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59章 165驮马游戏
    ,精彩小说免费!

    蒋浩然没有回答,转身要走,但在转身的那一瞬间却流露出些许忧郁气息。郁小南的心被揪了起来,她有些害怕如此沉默的蒋浩然,但是更多的是担心。她想了想最后还是跟了上去。

    郁小南跟着蒋浩然一直走到了他们初次相遇的那个小瀑布那儿。蒋浩然虽然没说话,但是也没有赶走她。郁小南当他默许了。两个人就这样默默的坐在水潭边上的一块大石头上。

    蒋浩然望着湖面发呆。天空中只有一轮清冷的月亮给他们带来些许的光亮。清清冷冷的光照在蒋浩然的身上,更加增添了他身上忧郁的气息。

    周围很安静,郁小南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她瞥了蒋浩然一眼,想说些什么,却有不知道说什么菜合适。她现在真的很懊恼自己的笨拙,连说句话都不会了。

    “我是个罪人。”蒋浩然突如冒出一句话,郁小南诧异的望向他。

    “为什么这么说?”

    郁小南看着蒋浩然低下了头,身体向前倾,手肘撑在自己的腿上,望着下面的土地。

    “如果不是我,浩宇也不会丢失,他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蒋浩然的声音有些哽咽。

    郁小南不知道他以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听起来一定不是什么好事,这要她怎么接呢?她想了老半天,都没能找到合适的话语,只是伸出手轻轻地放在蒋浩然的肩上,像安抚婴儿般的安慰着他,给他鼓励,等待他继续说出自己的心事。

    “如果不是我贪玩,去点着那个小丑的裤子,游乐场就不会混乱,浩宇他就不会丢失,都是我的错。是我,是我害的妈妈伤心了那么多年,是我亲手葬送了妈妈对我的爱。”他越说越大声,到最后变成了呐喊。

    郁小南听着,轻轻的叹了口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我的妈妈不爱我,就是因为我弄丢了浩宇。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现在浩宇回来了,可是我却没办法弥补他。”他说着把头深深的埋进双臂里,忍不住落下了泪。他期盼着弟弟回来,能还给妈妈一个她深爱的儿子,可是如今的他变成这样,他要怎么向妈妈交代?

    郁小南看到这样的蒋浩然心生怜惜,一霎那间她想起他们在新生鉴定会时闯入奇门山,被迷雾迷惑之时蒋浩然的状况,她突然明白了些什么。她走到蒋浩然的面前,跪了下去,什么也没说,只是紧紧的抱着他,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给她温暖。

    昨天在郁小南几乎绝望的时候,是他给了他温暖,而现在就换她给蒋浩然温暖吧!命运这个东西还真是奇怪!

    伤心的时候,大家都需要一个肩膀,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蒋浩然平时冰冷冷的,但是他也需要被关爱。以前只有父亲关爱过他,但是父亲太忙了。大了之后他不敢在任何人的面前哭泣,他把自己隐藏了起来。但是现在他被一个温暖的怀抱包围着,心里的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任由自己靠在郁小南的怀里默默流泪。

    他也曾经渴望妈妈给自己一个拥抱,可是在浩宇丢失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他的脑海里又回忆起过往的点点滴滴。

    那时还是在上小学,弟弟丢失已经两年了。他努力考了一个全班第一,拿着那张优异的让全班的同学都羡慕的成绩表,高兴的来到母亲的面前。稚嫩的小脸上流出丝丝期盼,伸出的手拿着单子举在空中,希望妈妈能看一眼。妈妈坐在沙发上,修剪着她的白色茶花,看都没看他一眼。蒋浩然觉着的手抖酸了,母亲一眼在自顾自的插花,把花插好后就起身离去了。

    第一次,他以为是他不够努力。第二年他拿到了全年级第一。再次兴高采烈的拿着成绩单到母亲的面前,母亲依然没有搭理他,喝了口茶,然后吩咐仆人准备马车,之后又走了。

    他还是以为自己的努力不够,可是在一次次的高兴之后换来的是一次次的失望。最终他放弃了。他知道母亲恨他,讨厌他。他不在努力学习,每次都是得过且过,他不在有笑容,他学会了带着冰冷的面具,他的生活中再也没有母爱了。

    冰冷的月光下,两个身影相拥着。

    文化节的第三天,美术馆里开始展出绘画摄影展。

    大家上完早上的专业课,就跑去参观了。

    一进门,发现一楼的所有墙壁上都被做成了一排的方格,每个格子里都有一张照片,灯光从照片的后面照出来,很贴合一楼的大标题:格子里的风光。

    很多照片都是学生拍的,从世界各地拍回来的照片,有的景色,他们都没见过。当然也有许多的人像照片。郁小南无意间发现了沈魏宁的照片,出现在了某个格子里。

    那张照片上他坐在窗边抱着吉他看乐谱,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他的脸上、身上。阳光明亮,他脸上的表情更是因为认真而显得更加的俊朗。

