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62章 168唯利是图的家伙
    ,精彩小说免费!

    邓萧发现郁小南正看着那盆小树在发呆,她的眼睛一会儿看看地,一会儿又看看她,游移不定。突然她把毛巾挂在脖子上,走到郁小南的身边。

    “其实吧!”她说的特别的慢,像是有难言之隐。

    郁小南扭头望向她,等待她继续说下去。

    邓萧却又突然扭过头去,小声而有快速的说了一句话。郁小南没听清楚,正欲要问,邓萧又开口了。

    “其实这个盆栽不是我送的。这个生日会也不是我筹办的。”邓萧说到这里盯着郁小南看她的反应。

    郁小南听到这里,脑袋里无疑联想到一个人。不会是他吧?

    邓萧又继续开口,不过这次脸上有着浓浓的羡慕之色。“今晚的一切都是蒋浩然为你准备的。”

    郁小南惊讶的张开了嘴。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他为她做的。她激动在抓着邓萧的手,再次求证。

    “真的是蒋浩然?”

    邓萧笑了起来,“是的,就是他。他在午饭过后先去找了小耀,和他说了一些想法,然后,下午我们就确保你不会出现在公共休息室,所以,我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保镖。”邓萧说着还故意握拳举起双臂,展现她那可怜的肌肉,以显示她是个称职的保镖。

    郁小南现在有一种想冲到蒋浩然宿舍去拥抱他的感觉,她太兴奋了,太高兴了。她需要宣泄一下她的情绪。于是她抱住了邓萧激动的跳了起来。

    邓萧第一次看到郁小南这么高兴的样子,有点意外。“哇哦,你不会是高兴的快疯掉了吧!”

    郁小南一个劲的点头,“真的太高兴了,我好想马上去告诉他我现在的感觉······”说到这里,她的嘴突然被邓萧捂住了。她诧异的眨了眨眼睛。

    “千万别跟他说你什么都知道了。他让我们保密的。一切的事情都说是我做的,你可别害我成了不守信用的人。”邓萧一本正经的说,缓缓的松开了手。

    “他不想让我知道?”郁小南问。

    邓萧点点头。

    “可是,我已经知道了。”郁小南说着笑了起来,“更何况你已经成了不守信用的人。”她还刻意强调了这样一点。

    “拜托!我是为了你,才泄露秘密的。好心没好报!”邓萧说着,故意装生气,走下了楼梯,坐在最下面的楼梯上。

    郁小南立刻跟上去,哄着她,“好了,我绝对不跟他说我知道这一切。”

    “这还差不多。”

    “那你说他为什么送我一个那么难看的盆栽啊!都没几片叶子,长的又畸形。”

    “这我就不知道了,也许,他觉得你在她眼里就是那个样子的吧!”邓萧打趣的说。

    “邓萧。”郁小南喊了一声,开始挠她的痒。

    两个人你追我打的,笑声此起彼伏。

    郁小南桌上的盆栽,悄悄的冒出了一片新的叶子。

    两周后,大家都听说快要放假了,为期一周。

    而在郁小南将那个从周家小镇里得到的戒指,渐渐淡忘的时候,事情又有了新的进展。

    当时郁小南正在图书馆里找寻一些特殊丹药的资料,突然孙耀廷拿着一打厚厚的报纸跑了过来。

    “新发现!新发现。”他一句话吸引了大家的目光。他跑到桌前把一打装订起来的报纸放到中间,指着一篇报道说道:“这里。”他喘了口气,“看这里。”

    另外三个脑袋都凑了过来,大家的眼睛都盯在了这张报纸上。

    报纸上赫然有这一个大标题,联合会最新调查发现金国的通往龟背岛的通道曾有波动,据调查当时值班的看守人员——王魁,在事后就离职了,去向一直未知。联合会远赴其家乡调查。得知他有一位重病的老母亲,事情还在调查当中。

    文章的旁边还附了一张他母亲和他妹妹的照片。两母女站在一栋房子的前面,那房子有着尖尖的屋顶,在房子的后面就是一片石头林,与那枚情花戒指所呈现出来的景象很相似。

    郁小南立刻睁大了眼睛,又仔细的看了看房屋后面的山林。那山林距离前面的房子还有点距离,所以他们能看到的石头林很少,如果不是孙耀廷指给大家看,估计都会被忽略去的。

    “这是金国的一份报纸,照片中的人是曾经是看守金国通往龟背岛通道的看守员的家人,不过在事发之前他就提出要辞职了,刚好,在郁小南被卷入那起事件时,他刚好离职。五国联合会对他也在调查,但是目前还没有发现什么新的线索。不过重点不是内容,是那个照片右上角的位置。”孙耀廷坐在椅子上,一口气说完这些话,然后重重的做了一个深呼吸,才恢复平静。

