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46章 152绘画大楼
    ,精彩小说免费!

    说完之后校长又伸出手掌,指向那个一脸络腮胡子的蓝色眼睛的西方国家的人,“这位是五国联合调查部的部长,邓科奇先生。”接着他又指向那个头发梳的特别整齐没有一丝碎发的刻板女人,“这位是部长的助理叶诺韦雅小姐。两位是来调查龟背岛事件的,郁小南你要多多配合他们,知道吗?”校长笑容和煦的对郁小南说。

    郁小南点点头,她没想到联合国这么快就开始调查她的学校了,她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件事和导师们没关系,那些调查员因该去调查一下社会上的人才是。但是她还是顺从的点点头。

    邓科奇湮灭了手里的烟,严肃的询问道:“请你把当时的经过说一遍。”

    接下来郁小南开始漫长的叙述,那个脸色刻板的女人在旁边不时的写着,像是在做记录。

    当她提到月老的时候,她感觉到对面两人的眼神有些变化,虽然他们没有明确的说出对月老存在的怀疑,但是她还是感觉到了,对方那种把她当做小孩子的感觉。

    “好了,目前没有问题了,如果日后有需要我们会联系你!”

    这时校长站了起来,郁小南也跟着站了起来。那两个异国的调查员也站了起来。郁小南同所有人礼貌性的道别然后离开校长室,顺手关上了门,在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他听到了里面的一些声音。

    “黄校长你们学校专属的彩球也有被盗的时候吗?”邓科奇简单明了的说。

    校长也很纳闷,“我们学校没有发生盗窃事件,至于那些人如何拥有彩球,这个就要麻烦部长您去好好查查了。”

    “这个我们自然会查,不过你的学生还真有想像力。”邓科奇半开玩笑的说。

    校长了笑了一下。接着门就在郁小南的手里关紧了。但是郁小南却并没有马上离开,她的耳朵贴着门听着里面的动静。

    “那孩子是很诚实的,但是经历了那么大的事情,精神方面多少也受到一些打击,她的话你们就仅做个参考吧!”这是校长的声音。

    郁小南心酸的盯着房门,紧咬着嘴唇心里很难接受。神秘精神有问题?我一点毛病都没有,你们这些大人才有毛病吧!不被信任的感觉,真的很凄凉,郁小南转身跑出走廊。

    郁小南奋力的跑着,她气愤她压抑,白色的靴子踩在雪地里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鼻子里呼出的暖气化作烟雾飘散在空中。她一路跑到了那个第一次碰见蒋浩然的小瀑布那里。现在瀑布早已没有水流了,水潭上面结了一层冰,周围的树木也都是一片的雪白,空气里,还飘着雪花。

    “为什么连校长都不相信我?”她气愤的抓起地上的雪,揉成雪球,狠狠的甩了出去,砸在了水潭的冰面上。

    “你又怎么了?”

    郁小南的情绪还没发泄完,就听见了一个声音,她又被吓了一跳。“是你!你怎么在这里?”她望着蒋浩然问道。

    蒋浩然拍了拍身上的雪,从不远处的林子里走了出来,“你大呼小叫的又是为了什么?”

    郁小南失落的低下了头,盯着自己的脚,缓缓的说道:“有两个调查员来找我问话,我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可是他们似乎并不相信我。连校长都不相信我。”郁小南说着,又使劲的踩了一下雪地。

    “你跟他们说了什么?”蒋浩然问。

    郁小南又把事情的复述了一遍。“就是这样,当我讲到月老的时候,我看到他们眼神里的嘲笑,完全把我当成一个会说谎的孩子。”

    “是我,我也不相信的。”蒋浩然淡淡的说。

    郁小南突然抬起头,望着蒋浩然的眼睛里有着些许的愤怒,“当我什么都没说。”正欲转身就走,却被拉住了。

    “听我把话说完。”

    郁小南缓缓的转身,望着蒋浩然。

    “我查过有关你胸口上的情花,它在千年之前也就是荆朝之后就绝迹了,而且相传拥有那朵花的人必定拥有美满的婚姻,那朵花是跟着月老出现,至从那种花绝迹之后,曾经每十年一次的月老牵桥大会就再没显灵过,到最后那个大会也无疾而终了。不过这些都是传说的某一部分,算是野史,大概也没什么人相信的。”

    郁小南越听越真实,她略有些激动的说:“我回到的就是荆朝,刚好又碰上七夕,接着就发生了所谓的月老牵红线的一幕,然后那五个黑衣人现身,要抓他,所有我说的都是真的,你相信?”

    “我相信,你胸口有情花的这件事有告诉他们吗?”

