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48章 154无法置信
    ,精彩小说免费!

    一楼的大厅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大厅里铺的是红木地板,周围的墙壁上都是白色的干干净净,没有任何多余的花纹。大厅的角落里还摆放着一组柔软的浅金色的沙发,沙发的边角都是红木镶嵌的弯着优美的弧度站立在地板上。白色的天顶上有两个奢华的水晶灯,透明的落地窗遍布四周,浅蓝色的窗帘随风舞动,黑色的音响里飘出优美的柔和旋律,红木长桌上面摆满了精美的食物和各种美酒,红色和金色的液体在水晶酒杯中散发着妖艳的光芒。

    此时的大厅里已经布满了人,郁小南的爸爸——郁正义正在和宾客们闲聊着,时不时的传来大家的笑声。

    邓萧看到这样的景象,忍不住的把嘴张成了o型。孙耀廷虽然也没经历过这种场合,但是至少不会像邓萧那样,他轻轻的抬了一下邓萧的下巴,开玩笑的说道:“大小姐,下巴都要掉了!”

    邓萧立刻和上嘴,咽了口口水,缓缓的说:“这么多人啊!小南你爸爸真厉害!”话语里有一丝羡慕的味道。

    郁小南深吸了一口气笑了笑,“我们下去吧!”说着迈开步子走下楼梯,邓萧和孙耀廷也跟了下去。

    郁正义看到女儿下来了,笑着对郁小南招了招手,郁小南对邓萧他们说了声自便之后,就走向了爸爸。邓萧看着郁小南远去的背影,心里一阵羡慕。“有钱真是好啊!”

    孙耀廷敲了一下邓萧的额头,数落道:“你很穷吗?穷到揭不开锅?”

    邓萧撇了撇嘴,没说话。

    孙耀廷接着说,“富人也有富人的苦,你看我们来这里都好些天了。只有第一天的时候见到过小南的爸爸,之后就再也没见到,她也有她的痛苦!”孙耀廷望着郁小南的背影说着。

    邓萧也望着郁小南,看到她正在给那些叔叔伯伯们敬酒,满脸的笑容,但是她的这笑容里却有着些许的苦涩。“是吧!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邓萧颇为感慨的说,接着扭头望向孙耀廷,灿烂的一笑:“我饿了,我们去吃点东西吧!”孙耀廷笑着牵起邓萧的手,向摆满食物的长桌走去。

    郁小南结束了一番寒暄之后终于回到邓萧的身边,“喂!你们有没有看见蒋浩然啊?”

    那两个人正吃着美味的酱味千层饼,突然被郁小南这么一问,大家都楞了,孙耀廷立刻将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左右望了两下,答道:“没看见。”

    郁小南焦急的在人群中寻找蒋浩然的身影。

    邓萧也咽下了嘴里的食物,放下盘子说道:“不要着急,要不我们去门口看看。”

    “也好。”郁小南立刻朝大厅的门口走去。

    邓萧和孙耀廷拿起桌边的餐巾擦了擦嘴立刻跟了上去。

    郁小南站在门边,看着人们从大门里进进出出的,她微笑着对宾客们打招呼。眼光有些焦急地在人群中搜寻着。

    邓萧和孙耀廷站在郁小南的身边,陪着她一起寻找。

    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长长的白色石板路上走了过来,郁小南一见蒋浩然心里大喜。“他真的来了!我还在想他也许不会来了。”郁小南望着蒋浩然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

    邓萧轻轻推了郁小南一把,半开玩笑的说:“你真的是在想他不来吗?”

    “别闹了,他马上就到了。”郁小南说着快步走向蒋浩然。邓萧和孙耀廷对望了一眼,两人在偷笑。

    郁小南走到蒋浩然的面前,带着喜悦的心情望着他。“你来了!你没有回信,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

    “反正闲在家里也没事。”蒋浩然礼貌性的笑了一下,随着郁小南向大厅走去。路过门口时,和邓萧他们打了个招呼,四个人一起走进大厅。

    郁小南一边走一边思索着要说些什么好。至从她看到蒋浩然的那幅画后,就一直在想像见到他的时候,该怎么面对。可是所有的想法在这一刻都被忘到九霄云外了,她勉强想到了一个话题,“假期过得愉快吗?”她问。

    “还好。”蒋浩然这句不咸不淡的话,让郁小南立刻闭上了嘴。在这个属于自己的房子里,她反倒是拘谨了起来,蒋浩然倒是随意的很,拿起家仆端着的酒杯喝了一口。

    “喂,蒋浩然你吃东西了吗?”邓萧穿过郁小南望向蒋浩然问道。

    “没有。”

