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49章 155半块镜面石
    ,精彩小说免费!

    叶熏咽了口口水,很不好意思的望着郁小南,“抱歉了,郁小南,我不是有意的。”

    郁小南诧异的盯着他:“你干嘛道歉,你又没错,傻瓜。不要再说什么离题的话了,将你的秘密。”

    叶熏点点头,接着将他的秘密,“我刚刚说的只是前半段。”他的话音一落,所有的人都迅速的望向他。邓萧有些焦急的说:“难道还有后半段?你快说!”

    叶熏望了望大家,眼神最终定在郁小南的身上,“后半段的话,只能告诉拥有情花的人,这是祖训。”

    郁小南和大家交换了一下眼神,郑重的说:“这里的人都是我可以信任的,你说吧!”

    “后半段的事情,据说是几百年后的事。月老又找到了我的祖先,把一个小盒子交给了他们,说要我们家族好好保存,将来若是碰上拥有情花的人再交给她。”

    “那么那个东西在哪里?”郁小南问。

    叶熏突然讪讪的笑了一下,“具体地方我不清楚,不过留下了一个口讯。”叶熏顿了一下看着大家的脸,他对于这种勾起别人好奇心的事似乎特别热衷。

    “什么口讯?”孙耀廷问。

    “是一个地址,云顶山脚下的周家小镇,到那里来寻我。”

    除了叶熏之外,大家都一脸的迷茫。“没了?”郁小南诧异的问。

    叶熏点点头。“这什么意思啊?”邓萧不明白的皱了皱眉。

    “不太清楚,我爸爸说等到他死的时候会告诉我的。”

    邓萧重重的靠进沙发里,“说了等于没说。”

    “可以让我们跟你爸爸谈谈吗?”郁小南问。

    叶熏扫了大家一眼最后点点头。

    大家把谈论的时间定在了第二天的上午,当佣人敲着门说有客人来找小姐的时候,郁小南从书房的沙发上站了起来,邓萧他们也一起起身,书房的门被打开,走进来一对父子。郁小南看到叶熏的父亲和他一样的消瘦,但是比叶熏略为高一点点,他身上的灰色格子西装笔挺的贴在身上,明显是经过一番打扮才来的。

    郁小南穿着一字领的长袖白色伞状连衣裙,外加一个黑色的前面装饰着缎面花朵的腰带,走向门口的两人,微笑着说:“您一定是叶伯伯吧,快请进吧!”郁小南望着那个中年男子客气的说道。

    叶熏指了指自己的父亲介绍:“这是我爸爸叶弘绅。”接着指着郁小南跟父亲说道:“这是我的同学郁小南。”

    “伯父您好!快请坐吧!宜兰上茶!”郁小南与叶弘绅打了招呼之后就扭头唤佣人上茶。

    大家坐定之后清茶上桌,当宜兰关上了房门,郁小南这才开口问起正事。“叶熏你把我们的事和你爸爸说过吗?”郁小南望向叶熏问道。

    叶熏点点头,转向叶弘绅,“爸,这位就是身上有情花的人。”说着指了指郁小南。

    叶弘绅眨了眨眼睛望着郁小南上下打量了一番,“我听叶熏说过了,他说你身上有情花的纹身。”

    郁小南立刻伸出手,示意打断一下,“不好意思,我身上的那个真的不是纹身,我朋友可以作证。”

    叶弘绅不好意思笑了一下,“抱歉,我的意思是说你身上有情花的图案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不过我真没想到,老一辈人代代相传的口讯竟然会是真的。”叶弘绅说着低头喝了口茶。

    “这件事我自己也没法解释。”郁小南淡淡的说。

    “关于祖训,相传是一定要给真正拥有情花的人,不知道郁小南你是如何得到情花的?”叶弘绅望向郁小南

    郁小南听到叶弘绅的问题,竟不知给如何回答,她笑了一下,在脑袋里组织了些语言,“我说了怕你不相信。”

    “不妨让我听听看。”叶弘绅鼓励的一笑。

    “好吧,我是在梦里得到情花的。这真的很难让人相信。”郁小南说着望向叶弘绅,看他是不是会相信她。

    叶弘绅并没有露出郁小南以为会有的表情,反倒是喜出望外。“从梦里得到情花才是我们一直在等的人。”

    郁小南诧异的睁大了眼睛,邓萧他们也感到很诧异,大家彼此互相对望了一眼。叶弘绅又继续说道:“你们不用诧异,这也是祖训的一部分。后面的部分我想我的儿子说的不是很完整。当时是这样的。有一个年轻人找到了我的先祖,当时的叶汗毅将军已经去世,接见那位年轻人的是将军的后代。那个年轻人交给我的先祖一个小盒子,并告知是我们的更早的祖先留下来的,要我们世代相传。那个时候我们家族只有一条祖传的项链,就是我儿子现在带着的这个情花的项链,后来我的先祖想了个办法把那个小盒子藏了起来,就有来了第二条项链。”叶弘绅说着把自己脖子上的项链那了出来,上面是一把钥匙。

