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44章 150胜负难定
    ,精彩小说免费!

    郁小南一下醒悟,今天就是七夕了是月老祠举行活动的大日子。她跑回床边,一把掀开被子。“小珍快起来,今天是七夕呢!”

    小珍拉过被子,眯着眼睛说道:“知道,不用去那么早的,让那些人先走走。”说完翻了个身继续睡。

    郁小南看着小珍的样子,又想起了邓萧她们俩都有一样的毛病——贪睡。

    结果当郁小南他们三人出来客栈,只能赶上队伍的尾巴。

    郁小南走在人群里,周围的人都在兴奋的议论着。

    “听着这一次会有月老显灵。”

    “是啊,听说每隔十年都有一次,十年前的是一个卖包子的小丫头,人家现在是岳将军二儿子的夫人呢!”

    “真是飞上枝头做凤凰了,今天我娘特意给我买了许多的饰品,让月老能够注意到我。”其中一个女人说着还特意晃了晃她头上的发钗,郁小南在后面立刻挪了一步生怕被那摇摆的发饰给伤到。

    另一个女人略带酸意的说:“人家月老又不是看谁头上的东西闪,才注意谁的,要看诚意,这个恐怕你娘没给你买吧!”说着,那女人掩嘴一笑。

    那个头上戴满装饰物的女人鼻孔哼了一声,“要是我飞上枝头变凤凰你可别来巴结我!”

    “巴结你?鬼才会巴结你呢!”两个原本要好的女人突然变成的水火不容。

    郁小南在后面看的那叫一个精彩,她扭头望了小珍一眼,发现她也在偷偷的笑。

    他们随着人群来到了月老祠的大门外,书生却突然对小珍说:“好好照顾郁姑娘。”

    小珍爽快的答道:“放心了!”说着还特意拍了拍比她高两个头的书生的肩膀。接着就拉着郁小南挤出人群。

    郁小南纳闷,“我们不跟他一起吗?不进去吗?”

    小珍拉着郁小南向人群的右边走去,她们正绕着围墙的外围走着。“月老头有事,不用管他。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郁小南好奇的跟在小珍的后面,来到围墙拐角处,那里有一个棵很大的榆树,至少有三层楼那么高,而且树干很粗、很直,树枝分叉的很多长势也很舒展。

    “小南,快点上去,上面的视线可好了。”小珍兴奋的催促着郁小南。

    郁小南仰头看着大树,那摇曳的树枝让她心里发颤。她的运动细胞一项都不太好,更可况她还恐高。“那个,我看我还是找其他的地方看吧!”说着准备转身就走,让她爬高,她宁愿当逃兵。

    小珍嘟起了嘴,一脸的不高兴。“我不管,就要上去,就要上去。”小珍说着,直跺脚。

    “好,我上。”郁小南面对小珍如同小孩子一般的撒娇无力回绝。她又看了一眼大树,叹了口气,只好硬着头发,向着榆树伸出双手。还好这棵树分枝很多,有许多的落脚点,她胆战心惊的跨出最后一步,低头一看,小珍已经离自己很远了,她紧紧的抱住树干,再也不敢动了。

    小珍却像个猴子一样迅速的爬了上去,动作敏捷的坐在郁小南的身边。

    现在终于可以好好的观赏月老祠的活动了。郁小南舒了一口气,但是神经仍然是紧绷着的,她毕竟是在一棵大树上。

    这个月老祠真的很大,光是正殿前方的空地上,就能容纳好几百人。在正殿门口的前方有一个三足圆形的插香用的大鼎,那鼎上涂着黑色的底金色的边,还有些复杂的花纹显得很华丽。在整片空地的两侧还有两个很大的木架,架子上拉着许多的绳索,绳索上挂着小竹牌。距离太远,郁小南看不到什么写些什么,但是猜想一下,应该都是求姻缘的愿望吧!

    现在的正殿前挤满了人,忽然有一群护卫涌了进来,推开人群,开辟了一条道路。那些人嘴里喊着:“公主嫁到!”

    缓缓的走进来一个衣着华丽,举止高雅的花季少女,她身后跟着两个婢女。她缓缓的走到正殿的前方,对着站在大殿门口的一个银发老头微微一笑。

    众人一见公主立刻下跪行礼,高呼:“公主千岁千千岁!”

