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47章 153向美食进攻
    ,精彩小说免费!

    这时邓萧他们看到了郁小南,朝她走了过来。“小南你怎么这么慢,我们都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郁小南突然抓住邓萧的手焦急的问道:“你有没有看见蒋浩然?”

    “有啊!他不就在······耶?人跑哪里去了?”邓萧说着扭过头去望向围栏边。

    “刚刚还在这里的。”邓萧说着望向孙耀廷,“你看到他去哪里了吗?”

    孙耀廷摇摇头,“我刚刚在看画,只是和他打了个招呼而已。”

    “你怎么不盯着点呢?”邓萧问道。

    “喂,我又不是他保姆,干嘛跟着他。”孙耀廷和邓萧两人在一旁说个不停,郁小南却转过身,忽略了他们的谈话,她还在寻找那个人的身影。

    三天之后是所有学生离校的日子,他们在博雅夜灵的第一年生活即将结束。

    郁小南穿了一件斗篷式的驼色的呢子短外套,脖子上围着柔然的毛皮围巾,望着白茫茫的博雅夜灵。这里已经不下雪了,太阳正温暖的照耀着整个学校,在离别的时候有这样的天气,大家的心情都分外的喜悦。至从那次在展览厅里见过蒋浩然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郁小南把这事也跟邓萧说过,此时邓萧正拖着笨重的旅行箱来到郁小南的面前。

    “累死我,这个小耀,怎么一到关键是个就不见人呢?”邓萧拍拍手掌,环视了一下四周。整个花海一阁上方的玻璃罩旁边,围满了特殊的玻璃板。导师已经在这里等着了。

    郁小南站在原地还在张望着,却没能看到想见的人。不一会儿孙耀廷拖着自己的箱子向她们跑了过来,他花格呢外套都没来得及扣上,显然来的很匆忙。

    “你搞什么啊?现在才出现。”邓萧一见到孙耀廷就不满的指责他。

    “睡过头了,不好意思。”孙耀廷立刻解释。

    “同学们,现在导师们就送你们回家,大家准备好了吗?”方导师一脸严肃的从人群中走了过来。她还是一身的黑色,看着特别死板。

    墨导师也跟在方导师的后面走来,她一身咖啡色的大衣,脸上还是那张温柔、慈爱的笑脸,像酒心巧克力一般甜美,让人看着就舒服。郁小南走了过去。

    “墨导师,你的身体没事了吧!”

    墨导师笑了笑,轻抚了一下郁小南的头发,“谢谢你的关心,只是一些皮外伤,我没事的。回家的路上要小心。”墨导师温柔的叮咛让郁小南的心里一阵温暖,她至幼就失去了母亲,从来都不曾感受过母亲的温暖,但是在此刻,她突然又有一种感觉,墨导师很想妈妈!

    “小南,要走了!”邓萧在远处对着郁小南大喊一声。

    郁小南拥抱了墨导师,真心的对她笑了一下,“再见!”接着转身跑向邓萧,拉起自己的行李,冲进黑洞一般的玻璃板。

    当她再次看到光明的时候,她已经来到了一处火车站,导师们正在组织大家有序的上车。邓萧和孙耀廷走在前面对她招手。

    郁小南刚想走过去,却被一个身子挡了下来。

    “沈魏宁?”郁小南看到他那张完美的笑容,知道他已经痊愈了。“你没事了就好了。”

    “我没事了,谢谢你,后来发生的事情我都听墨导师说了。”沈魏宁望着郁小南眼神里温柔似水。

    郁小南微微低下了头,浅浅一笑:“我们是朋友嘛!更何况你是为了我才会被害的,我也有责任要救你。”郁小南说着又抬起了头,一瞬间她眼睛的余光瞥见了沈魏宁身后的一个身影。“对不起,我要去找我的朋友了,以后在聊。”郁小南快速的说完话,立刻扒开人群跑向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一把拉住他。

    转过身来的是那张淡漠的脸,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冷漠的望着郁小南。“干嘛?”他问。

    郁小南看着蒋浩然,一瞬间竟然组织不出任何的语言,嘴半张着,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

    蒋浩然等的有些不耐烦,“没事的话,我要先走了。”

    蒋浩然刚要走,郁小南立刻阻止了他:“等等!那个,我······”郁小南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可以给你写信吗?”她问。

    蒋浩然一直看着她,看到郁小南都不自觉的低下了头。蒋浩然突然把一个本子塞到郁小南的手里然后就快步的上了火车。郁小南不明白的望了望他的背影,翻开了那个本子,里面赫然写着一个地址。郁小南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她快步的踏上火车。

    火车一声轰鸣声,车头冒着白烟,渐渐驶离车站。

    一个晴朗的夜晚,许多父母都带着自己的孩子来到市中心的一个热闹的游乐场里。晚上的游乐场灯火通明,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不停的闪烁着,孩子们兴奋的到处奔跑,拉着父母嚷嚷着想要玩的游戏。

