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50章 156你过关了
    ,精彩小说免费!

    “那你也应该把这件事拖着啊,如果我们晚几个月再来岂不是什么都看不到了?”叶熏也有些生气。

    “我已经拖了大半年了,实在是没有理由再拖下去了。”

    “好了,现在我们不是来了吗!房子不是还没拆吗,就不要在怪周村长了。”孙耀廷出来打圆场,“周村长,明天你就带我们去那个宅子看看吧。”

    周村长一见有人替她说话立刻露出了笑容,“那是当然!几位看样子也是刚到我们这镇上的吧,可有找到落脚的地方?”

    “这到还没有。”孙耀廷说道。

    “如果不嫌弃,我家有两间客房,几位可以先住下。”周坤说着站了起来。

    大家也跟着站了起来,几个人商量了一下,都同意住了下来。周坤领着大家走出正屋,走向右侧的一排房子,他开了门,又开了灯。将大家引进屋里。

    一进屋有一个砖砌的火炕,旁边有个门,周坤立刻又将里面那道门打开,里面也有一个火炕。其余的地方还有一个柜子和几个箱子。这两间屋子不算很大,没有炭火,显得和外面一样的清冷。

    邓萧和郁小南都下意识的抓紧了衣领。

    “几位不嫌弃的话先住在这,我叫我家媳妇给几位去拿被褥过来,在点个炭火,这里也是一样暖和的。”周坤黝黑的脸上笑起来显得两个脸蛋特别的亮。

    “谢谢周村长,那就麻烦你了。”孙耀廷放下背包客气的说。

    晚上女生睡里屋,男生睡外屋,大家就这么将就了一夜。第二天郁小南起得很早,把大家都叫醒了。五个人推开房门发现周村长早就起来了,正坐在院子里晒着早晨的太阳等着他们。大家急忙吃了早饭就随着周村长启程了。

    “那个房子在什么位置?”叶熏走在周村长的身边问道。

    郁小南和邓萧走在后面蒋浩然和孙耀廷走在两人的旁边。大家头好奇的听着周村长的回答。

    “那个房子在山坳里,原本那里有好几户人家的,但都因为那宅子而搬迁了。”周村长说着拐了弯来到了晒谷场,周围有许多的农民和妇女都和周村长热切的打招呼,还好奇的询问他身边的那五个陌生人,一听说这些人要去那个老宅子大家都像躲瘟疫一般的立刻溜走了。

    周村长也没说什么继续领着大家走到主街道,接着又拐进右边的小道上,周围都是一个个的独门独户的平房,烟囱里还冒着烟,有的家里还养了狗,一闻到陌生人的味道就疯狂的跳了起来,隔着铁门扑着爪子,郁小南被那狗吓了一跳往旁边躲了一下。

    接着又拐了好几个弯,大家跟在周村长后面在这些房子中间蹿了好半天终于走了出来,一条灰白的小道一直延伸到远处的山坳里,大家隐隐约约看到一个古老的宅子,在群山中孤独的耸立着。

    大家走近了才发现这宅子是一个砖木结构的房子。郁小南仰着头细细打量着这栋老宅。它一共有三层楼,第一层和第二层的外墙上都有四个拱形门,门内有走廊,第三层则是一排的窗户,看不到里面。这房子带了些西方国家的味道,门窗的上檐都做了些弧形的线条装饰。看来当时也是极富有的人家,只不过现在荒废了显得破败不堪。

    周村长穿过拱形门,来到大门口,门是木质的,上面还有把锁,但是门锁早就被撬开了。周村长轻轻一拉就分体了。接着木门随着嘎吱一声,缓缓向内被打开。灰尘被抖落到空中,一时间像起了雾似的的灰蒙蒙的。大家立刻捂着鼻子后退躲避。叶熏眯着眼,用手扇了扇第一个跨进宅子里。

    周村长在他身后笑着说道:“我就不进去,你们慢慢找,我回去给大家准备午饭,这乡下地方不比城市好,想买点好东西都得费些功夫。”

    郁小南看出周村长的胆怯,他哪里是真的去准备饭,应该是怕这宅子才说了这番说辞。“没事,您去忙吧,我们自己能照顾好自己的。”她客气的回复。

    周村长当下松了一口气,又礼貌性的叮咛了一句大家小心点就离去了。邓萧走进宅时又回头瞥了一样周村长,笑着说道:“这人还真胆小。”

    郁小南没理会周村长的话,因为她的注意力都在这宅子上了。还未进入宅子就发现墙体外面用来装饰墙面的竟然都是情花。她知道自己来对了地方。她立刻进了宅在,一步一步的走到房子中间的地方,突然一股寒气向自己袭来,她颤抖了一下,心想:这没有人的老宅子还是有些瘆人的!