    公主俯视众生,“平身!”接着转身对着那为银发老人极有礼貌的说:“我这次来是希望能求得一个好姻缘,希望不会给大家带来不便。”

    银发老人微微一笑,捻了捻胡须,“无妨,众生皆平等。”

    郁小南伸着脖子张望着,生平第一次见公主,怎么都的看看人家长什么样吧!正想着,公主转身,一张平庸至极的脸孔,甚至连邓萧都不如。

    “这个公主长的真一般!”郁小南和小珍咬耳朵,小珍笑着点点头。

    正在这时,那个银发老人拿着三只高香走了出来,缓缓点燃,接着向着太阳的方向,鞠了三个躬,并且大声吟咏:“愿天下有情人,都成了眷属;是前生注定事,莫错过姻缘。”语罢。缓缓的将三炷香插进大鼎里。接着又念到:“众生朝拜!”说着率先对着月老的神像下跪。

    正殿前的所有人纷纷下跪,跟着银发老人磕了三个响头,连公主也不例外。众人都在磕头之后闭上眼睛许愿。一下子整个月老祠安静的只有树叶被吹响的声音。

    郁小南看到如此多的人一同下跪,那声势浩大、整齐,像经过训练一般,可见他们的那虔诚的信仰。突然空中有一道红光射向拥挤的人群中。大家睁开眼睛之后纷纷查看自己的小拇指,是否有红线,若是有,则是被月老赐予了非凡的姻缘。

    突然人群中有人惊叫了起来。“是她!是她!”

    大家纷纷望了过来,那个女子缓缓睁开眼惊喜的望着自己手指上多出来的一条红色印记。

    郁小南远远的就发现了那女子头上闪亮的月牙形发饰,她喃喃自语道:“是她!”

    “她是谁啊?你认识?”小珍好奇的问,

    郁小南刚想回答,突然发现人群里飞出五个人影夹杂着五个精灵,一同向射出红光闪光的地方攻击。郁小南和小珍大惊。

    郁小南惊讶是因为她发现那五个人影竟然是鬼烁他们,而小珍惊讶的,是因为他们攻击的方向。

    在那五人动身的时候,从围墙外,射来十个闪光箭,不偏不倚的向准备攻击的所有人射去。

    郁小南和小珍在一瞬间由惊讶转为诧异,郁小南诧异的是,那些人也来了,而小珍的诧异的是,那五人还有对手。

    人群里一下子骚乱了起来,所有的护卫,都涌到公主的身边,警戒的将公主围了起来。护卫的统领大喝一声:“保护公主,马上撤离!”

    其他的百姓也跟着,一边尖叫,一边朝门外跑去。一瞬间场面混乱无比,跌跌撞撞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

    须臾间,硕大的正殿前方,就只剩下,那五个突然袭击的人,和从围墙之外赶来是段悦一行人。天空中书生缓缓的从云雾中走出来,踩着一团棉花云,降落下来。他的眼睛冷静的扫过着突然出现的两方人马。

    郁小南惊讶,原来刚刚射出红色光线的竟然是书生,他给了那个女人红线,难道他是月老?郁小南震惊的扭过头望着小珍问道:“和你一起的书生难道就是月老?你们所谓的有事,就是要牵红线?”

    小珍的眼睛紧盯着那些突然出现的人,“现在才发现!”

    郁小南对于这个肯定的答案,仍然不太相信:“月老不是神话中的人物吗?应该是不存在的啊!”

    小珍皱了皱眉头,这也是郁小南第一次看见她这样的神情:“神仙不过是人类给予的称呼,我们只是另一个你们不知道的种族,这些事以后再说,你认识那个骑着黑色骏马的人吗?”

    郁小南顺着小珍的手指的方向,望见了一匹黑色的骏马,那马的脚下还闪着微弱的荧光。“我虽然不认识他们,但是我见过他们,在我被鬼烁抓了之后,也是他们在解救我,虽然最后没成功。”

    不远处骑着黑马的正是段虹,她的眼睛依然藏在墨镜之下,黑发的段悦从她身后下了马。另外两个同伴站在她身边,各自的精灵都被召唤出来随时做好攻击的准备。还有一个让郁小南大感意外的人。

    “墨导师!”郁小南兴奋的对着墨导师挥着手。她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她这边。

    墨导师大喜。她一出现在这里就在寻找着郁小南的身影,可惜却没找到。她本来还想抓个人好好问问的,现在倒是省了许多麻烦了。“小南你没事吧!”她对着郁小南喊道,她现在还不能带着郁小南走而且现在也走不了。

    郁小南继续挥着手,喊道:“我没事。”

    鬼烁冰冷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疑惑,那丫头竟然没死?