    “这两条项链就成了我们的家传之物,要想拿到那个小盒子,就必须带上这个钥匙。”叶弘绅说着把钥匙从脖子上面取了下来递给郁小南。

    郁小南接过项链,上面还有着余温暖暖的!这是一把特殊的钥匙,钥匙很厚,有点像军刀一样里面一层层的有四五层,在钥匙的末端有个黑色的圆点,郁小南正要按一下,却立刻被叶弘绅阻止了。

    “等把钥匙放进钥匙孔里面再按那个按钮。”叶弘绅郑重的说道。

    郁小南看到叶弘绅郑重的样子也不敢乱动什么了,立刻收起了好奇心。蒋浩然看着这把奇特的钥匙出神,忽然缓缓的开口问道:“你们有这把钥匙难道就没想过要看看那个年轻人留下的盒子里面到底是什么吗?”

    “为了这件事,我的家族里也发生了一些变故,所有才有了这把钥匙。”叶弘绅说道这里似乎陷入回忆。

    郁小南抓紧了钥匙,细想了一下对大家说道:“我觉得那个年轻人就是月老,不然也不会知道我是在梦里得到情花的这件事,那个盒子一定是给我的,我要去拿出来。”她说着望向邓萧像是在询问愿不愿意一同去。

    邓萧一见又可以去什么没去过的地方立刻爽快的答道:“我陪你!”

    接着郁小南又望向孙耀廷,“邓萧都要去,我还能有意见吗?”郁小南笑了一下,又望向蒋浩然。

    “闲着也是闲着,就陪你玩玩吧。”蒋浩然说的这么随意,郁小南却觉得他是在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

    “至于那个地址,叶伯伯,你知道具体是哪里吗?”郁小南又望向叶弘绅。

    “云顶上就是现在的雾顶山,周家小镇大概还没有换过名字,不如让我儿子随你们一起去吧,有他在有些事情可能会方便些。”

    两天后大家坐上了去雾顶山的火车。

    雾顶上在宇国的东北方,是一个大型的山脉。那里终年山顶都处在云雾之中,因此便得名了雾顶山。几百年前并不是这样的,以前那里的山脉都是白色的岩石,大约在五百年前突然一次的地质变化,改变了那里的环境,山脚下原本繁华的城市消失了,但唯有一个周家小镇幸免了下来,他们的伤亡是最小的。现在,在距离周家小镇一百公里的地方发展来了一个大型的城市,那个城市的周边以盛产丝绸果而闻名,那个城市叫做果城。

    郁小南缓缓的和上了关于雾顶上旅游简介的小册子,望向了窗外,外面是平坦的土地一副冬季的枯枝败柳的景象,萧瑟的很。

    “越往北面走大地越没有生机。”郁小南望着窗外说道。

    邓萧嚼着糖也瞥向了窗外,“又不是春天,那会有生机嘛。”

    郁小南没说什么,这时他们的包厢就被打开了。蒋浩然首先进来坐在靠窗的位置,孙耀廷和叶熏也跟着进来了。每个人手里都捧着三四个饭盒。

    郁小南和邓萧见到这个状况也猜到是要干嘛了,立刻把小桌子收拾了一下,帮着把饭盒放到桌子上。

    “终于可以开饭了!”孙耀廷笑着说道,接着把饭盒放到桌子上一个个的打开来,有的装着饭,有的装着菜,每个饭盒都是银质的看起来颇为昂贵,里面的饭菜也是装的特别整齐。叶熏将手里的银质的筷子也分发给了大家。

    “哇哦,我还没享受过这么好的一顿火车餐呢。”邓萧说着也不等大家动手就先夹了一筷子。

    “这都是特等包厢的福利,我也是第一次享受。”孙耀廷也兴奋的说道。

    “就是,我们一说是特等包厢的那餐厅里的服务员立刻变了个样,简直把我们当做上宾来对待呢!”叶熏也搀和了进来。大家都开始动手开吃了。

    郁小南笑了一下没说什么,这些她早就习以为常。蒋浩然也没对此发表意见,只是自顾自的吃着。郁小南不知道他对于这样的一餐有什么想法,是兴奋,或者无所谓。郁小南突然觉得她对蒋浩然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