    郁小南从来都没见过这样的他,每次看见他都是笑着的,温润如玉。而这张照片却显得很执着。当她看着照片发呆的时候,一双有力的臂膀,将她搂住,并且拉着她就走。

    她刚想问是谁的时候,扭头发现了那张熟悉的脸孔。

    “你要看到什么时候?邓萧他们还等着你呢!”蒋浩然将她拉到自己的前面用眼神示意她,楼梯口有人在那里。

    郁小南这才发现邓萧正在向她挥手,示意她赶紧上楼。郁小南立刻跟上去,一边上楼一边回想着刚刚那一幕。蒋浩然一定发现我看着沈魏宁的照片在发呆,天啊!他会不会误会呢?要不要解释一下。她下意识的回头望了一眼,发现蒋浩然的目光并不在自己的身上,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

    上了二楼,白色的墙上挂了许许多多的油画。有些画很抽象,看不出来画的是什么,有的画很写实。有的画的是风景,山川河流栩栩如生,有的画的是人像,惟妙惟肖。

    郁小南在每一副画前都有停留,还不时的和蒋浩然讨论一番。

    “哇!你看这灰蒙蒙的一片,中间一点红,这表现的是什么啊?”郁小南走带一副画前看着笔触凌乱的画作,自言自语。

    “没看见下面标题吗?日出。”蒋浩然瞥了一眼右下角的标签说道。

    “日出是这种感觉的吗?”

    “瞎子摸象的故事你知道吗?”蒋浩然看着画作反问道。

    这跟那个有什么关系?她不解,但还是回答了,“当然知道了。”她望着他等待他的解释。

    “你怎么那么迟钝,就算是同样的物体,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去看,都会有不同的看法。”蒋浩然说完就走向下一副作品。

    郁小南这才明白,接着也跟了上去。

    接下来看到的是两幅很相似的画作,像是一个连续的作品,每幅画面的中心都是一个略有些夸张的人物画像,后面则是的灰蓝色的背景,没有多余的东西。

    左边的那副中见画的是一个正面的男子拎着公文包,右边那副的中间画的是一个成熟女人的背影。一个感觉是要向自己走来,一个感觉是离开自己。这幅画似乎别有寓意。郁小南看了看作者的名字,发现这正是蒋浩然的作品。周围看着这幅画的人,都在议论。

    “看不懂哦。”

    “是啊,想表达什么?”那些人七嘴八舌的说了几句就走了。

    可是郁小南却不这么认为,她不但能看懂,还能体会画的里孤独,和渴望爱的感觉。她猜想那画中的女人的背影大概就是他的妈妈吧!一瞬间她又响起了昨天晚上的那个孤独的蒋浩然。他的要求很简单,和她一样都是母爱。只是她这辈子都没机会了,而他有机会,却又无法得到。

    她看着蒋浩然远去的背影,心里有种落寞感,为他也为自己。

    第三天的晚上的演出是郁小南最期待的,也是她最想去感受,那就是服装秀。

    当他们几个人来到这里的时候,发现整个汇演大厅里都已经布置妥当,一条长长的延伸出来的洁白t台,后面是一片的镜子,每块镜子都用绳子连接着,形成一个镜面流苏背景很有创意。

    这个服装秀差不多吸引了全校的学生,整个会场不一会儿就爆满了,还好郁小南他们来的早些,要不然连个座位都没有。

    晚八点,会场里准时熄灯,一道抢眼的探照灯打向舞台中央。美丽女主持拿着话筒出现了,每天晚上的支持人都不一样,今天的是一个个子高挑又性感的金发女生,她穿了一件带亮片的细肩带小礼服,灯光打在她身上被无数的亮片反射出来,显得特别的耀眼,金色的卷发带脑后盘了一个优雅的发髻。

    “服装是美化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它点亮了个体,也点亮了社会,现在有一批人,他们剪取彩虹做霓裳,成为时尚的领潮者,成为美的传播者,让我们大家一起来欣赏他们的巧手之作。由服装设计三年级的学生为大家带来《镜面时代》。”

    女主持人完美的做了一个开场白,接着灯光熄灭女主持人离场,幕布拉开。整个会场里响起了一阵轻快的、节奏感很强的音乐。这时舞台上的灯光慢慢的亮了起来。音乐里又融入了干净利落的手风琴的声音,声音时而连贯黏着,时而干净的点到为止。