    炫凌也是很诧异的望了一眼郁小南。她在怀疑,如果是自己被丢进海里,是否能有这样的好运气。

    突然,段虹开口了:“鬼烁,所有的事到此为止吧!”说着立刻下了马,从后腰拿出弩,迅速的装上十支箭,冲向了鬼烁。

    鬼烁阴晴不定的脸上黑黑的,虽然他料到这些人也会跟来,但是看见了仍然很不高兴,毕竟对他而言这些都是麻烦。他立刻召唤出自己的那个绑着黑色头巾的精灵。那精灵瞬间挡在了他的面前,手臂上的经纶再次被拿了出来,迅速的被甩了出去,旋转着划破长空,冲向飞来的闪光箭。

    段虹连扣了四下扳机,四发闪光箭其中两发被经纶打落,闪光箭被反弹到地上扎进青石板里,没入石板后荧光渐渐消失。另外两发穿过经纶射向精灵,那精灵立刻舞起双臂不停的画着圆圈,圆圈中心形成一个风眼,里面有能力在蓄积。当闪光箭临近风眼时,里面喷出一股黑色的飓风,飓风所过之处没有留下一样东西,闪光箭也被毁灭,连个渣滓都没剩下。段虹的眼睛陡然睁大,她知道鬼烁一定是吃了什么丹药,让他的精灵变的如此强悍。

    鬼烁对着其他人大喝一声。“赶快行动。”其他的人迅速的跑动起来,一起奔向书生。段虹的另外两个同伴早已盯紧了他们,立刻出手阻拦,墨导师也跟了上去。

    小珍气愤的大骂了一声,“混蛋!他们要抓月老头。”

    郁小南也焦急了起来,虽然现在她知道了书生就是月老,但是,却仍然免不了的要为书生担心。“那五个人,就是把我丢进大海的五人。”郁小南盯着鬼烁,心里恨得牙痒痒却又奈何不了他,毕竟自己的能力还很低微。

    “就是他们?我去帮你出气。”小珍说着,两个跨步跳下了树。

    郁小南刚想阻止她,却没拉住,“他们很厉害的,你不要去了。”

    小珍向院子那边跑去,回头对郁小南一笑:“我也很厉害的。”

    郁小南不放心,也小心的下了树,向院子跑去。刚一拐弯就看见小珍在和什么人动手。跑近了一看,才发现跟小珍动手的人竟然是沈魏宁。

    “你怎么在这里?”郁小南震惊的望着被打倒在地的沈魏宁。

    沈魏宁立刻起身,脸色惨白,眉心处还有一丝蓝色的光痕一闪而过。他起身之后什么都没说,继续挥舞着拳头向着郁小南而来,他的精灵则继续攻击小珍。

    小珍不耐烦的唤出精灵去对付红了眼的鹰典。接着又偏过头问郁小南:“你认识他?”

    郁小南惊讶的看着沈魏宁狰狞的脸。他的眼睛和平时完全不一样,没有一丝温柔的情感,像一个啜血的的恶魔。他挥过来的拳头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小珍的念力瞬间涌动而出,一个无形的拳头狠狠的打在沈魏宁的脸颊上。沈魏宁看不到念力,也感觉不到,当下就如隔空打物一般的被人捶了一拳,整个人被打得翻身倒地。

    “我看他是中毒了。他是你朋友吗?”小珍问。

    郁小南看着沈魏宁又一次站了起来,点了点头,“他是我的朋友,没想到他也来了。可是他好像不认识我了。”

    “中毒之后的反应吧!我刚刚看到了他额头上的蓝光,他中的毒似乎和你的一样。他现在大概是发作了吧!”

    郁小南看到沈魏宁又忘我的向自己扑了过来,心有不忍。“能不能想办法给他解毒。”

    “办法是有,可是现在没有时间去替他解毒啊!”小珍焦急的说着,越过围墙望向围墙之内,虽然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却能听见里面轰隆隆的撞击声。

    郁小南也着急了,“那至少先把他绑起来,然后再找机会救他。”

    小珍点点头,从腰带上取下白色小球,从里面拿出绳索。

    沈魏宁虽然被毒药控制,但是行动却很单一,除了挥拳,别的什么都不会。小珍在他挥拳的时候一个跳跃来到了他的身后将他压倒在地,郁小南立刻上前,帮助小珍将他绑了起来。

    沈魏宁愤怒的大吼一声,拼命的挣扎着,涨红了脸。郁小南看着他这个样子,真的很痛心,怎么说大家都是朋友一场,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她也不希望看到他被别人害成这样。郁小南咬咬牙,心里对鬼烁这一行的人恨意更加的浓烈。

    郁小南唤出妖玉让她给沈魏宁催眠,至少不要让他再挣扎了,接着是他的精灵。然后,在小珍的帮忙之下,两人终于来到了门口。整个空地里,飞沙走石的,一片狼藉,好好的一个月老祠被破坏的不堪入目。那个插香用的黑色大鼎被打翻在一旁,香灰撒了一地,被挂起的风卷的到处都是,地面上的青砖也被打的碎裂了许多,有的地方都见了土。

    月老仅靠着自己念力在与对方抗衡,郁小南虽然离他们很远,却也能感觉到,月老那强大的能量威压。

    空中不断的有闪光箭飞来飞去,被砸中的地方立刻被开了一个洞。

    鬼烁凝出灵刀,挥舞之下逼退了段虹的又一波闪光箭的攻击,他对着月老大声喊道:“月老,我们并不想取你性命,只要你跟我们走一趟,一切都好说。”