    她环视了一圈,发现这屋里的墙角上布满了蜘蛛网,灰尘更是积攒了厚厚的一层,每走一步就能在地上留下一个脚印。郁小南盯着周围的墙,她走过去轻轻擦拭了几下,一朵情花浮现在眼前。她可以相像到,这宅子在鼎盛时期会是多么的漂亮。虽然油漆掉了一些,但是还能依稀看到它曾经艳丽的颜色。

    她进来后才发现这宅子的内部就是一个正方形,四个角分别有四个房间,互不相连,都是独立的。整个大厅就变成了一个标准的十字形大厅,厅里还摆了些花架子上面有花瓶,有的破碎了掉在地上,有的还在木架上被灰尘遮盖了原来的色泽。大门的正对面就是一排窗户关的紧紧的。木窗上都钉着木板,遮挡着阳光,整个宅子里除了门口的光线外都是一片漆黑。屋顶离地面大概有四米那么高。

    孙耀廷和邓萧过去开窗户,叶熏跑到一个房间的门口推了一下,门哐当的一声直接倒地,顿时烟雾四起,他立刻退了出来。那声音把大家吓的心里猛的一跳,都皱起眉头望向了他。他不好意识的笑了一下,解释到:“不好意思,下次我轻点。”

    “还有下次?”邓萧拔高了音调。

    “不是,我是说没有下次。”他再次辩解。

    “再有下次,你就知道错字怎么写了。”邓萧没好气的说。

    “快点帮忙!”孙耀廷立刻打断了邓萧的话。两个人一起合力才打开了被卡住的窗户,宅子里又亮堂了些。郁小南瞥了叶熏他们一眼,走到了蒋浩然的身边。他似乎被一个木门给拦住了,推、拽了好几下,门也只是动了两下,掉下来一些灰尘就没动静了。

    “怎么了?”郁小南问。

    “这门大概是卡住了。”蒋浩然说着抬头查看门框,接着又推了一下,还是没动。

    叶熏和邓萧他们已经把那个倒了门的房间查看了一遍,里面只有一张破旧的藤椅。接着三人走了出来,看到郁小南他们聚集在一个房间的门口,也走了过去。

    “打不开吗?”孙耀廷问。

    蒋浩然退了两步点点头,接着猛的踹了一脚,门总算往里面陷了一点。接着又是一脚,整个门被踹开了,一只硕大的黑色老鼠瞬间蹿了出来。

    “啊!”吓得站在门边的郁小南和邓萧一阵尖叫,不停的抬脚,生拍老鼠跑到自己的脚上。

    三个男生看着这般景象都笑了起来。

    “笑什么了,那老鼠大的像本书,我能不怕嘛,里面肯定有老鼠窝,我不进去了。”邓萧说着挽起郁小南的手臂又添了一句:“我们两都不进去了。”

    “没笑你,我们笑的是老鼠。”孙耀廷说着和叶熏对望了一眼,两人又笑了起来。蒋浩然浅笑了一下,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手电筒就跨进屋子里。

    这个屋子里面空空的,没有一扇窗户。角落里有一堆破布和一些干草。那破布里有什么东西在动,蒋浩然把电筒照过去,立刻有一只受到惊吓的老鼠跑了出来,虽然没有第一只那么大,但是也不小。它迅速的越过蒋浩然和孙耀廷冲向门口,却正好撞到准备进门的叶熏的脚上。叶熏没料到这个场景,被突如其来的撞击吓的大喝一声,接着跳着脚跑了到郁小南他们的身边。郁小南和邓萧又一次看见了老鼠接着又是一声尖叫。

    “还真被邓萧说中了,这里真有老鼠窝。”孙耀廷笑着说道。

    蒋浩然也笑了一下,摇摇头朝着屋里另一扇门走去。

    郁小南和邓萧手挽着手,刚刚被那两只老鼠吓坏的胆子渐渐平复下来。

    “我说有老鼠窝吧,它还真有。”邓萧小心的走向另一房间。“叶熏你怎么也跑出来了,刚刚不是还笑我们吗?”

    “啊,我?”叶熏并不是怕老鼠,只是这突然的一下出乎预料,才让他退了出来。被邓萧一说,他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窘迫的双手乱摆,却又不知道摆在哪里好。

    郁小南看到叶熏那张窘迫的脸,觉得很好笑立刻帮他转移了话题。“我们离那房间远一点比较好,不如去看看的别的房间吧!”