    这时,一个头上带着白色束发带,身穿白色贝壳袖,连身短裙的高挑女生走了出来。那女生的头发在脑后梳成一个利落的马尾。双手插在连衣裙的口袋里,面无表情的穿过镜面流苏,走进中间的白色t台。

    她脸上虽然没有表情,但是却有一种气势,仿佛她就是女王一样。那精致的眉眼,估计吸引了众多男生的眼球。

    当那个女生走到t台前摆pose的时候,第二个女生踩着音乐的节奏走了上来。她的发饰和第一个女生一样,只是身上的衣服是一件斑马纹路的宽松式插肩袖,外加斑马纹的宽腿裤。整套衣服看起来就是黑和白,甚至有点像斑马,但是她肩上有两条空白的拼接,还有裤腰上的空白处理,打乱了这样的感觉,反倒显得有些俏皮。她身上的空白处还加上了闪钻的装饰,在强烈的灯光下,显得一闪一闪的,特别好看。

    靓丽的高挑美女,在t台上来回穿梭着,每一次走到台前的时候,闪光灯都是疯狂的闪烁着。一个个美女穿着现在正流行的涵盖了设计师自己理念的服装,每一套都很惊艳。

    台上的模特不停的来回穿梭,衣服是换了一套又一套,但是看的久了大家都有些审美疲劳。

    邓萧看的眼花缭乱。“我的妈啊,随便给我一套我就偷着乐了!”邓萧说着靠进椅背里休息一下。因为前面的人都伸着脖子努力的看着,后面的人也就被迫只能也伸着脖子来看了。

    郁小南依然聚精会神的看着舞台上出来的每一套服装。她真的很爱这一行,一看到这样的服装秀,她就热血沸腾。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舞台上的音乐都换了好几首了,服装更是多的数不过来了。但是邓萧却觉的有点累,她提议自己去买些喝的。郁小南哪有功夫去管这些,她的大脑都在舞台上。

    邓萧走后不久,整个舞台的灯又熄灭了,舞台的左边开始搬上一些乐器,一个乐队出现在舞台的边上。乐队的头顶上亮起昏黄的灯。一个穿着褐色皮马甲的男生,弹起了贝斯。架子鼓的声音也开始介入。这时一道聚光灯打在舞台中央,一个穿着黑色马甲外加一条紧身细腿裤,裤子上和身上都有许多繁复的类似鞋带一样交叉编制的装饰物。那上面的绳子都是银色的,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发的微弱的光。

    那个女生头上的束发带被换掉了,眼睛上被一条宽边的黑色蕾丝覆盖了,全身的黑和嘴唇的红形成鲜明的对比。她踩着鼓点,带着些许冷酷的味道走在t台上。

    她一出场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连那些有些审美疲劳的人,也都坐直了起来。

    接着第二个女生出现,一样的用黑色蕾丝遮住眼睛和红唇。上身是一件蛋糕荷叶袖子的紧身胸衣,下身是一条裙摆上缀满黑色蕾丝花边的a字迷你短裙。一双破洞的丝袜,一双黑色军靴。十足的性感杀手。

    郁小南看到都有些痴迷了。

    接着是第三个人出场,那又是一个带着蕾丝和红唇的女人,上身是一件透明黑色蕾丝的上衣,宽大的灯笼袖,外加紧身短裤和黑色短靴。又多了一个杀手。

    接着是第四个穿着黑色厚实上衣,肩膀上堆一些用毛线混乱编制的装饰物,下身一件紧身皮裤,裤子上还有镂空雕花。

    一个个穿着黑色的冷酷又有霸气的女人,接连不断的走出来,震慑着在场的每个人。

    一般来说每一个系列都是只有五套,可是这个系列却做了十套。最后当这十个女生依次又从新走上舞台,大家宛若看到一个女子特工组织。这十人一起出场,那气势就更庞大了。

    台下的人忍不住鼓起来掌。

    郁小南有那么一瞬间仿佛看到台上的人物,都化身成真真的特工,在一个漆黑的夜晚,游走在城市的街头,一个亮丽的转身,就能打飞那些街头的小混混。

    “太酷了。”郁小南实在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的心情。

    “你该不会幻象自己是台上的主角了吧!”蒋浩然看到郁小南如此痴迷的样子打趣说道。

    “差不多了。”郁小南笑着回答。

    “你将来也能有这样的秀。”蒋浩然的话让郁小南立刻扭过了头望向了他。

    “你这么相信我?”她问。

    “你有多热爱它,就会有多努力。刚刚,我看到你的热情了,我相信你能做到!”