    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男孩吵闹着从摩天轮里走了出来。不远处他们的父母正在等着他们,父亲身材高大西装笔挺,脸上略显清瘦,嘴唇上面续了些胡子,但是却掩盖不住他迷人的嘴唇。母亲有一双浅咖啡色的眼睛,凹深的眼睛看起来与周围的有些距离,像个异国人,她正笑着看着她的儿子。两个小男孩看到自己父母立刻停下了打闹,开心的跑向他们。

    “妈妈,你应该跟我们一起上去看看的,从上面看下来真的好漂亮啊!”其中一个男孩抬着头拉着妈妈的手,兴奋的说着。

    “妈妈,我刚刚看到我们的家了!”另一个男孩也抬起头拉着妈妈的另一只手,兴奋的说。

    那个美丽的女人,笑着弯下腰,轻抚着两个儿子的脸颊,宠溺的说道:“我知道,你们玩的开不开心啊?”

    “开心!”两个小男孩露出两个大大的笑容。

    这时,周围的人好像发现了什么新鲜事物一样,蜂拥着往前面跑去。原来前面开始有小丑表演了。

    “哥,那边好像有好玩的,我们去看看!”第一个开口的男生的拉着另一个男生的手说道,他看到周围的人的都在跑着,他也焦急了。

    那个被唤作哥哥的男生,瞥了一眼跑过去的人群,又抬头望向妈妈,“妈妈我们去看看好不好?”

    美丽的女人笑了,爽快的答道:“好!”

    两个小男孩一听高兴的露出洁白的牙齿,拉着妈妈就往前跑。

    美丽的女人穿着华丽的缀满珠片的长裙,脚上还有一双细高跟鞋,哪里跟的上两个四五的淘气男孩。她在后面喊着他们:“跑慢点,小心摔了!”女人提起裙子准备追过去,却被丈夫拉住胳膊。

    “妮斯!让他们自己去玩吧!”丈夫轻声的说。

    妮斯回过头,望了一眼自己的丈夫,又恢复到平时优雅高贵的状态,“瑞德,难得你今天这么有空,肯陪儿子出来玩。不过这两个孩子真的很淘气,稍不注意就会闯祸的。”说着又望向两个男孩。

    “男孩子嘛!难免会有些调皮的。”男人说着望了一眼在前面奔跑的两个小身影,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今天你也很难得会和我一起出来。”他望向妮斯,眼神里充满的浓浓的爱意,他轻轻拉住妮斯的手。

    妮斯任他拉着自己,一脸笑容的往前走着,眼睛却一直盯着自己的儿子,没有说话。

    男人也闭上了嘴就这陪她走着,享受着此刻沉默的美好。

    突然前面的人群一瞬间慌乱了起来,各种尖叫声不绝于耳,人群四下逃窜。妮斯大惊,她一直锁定的两个小男孩此刻已经不见了。

    两个小男孩在混乱的人群中奔跑着,两个人还边跑边笑。

    “哥,你太厉害了,刚刚那个小丑发现自己的裤子被烧着了之后,他那张脸实在是太滑稽了!”其中一个男孩笑着说道。

    另一个男孩牵着他跑着,扭头对着弟弟笑了一下,“快跑吧!等一下要是被发现了又会被妈妈骂的!”两个小男孩穿梭在一个个奔跑着的大人的腿之间。

    突然旁边的一个人撞倒一个卖爆米花的老头,顿时甜甜的爆米花洒向了空中,哗啦一声砸在两个男孩身上。那个卖爆米花的人更是直接撞倒了那个被唤作哥哥的男孩。男孩完全没料到这个画面,自己被一个大人撞倒并且压在地上,他牵着弟弟的手被迫放开,屁股上手上都传来痛疼的感觉,他皱起了眉头。

    那个卖爆米花的人立刻起身,紧张的扶起男孩询问道:“小朋友,对不起了你摔痛哪里了吗?”卖爆米花的男人刚刚才卖过爆米花给这个男孩。他记得他,更加记得他的父母,那个两个很有钱的夫妻,是他得罪不起的。

    男孩起身,揉着屁股,皱着脸,很不高兴。这时妮斯和他的丈夫冲了过来,她紧张的抓住男孩的手臂,焦急的询问:“怎么了?”她说着,还向周围望了望,突然加快了语速问道:“你弟弟呢?”

    那个男孩这才想起放开了弟弟的手,他扭头望了望周围,除了陌生的人,就只有他的父母了。他惊恐的眼神把爸爸妈妈都看了一遍。“刚刚他还和我在一起的,现在······我不知道。”男孩紧张的望着父母。

    妮斯听到以后立刻松开了男孩的手,提着裙子在游乐场里到处寻找着,喊着另一个男孩的名字。“宇!蒋浩宇!”