    五人人在火车上晃荡了三天两夜终于到达了果城。到达果城的时候正好是上午,太阳很大的时候。出了车站几个人没有停留,郁小南本来想雇一辆汽车,但是这个地方不比家里那么方便,根本就没有汽车。只有家财万贯的大户人家才买的起汽车,在大街上流行的不是人力,就是马车。郁小南他们只能雇了一辆大些的马车。那马车里左右两排座,周围是木板做的围栏外加一个顶,两边各有一个可以打开的窗子,门是在后面打开的。大家拎着自己的行李上了车,向着一百公里以外的周家小镇奔去。

    邓萧在左右摇晃的马车里坐的腰酸背痛的,连连抱怨道:“要是有飞行器就好了,一会儿·····”邓萧话还没说完就被孙耀廷眼疾手快的捂住了嘴巴。

    “你不记得,学校的校规了,在外面是不能提起那些的。”

    邓萧拉下孙耀廷的手,吐了吐舌头,“一时忘了嘛,这个又慢有累的马车,以前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现在却觉得糟糕透了。”

    郁小南靠在马车上,非常认同的望着邓萧:“同感!”说着伸出手。邓萧也伸出手,两个人用力的握了一下,表示对彼此看法的认同。

    蒋浩然听到她们的谈话睁开了眼睛瞥了她们一眼,接着又闭上了眼睛继续闭目养神。叶熏则拿出一个光洁如镜的石头,不过这个石头只有半块。郁小南看着叶熏将石头翻转过来,后面还刻了些字,她看不太清楚,于是问道:“这是什么?”

    叶熏抬起头,看到郁小南正在注视他手里的石头,笑了一下。邓萧和孙耀廷也把目光望向那块石头。蒋浩然睁开眼睛望了过去。

    叶熏的手指摩擦着这个光滑的石头说道:“这是稀少的镜面石,是能证明我是叶家后人的证据。”

    郁小南颇为了解的点点头,“那后面的字写的是什么?”

    叶熏将有字的那一面朝上摆在手心里,给大家看,所有人都把脑袋凑了过来,除了蒋浩然。他不用凑过去也能看到,上面是一个繁体字,而且非常复杂。虽然只有一半但是勉强能看到这个字是一个以广字为偏旁的字,里面的左边是一个耳朵的耳字,剩下的就在另一半的上面了。目前还看不出这是个什么字。

    “等拿到另一半就知道了。”叶熏说道。

    郁小南和邓萧他们失望的有靠到了马车上,大家陷入沉默。

    经过了长途跋涉,马车终于在黄昏的时候驶进了一个村庄里。大家疲惫的下了马车,郁小南和邓萧两个人带来的是两个拖箱,但是脚下的路似乎不太好走,都是不平的泥路,里面还有些石子。还好这里冬季雨少,地上还是干燥的,两个箱子的咕噜在地上转着,发出不小的声响。临近的乡下人都奇怪的看着他们。蒋浩然和那两个男生倒是精简的背着一个旅行背包。

    郁小南看到几个妇女背着大箩筐在不远处指着他们讨论着。

    邓萧皱着眉头瞥了那几个妇女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乡下妇女也是很爱八卦的啊!”

    郁小南笑了一下,“看你!是欣赏你。”

    “少哄我了,欣赏帅哥才是真的吧!”说着瞥了一眼蒋浩然,示意他才是那些人的目标。

    蒋浩然仿若未闻继续往前走,也不管邓萧说的话,也不去看那几个妇女。

    叶熏走在最前面,跑向那几个妇女,像是要打听些什么。大家也跟了上去。

    “几位大婶,请问村长家住哪里的?”叶熏很有礼貌的问。

    但是那两个妇女的眼睛却都集中在蒋浩然的身上,也难怪在这个小村子里大概没见过什么外界的人,更加没见想蒋浩然这么俊美的混血。其中一个略微发福一点的妇女笑着说道:“顺着这条道一直往前走,看到一个晒谷场穿过去往右边走,看到门上挂着香韵阁的牌子的就是村长家了。”妇女在跟叶熏说话的时候还时不时的瞥蒋浩然一眼。

    郁小南看到那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妇女,用异样的眼神望着蒋浩然心里就有些发堵。邓萧看到郁小南脸上那细微的变化,偷偷的和孙耀廷的交换了一下眼神。

    蒋浩然却浑然不觉,其实也不是感觉不到只是不想理会。

    叶熏利落的谢过那个妇女之后就朝前面走去,充当向导。

    郁小南听到身后传来那两个女人的笑声,不满的喃喃自语道:“有什么好笑的?”

