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53章 159租借彩球
    ,精彩小说免费!

    望着蒋珉皓的离去,郁小南和邓萧走到蒋浩然的面前。郁小南低声的询问:“蒋浩然,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你们去忙你们的事吧。”蒋浩然没有看她们一眼,一直注视着蒋珉皓离去的方向,接着转身离开。

    郁小南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有了一个念头。“邓萧,我去看看他。”

    邓萧立刻跟上郁小南:“我也要去,”郁小南点点头,两人远远的跟着蒋浩然。

    只见蒋浩然穿过小路拐了个弯来到绘画大楼的侧面,一把拉住了蒋珉皓。郁小南她们两人蹑手蹑脚的跟到墙边上,微微的探出头。伸长耳朵想要听他们说的话。

    蒋浩然拉住蒋珉皓,“我们谈谈吧!”

    蒋珉皓厌烦的甩开他的手,侧着一张脸皱着眉头说道,“你烦不烦啊!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你可能是我失散的弟弟。”

    郁小南一听到这句话,不由的捂住了嘴巴,诧异的望着前面那两人。邓萧也和她一样的反应。

    蒋珉皓倒是没什么吃惊的反应,只是无所谓的牵动了一下嘴角。“听说你们家是开矿发家的,应该很有钱吧!”他说着伸出一只手摸了一下蒋浩然的黑色大衣。嘴里发出啧啧啧的声音。“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这衣服看起普通的很,可做工和面料却都是上乘的呢!”接着他又低头摸了摸自己的旧面料的棉衣。“看到没,我是个穷人,怎么可能是你这种有钱人的兄弟呢?”蒋珉皓的话句句带刺。

    蒋浩然听到心里也一阵的难过,微微皱了皱眉头,“我知道你也许生活的不是很好,但是我们现在相遇了,我和爸妈都会补偿你的。”

    蒋珉皓大笑了起来,然后以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说道:“随便你,你能让我多个有钱人的爸妈,我也不介意。”说完转身离去。

    郁小南她们看到蒋浩然立刻朝自己的方向跑来,两人立刻躲到一颗大树的后面。蒋浩然快速的跑向办公大楼。

    等到他远离以后郁小南和邓萧才走了出来,两个人都没想到,蒋浩然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郁小南与邓萧对望了一样,心里有好多的疑问。即使他们认识一年了,她对蒋浩然还是一点都不了解。

    几天之后学校正式开课,郁小南的第一个课程就是人体速写。没有教科书只有模特,而这个课程郁小南和邓萧在一个班。

    郁小南和邓萧以及其他的新同学一起把教室里的大桌子移到了墙边上。一个头发有些秃的中年男导师,指挥着男生们将一块准备好的方形模特台搬进教室,在上面铺上洁白的台布,接着拉上厚实不透光的窗帘。

    有一个穿着灰色大斗篷的年轻女生站在角落里默默的等待着,她抿着嘴唇,表情略有些羞涩。

    “好了!大家拿好自己的椅子围着模特台坐。”中年导师看着大家默默的拿起椅子围了过来,接着向那个穿斗篷的女生招了招手。

    那个女生朝导师走了过去。郁小南仔细的观察着她,顶多也就二十三四岁,很年轻。不知道她下了多大的决心才来当这个模特。等一下她要全裸的站着所有人的面前。郁小南看着她心里猜测着,会不会是家里经济有问题?要不然谁家能让自己的女儿出来当人体模特呢?现在的人对于这个不是挺保守的嘛!想到这里她对那个女生多了些同情。

    正在导师和那个女生说准备开始的时候,门口响起声音。

    “不好意识,我迟到。”所有人扭头望向门口。蒋珉皓正在脱他的大衣挂在了门外的墙上。墙上已经挂了许多的衣服,他勉强找了个空位挂了上去,穿着一件灰色中间绣着大红色鳄鱼图案的毛衣走进教室,脸上带着笑,一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

    郁小南诧异的看着他,真没想到他们会是同班,原本以为这个课程没有万雅欣,没有谢秋铭应该可以安稳的度过,但是看到他,郁小南的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个中年的秃头导师,也没生气。“进来,把门反锁,自己找位置。”导师说的利落、干脆。

    蒋珉皓立刻将门在自己的身后关上,并且反锁。然后拖过一张椅子,拿着自己的笔和纸,举高椅子,穿过人群向中间的方向走来。不少人都厌恶的让着道。他最终走到最前面,离模特台最近的位置。他把椅子横着放了下来,这样至少不会挡到后面人的视线。他缓缓的坐在椅子上,把铅笔叼在嘴里,望着导师。

    中年导师没有管他,和那个女生说道:“可以开始了。”