    邓萧一听到这个答案立刻兴奋了起来,“小南他们家的那个酱味千层饼好好吃的,要不要去尝一尝?”邓萧说的自己都有点流口水了。

    “随便。”蒋浩然惜字如金的说。

    邓萧立刻带领着大家,穿过人群来到红木长桌旁边,开始她的介绍,“这个千层饼可好吃了,咸中带辣,辣中带酸,酸中带甜。”

    “哪有那么夸张!”郁小南笑着望向邓萧。

    “哎,差不多了,总之就是好吃,不吃你会后悔的。”邓萧说着又拿起一小块千层饼放进嘴里,露出一副陶醉的样子。大家都笑了起来。

    蒋浩然看着他们幸福的模样,心情也变好了些,他也拿起一块千层饼,放进嘴里。其他人都把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等待他的评价。

    他一边咀嚼一边把大家都扫了一遍,最后咽了下去,好半天才缓缓的说道:“不错。”所有人立刻松了口气。

    “我还以为你会不喜欢呢!”郁小南说道。

    大家一起在红木桌前大吃了一顿,害的厨师又有得忙了。吃饱了之后大家慵懒的坐在角落里的沙发上,邓萧打了一个饱嗝。“吃饱了应该散散步才对吧!”

    说到这里郁小南立刻坐直了身子,像是发现了什么秘密似的说道:“对了,我还没带你们参观过我家的荧光花,那是一个很特别的品种,白天是白色的,一到晚上就会发出荧光,颜色会随着气温而变化,要不要去看。”她望向大家。

    邓萧的头点的跟拨浪鼓似的,孙耀廷自然要去了。蒋浩然听她的介绍也对此颇为感兴趣也答应了一声。

    随后大家跟在郁小南的身后,穿过大厅,来到一角。郁小南扭开了白色的木门,里面是一条差不多十几米的走廊,廊壁上挂着仿烛台式的昏黄的灯。大家继续往里走,突然郁小南停在了一个门缝边上,大家不解也停了下来,只听见里面传来几个女人的高谈论阔的声音。

    “听说郁小南进了那个什么······什么艺校?”一个尖嗓子的女人说。

    “就是博雅夜灵,听说是最好的艺术学校,鬼才知道!学校连具体的位置都弄得神神秘秘的,真的好还是假的好都不知道呢?”另一个女人说道。

    “也不知道他爸为了她这事给她花了多少钱?”尖嗓子的女人又说。

    郁小南静静的站在门外,听着那两个女人之间的谈话,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哼!他们家有钱,她爸又宠她,花再多的钱,人家也愿意。”另一个女人笑着说道。

    “唉,听说你女儿考上南莲文校了,恭喜啊!”尖嗓子的女人奉承道。

    “哪里!我那孩子也就随便考考,南莲虽然是我们国家最好的,但是国外的我那孩子也能考上。”另一个女人洋溢着喜悦的声音说。

    尖嗓子的女人继续奉承,“早就听说你女儿学习了,将来一定会很有出息的,不像郁家那个,什么都要靠父亲。”

    郁小南听到这里,手上的指甲陷进肉里。她握紧双拳,快步朝前走去。邓萧他们都听到了这段谈话,原本愉悦的气氛,突然的冷了下来。邓萧担心的追了上去,孙耀廷也跟了上去。蒋浩然透过门缝瞥了一眼里面的人,两个正在涂脂抹粉的女人,他眼神锐利的扫了她们一眼,也快步离开了。

    郁小南砰的一声打开了尽头的玻璃门。门被重重的打开,似乎有些经不住突如其来的冲击,还在不停的颤抖着。她走进了玻璃温室里,地上种着满满的荧光花,此时正散发着柔和的蓝色光芒,这里没有灯却依然很亮,荧光花清冷的光芒从下而上的照在郁小南的脸上。她微低着头,看着地上的花,眼睛渐渐模糊起来。

    邓萧跟了上来,看到郁小南站在蓝色荧光花的海洋里,像是沁在蓝色忧郁的海洋里满满的忧伤。邓萧放慢了脚步走了过去,轻声的说生怕自己的声音太大会吓到她:“小南!”