    “好,叶熏你走前面。”邓萧说着指向另一个关着门的房间,看了叶熏一眼。

    “我?”叶熏指着自己的脸问道。

    “当然是你了,不是你难道是我!”邓萧说着直把叶熏往那门口推。

    叶熏无可奈何,稍微镇定了一下情绪,轻轻推了一下木门。门没动,他扭头望向身后的邓萧。

    “继续啊!”邓萧躲着叶熏的身后,眨了眨眼睛命令着。

    叶熏突然下了狠心,使劲一推,门开了,又是一阵灰尘,但是没有老鼠跑出来,大家都松了口气。郁小南拿着手电筒对里面照了一圈,这个房间还真是名副其实的空空荡荡,一点杂物都没有。

    一楼还剩下最后一间,叶熏照例走在前头,打开门还是什么都没有,忽然听到孙耀廷在另一个方向喊道:“这边有楼梯。”

    大家立刻赶了过去。在整个房里的右侧,有一个木制的楼梯通往二楼,上面有阳光照下来,扫去了一楼的阴暗。

    邓萧刚要抬脚踏上楼梯,就被孙耀廷给拦住了。“这宅子年久失修,不晓得会不会变成危楼了,还是我一个人先上,没事了你们在上来。”

    其他的人答应了一声,邓萧却有些担心的望着孙耀廷,“小心点!”

    孙耀廷对着邓萧露出他自信的笑容,接着开始抬脚上楼。孙耀廷走的极为缓慢,每一步都伴随着木板的嘎吱声前进着。他自己的也是颇为小心谨慎,每迈一步都是站稳才迈第二步。这看似短短的楼梯却花了很长的时间。当他最后踏上二楼的地面时,他总算松了口气,立刻转身对着下面的人喊了一声:“没问题,可以上来了。”结果话音一落,他整个人忽然的往后倒去。“啊!”他的双臂子啊空中画着圈,想抓住什么却什么都没抓住。

    “小耀!”邓萧第一个冲了上去,也不管这个楼梯承不承受的住。其他人也都奔了上去。

    孙耀廷重重的摔在木质的地板上,又是一阵硝烟四起,他吃了一鼻子的灰。邓萧赶到他身边扶他坐了起来,焦急的询问道:“怎么回事?”

    “都是那个凹坑!”孙耀廷吐了几口灰尘,指向楼梯口处的一个小小的凹陷处。话刚一说完,叶熏就踩进那个凹坑里,失去平衡的扑向孙耀廷。

    两个人同时睁大双眼。“啊!”叶熏尖叫了起来,孙耀廷倒吸一口凉气。心里念着:不要啊!叶熏伸出双手想阻止两人贴近,孙耀廷想往后退避开他,可是两人都晚了。他们在一瞬间发生极为亲密的接触。

    邓萧就在孙耀廷的旁边一瞬间她睁大了双眼,看着两个男人极为亲密的挨在一起,两个人的嘴更是贴上了。她噗嗤一声的笑了起来,一边笑还一边鼓掌。孙耀廷立刻把叶熏推开,两人厌恶的想要找个地方去吐,鸡皮疙瘩都可以掉一地了。

    郁小南和蒋浩然走在后面,全过程都看到眼里,震惊之后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两人彼此对望了一眼,郁小南看到了蒋浩然难得的笑容。心里突然砰砰砰的跳个不停。她立刻按住胸口,连手掌都能感受到心跳的速度。蒋浩然却笑着拉起叶熏,摇摇头往前走去。

    孙耀廷和叶熏两人被大家笑的面红耳赤。叶熏立刻走到那个凹坑前,很生气的跺了一脚。“好端端的怎么会有个坑呢!”他这一跺,地板上的一块木板应声炸裂开来。所有人立刻惊恐了起来。

    “叶熏,你想害死我们啊!你不知道这里很危险的吗?”邓萧立刻收起笑脸严肃的大声喊道。

    叶熏也感到危险,立刻陪着不是,想法子转移话题。“不好意识,我们不是要找东西吗,赶快!赶快!”说着就往前走去。

    邓萧扶着孙耀廷也跟了上去。郁小南也跟上了蒋浩然。

    蒋浩然突然说道:“小心脚下!”

    郁小南立刻低头一看,这一看让她颇为后悔。她发现者二楼的地板竟然有缝隙,可以看到一楼的地板,她恐高的心里又在作祟,立刻什么都不顾的抓住了蒋浩然,“我,我跟你一起走。”连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蒋浩然瞥了她一眼,嘴角轻轻的扬了一下,没有推开她。

    郁小南上到二楼才发现,这上面是一个开阔式的走廊,右边是屋内的围墙,左边是有着拱形门的外墙以及围栏。走了四五步一个右转,来到了二楼的正门处,这里的门已经腐朽的只剩下半边门框,大家不用费什么力就能进来。正门里面是一个长方形的大厅,两边的墙上各有两个门,看来这里也有四个房间。