    那个女生稍稍犹豫了一下,最后解开了斗篷前面的搭扣,斗篷掉落在地上。她晶莹的皮肤裸露在外。乌黑的秀发披散在肩上。

    郁小南看到她一丝不挂的样子,自己竟然有一种羞愧的感觉,不自觉的低下了头。不少人在下面和周围的朋友交换着眼神,很多女生的脸上多少都有着些许的羞愧,毕竟这是大家第一次接触人体速写。中年导师在和那个女人说要摆的姿势。那个女人顺从的坐到模特台上,一只腿屈膝,一只腿伸直,两手撑在身体的两侧。

    这时,大家都很安静。只听见前方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大家有把目光转向了蒋珉皓,他的笔竟然掉在地上。他也发现了大家的注视,立刻笑着对大家颔首,表示抱歉。

    邓萧靠近郁小南捂着嘴一脸厌恶的说:“这个蒋珉皓八成是个色鬼,你看他看模特的眼神,巴不得把人家给吃了。”

    郁小南也心生厌恶,对这个和蒋浩然长着同样面孔的人,皱了皱鼻子,认同的点点头。如果是蒋浩然一定不会有他这样的反应。郁小南在心里想着。

    “大家可以开始了。”导师的话一结束,大家就开始动笔了。

    当郁小南投入到绘画当中的时候,那种羞愧的感觉也渐渐消失,她看到的是人体的结构,肩胛骨、胯骨、脚踝。

    中年导师在人群中来回走着,看着大家绘画,时不时的指点一下。“你们都是女生怎么还害羞呢?”导师走到一个女生的身边,指着她的画,拿起她的笔给她示范了一下,“要注意看人体的结构。”

    那个女生害羞的点点头,导师又走到下一个人的身边。

    第一节人体速写课在大家的紧张和害羞中结束,当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大家立刻收笔。郁小南跟着人群出来教室。刚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被蒋珉皓追了上来。

    “喂!你们是前天看我课表的人,你们和蒋浩然很熟吗?”蒋珉皓笑着走到郁小南的身边。

    邓萧立刻拉过郁小南没好气的答道:“不管你的事。”说完朝另一方向走去。

    蒋珉皓继续追了上来,“喂,前天你可不是这个态度啊!”

    “那是因为前天不认识你。”郁小南瞥了他一眼,往膳堂的方向走去。

    蒋珉皓立刻挡到郁小南的面前,笑得特别的邪魅。“说的很对啊!前天我们不认识,现在我们不就认识了嘛!既然是朋友了,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

    郁小南刚想反驳他,却发现在蒋珉皓身后站着的校长和他旁边的一对夫妇以及蒋浩然。

    蒋珉皓看见郁小南的目光不在自己身上,纳闷的回头一望。他看到一对身穿华丽衣服又美丽的夫妇正饱含深情的望着自己。在他们的身边有校长,还有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蒋浩然。他皱起了眉头。

    “蒋珉皓跟我到办公室一趟。”校长对着蒋珉皓招招手和蔼的说道。

    那个美丽又带异国特色的女人,正望着扭过头来的蒋浩宇。正如蒋浩然说的和他一模一样。这个让她找了十五年,盼了十五年的儿子,就这样站在自己的面前,她有些不敢相信的捂着自己的嘴,身体有些颤抖。她旁边的中年男子虽然没有她那么激动,但是在看到蒋珉皓和蒋浩然那个相似度极高的脸,他眼里也泄露了些许激动的神情。

    蒋珉皓皱着眉头走向校长,却站在里那对夫妇最远的地方谨慎的跟着他们离去了。

    “小南,你说那对漂亮的夫妇是不是蒋浩然的父母啊!”邓萧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问道。

    “也许吧!”郁小南也是这么想的。

    校长办公室里的沙发上,蒋珉皓坐在单人沙发上,谨慎的望着那对陌生的夫妇,心里在寻思着这演的是哪一出啊?

    蒋浩然坐在校长旁边,那对夫妇坐在校长的旁边。

    那个美丽的女人一直望着蒋珉皓,眼眶湿润。在她看见蒋珉皓第一眼的时候,她就能够肯定这是他的儿子,她很想上前抱住他,却又怕吓到他而迟迟没有行动。

    校长和蔼的向蒋珉皓介绍:“这两位是蒋浩然的父母。”他指着那对夫妇说,接着又指向蒋珉皓,“这是蒋珉皓,他是个孤儿。”

    “不,浩宇他不是孤儿!”那个美丽的夫人,抑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她一把抱住了蒋珉皓,“你是我浩宇,我的浩宇,你不是孤儿!”

    校长看着那位夫人没有出言阻止。

    蒋浩然很久都没有看到妈妈这样了,他看着蒋珉皓心里很不是滋味,冰冷的脸上多了些许复杂的情绪。

    蒋浩然的爸爸蒋瑞德的脸上也是没有太多的表情,但此刻却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蒋珉皓一瞬间被这个美丽又富有的女人抱在怀里,他本能的想要往后退,可是他退不了,他身后是沙发的靠背,他无可奈何的被陌生女人抱住,还停听到她在耳边不停的说:你是我的浩宇!