    郁小南听到身后的声音立刻抬起头,试图阻止眼泪的落下。

    邓萧走到了她身边,紧紧的抱着她的肩,“小南,不要跟那些长舌妇一般见识。”

    郁小南最后还是没能阻止眼泪落下来,她抱着邓萧默默的说:“那就是我的亲戚,表面上对我笑,背地里说我一事无成的亲人。”

    孙耀廷也走了过来,“三姑六婆们聚在一起就是爱说人是非的,你要是太在意岂不是正中下怀。”

    蒋浩然也跟了上来,却没有走进,只是站在门口望着他们,陷入沉默。蓝色的荧光花印在他的眸子里,泛着蓝蓝的光,显得特别的忧郁。

    原本想要开开心心的赏花,没想到变成了这样的局面。郁小南擦掉眼泪看了看大家,眼里有着抱歉。“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害的大家原本的好心情都没有了。”

    “这哪是你的错?分明就是那些臭女人的问题,要怪也怪她们。”邓萧义愤填膺的说。

    郁小南收起伤心的脸孔,握紧拳头,鉴定的说:“总有一天我要让她们统统闭嘴。”说完就转身走向对面的玻璃门。门“哗”的一声被打开,一阵带着咸惺味的海风吹了过来,吹起了她的头发和衣裙,吹散了郁小南的伤心,只剩下满满的决心。温室里的花被风一吹,渐渐的开始变了颜色,变成美丽的粉红色。温室里一下子由冰冷转变成温暖,花朵仿佛随着人的心意在变化。

    邓萧看着这般变化惊讶的跳了起来。“哇!太漂亮了!我从来都没见过这么美的花。”

    孙耀廷也忍不住惊叹了一声。

    蒋浩然靠在门边看着郁小南由伤心转变为鉴定,眼神里多了些明亮的光,脸上挂上了笑容。

    四个人再次出现在大厅的时候,大厅里有了些变化。许多男女都在大厅里跳起了优美的双人舞,跟随着缓慢的音乐舞动着身躯,那些女人的宽大裙摆随着他们的旋转而飘逸起来。

    “哇哦,还有跳舞的节目啊?”邓萧随着郁小南绕着房子转了一圈,从大厅的正门走了进来,就看到了这般景象。

    “你们想跳的话,可以加入。”郁小南说着推了邓萧一把。

    “那也得有人邀请我。”邓萧的言下之意孙耀廷当然明白立刻伸出了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邓萧把手递到孙耀廷的手里,两人笑着就滑进了大厅中的人群里。

    郁小南看到他们离去,望向了蒋浩然,“我们到沙发上坐一会儿吧!”

    蒋浩然默许了。

    当他们两人走到角落里的沙发跟前时,沙发上正坐了一个人。其实有人并不稀奇,稀奇的是这个人他们见过,而且大家还是同学。

    郁小南走到那个男生的面前,仔细的观察着他,“你是······”

    那个男生坐在沙发上抬起了头,一看到是郁小南立刻露出惊讶的表情,起身问道:“你是郁小南吗?”

    郁小南点点头,反问道:“你是那天在公共休息室被我们碰上的那个男生?你叫······那个······什么来着?”郁小南想了半天愣是没想起来对方的名字。

    “叶熏!”蒋浩然看着她无奈的补充道。

    “对,就是我。”那个瘦瘦的男生笑了一下,立刻拉了一下自己那显得有点短的衣袖。

    “坐吧!”郁小南这个时候像一个十足的主人,她自己也坐进了沙发里,蒋浩然坐在她身边。

    “真没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你跟谁一起来的?”郁小南坐下之后颇为好奇的问道。

    那个男生笑着回答:“我和我爸爸,他也是跟着他的朋友来的。”

    “哦!”郁小南明了的点点头。

    那个男生继续说道:“你们呢?怎么在这里的?”

    郁小南笑了一下,“这是我家。”

    话音一落那个男的像看到鬼似的身子立刻往后仰,看着郁小南的目光里很是惊讶。“这里是你家?”叶熏像是想起什么来了,重重的敲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原来郁正义是你爸爸?”

    郁小南笑了一下,当做回答。

    “天啊!你是全国最大的报业公司的老板的女儿?”叶熏说的有些激动,他为自己能认识到这样的大人物而感到激动。

    “你前面那些修饰的词说的都是我老爸,不是我,我还只是个平凡人。”郁小南说着,把身体靠进沙发里。

    “不管怎么说,你有一个很厉害的父亲。”叶熏激动的不停的挪动身体,脖子上的一个项链露了出来。

    蒋浩然看到那个项链立刻抓住叶熏,“你的项链是哪来的?”

    叶熏被蒋浩然这么一抓吓了一跳,整个人呆了一下,急忙解释:“我父亲给我的。”

    郁小南也被蒋浩然这突如其来的一举,吸引了目光,顺着他的话望向了叶熏的项链。那是一条银色的项链,链子上有一个花朵形状的坠子。郁小南看到那个坠子的时候眼睛陡然睁大,她立刻挺直了身子望向叶熏。

    “你父亲又是从哪里得到的?”蒋浩然松开了手继续问。

    “当然是我父亲的父亲了,这个是我们家代代相传的。”叶熏看到郁小南和蒋浩然对他的项链那么感兴趣立刻捂住了项链将它保护的好好的,生怕它被他们抢了去。

    “家传?”郁小南听到这个答案,皱起了眉头。“你知道你项链上的那个朵花是什么花吗?”她问。

    “当然了,情花嘛!”