    蒋浩然突然惊醒,眼睛睁的大大的,呼吸急促。当他发现一切都只是他做的一个梦,他才稍微放松了一些。他缓缓的起身,掀开柔软的羽毛被子。周围还是一片漆黑,他走到窗前,拉开窗帘。透明的玻璃窗外是一片晴朗的夜空,月轮高高的挂在天上,散发着清冷的光。蒋浩然抬头望着天,喃喃的说:“这个梦我要做到什么时候?”

    第二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蒋浩然从梦里醒来之后就再没有入睡。他早早的就起来了,此时正坐在家里的那条长长的红木餐桌前享用早餐。他吃着碗里的牛奶加麦片,瞥了一眼空着的座椅,那是妈妈的位置,至从蒋浩宇失踪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和大家一起用早餐了,就连午餐和晚餐有时她也会缺席。他瞥了爸爸一眼,那个曾经俊朗的男人,现在已经添了些许抬头纹,但是脸上那肃穆的表情却依然没变。

    爸爸曾经试过很多种方法去找弟弟,但是都没有消息,这件事就像是被沉入大海一般,杳无音讯。他最后只能放弃,但是妈妈却一直都不放弃,每年都请许多的私家侦探去调查。爸爸一开始还会抱有些希望,到现在他早已不在理会。

    蒋浩然看着爸爸,他正在看着报纸。蒋浩然轻轻的叹了口气。

    “怎么昨天没睡好?”爸爸突然问道。“又做梦了?”他放下报纸,脸上一如蒋浩然一般没有太多的表情,但是眼神里的关切却说明了他对儿子的关爱。

    蒋浩然一手撑着额头,一手拿着汤匙在碗里画圈,“恩。”他简洁的发出了一个鼻音。

    爸爸也叹了口气,把手放在蒋浩然的手上,阻止了他画圈的动作。“浩然!不要活在痛苦的记忆里,生活没有了任何人都要继续。”

    蒋浩然抬起头,凝望着爸爸,好半天才开口,“爸!你恨我吗?”

    爸爸轻轻一笑,倒映到蒋浩然的瞳孔里是一个慈父的笑容。“那件事,不怨任何人,真要说有错的话,那也是我这个做父亲的来承担,而不是你。”爸爸说着握了握蒋浩然的手,缓缓起身,“王管家那里好像有你的信,去看看吧!”说完就走出了餐厅。

    蒋浩然一直望着爸爸的背影,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后花园里是一片白色山茶花,妮斯正在花园里和花农一起照料着差不多有一亩地那那么大的花园。

    蒋浩然站在花园的门口,早晨的阳光从他的身后照进园子里,他逆着光只有一个轮廓。

    妮斯笑着在园子和查看着每一朵茶花,她带着橡胶手套,拿着花剪子剪下了一株盛开着的茶花,拿到鼻子前面闻了一下,露出一个美丽的笑容。

    蒋浩然看着自己的妈妈。至从弟弟失踪时候,她脸上的笑容只有在这个花园里才会出现。蒋浩然就这么看着她,直到她起身捧着一大把的茶花走向花园的出口。母子两四目相对,母亲在看到蒋浩然的身影后收起了笑容,脸上恢复以往的冰冷,她缓缓的走出花园的门口,在也没有看蒋浩然一眼。

    蒋浩然微低着头,牙齿紧紧的咬了一下,他握紧了双拳,突然迅速的转身对着身后的人大声的喊道:“你要无视我到什么时候?”蒋浩然情绪有些激动,他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母亲。

    妮斯微微偏了一下头,答非所问的说:“我看到你了!”接着继续迈开步子走向别墅。

    蒋浩然皱起眉头狠狠的对着后花园的墙上打了一拳,手里还拿着刚刚才拆开的信。

    在另外一个国家,某栋公寓楼里,一个身穿黑色长风衣的男子打开大门,走了进来。他解开缠绕在脖子上的黑白格纹围巾,径直走到客厅的单人沙发前,将围巾丢在沙发里,接着转头望向屋子里的另外三名男子。

    其中一名男子脸上有一条触目惊心的刀疤,正是鬼烁。

    “夜罗长,任务失败了,肖鹏牺牲,而炫凌半路逃跑下落不明。”鬼烁恭敬的站在那名身穿黑色风衣的男子身边,毕恭毕敬的说。

    被称作夜罗长的男子看了鬼烁一眼,眼里像有一把火,他虽然早就听到这个消息了,但是亲耳听到还是免不了的脑袋里上一把火。他朝旁边踱了两步,突然一个转身毫无征兆的一脚将鬼烁踢飞了。

    “我好不容易帮你争取到的机会你不没好好把握,你嫌命太短了是不是?”夜罗长打开风衣将它们撇到身后,双手叉着腰,整个人被气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

    鬼烁身旁的两名同伴想去扶他,他却摆摆手,自己从新站了起来,走到夜罗长的身边。“这次任务失败,主要是因为我们又碰上了那些带着闪光箭的人,他们对我们的行动了如指掌,我觉得我们这里有内鬼。”鬼烁被踢了一脚却没有任何的抱怨,反而平静的说出了自己的一些想法。

    夜罗长从气愤的来回走动中,停下了脚步,偏过头看着鬼烁,表情略有些质疑。

    “哦!那你说说,谁是内鬼?”