    郁小南静静的看着蒋浩然,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支持她,她却还有一个蒋浩然。从以前的不被肯定,但现在的被相信,她的心里好感动。一瞬间喧嚣拭去,她的眼里只有蒋浩然,她成了她眼里唯一的颜色。

    千言万语也不无法表达她现在心情。唯有凝望,倾注所有感情的凝望。

    服装秀举办的特别成功,一直都是大家讨论的对象。之后的几天还有一些设计类的作品展,最后一天是学生为大家特别献上的各国特色竞技比赛。

    白天的竞技赛是必须参加的,而且分班,获胜者,全班都将获得奖励,晚上的活动就是以玩乐为主,可自愿参加。

    这天早上,全校的学生都聚集在教学楼后方的圆形操场上。校长和导师们也来参观,听说有的导师也会和大家一起玩一玩呢。

    学生会宣传委员站了出来,郁小南一眼就认出来,她就是服装秀那天的主持人。此时她正拿着一个扩音的喇叭。

    “今天是文化节的最后一天,也是最又意思的一天,上午分别有风国特色竞技驮马游戏以及宇国特色竞技跳花盆,下午有金国特色竞技飞红球以及纳亚国的纸棍搏击,晚上则是大家自愿参加的做鬼脸大赛以及维斯塔国的特色游戏躲避球。希望大家踊跃参加,不要忘了获胜者可是有奖品的哦!”

    一说到奖品全场都沸腾了,导师们看到学生如此兴奋的样子,大家也开心的一笑。但方导师却一直板着脸。

    宣传委员接着说:“下面举行今天的第一项竞技每个班要派出一名男生负责骑马,驮女生,饶场一周,在指定的时间之内看哪个班驮的人数最多,谁就获胜!先由一年级的新生出赛。”

    话音一落,各班级都陷入激烈的讨论中,导师们也在各自的班级里组织着。比赛开始了。一年级的新生已经有两组同学骑上马背,呼啸着跑来了起来,每个人的身后都带着一名女生。比赛时间是五分钟。跑了一圈的同学,将女生放下,又换了一个女生骑上马背,但是有个女生还没坐稳,马上的男生就急着一扬鞭子奔跑了起来。那个女生在马背上大叫,身子一会往左一点,一会又往右一点。

    郁小南他们的根本没工夫去看那么学弟学妹们的表演,他们还在讨论着。

    墨导师问了好几个男生,他们都不会骑马。她又望向了孙耀廷。

    孙耀廷知道导师的意识,可是他自己就骑过几次,“墨导师,不是我不想参加啊,只是我真的就是个初学者,我自己在马背上都搞不定了,更不用说再带个人了。”孙耀廷说的很是惭愧。他真的无能为力啊!

    “我们班上也找不出一个会骑马的了,就省你这个初学者了。”

    孙耀廷无比无奈的被赶鸭子上架,邓萧一点都不担心他,还一个劲的给他加油。

    “小耀,加油!”邓萧最后给孙耀廷打打气,给他一个鼓励的拥抱。孙耀廷知道她就是这个个性,越有危险的越感兴趣。

    孙耀廷上了马,班上所有的女生都聚集在了比赛的起点,也是终点的地方。

    万雅欣站在了边上,离他们远远的。她可不想把自己的性命交给一个才刚刚学会骑马的平凡人。

    和孙耀廷一起比赛的正是蒋浩然他们班,但是出赛的是谢秋铭,他自信满满的跨上马背,望着孙耀廷说道:“同学这场比试我看你直接退出好了,免得待会输的太难看了。”他牵着缰绳一脸高傲的样子。

    孙耀廷看了他一眼没理他,对于这种人不理他就是最好的回礼。

    “准备好了吗?”一个宣传部的同学拿着扩音喇叭问道。

    女生们都来到了马匹的旁边做好上马的准备。孙耀廷驮的第一个女生就是邓萧。而谢秋铭那边,大家惊讶的发现他马匹的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女生,难道他打算同时带两个女生上马?大家看着这般场景都四下里交头接耳了起来。

    孙耀廷更是诧异的望向谢秋铭。谢秋铭看到孙耀廷的眼神里的诧异,更是得意的笑了一下。

    “预备开始!”

    随着一声令下,邓萧迅速的爬上马背,孙耀廷立刻夹了一下马肚子,拉紧缰绳出发了。

    而一旁的谢秋铭却比他提前出发了,原来他身旁的两个女生,同时踩上脚蹬并没有完全上马,只是上身爬在马背上。两个女生互相拉着手好让彼此不被马给颠下去。

    基本上一年级和二年级的学生看着这样的骑法都叹为观止,所有还未比赛的人,立刻改变了战略。而那些高年级的学生看了只是一笑置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