    “的确,我们的重点在照片上。”郁小南看着那张照片。

    “这张照片就是在他老家拍的,不过上面没有写具体的地址。”孙耀廷说。

    “无巧不成书!”蒋浩然淡淡的说了一句。

    “他的家乡在哪里?不如我们去那里看看。”邓萧从报纸里抬起了头,提议道。

    孙耀廷又凑到报纸前看了一下,指着上面的一段文字说道:“他的家乡是在金国的璆 qiu 商某城市。我刚刚已经查过了,保守估计来回大概要五天的时间。不过具体的位置还不知道。”

    郁小南听到这里笑了一下,“看来我们的时间有点紧,我们要抓紧时间了再冒险一次。地址的问题也不要急,我们可以去报社问。”

    “耶!太棒了。”邓萧突然忘了形似的的欢呼了一下,整个图书馆里的人都向她投来了厌恶的目光。连管理员都走过来警告了一番。邓萧吐了吐舌头。

    “趁现在离放假还有两天的时间,我们好好准备一番。两日后我们一起出发。”郁小南说着望向大家。邓萧连连点头,恨不得马上就能走。

    晚上,郁小南将在外面的妖玉唤了回来,两人进入了双修的状态。邓萧看到郁小南如此,觉得自己也应该努力了。于是两人都在各自的床上盘腿坐着双手与自己的精灵相握。

    郁小南不断的将周围的空气吸进身体的,将其转化成能量注入念力空间的精灵种子里。妖玉现在的精灵种子一共有三颗,一颗是鲜艳的大红色,一颗是明亮的黄色,还有一颗是深蓝色,她发现妖玉的那颗蓝色的精灵种子在慢慢的由深深的海水蓝往湖蓝色过度。郁小南想争取在出发之前让妖玉的能力再提高一个等级。但是现在没有叫早水钟散发的特殊气味,感觉会比早上吸收的速度要慢一些,但是他们有整个晚上的时间。

    郁小南就这样一直和妖玉互相吸收着能量。邓萧早就累得盖上被子睡觉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就这样悄悄的从门缝里溜走了。

    当第二天早上的叫早水钟再次开启时,那股熟悉的混合着植物的清新和大地的芬芳的味道,又随着水流缓缓的蒸发到空气里。

    郁小南觉得精神一振,吸进去的空气,就好像兴奋剂似的,让她疲惫的身体和大脑从满了能量。妖玉也感受到,空气里的变化,更是拼命的吸收。

    十五分钟之后,她们同时睁开了眼睛,叫早水钟也已经结束。但是两人都在彼此的脸上看到笑容。

    “妖玉你突破了。”

    “是的,三色高阶,多谢你的帮忙。”现在的妖玉看起来比以前显得温和多了,她的笑容里多了份发自内心的喜悦。

    “不客气。”郁小南说完,打了个哈欠。这时邓萧醒了过来。

    “邓萧,帮我请假,我要补眠。”说完便什么都不管的躺到床上。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坐了起来,“妖玉,这几天你就别离开我了,我们随时要出发的。”说完就又躺了回去。

    妖玉到没什么为了修炼她们可以一个月不吃不喝不睡觉,但是这些人类却不行。她看了看郁小南,又看了看坐在床上还有些懵懂的邓萧。

    接着邓萧被妖玉强行弄醒了,不醒不行啊!妖玉在邓萧脸上吐了一口粉色雾气,直接让她梦到自己被鬼追,她完全是被吓醒的。

    醒来之后才知道郁小南一晚上都没睡,于是乎,她就只能去帮她请霸王假了。

    几天之后,学校开始放假,四个人早就准备好,踏上了离开国境的火车奔波了两日,终于来到了金国的境内。

    四个人轻装上阵,其实也不是轻装,只是将所有的东西都分别装在了纳盒里面。

    大家出了火车站,望着人潮涌动的前方,都有不小的新鲜感。金国的人普遍都比较矮,像郁小南和邓萧这样一米六三的个子,在这个地方的女生行列里算是很突出,而蒋浩然和孙耀廷那就可谓是抢眼了。

    “报纸上没有说具体的位置,还真是麻烦。”孙耀廷从口袋了拿出那张报纸,低头看着。

    “直接去报社吧!找那个记者问问就能知道了。”郁小南瞥了报纸一眼说道。

    孙耀廷从报纸里抬起头,颇有疑虑的说:“可是这个报社在另外一个城市,如果我们再坐火车,赶过去,恐怕就没有时间去璆商了。”

    郁小南很是理解的点点头。突然她想到了什么,眼前一亮,接着又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对大家招招手示意他们靠拢过来。

    四个人互相靠近,郁小南这才开口,“要不我们用飞行器?”