    郁小南和蒋浩然互相对望了一眼。叶熏看到他们那颇有深意的一眼,心里感觉很奇怪,“你们难道知道这是什么花?”

    郁小南点点头,蒋浩然没有否认。

    “可是我父亲告诉我,这种花已经绝迹了,再也找不到这种花了,你们是怎么知道的?”叶熏望着郁小南他们的眼神越发严肃了起来。

    “如果我说,我身上也有这种花,你相信吗?”

    叶熏迟疑了一下,半信半疑的望着郁小南。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郁小南说着轻轻的将挡住情花的蝴蝶结往下拉了一下。叶熏看到了和他项链的坠子上一模一样的花朵。他诧异了一下,忽然又笑了起来,“哦!我知道你也喜欢情花,所有去弄了个纹身。”

    郁小南和蒋浩然失望的叹了口气。

    “那朵花,我是在梦里得到的,而且我的龟背岛被那些黑衣人带走之后,被种情花的人给救了,所有,我不但身上有情花,我还见过情花。”郁小南一口气说了一长串。

    叶熏听到郁小南的话,好半天都没消化。“你被中情花的人救了?”叶熏回味着郁小南刚刚说的话,想到了些什么,立刻正色道:“你说的种情花的人是不是月老?”

    现在轮到郁小南诧异了,“你知道月老?你也相信那些神话传说?”

    叶熏思考了一下说道:“我不相信神话传说的,但是我家有个祖训。”他说着望了望周围的人。大家都在飘逸旋转着。“接下来要说的是个秘密,我们能换个地方吗?”

    郁小南也望了望周围的环境,这里的确不是个说的地方,“跟我来。”说完就起身,穿过人群,顺便拉上邓萧他们,一起上了二楼。

    郁小南带着大家走进了一件四周都是书的房间。“这里是我书房,没人会来这里。”郁小南说着将大家引了进来随手关上了门,并且在里面上了锁。

    整个房间贴着米色底绿色树叶的墙纸,所有的墙都被高到顶的书架遮盖,能看的墙纸的地方只有正对门的一排窗户下面。中间有一张白色的书桌,书桌旁边有一张很大的白色沙发和一个茶几,大家都坐在了沙发上,郁小南将自己的椅子拖到沙发边上,准备好听叶熏说他的秘密。

    邓萧和孙耀廷在来的路上听郁小南大致的讲了一遍刚刚发生的事。现在所有人都望着叶熏。他把自己的项链取了下来,放在掌心里。邓萧他们凑了过来,当看见那个情花的坠子的时候也是有些惊讶。

    叶熏抚摸着手里的项链,缓缓的说道:“关于情花的事情,我也是从我爸爸那里知道的。这个故事大概发生在荆朝。那个时候每隔十年有一次月老牵桥大会,当时我曾曾曾曾祖母就是古时候的人,在那一年她去参加了,听说她当时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的,因为她听说心爱的人已经死了。但是没想到她竟然被月老选中赐予了红线。月老不但显灵,而且她还亲眼见到了月老,当时月老正陷入一场莫名其妙的争斗中。突然她心上人出现了。她又惊又喜,觉得是月老显灵,所以让自己的心上人赶快去帮助月老。她的心上人是荆朝当时最有名的将军叶汉毅,本来这位将军是战死沙场的,但是也只有我们家的人才知道其实将军没有死,他回来找到我的曾曾曾曾祖母,之后与她隐市。但当他帮助月老打跑那些奇怪的人之后,月老就拿出了一朵情花,告诉我的先祖,说情花只剩这最后的一株了要他们好好照顾,就离去了。”

    “你说的和我发生的事情几乎一摸一样,这么说来那个拿大刀的人和那个女人就是你的先祖了。”郁小南回忆起当时的经过想起了那个最后砍进黑铁三角阵的那个男人。

    “你见过我先祖?”叶熏诧异的望向郁小南。

    郁小南又把穿越之后参观月老祠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叶熏听完之后,身体微微向前倾,有些无法置信的望向郁小南。

    “你穿越了时空?这太不可思议了,大家都说你被坏人抓到什么黑暗、地狱之类的地方,还有人说那些人看让你的,抓去做小媳妇了。”叶熏说到最后一句立刻意识到不应该这么顺口就说出来,他看着郁小南,眼神里有些抱歉。

    郁小南微低着头,她知道叶熏并没恶意,但心里免不了的一阵生气。她自嘲笑着,“我还真做了回笑媳妇,只不过是以殉葬的方式,嫁给了大海。”郁小南说笑出了声。

    蒋浩然微低着头听到她这句话,抬起了眼睛望着她,皱了皱眉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