    郁小南摇摇头,小声的喃喃自语,“我不敢说,我怕他们会把我当成试验品拿去研究,所以······”

    “没说是对的,你若是想知道这件事的始末,我看只能靠自己。”

    郁小南认同的点点头,“这件事,我自己来查。你会帮我吗?”她望着蒋浩然,眼神里有些许的期盼。

    蒋浩然望了望她,转身就走,郁小南望着他的背影露出失望表情。突然前面的人顿了一下,偏过头对着后面的人说道:“会。”

    郁小南惊讶的抬起头,心里雀跃了起来,她立刻追了上去。

    图书馆里,郁小南坐在区里的椅子上,正在翻阅书籍。邓萧坐在她旁边,蒋浩然坐在她对面。孙耀廷坐在蒋浩然的旁边,和上了书。

    “找来找去都是同样的传说。”孙耀廷说着活动了一下脖子。

    “就是!”邓萧也和上了书,“我觉得我们该休息了,要不去吃点东西,我请客。”邓萧笑着望向大家,希望大家响应她的号召。

    郁小南也失望的和上书,这几天他们天天陪着她来找相关信息,却一无所获。她想找的有关丹药和特殊修炼补品之类的东西,虽然也有收获,但是书上写的大多都是绝种了,或者没有人真的见过。

    “不要太心急。”蒋浩然淡定的说。

    突然一本书甩在了桌上,大家都楞了一下,随后抬起头。

    “你们几个在这里,正好,我把东西给你们。”说话的正是神露,她穿了一件紧身胸衣外加一件小外套,潇洒的坐在了蒋浩然的旁边。接着从纳盒里拿出四个小瓶子,里面装着紫色像糖果一样的药丸。她拿着药丸最多的那一瓶递给郁小南,说道:“这个是你的。”接着又将其他的三瓶分别递给其他人。“这是紫昙花,有空就赶快用了,否则的话······”她略微思考了一下,突然说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小心点!”说完,她露齿一笑,拿起书本又离去了。

    “谢谢!”郁小南也对她一笑。她已经起身了,头也没会,对着大家摆了摆手。

    “哇!”邓萧一阵感叹,“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啊!太有型了。”她望着神露那自信的背影面露羡慕之色。

    “别流口水啊!”孙耀廷用手肘撞了一下邓萧,她才不舍的收回目光。

    郁小南笑了一下,拿着那个小瓶子,里面有四棵紫色的药丸。“不如就今晚吧!

    “不用像上次那样等到半夜吧!”邓萧担心的问道。

    “这次应该不用,晚饭后去公共休息室,找个包厢就可以了。”孙耀廷望着小瓶子里的药丸说道。

    晚饭后,公共休息室里。四个人在门上挂上了免打扰的牌子,分别拿出紫色药丸。

    “这个直接吃下去就可以了吗?”邓萧望向孙耀廷问道。

    “是。我的笨丫头。”

    “喂,说谁呢!”邓萧和孙耀廷又小打小闹了起来。

    郁小南无奈的笑了起啦,望向蒋浩然,“不好意思啊,他们经常这样,你别介意。”

    “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们。”蒋浩然说完吞下了紫昙花。

    郁小南见状也不去管邓萧他们,自己也吃了一颗紫昙花。闭上眼睛,先是觉得像是在吃糖一样,甜甜的,接着一股苦味袭来,郁小南不禁皱起来眉。药力顺着喉咙进入,郁小南一瞬间感觉到全身都是苦的,仿佛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能品尝出酸甜苦辣一般。她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咬着牙和这些苦味相抗衡,过一会儿,苦味消失了,充盈在身体里的是满满的能量,郁小南立刻将这些能量引导至念力空间,她的念力又在不断的增长。等到念力全部吸收完之后,她发现她的念力空间里那深蓝色的雾气有些明亮了起来,她现在的念力接近三色中阶了,当她睁开眼时,发现蒋浩然也正好睁开眼,邓萧和孙耀廷还在修炼着。

    郁小南小声的问:“你进阶了吗?”

    蒋浩然点点头,接着又吞了一颗药丸。

    郁小南也立刻又吃了一颗,继续进入修炼。

    公共休息室通往一楼的楼梯口,一个瘦弱的男生被四五个黑色皮肤的男生围着,“把它交出来,也省得我动手。”为首的是一个在众人中略显矮小一些的男生。

    那个瘦弱的男生有些害怕的看着他们,没有说话。这个楼梯口平时都很少有人走到这里,现更加没有其他人,导师们一般这个时间也不会到这里来,他现在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其他的男生又走进了几步,围的更近了些。其中的一个男生推了他一把,接着自己比较高的优势俯视着他。“快点拿出来,别磨磨蹭蹭的,浪费时间。”