    “她们笑你啊!”邓萧别有用意的用手肘撞了郁小南一下。

    郁小南撇了撇嘴没说话。

    几个人按照那个妇女的描述找到了挂着《香韵阁》的大门上,门是开着的,里面有两个小孩在院子里打闹着玩耍。

    叶熏站在门口伸着脖子往里张望着,突然一嗓子喊了起来:“村长在家吗?”大家也跟着他停在了门外。

    这时从正屋里走出一个妇女,明显比路上看到的那两个要显得年轻些,漂亮些,也时尚些。她穿了件红底大花的棉袄走了出来,看到门口站了几个陌生人,立刻快步走了过来,诧异的询问道:“几位是?”

    叶熏也专业的充当着领队,立刻解释道:“我们是从其他的城市赶来的,来找村长有些事,能否引荐一下?”

    那妇女对着屋里头大喊,“周坤,有外乡人找你!”说完就笑着把大家引进院子,却并没带进屋,接着把两个孩子撵进屋里。想来是对他们几个陌生人有些顾忌的吧!郁小南望着那女人心里琢磨着。

    这时从正门走出了一个中年男人。他蓄了些胡子,显得有点老气,皮肤也粗糙的很,一看就是劳苦大众的平凡模样,他一见到院子里站了五个衣着光鲜的年轻里先是一愣,后又转为热情。

    “几位是?”他搓着手走过来。

    叶熏立刻热情的作了一番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叶熏,我是叶家的后人。”说着指了指周围的其他人,“这些是我的朋友。”

    那个叫周坤的男人一听到叶家的后代,眼神楞了一下,随即看着叶熏上下打量了一番,“你真是叶家的后人?”

    叶熏立刻掏出手里的半块镜面石,递给周坤看。

    周坤看了看手里的石头,立刻走到院子里的一个堆着杂物的角落里,蹲下身子在一些破木板里翻着。叶熏也纳闷了,不知道周坤到底要干嘛,也跟了过去,询问道:“周村长,你这个干嘛?”

    叶熏和邓萧都弯着腰在周坤身后张望着,郁小南也伸长了脖子想看个究竟。

    突然周坤大喊一声找到了,接着立刻起身转过来,手里多了一个略显斑驳的石头,正是叶熏手里那个的另一半。

    叶熏看到周坤竟然是从垃圾堆里找到的石头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也没表露的太明显。郁小南看着这一幕心里有些发凉。这个村长对于这个东西这么不重视,那么放置宝物的地方会怎么样?郁小南有些担心。

    周坤将两块石头拼在一起,完全吻合,那个只看到一半的字现在终于能看到另一半了,和在一起是一个繁体的厅字。周坤的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竟然是真的,没想到啊!”说着抬头望向叶熏话语里有些激动,“你真是叶家的后人。快!快请进屋。”说着领着众人走进屋里。

    大家跟着周坤走进大铁门里,屋里暖暖的,厅里正对门的桌子旁边正烧着炭火,刚刚看见的那个妇女就坐在桌子旁,正帮着最小的孩子擦着鼻涕。忽闻丈夫进门,立刻起身。

    周坤对她的媳妇的说道:“快给客人倒水。”说罢立刻搬来几张椅子让大家围着炭火坐下。

    坐定之后,妇女给大家客气的到了杯水就被周坤赶进屋里去了。

    叶熏捧着暖暖的杯子,询问道:“周村长,我这次来是来找我先祖留下的东西,你知道吗?”

    周坤搓了搓双手,点点头,“你们叶家的东西一直都是由村长保管的,传到我这里已经是第九任了,不过你放心,东西还在,只是······”

    “只是什么?”叶熏听得出周坤话里有话。

    周坤尴尬的笑了一下,“其实我们一直都期盼着,这东西能有人来寻。但是等了那么久,一点音讯都没有大家就开始怀疑传言是否属实。不过你来的也真是时候。过些天我们就打算把房子拆了,拿那块地种田的。”

    “房子?种田?这是怎么回事?”叶熏不解的问道。

    周坤挪了一下板凳,离大家更近一点说道:“其实叶家先祖留下来的就是一栋古宅。那宅子荒废很久了,没人住,渐渐的传出闹鬼的说法。前几年有一家人的孩子贪玩闯了进去,大家找到他的时候,他昏倒在大宅子里,醒来之后人就傻了。从那以后大家都有些怕那宅子,而且像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大家就联合起来说要把那宅子拆了,利用那块地种田。可是我们镇上的人都不敢动那房子,只好请大城市里的拆迁公司来,昨天才刚谈妥,两天后人家就来拆迁了。”

    邓萧听着就来气,立马站了起来把装着水的杯子往桌子上一放,很不客气的指责道:“你这个村长也太不负责任了吧!前辈们传下来的房子你们也敢动,老祖宗说的话都当放屁了?”

    周坤立刻面露难色,“这件事我也阻止过的,只是近几年发生了太多离奇的事都跟那宅子有关,我一个人,一张嘴,哪里说得过全村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