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63章 169反抗无效
    ,精彩小说免费!

    “据那陆博说,找他的是一个金发的女人,她带着墨镜,看不清容貌,但是很明显的是西方国家的人。会是谁呢?”邓萧双手支着下颌,望着空空的桌子,喃喃自语。

    孙耀廷继续补充道:“那个女人还问了许多关于王魁的事情,以及他家人的事情,也向她要了他家人的地址,看来这个人也想找到他。是他的仇人?还有另外的人?”

    郁小南微低着头看着杯子里漂浮的绿色茶叶发呆。当她听到陆博的描述时,脑海里就有一个身影浮现了出来,有点熟悉却又想不出来是谁。

    大家都没有想法,陷入了沉默。

    “不管是谁,我总觉得这件事不是好事,为什么这件事偏偏和戒指里出现的地点不谋而合了呢?”郁小南说着抬起了右手,望向套在手指上的情花戒指。此时那枚戒指正呈现花苞状,没有任何的动静。

    大家也把目光移向了那枚戒指。

    郁小南从听到还有人在找那个人的消息后,就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一直跟随着她,形影不离。她隐约觉得不太对劲,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

    “我觉得这趟旅程可能会有凶险。”郁小南说着抬头望向大家。其他人回望给她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

    接着热腾腾的饭菜上桌了,大家暂时把这个话题搁置了。

    晚饭后趁着天黑大家又坐进飞行器里,一路驰骋着飞向金国的西南方——璆商城。他们如此马不停蹄的终于在凌晨三点多赶到了城市里。只是这个时候,大家都在熟睡,并不适合寻访。于是大家找个旅店住了下来。

    清晨,当公鸡鸣叫,露珠滴落,太阳东升的时候,郁小南又最先起来了。

    他们雇了一辆马车,跑了一个小时才来到陆博说的那个地址。

    刚一下车,就看见一排排的橘色尖顶形状的两层式房屋,每个尖顶的形状都是从一个四方形逐渐升高变成尖角的酷似金字塔。在这些房子的后面能看到一片宏伟的石头林。

    郁小南感觉到离自己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孙耀廷拿出了口袋里的报纸,进行比对。

    “就是这里了。”

    蒋浩然下了马车,转了个身伸了个懒腰,望向了那些赶着去工作或者赶着去劳作的人们。这里的人们都喜欢橘色的衣服,大家穿的大多都一样,直筒的上衣,直筒的裤子。每个人的脸上洋溢着真诚的笑容。那些人还不时的对蒋浩然笑笑,蒋浩然只好礼貌性的点头微笑。

    “这里的人,看来都很勤劳。”蒋浩然说,他看着许多的妇女背着箩筐,往大道上走。

    蒋浩然的话吸引了郁小南的目光,她走到了蒋浩然的身边,看到一群的妇女。

    突然有个人出现在了蒋浩然和郁小南的视线里。

    郁小南立刻对着身后在数门牌的邓萧和孙耀廷喊道:“喂,你们俩快过来。”

    所有人凑到了一块,蒋浩然的目光将前方的人锁定,紧紧跟着她们。

    郁小南对邓萧他们说:“我们好像看到王魁的妈妈和妹妹了。”

    邓萧一听和孙耀廷对望了一眼,立刻快步跟上蒋浩然。

    “请问你们是王魁的家人吗?”蒋浩然快步的跟到了那两个人的身边。

    那对母女放慢了脚步望向蒋浩然。

    “是啊,你是?”那个年轻的女生问。这时,郁小南他们也跟了上来。

    “哦,我们是王魁朋友,想来看看他的,他在家吗?”蒋浩然露出相对热情一些的笑容。

    那个女生看到蒋浩然就脸红了起来,说话也显的有些羞涩。“哦,是我哥哥的朋友啊,他不在家,好些年都没回来。”

    蒋浩然笑了一下继续问:“我们还有一个朋友,她一个人先来找你哥哥了,不知道她到了没有。”

    “啊,那个漂亮的美女,她早就走了。”这次回话的是那位母亲。她看上去四五十岁,看起来显得很有亲切感。

    “是吗?看来我们又错过了,不知道我们的那位朋友都和两位说了些什么?有没有说她要去哪里?我们刚好和她失去了联系,也在找她。”蒋浩然说的很真切,仿佛事情真的就是这样的。

    郁小南心里想着:这个蒋浩然还真是会编故事啊!真是信手拈来。

    这次回话的是那个年轻的女生,“那位漂亮的姐姐就问了我哥哥的近况,问我们有没有什么需要的,还问了哥哥的现在在哪里?但是这个连我们都不知道,没聊多久她就走了,她也没说要去哪里。”

    “多谢了。”蒋浩然对那个回答的他的女生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那个女生的脸又红了。

    郁小南在旁边看着默默的摇头,美男的魅力还真是无法挡啊!