    那个瘦弱的男生贴到墙根上,“我,我没有了,用完了。”他说的很快,似乎很焦急。

    其他的男生的都轮番的推着他,“别骗人了,你的室友都已经交出来。你交不交?”那个为首的男生沉声道,似乎没有耐性了。

    那个男生被他们推着心里一下子就火了。“我没有,没有。”那个男生大声的吼道。接着迎接他的就是拳打脚踢。

    “住手!”一个女生的声音,那几个黑色皮肤的人扭头望去,说话的正是邓萧。郁小南跟在旁边,抿了抿嘴,有些担心的瞥了邓萧一眼。

    邓萧跑下楼梯,对着那些黑色皮肤的男生厉声道:“学校禁止打架!”

    孙耀廷从人群中拉过那个被打的直流鼻血的男生。郁小南给他递上了纸巾,帮忙照顾着。

    为首的那个男生,逐一扫过每个人,在权衡利弊之后,狠狠的甩下一句话。“多管闲事!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你们几个给我等着!”说完瞪了一眼邓萧就走了,其他人也瞪了邓萧一眼跟着那个男生离去。

    “同学你不要紧吧!”郁小南又递给他一张纸巾,询问道。

    那个男生接过纸巾捂着鼻子,连连对大家道谢。

    “喂!你别这样,大家都是同学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嘛!”邓萧说道,孙耀廷更是阻止了他继续道谢。

    那个男生说:“为首的那个是纳亚国西方国家的一个政治家的儿子,为人霸道又不讲理,前几天我刚得到紫昙花,我和我舍友准备一起修炼的,没想到被他知道了,就要来抢,结果我的朋友没能幸免,现在他们又要来抢我的。”

    “他们这么霸道,怪不得神露要我们赶快用了,这窥视好东西的人还真多啊!”邓萧气愤的说。

    “你也是八团的?”郁小南问。

    那个男生点点头,“我是听说八团的团长很好才加入的,你们我都认识的,可能你们不认识我,我叫叶熏,我是音乐系的一年级。”

    “哦,我叫邓萧,很高兴认识你,我们都是一年级的。”邓萧一下子就和他熟悉了起来。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蒋浩然淡然的走下楼梯。

    “等等我。”郁小南立刻跟了上去。

    一个多星期后,距离交黑白画作业还有最后一天。今天的夜晚蒙上了一层雾,月亮也躲了起来。平时的这个时候绘画楼的教室里都没什么人,现在却灯火通明的,基本上所有的人都在画室里赶作业。大家一边画着还一边聊着天,气氛愉悦。在教室的三面墙上都有着一排排的木条,那些木条是用来挂画用的,每个人的作品都是从最顶上一路挂下来,现在已经有不少人完成到了自己的作品,开始挂画了。

    郁小南抬头瞟了大家一眼,又继续奋笔疾书的画着。黑色的墨迹在白色的画纸上渐渐浮现出美丽的弧线。

    接着画室里的人越来越少,在过半个小时就是绘画大楼关门的时间了,郁小南终于停下了笔,拿起自己的画伸直手臂欣赏了一番,脸上露出笑容。“终于完成了!”她自言自语的说着,又瞥了蒋浩然一眼。他还在画着,她也不敢打扰,赶紧把画简单装裱一番,挂到了墙上。可是还有一幅画,要挂到最上面,即使自己站在椅子上也够不到,现在教室里只有她和蒋浩然了。

    她站在椅子上,伸着手臂却又够不到目标,“蒋浩然,可以帮我一下吗?”她扭头问道。

    蒋浩然回头看了她一眼,将自己的画收进抽屉里,起身走了过来。

    郁小南正准备从椅子上下来,哪知自己太紧张一个重心不稳,椅子晃了一下,自己就往后倒去。

    蒋浩然一瞬间来到郁小南的身边,郁小南就这样掉进蒋浩然的怀里。郁小南被失去平衡的感觉吓得楞住了,呆呆的望着蒋浩然。蒋浩然立刻把她放下,拿过郁小南的画,扭过头去避开郁小南的目光。“你真笨!”他还不忘数落她。

    郁小南一时没反应过来,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蒋浩然已经帮她挂好画了。郁小南深吸了一口气,想起刚刚的画面,脸上一阵燥热,她立刻捂着脸,希望蒋浩然没有发现。

    “谢谢你了。”郁小南说。

    蒋浩然拍拍手,回到座位上,“画完了你就快点回去。”

    “画完了我当然要回去。”郁小南很诧异蒋浩然的话,就这么希望我走吗?她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偷瞄蒋浩然。蒋浩然还是遮遮掩掩的把自己的画护着不让郁小南看到。郁小南最后只好转身出了教室。