    大家又是一番仔细排查,还是没有收获,接着在穿过左边的房间之后又发现一个楼梯,大家顺着楼梯又上了三楼。三楼的房间比较有变化一点,但是里面仍然是空空的除了几张破床和柜子,就在没有什么发现了。大家失望的回到一楼,出来大门靠在墙上晒着太阳。

    “这里什么都没有嘛!”邓萧发表着自己的见解。

    “整个房子里除那几个破柜子之外就没什么了。更何况那些柜子都是能打开的,里面也什么都没有,叶家的那把钥匙到底是要开什么的?”孙耀廷问道。

    郁小南听到孙耀廷的询问,也拿出了钥匙。金属的光泽在太阳的照耀下散发着光亮,闪耀的有些刺眼。

    叶熏瞥了钥匙一眼,也是一脸的不解,“这个没有听说过,我也不知道。”

    “明天这房子就会被拆迁了,要在那之前找到。”蒋浩然望着远处淡淡的说。

    “这个我们也知道,可是整个宅子我们能找的地方都找过了,墙壁,地板,能藏东西的地方都找过了,没有什么异样的,那个盒子到底在哪里啊?”邓萧说着有些泄气的坐到宅子旁边的石头上。

    郁小南又回头仰望了一眼老宅子,心里也犯愁。大老远的来一趟总不能空手而归吧!

    叶熏看了一下手表,“都快十二点了,要不我们先去吃点东西,下午再来找吧?”大家只好沉默着往周村长的家走去。走到晒谷场的时候,那么坐在周围休息的妇女们,一看到他们都吓的不敢出声,一直盯着他们看,直到他们消失在眼前。

    “那帮人什么表情啊!看怪物呢?”邓萧回头望了那些人一眼撇了撇嘴。

    “你长得漂亮他们才看你的嘛!”孙耀廷开玩笑的说,想缓解一下大家沉默的气氛。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今天要是找不到那个盒子,明天就要被拆了。”邓萧并没有被孙耀廷的话给逗乐,反倒是说出了大家的心事。

    回到周村长的家。大家看到周村长看他们时的惊讶表情,都了解到整个村子的人对这个宅子又多么惧怕。

    午饭过后五个人又去到老宅子,在那里待了一下午,直到太阳西下,空气变冷,依然没有任何线索。大家都非常的懊恼,沉默着又回到了周村长的家。

    “要不让周村长把拆迁的时间在往后延一下?”叶熏建议道。

    “目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孙耀廷靠在椅子上,等着晚饭上桌。邓萧和郁小南到厨房里去帮忙了。

    “可能性不大!”蒋浩然也靠在椅子上望着空空的桌子,平淡的说。

    “要不然怎么办呢?”叶熏坐的是没有椅背的凳子,没办法靠着,他说完话就把双手插进头发里,低着头,陷入思考。

    “试一试吧!现在这是最后的一点希望了。”孙耀廷说。

    饭桌上大家提出了这个建议,但是周村长却很为难,他一方面觉得着五个人不简单,进入古宅都能没事,另一方面,他又担心推迟下去,拆迁公司知道这宅子有问题就不来拆了。他为难的很,只说了尽力而为。

    晚上郁小南他们都折腾了一天各自洗洗就睡了。郁小南进入梦乡之后,隐约又来到了老宅子那里。这时的老宅子还未建好只有一些地基。

    忽然一个人飘到了她的面前,连带着也飘来了一些雾气,老宅子看不到了。而那人看起来朦朦胧胧的不知道是谁。郁小南好奇的问了一句:“你是谁?”

    那人反问了她一句:“你又是谁?”

    “我是到这宅子里找东西的。”

    “找什么东西?”

    “一个盒子。”

    “你是怎么知道这里的?”

    “叶家后人告诉我的。”

    “哦,叶家后人为什么告诉你?”

    “你问题好多,我为什么要回答?”郁小南被问烦了。

    “回答的好,我就告诉你,你要找的东西在哪里!”

    郁小南一听,立刻乖乖的回答:“叶家人告诉我,是因为我发现他们身上有情花的项链。”

    “你怎么知道情花的?”

    “这个就过程就很长了,不如你想告诉我那个盒子在哪里?”

    “我要看你是否有资格知道!”

    那人一再的拖延,让郁小南有些心急,有些生气。“到底要有怎样的资格你才会说啊?”

    “这个我心中自有定义!”

    郁小南气的直咬牙,但是那人不说她也没办法。

    “回答我的问题。”他说

    郁小南握紧了双拳,真想给他一拳,她在极力的控制自己不发火。“我是因为做梦身上才会有情花,接着穿越时空遇到种情花的人,所有我知道情花,满意了吗?”

    那人笑了两声,缓缓的说道:“好吧!你过关了,仔细看吧!”那人说完之后,原本挡在郁小南面前的人影和雾气都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