    “我个人觉得炫凌的嫌疑最大,在加上她突然叛变,嫌疑就更大了。”鬼烁毫无畏惧的望着夜罗长,这个身份地位都比他高一级的年轻领导。

    “炫凌?哼!她现在人都不见了,你随便给她扣个帽子,就能洗刷你失败的罪名吗?”夜罗长愤怒的说。

    “这次任务失败的确是我责任,任何的惩罚我都接受,但是请夜罗长大人,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能把内鬼找出来。”

    鬼烁的话音一落,夜罗长抬起眼睛,望着他,寻思了一会儿。渐渐平息了自己的怒火,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坐到沙发里,点了根烟,缓缓的吐了一口,这才开口说道:“能不能再给你一次机会,也不是我一个人说的算的。”接着他有吸了一口烟,“这些日子你不要轻举妄动,外面正在调查这件事,少露面,等我消息。”

    鬼烁干净利落的低了一下头答道:“是。”

    宇国,东方的一个国家。那个国家偏爱白色和蓝色的建筑。夜晚华灯初上,风城里一栋白色的别墅亮起了灯,一辆一辆的黑色老爷车开了过来老爷车是那个时候最先进的车了。

    从车里缓步而出的是一个个商界名流,他们个个西装笔挺,姿态高雅。女人都挽着男人的手,做着美丽的陪衬。所有人都向着屋内的大厅走去。

    俯视整栋豪宅,屋宇成凹字型,凹型中间的凹陷处,是一个玻璃罩围起来的花园。整栋房子都是白色的,房屋的底边有一圈蓝色的边角装饰,整齐的方块式建筑棱角分明。因为靠近海边,房子周围的植物都是绿油油的,即使现在是冬季,那些穿着吊带礼服的女人们依然不觉得冷。

    郁小南和邓萧嬉笑着打开了白色镶着蓝色小花边的双开式的门。

    孙耀廷站在门外,听到门打开了立刻站直了身子,望向门里的人。一个橘色的身影闯入了他的视线,正是他的女朋友邓萧。她穿了一件橘色斜肩式的修身小礼服,群身上缀着好几个海豚图案的珠片绣,一双配套的橘色高跟鞋,在加上她齐耳的短发,显得活泼俏丽。而郁小南在孙耀廷的眼里像一个洁白的天使,她穿的是一件单肩的白色小礼服,全身都被一层层的蕾丝加上花边铺满了,胸口上有一个带着蓝边的蝴蝶结,刚好挡住了她胸口的情花。她长长的直发被烫卷之后以白皙的颈脖为分界流向肩前两侧,脚上是一双镶嵌了蓝色闪钻的白色高跟鞋。

    一个是俏丽的精灵,一个是温柔的天使,孙耀廷望着她们俩都愣神了。

    邓萧看到孙耀廷的反应,和郁小南对望了一眼,两人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小耀,是我好看呢?还是小南好看啊?”邓萧说着走到孙耀廷的身边,一只手臂搭在了比她高半个头的孙耀廷的肩上,玩味的看着他。

    孙耀廷立刻笑了起来,顺势揽着邓萧的腰,很是讨好的说:“当然是你们两个都漂亮了。”

    邓萧不屑的推开孙耀廷,“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老好人!”说着她又挽起郁小南的手臂,很是羡慕的说:“小南真没想到,你家这么有钱啊!光是你的房间就比我们家的房子都大了。”邓萧说着回望了一眼身后豪华的闺房。

    郁小南却突然移开了目光,略带忧伤的说:“有钱也买不来家庭的温暖。”

    邓萧收回目光望向郁小南,认同的点点头,“但是有钱的话就不会挨饿了。”

    孙耀廷听到这里,立刻出声打断这个话题,“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两位大小姐,我们可以出发了吗?我听说有很多好吃的在等着我们呢!”

    郁小南收起心思,露出笑脸,拉上邓萧对着大家说:“走吧!今天要玩个尽兴,烦恼的事统统丢到脑后。”

    “那是当然!向美食进攻!”邓萧说着举起一只手臂,然后拉着郁小南跑向走廊的另一边。

    他们三人穿过走廊接着又是一个左拐弯,走过了十几米终于走到了楼梯口,一个l型的楼梯就在他们的脚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