    蒋瑞德看到蒋珉皓眼中诧异,他立刻说道:“妮斯别吓到孩子。”

    妮斯这才意识到自己太激动了,她立刻松开了蒋珉皓,脸颊上有两道清晰的泪痕,她用手背轻轻抹去眼泪,动作优雅而高贵。蒋瑞德将她扶到自己的身边。

    蒋珉皓双臂抱在胸前,露出一副自我防御的态度,“你们是蒋浩然的父母,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他问。

    妮斯还在抽泣着,当她听到蒋珉皓这样的问话,她整个人愣住了。“浩宇,你不认识妈妈吗?”

    “这位夫人,蒋珉皓他是个孤儿,他小时候是在难民营长大的,对以前的事没有什么记忆了。当初我看到他的时候也很意外,他和蒋浩然长得实在是太像了,就连艺术方面的天赋都很像,于是我就将他收进学校了。”校长在旁边解释。

    蒋珉皓听到校长的话,特别是最后那个一句,引起了他的兴趣,他瞥了一眼蒋浩然,发现他也在看自己,但是他却无法从蒋浩然的眼神里读出任何东西。他微微皱了皱眉。

    蒋浩然望着他在旁边补充说道:“他不记得蒋浩宇这个名字,也不记得我。”

    蒋瑞德望着蒋珉皓神情显得淡定些,但是他眼眶里的湿润让大家明白他有多激动。“孩子,你身上是不是有一个刻着蒋字的金项链。”

    蒋珉皓望着蒋瑞德的眼睛,思绪一下子飘回到自己四五岁的时侯。当时的他身处在一个换乱的场面,他哭着找自己的家人。突然他被人抱着就走,他看到一张陌生的脸,他拼命的挣扎、哭、喊,拳脚乱挥,但他还是被人带走了。接着他被带到陌生的地方,有个人从他脖子上扯下一条金链子。

    那人还很得意的说:“看!纯金的能值不少钱呢!”

    “呦!这上面还有字,好像是个蒋字?”

    那两个高大的男人同时望向蒋珉皓,“该不会是有钱人家的小孩吧?”

    “管他的!”那两个人说完就将他带到了另一个陌生的地方。

    “蒋珉皓?”校长的声音把他拉了回来。

    他望向眼前的中年男人,从他脸上的轮廓,可以看出年轻时必定是个样貌不凡的人。接着他又望向那个中年妇女,虽然眼角和嘴角都有了些皱纹,但是她美丽的异国脸庞,加上她的保养有方,依然让她显得年轻美丽。

    但是他对面前的两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但那人说的金项链似乎真的存在过,他也是因为记忆里依稀记得那个项链上有个蒋字,他的姓才会是蒋。

    “好像以前是有过,不过早就没有了。”他说着望向蒋瑞德。

    “和这个一样吗?”蒋浩然说着拿出自己脖子上的一条金项链。

    蒋珉皓伸长脖子,眼睛眨了眨,指着那个项链说:“好像是吧!太久以前的事了,我记不得了。”

    蒋瑞德心里一阵欣喜,“我想我不用在怀疑了!”他说着也给了蒋珉皓一个男人间的拥抱,有力且温暖。

    蒋珉皓一瞬间有些迷惑,旋即又露出他一贯的笑容,“看来我找到父母了。”接着他又望向了蒋浩然,“还有个哥哥!”

    那个美丽的女人抑制不住的泣不成声,她盼这个儿子,盼的心力交瘁。

    没过几天蒋浩然有个双胞胎弟弟的事就被传开了。在绘画大楼下面的宣传栏里,有一张蒋浩然和他弟弟对视的照片,一个面带微笑,一个冰冷没有表情。照片的下面还有许多文字,说的都是蒋浩然的家庭背景,郁小南懒得去看这些,不过她倒是知道到蒋浩然的家境也是不错的。她和邓萧费力的挤出人群,舒了口气。走向办公大楼。

    “小南我听说租用彩球很贵的。”邓萧在一边说着一边走上楼梯。

    “再贵我也需要啊,至少飞行器和纳盒,我们得拿到,要不然遇上什么紧急状况,连逃命的本钱都没有。”郁小南说着又想起了那段被黑衣人抓走的经历,心有余悸。

    两个人说着来到了办公楼的五楼,上了五楼先是看见一个大厅,左边是一片封闭的玻璃,玻璃下面有一圈沙发。在往里走向右一拐,是一条笔直的走廊,两边都是房间,每个房间的门上都有一个标示牌。郁小南走过学生会会议厅,又走过学生会资料室,终于停在了学生会彩球租用处的房间门口,门是开着的,里面有人正在办理租用的业务。郁小南拉着邓萧走了进去。

    这个房间设置成两层式的,外面办理租用的事宜,里面大概是存放彩球的地方。郁小南看到一个女生从里面的房间里出来,手上带着白色手套,拿个一个盒子走了出来。递给在外面的一个男生,那男生打开盒子,拿出了一个白色的小球。

    郁小南走到柜台前面,立刻有一个看起来很忠厚的男生,笑着询问道:“是来租借彩球的吧!”

