,明显的已经跨入三色念力。仅仅一个刺胆珠直接让她从二色灵力低级变成三色念力低阶级,她已经很满足了。更重要的是,她学会了念力化形和化形实质。

    她疲惫的瘫软了下来,小珍却兴奋的跑了过来,“怎么样,念力是否有刺?”

    郁小南瞥了她一眼,无力的答道:“没感觉。”

    “快点将你的念力伸出来,把它想像成手就可以了。”

    郁小南无言,只好照做,她缓缓的将念力涌出,接着她感觉到了小珍的念力,是完全没有攻击性的念力,感觉想柔软的棉花糖。

    小珍收回念力兴奋的说:“有刺的,还蛮痛的呢,要不是我厉害,估计就的哇哇大叫了。”

    郁小南本来无力的脸上涌上了些许精光,“真的吗?为什么我自己感觉不到呢?”

    “你当然感觉不到了,这种刺是保护你的啊,更何况你刚刚修炼的时候都把它们融入到你自己的念力里面了,可以说与你合二为一了,就像你自己长了头发,你会有感觉吗?”

    郁小南笑了,“小珍,真的很谢谢你,你们不但救了我,还教了我这么多的东西,又给了我这么好的刺胆珠,我真的无以为报了。”

    “怕什么,将来慢慢报答我呗!”小珍一脸灿烂的笑容。

    郁小南却迷惑了,她来这里是阴差阳错的,她很想回去,回到自己的时代,那里有她思念的人,可是小珍他们的好又让她有些不舍了。她立刻笑了一下,掩盖自己矛盾的心。

    接下来的几天里,郁小南都在睡觉中度过,因为前段时间丢失的太多了。

    三日之后,小船靠在了一个无人的海滩上。

    郁小南在七天之后再一次看到陆地,特别的感慨。在海上了漂了那么久,一直都欠缺一些安全感,现在脚踏实地的感觉真的很美好。她踩着柔软的沙滩上,笑意满满。修炼结束的日子里她也旁敲侧击的打听过时光穿梭的事,但是这两位神秘人对这方面却完全不知道,甚至听都没听说过,她只好无奈的放弃。

    当她转身寻找小珍的身影时,发现他们乘坐的船不见了。

    “船呢?”她眨了眨眼睛大为惊讶的望着空空。

    “收起来了。”小珍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像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一般。

    郁小南琢磨着:要用多大的纳盒才能装得下这条船啊?

    这时小珍和书生已经走的有些远了,他们在前面喊她:“郁姑娘,快点!”

    郁小南小跑着跟了上去,“我都说过了,不要在叫我姑娘了,叫我的名字郁小南或者小南就可以了。”

    小珍笑嘻嘻的说:“哎呀!一时忘记了嘛,下次,下次一定叫你,小南!”说完就朝书生走去。

    郁小南也笑了笑,也跟了过去。走了将近四个小时,郁小南累得想找辆车,哪怕是马车也好啊!在现代光靠两条腿走路的日子真的很少了,而且还是这么马不停蹄的走。

    “两位神秘人,我们都走了那么久了,能不能歇一会。”郁小南落在最后面,迟缓的迈着步子,她觉得自己的腿好重。

    “就快到蓝月城了,到了那里在休息。”小珍看了一眼郁小南的样子,抱怨道:“你还真是娇弱啊!才走这么几步路就累了?”

    “被现代科技给害的。”郁小南不加思索的脱口而出。

    “啊?什么是现代科技?”这个新鲜词立刻引起了小珍的注意。

    郁小南就这么一边走一边解释,终于走到了蓝月城。

    一到蓝月城,小珍就跑去和书生说话了,像是在讨论什么。郁小南也没工夫管,她可是第一次回到古代呢!如此真实的历史场景,她怎么都要好好欣赏一番。

    穿过城门,走在石板路上,周围都是低矮的青砖平房,白色的墙灰色的顶,大户人家的屋角基本都是上翘的飞檐,平民百姓就没那么花俏了。街上的人都穿着宽袍大袖,女人的头上戴满了闪亮的饰品。

    郁小南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人,看到什么都觉得很稀奇。突然她被看到一个很耀眼的东西闪了一下,仔细一看是一个月牙形的发饰,她这才注意到巷子里有一个男子在调戏良家妇女。郁小南正想上去解围,却没料到,那个女子突然唤出精灵,一个肌肉发达的猛男,他上身裸露着,身上的肌肉一块一块的很分明。他一出手就把那个男的打晕了。

    郁小南轻笑了一声,看来古时候对于城市使用精灵这件事,管的还是很宽的嘛!她转身跟上小珍他们。

    大家吃了一顿饭,又买了两匹马继续上路了,他们的目的地是凤悦都城,也就是荆朝的首都。郁小南一路跟来,看到好多的女人都在外面买衣服的,买首饰的,好热闹。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七夕将至,大家都赶着去凤悦城的月老祠祈求月老的好姻缘,而书生和小珍的目的地也是那里。

    这些日子郁小南和小珍他们也混熟了,也没以前那么拘谨了。到了凤悦城,三人就先找个落脚点稍作休息。小珍却不肯,硬拉着郁小南陪她出去转转。

    街上的人特别的多,路也比蓝月城的宽很多,至少她看到三辆马车并排而过。小珍带着郁小南熟练的穿梭于街道之中,最终来到主街道。这里好热闹,各种各样的店铺里人来人往。

    “小珍,你要到月老祠求什么姻缘啊?”郁小南一边走一边问,眼神略带笑意。

    小珍看到她别有用意的笑容就知道她误会了,“我才不需要什么姻缘呢!一个人不知道多自在,在说了,我和月老头来这里是有总要的事要办。”

    “总要的事?婚姻大事也很重要啊!”

    “都说不是来求姻缘的了!”小珍嘟着嘴说。

    “好好好!我不说,反正到时候,就能知道了。”

    “是!到时侯一定让你知道。”小珍说完后,突然眼睛一亮发现了一家卖衣坊,她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郁小南立刻跟上。

    这家店还真大,一进门的大厅里,光是悬挂在墙上的衣服就有三十多套,郁小南看的各种颜色亮丽的衣服,心里颇为感慨,要是邓萧也在这里,她一定会每一套都试一遍。想到这里她浅浅一笑,接着又叹了口气。

    “怎么了?你不喜欢买衣服吗?要不我们去看首饰也可以啊!”小珍抱着两套衣服讪讪的跑到郁小南的面前却看到她有些忧愁的脸,立刻又把衣服丢给掌柜。

    郁小南立刻阻止了她,“没有,我挺喜欢这里的,我们一起试吧!”

    第二天一大清早,天才刚刚亮,郁小南就被外面的锣鼓声吵醒了。她气愤地起身快步走到窗前猛的打开窗,却看到窗外成群结队的人涌在街上,这些人都向主街道走去。郁小南揉了揉眼睛探出头,望向主街道。还好他们住的地方距离主街道不太远,又刚好在二楼,居高临下的勉强能够看到。只见主街道上有一些穿着艳丽的人们敲着锣打着鼓,庄严的走向月老祠的方向,他们的身后跟着一片黑压压的人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