    孙耀廷立刻反对:“这个在校外是禁用的。被发现是要处罚的。”他面色严肃的说,说完还紧张的望望四周,确保他们的谈话没有被偷听。

    “只要我小心驾驶,不被别人看到不就行了。等下我们找个无人的地方,就可以出发了。要不然的话我们会在路上把时间都耗尽了。”郁小南继续游说大家。

    蒋浩然一直默默的听着,眼神一直望着斜下方,但是耳朵却特别的敏锐,听着四面八方的声音。“我觉得可行,而且我们行动要快,这里有一些奇怪的人,不知道他们是针对谁的,我们要马上离开。”

    蒋浩然的话,另大家紧张了起来。几个人刚想回头看看到底有什么人,却被他拦住。

    “不要回头,现在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大家立刻沉默着雇了一辆马车离去了。

    他们走了没多久,一个身穿灰色夹克,头戴黑色鸭舌帽的人从车站里快步走去。周围那些奇怪的气息悄悄的跟上了她。她也有所发觉,嘴角轻轻扬了一下,被鸭舌帽遮住的眼睛里射出一道冰冷的寒光。

    天空中,郁小南正驾驭着飞行器朝他们的目标前进。

    “看来你的恐高症被克服了!”蒋浩然站在郁小南的身边拿着指南针和地图说道。

    郁小南透过玻璃望向前方,“其实还没有。”

    “哦?”这个答案让蒋浩然有点意外。

    郁小南笑了一下,“我只是努力让自己看的远一些,这样就没那么怕了,如果现在让我往下看我一定受不得。”

    蒋浩然淡淡的笑了一下,“看来你是找到平衡的方法了。”

    邓萧和孙耀廷正坐在后面吃起了零食。邓萧嘴里塞了个鸡蛋,还没咽下去就对郁小南说:“小南你要不要吃点?”

    “不必了。”

    “哦,那好,准备到了通知我。”邓萧说完又继续吃了。“恩,这个好吃,下次多买点。”她一边吃一边拿着一个独立包装的鸡蛋在孙耀廷眼前晃悠。

    蒋浩然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没说什么,又继续研究手里的地图和指南针,接着为郁小南指明方向。

    有了飞行器他们只花了半天的时间就到了报社的大本营。四个人站在报社的门口,抬头看了一眼很是宏伟的高楼建筑。

    “金国名字的由来我现在大概有些体会了。”孙耀廷眯着眼睛望着金碧辉煌的大楼喃喃自语。

    “金国盛产金矿石,这里的人都喜欢在房屋的建设中加入许多的金矿石,所有眼过之处一片金光闪耀。”蒋浩然带着墨镜望着这栋高约十层的大楼。

    郁小南和邓萧用手挡在眼睛上,避开强光,眯着眼睛望着大楼。≮我们备用:≯

    蒋浩然推了推墨镜,“走吧。”说完,率先走了进去。其他人也快步的跟了上去。

    进到大厅里,发现这里很宽阔顶高大概就有十米,不远处一有个接待平台,在平台的右边则是楼梯,不时的有人从那里跑上跑下的,有的人手里还拿着相机和挎包,这里的人都行色匆匆。

    他们直接走到柜台的前面,孙耀廷拿出那张报纸,指着那篇报道的记者名,对着柜台里的带着官方式微笑的美女说道:“麻烦,帮我们找下这个人。”他说着指了指报纸上的那个姓名。

    美女把头靠过来看了一下,之后跟大家说了一声稍等,就低头在柜台里找起了资料。

    大家静静的等候着,在柜台里的其他几位前台小姐,不知何时开始在边上窃窃私语了起来。

    不一会儿那个美女抬起来头。

    “非常抱歉,他现在外出采访了。”

    “什么?竟然不在?”邓萧很是气愤的说。

    郁小南皱起了眉,“那他去哪里采访了呢?”

    那个美女面露疑难之色:“这······”那个美女犹豫了起来,看来有不方便的地方,或者他们有什么规定。她无意间瞥了蒋浩然一眼。

    “我们找他有急事,能麻烦你给我他去采访的地址吗?”孙耀廷依然客气的一笑。

    原先的那个美女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这时在一旁的一个服务小姐走了过来,笑着解释道:“我们有规定是不能透露记者采访的地址。我们要保证新闻的独家性,请您谅解!”

    孙耀廷一听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叹了口气,无奈的望向郁小南,“这要怎么办?”

    郁小南思忖着,不知道把爸爸的名号抱出来会不会有效。

    邓萧却没那个耐心,“我们只是找人,又不是抢你们的新闻的,不用那么苛刻吧?”