    月老用念力逼退了一个想要抓住他的青衣男子,缓缓的道:“要走你们自己走,老夫没兴趣与你们为伍。”

    鬼烁大笑一声:“你还想留在你这个破地方吗?虽然我没有看到你的情花,不过,我把你整个岛都放了一把火,有一块看上去什么都没有长的地方,竟然也烧着了。现在估计已经都变成灰了吧!还有你那些家丁,不要以为躲在山洞里就能没事,我已经把山洞堵起来了,他们以后都别想出来。”

    月老仍是一脸的严肃,只有那深邃的眼睛里的一丝闪光,才表明他已经吃惊不小了,实际上是愤怒了。他黑色的头发逐渐转变成白色,脸上也多了些许的皱纹,下巴冒出许多的胡须,样子迅速的老去,但是他的声音却没有变化。

    “你叫鬼烁是吧,你将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迅即一个比普通精灵大上两倍的精灵显现。那是一个双臂布满螺旋图案的卷发男人,他漆黑的眸子缓缓睁开。俯视着所有的人,在他睁开眼的那一瞬间大家的心里都猛的一颤。

    段虹摘下墨镜一双清澈的灰绿色眼眸望向那个精灵,很是敬畏的喃喃道:“精灵王!”

    小珍在门口看到月老的变化,气的跳脚,“他们竟然逼的月老头显真身了。我要去帮忙,你自己小心点。”小珍对着郁小南嘱咐了一句,就冲了过去。

    虽然郁小南也很想上去帮忙,可是现在的她完全是个拖累更何况身边还有一个拖累,他们是拖累加拖累。她望向了墨导师。

    墨导师刚收回诧异的目光就感觉到,有人对她在注视她。她回头望去,更好发现郁小南拉着沈魏宁站在门口。墨导师大惊,沈魏宁怎么会在这里?她顾不了那么多,立刻抽身退到了郁小南的身边。她发现沈魏宁竟然被绑着,脸色很不看。

    “这是怎么回事?”墨导师问。

    “沈魏宁被下毒了,就是那五个黑衣人干的。”郁小南扶着两眼呆滞的沈魏宁焦急的解释。

    “我不是说过不许跟来吗!这个家伙怎么不听话,真是自找麻烦!”墨导师恨铁不成钢的说。

    正在这时,天空上传来一阵刺耳的闷雷声,郁小南和墨导师都同时抬头张望。郁小南只看到阵阵烟雾,连一个鬼影都看不到。

    墨导师却很吃惊的说道:“他们也有精灵王!天哪!现在看来还真是胜负难定啊!”

    郁小南对于墨导师的话仔细琢磨一下,诧异的问道:“难道黑衣人他们也有精灵王?”旋即瞥了天空一眼,还是什么都没看到。

    墨导师望着天空点点头。“现在只能希望,学校那边尽快想到办法老营救我们,不过这个可能性非常小。”

    墨导师的话,让郁小南的心陡然一沉,难道连月老都没胜算?

    郁小南突然又听到小珍的咒骂声。“混蛋!卑鄙!竟然用黑铁三角阵。”郁小南看到小珍气急败坏的挥舞着两把非常小巧的贝壳状的护腕,起身一个跳跃,要跑向月老。却被对手拉住了脚,给扯了回来。

    郁小南这才发现月老不知何时被黑衣人中的三人,围了起来。那三人分居三个位置,每个人之间的距离都几乎相等。他们从额头涌出的念力竟然是肉眼都能看见的黑色,一人的念力像光束一样直直的射向另一人,另一个人在接到对方的念力之后,又将自己的念力和前一个人的念力结合在射向下一个人。这个动作非常的快,只要将彼此的念力互相融合再传输到下一个人,如此反复十次阵法就启动了。

    月老的眼睛陡然一亮,他自然知道这个阵法的凶险,一旦阵法启动,他的念力就会被束缚住,接着再有一个人的血为阵法牺牲,那么他将被牢牢的封锁,甚至他的精灵连带也被封锁。他现在不能在对这些人放水了,他控制着自己的念力正在阻止这些黑色的念力互相连接。接着他瞥了一眼天空上方,他的精灵被对方带来的精灵牵制着,完全没办法帮助他。

    段虹他们的闪光箭在如此的战斗中也被消耗殆尽了,她又被鬼烁的灵刀伤到了胳臂,其他人也有不同程度的伤。

    “真没想鬼烁他们如此狠厉,这黑铁三角阵早就被禁了。此阵需要牺牲一个人做阵引,才能发挥最大的功效!大家要小心,不要被鬼烁拖进阵型中。”段虹阴沉着脸提醒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