    郁小南点点头,那个男生迅速的拿出一张白色的卡纸,上面清晰的印有各种彩球的租用价格。

    白色纳盒一年租用价:1000金盾,两年1金盾,三年2600金盾,四年3500金盾。

    郁小南看到光是纳盒的租用价格就高的吓人,虽然她不缺钱,可是她也不是那种挥金如土的人,这么大的手笔,她还是有些犹豫。邓萧看了之后吐吐舌头,“我可要不起啊!”

    郁小南思索着可不可以讲讲价,突然身后响起一个豪爽的声音,“纳盒,飞行器我都要,哦,听说还有美食球,这个我也要了。”

    郁小南很好奇是哪个家伙这么阔气,回头一望却发现了蒋浩然的面孔。不!那一脸的笑意,应该是他的弟弟蒋浩宇。

    蒋浩宇迈着随意的步伐,穿着考究的卡其色呢子大衣,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一甩手就是一打厚厚的钱。

    周围所有的人都望向了他,在这里工作的学生,立刻露出大大的笑脸迎接他。而旁边正在办理租用手续的人,有的露出羡慕的神色,有的皱起眉头。

    郁小南看到这身打扮的蒋浩宇,寻思着:认了父母,整个人都变了个样,衣服穿得都是名牌的,连租用彩球也这么大手笔,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很有钱似的。

    “稍等一下,我们马上为你办理。”那个原本招呼郁小南的男生立刻扭头笑着去服务蒋浩宇了。

    “喂!是我们先来的!”邓萧拍了一下柜台,很不服气的说。

    那个男生又扭头望向邓萧收起笑脸:“你们选好了再叫我也不迟。”说完就立刻拿出一个张表格很客气的递给蒋浩宇,并且向他讲解了起来。

    蒋浩宇打断那个男生的讲解走到郁小南身边,立刻大叫一声:“呦,这不是跟我哥挺要好的那几位嘛!怎么你也来租用彩球?要不我帮你租一个,随便点算我头上!”蒋浩宇说着又甩出一打钱。笑着望向郁小南。

    郁小南看到他心里很反胃,这种到处显摆的人,她最讨厌!她望着蒋浩宇的脸说道:“谢谢你的好意,不必了!”接着她转向那个柜台里的男生,“给我表格,我要纳盒和飞行器。”

    那个男生一看郁小南和蒋浩宇有点关系,先前的那种态度又有所改变,立刻热情了起来。“没问题。”接着拿出表格。

    邓萧看到柜台里的那个男生像变脸一样的一分钟之内变了三次脸,心里很是讨厌,脸上露出鄙夷的神情。

    蒋浩然听到郁小南的话,立刻双手撑着柜台凑到郁小南耳边,小声的说:“怎么不要美食球呢?那也是个好东西,听说食物装在里面一年都不会变质。”

    郁小南皱着眉头往旁边躲,瞥了一眼蒋浩宇。那张和蒋浩然同样的脸看着真让她头痛,她移开目光没说话,认真的填她的表格。

    蒋浩宇见她没搭理她,就笑了起来,拿起笔开始填写自己的表格,并且大声的说:“美食球我要两个吧!送你一个。”说完笑着瞥了郁小南一眼。

    郁小南偏过头,厌恶的望着他,“不必了,我不需要。”说完后立刻快速的在表里写着,然后递给柜台里的那个男生,巴不得赶快办理完,然后走人。

    与此同时蒋浩宇也填完了他的表格,里面的字写的极为的难看,他把表格递给同一个男生。那个男生笑了一下,重复着表格上的选择。

    “郁小南,你要的是纳盒和飞行器,各一个,租用三年。”那个男生说完望了郁小南一眼。郁小南点点头。

    接着那个男生又低下头看了一下表格说道:“蒋浩宇,你要的是纳盒和飞行器各一个,还有两个美食球,都是租用三年。”说完抬头望向蒋浩宇。

    蒋浩宇笑着点点头。那个男生立刻在柜台下面写了个字条然后递给身后的女生。那女生又带上手套,打开里面的那个厚重的铁门,走了进去。那个男生收下了蒋浩宇放在柜台的钱,放入验钞机里检验了一下,将多余的钱退还给蒋浩宇,接着有转向郁小南继续说道:“那同学你是付现金还是刷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