    蒋浩然看到郁小南离去才从抽屉里拿出画稿迅速的跑去挂画。

    第二天,郁小南没有睡懒觉,她估摸着导师现在应该评完分了,就拉着邓萧跑去画室。

    “你那么急,干什么?”邓萧不解的问。

    “那个蒋浩然的画我从来都没看到过,每次我要看的时候他都是遮遮掩掩的,我要去看看他画的到底是什么?这么见不得人。”

    邓萧无语了,只好跟着去。

    刚到画室发现导师已经评完分了,门是开着的。郁小南立刻跑了进去,在众多的作品中寻找蒋浩然的名字,偏偏挂满画的墙上有一排空白,他的画已经被摘下来的。“真是的,我来的这么早还是没看到。”郁小南有些失望,她盼着看他的画都盼了很久了。

    邓萧笑了一下,“没准是导师太喜欢他的作品被扣下来了,听说再过两天就是期末的作业展了,导师会选出最好的作品展览的,到时候你一定能看到。”邓萧拉着郁小南走出了教室,“走去看看我的大作。”

    郁小南最后瞥了一眼教室,就离去了。

    两天之后,在绘画大楼的展览厅里,进进出出的有许多的学生。郁小南和邓萧两人来到大门口孙耀廷已经等在那里了。

    三人汇合之后,走进展厅里。一楼是雕塑的作品,一些像树根一样的作品,长的奇形怪状的,郁小南虽然看不大明白,但是却觉得挺美的。每幅作品都表明了作者和名称,郁小南看着一个个陌生的名字不断的在眼前出现,心里好羡慕。她也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进到这里来,这代表着一种肯定。周围的人三三两两的一边欣赏作品,一边讨论着。

    邓萧和孙耀廷已经看不到人影了,郁小南也懒得去找他们。她接着上了二楼,这一层展出的都是画作。上了楼梯之后,郁小南就随着白色的墙,仔细的欣赏着每一幅画。这些画大多都是这一年里学的课程,有精美的人物素描,笔触细腻流畅。有彩色的静物画,主体鲜明色彩艳丽。还有才刚刚结束的黑白画。

    突然她发现一群人都在围着一副作品议论纷纷。

    “哇!是蒋浩然的画耶!”

    “他的画就是漂亮,好有意境啊!只是那画里的人是谁啊?”几个女人面露欣赏之色。

    “呦,还五颗红心,导师给他的评价这么高!”几个男生伸着脖子看着画作下面的评语。

    那几个人议论了一番之后走向下一副作品,郁小南立刻跑了过去。呈现在她眼前的是一个小山凹里的小瀑布,瀑布飞流直下看上去像是真的有水流在涌动,接着瀑布的水汇入下面的水潭里,激起一阵水雾。水潭的周围被许多的树木围绕,虽然是一副黑白画,但是却能在画中感受到,树叶的生命力,总觉得有一抹生机盎然的绿在画里弥漫着。在水潭的边上有一个女子,那人的身影画的只是一个背影影,身姿曼妙,长发飘飘似乎真的有风在吹一般。突然郁小南发现了画中人物手腕上的镯子,特别的突出。

    当郁小南看到那个镯子的时候,她的心开始砰砰直跳,她举起左手,在自己的手腕上看到和画里一模一样的镯子,她无法抑制自己的想法。难道画里的人是我?不可能吧!她又仔细的看了整幅画。这里是我和蒋浩然第一次相遇的那个小瀑布!那么画里的人真的是我?为什么要把我画进去?难道······郁小南惊讶不已,她愣愣的盯着画心潮澎湃。她迅速的转身,寻找蒋浩然的身影,但是她的眼神穿过一个又一个的陌生身影却没能发现那个她想要见的人。她转身走到了大厅中央的围栏边,整个二楼大厅的中央挖了两个直径一两米的洞,可以从这里看到一楼的雕塑作品,也可以抬头看到三楼的画作。

    郁小南站在边上,仔细的想了想,若是真见到了蒋浩然的身影,恐怕自己还会尴尬吧!虽然真的很想问问他为什么要把她画到画里,可是真若见到了自己恐怕还是开不了口的!怪不得每次想要看他的画作的时候他总是遮遮掩掩的。

    郁小南想到这里慧心的一笑,抬起了头,刚好看到三楼围栏边上也有一个人正在看着自己,那双琥珀色的眼睛让郁小南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她立刻退到角落里,双手按着自己的心。难道我刚刚的样子他都看到了?天啊!她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脸。不管了豁出去了!郁小南下定决心去面对他,她迅速的跑上了三楼,越接近三楼心跳的越快。当她跑上来之后眼睛像猎鹰一般寻找着她的猎物,却独独没有那个人的身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