    “不好意思这是规定。”那个女人斩钉截铁的回答。

    邓萧被气的想拍桌子,还好被孙耀廷及时制止。

    蒋浩然一直在旁边看着,此刻的他已经收起了墨镜,半靠在柜台边上望着楼梯和大门口进进出出的人。听到他们沟通未果,便望向了他们。

    “你认不认识这个报社的高层人员?”蒋浩然对郁小南说。

    郁小南回忆了一下,“倒是认识几个。”

    蒋浩然望向门口,发现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从一辆车里走了出来,明显地位不小,他指着门口问道:“那个你认识吗?”

    郁小南顺着蒋浩然手指的方向往身后望去,大门口处的玻璃门缓缓打开,走进来一个身材矮小的略胖的男人,那男人慈眉善目的很有亲切感。她立刻笑着对蒋浩然说:“我认识。”说完就朝那个男人走去。

    “魏伯伯好久不见。”郁小南走到那个男人身边,笑着打招呼。

    那男人先是一愣,随后笑起来,“原来是小南啊!你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

    “哦,和几个同学到这里来旅行,顺道来看看魏伯伯您啊!”郁小南笑着说道。

    魏伯伯笑了一下,将郁小南打量了一番,问道:“说吧,来找我有什么事?”

    郁小南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什么事都瞒不过魏伯伯,其实我是看到你们报纸的一篇报道,很感兴趣,想去找那个记者讨教一下,结果吃了闭门羹。”

    魏伯伯哈哈的笑了起来,“张秘书去和前台说一声。”在魏伯伯身边的一个年轻的男人答应了一声走向前台。

    郁小南连忙笑着道谢,“谢谢魏伯伯!”

    魏伯伯和煦的一笑,“好些年没去你们宇国了,有时间真想去看看。”

    “我和我爸爸,随时欢迎您!”

    “你爸爸的报社可好啊?“

    “好的很!”

    “听说销量可是要赶上我们的《金晨报》了,后生可畏啊!我还有事先走了。”魏伯伯说完就走向楼梯。

    郁小南在他身后与他道别。

    这时蒋浩然他们走了过来,“地址有了,走吧!”

    不多时他们又出现在一处低矮房子的平民区。按着从报社里得到的地址找到一户人家,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个老态龙钟的奶奶。那老太太明显不认识他们,“你们找谁啊?”

    “老奶奶,是不是有个记者来这里采访啊?”孙耀廷客气的问。

    “什么?”老奶奶可能有些耳背没听清楚,她伸了伸脖子问道。

    孙耀廷只好大声的在重复一遍,刚一问完,从屋子里又走出一个光头的男人。

    那男人身上背着的相机一看就知道是记者。但是对方看到他们四却有些纳闷。他把老太太请进屋里转身打量着大家。

    蒋浩然也上下打量了他。

    “你是陆博记者?”蒋浩然问。

    那光头男人点点头,一脸的诧异。

    “我们想问你几个问题。”蒋浩然继续问。

    陆博显然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皱起了眉头,“你们是谁啊?我好像不认识你们?”

    孙耀廷立刻拿出那张报纸,指着那篇报道问他:“这篇报道是你写的吧?”

    陆博看到了报纸上那熟悉的图片和文字,立刻点头承认,“是我,莫非你们也是来找照片里的人?”

    他的话一出让大家心里一震。是谁和他们一样也在寻找这个人呢?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你的意思是,有人也来找过你?”蒋浩然试探性的问。

    陆博点头脸上露出别有用意的笑容,“是有人找过我,不过他们给了一笔丰厚的报酬。如果你们也想得到地址,就的有点表示吧!”

    郁小南看着这样的人,心里非常的讨厌,唯利是图的家伙。

    蒋浩然倒是没说什么,直接掏出准备好的一打钱,“够了吗?”他一脸冰冷,显然也很讨厌这样的人。

    邓萧和孙耀廷更是鄙夷的看着陆博。

    陆博一看到钱态度立刻变得热别的起来,笑的合不拢嘴。“够了,够了。”他说着把钱收进口袋里,生怕别人抢了去似的。

    “那对母女现在住在璆商城南区的古社街青阳道1199号。”

    孙耀廷一边听着一边记了下来。接着蒋浩然又拿出一打钱,“这些给你,告诉我们是谁在找他?”

    陆博一见又有钱拿,更是高兴的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

    当郁小南他们四人走出低矮的平民区时,天色已晚。

    大家找了个饭店要了个包间以便他们说话。

    四个人围着一张大桌子坐着,每个人的面前都有一杯热气腾腾的茶。

    大家都在消化从陆博那里听来的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