    “对了,你们这里怎么有那么多人背着箩筐,这是要去哪里?”蒋浩然又继续问。

    “哦,我们后面的石林里有一片金磷果,现在正好是成熟季节,我们这是要去摘果子拿来卖。”那位母亲笑着说道。

    “哦,那正好我们也要去那石林,不如一起吧。”蒋浩然笑着建议。

    两母女爽快的答应了。

    一路上有许多的妇女背着箩筐,往里走,大家对这里都很熟悉。

    “这个石林非常的大,连我们本地人都没几个能把这里走遍的。”那位母亲笑着对蒋浩然说。

    蒋浩然笑了笑,抬起头望向周围的石林。在外面看的时候感觉是一大片的山,进来才发现里面简直就是个迷宫,这里有许多的路,还有许多的分叉。周围的石头山上什么植物都没有,只有光秃秃的石头,除了石头还是石头。

    “这位大哥哥,是怎么和我哥哥认识的呢?”那个女生特意跑到蒋浩然的身边问道。

    蒋浩然笑了一下,“工作的时候认识的。”

    那女生看到蒋浩然的笑脸,脸又红了。

    郁小南凑到蒋浩然的身边,小声的说:“你的一句话,就能让别人脸红,真厉害!”

    蒋浩然瞥向了郁小南,想了一下笑了起来,然后对着郁小南嗅了一下,“怎么你身上股酸酸的味道?”

    “怎么可能?”郁小南立刻抬起手臂嗅了一下,什么味道都没有。她刚想反驳,就发现了蒋浩然正在一旁偷笑。立刻明白了过来。

    “不理你了。”说完转身就要走,突然手被拉住了。从手上传来的温度和感觉她立刻知道是谁拉住了她。她心里一阵狂跳,脸唰的一下红了。

    “我的一个小小的动作也能让某人脸红哦!”蒋浩然调侃道。

    郁小南一听,脸更红了,挣扎着要从他手里挣脱出来,可是越挣扎,就被抓的更紧。

    邓萧在他们身后看到这一幕,拉着孙耀廷在他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接着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走了大约两个小时,他们终于从狭窄的林道理走了出来。放眼望去,这里一片金黄。这是一个被石林包围的山坳,里面长满了一棵棵高大的金鳞树,树上结满了金灿灿的果实。

    现在正是春季,大多数的植物在在发芽、开花,可是这个金磷果就已经结果了。空气里飘着甜甜的果香,地上满是掉落的枯叶。

    郁小南被眼前的景色所吸引,不由的惊叹了一声,“这里好像室外桃园啊!”

    那对母女已经和其他的同乡去摘果子了。

    邓萧跑到郁小南的身边,“不如我们也去摘一点,填填肚子也好啊。”邓萧对什么都感兴趣,兴致一来就会忘本了。

    “我们去摘一点吧,补充一些粮食也花不了太多的时间。”蒋浩然对孙耀廷说。孙耀廷立刻点点头和蒋浩然跑去寻了一颗没人摘的树爬了上去。

    郁小南摇了摇头被邓萧拉着跟了过去。

    “喂,拿衣服接着。”孙耀廷对树下的两个女生喊道。

    邓萧立刻脱下外套和郁小南一人拉着一边,抬头望着树上的人。“准备好了,快点丢下来。”正说着一个金色的果子从上面丢了下来。两人立刻调整位置,果子稳稳的掉进衣服里。

    郁小南突然觉得自己变成了农家妹,正在等着她的邻家哥哥为她采果子。

    “这里,快点过来。”蒋浩然趴到树枝的另一边对树下的人喊道。

    郁小南和邓萧绕着树跑了过去,衣服里又多了一个棵金色果子。

    孙耀廷和蒋浩然不时的从树上摘下果实,衣服里的果子越来越多。

    树下郁小南手里拿着一个金磷果仔细的擦着,“这所谓的金磷果,外皮上长着像蛇鳞片一样,怪不得叫金磷果啊!”说着咬了一口,里面的水分非常多,而且也很甜,果肉脆脆的特别好吃。

    邓萧已经吃了一半了,“这个真好吃。”说着又拿了一个。

    “别老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孙耀廷看着邓萧那个激动的劲笑着说。

    大家正吃着,王魁的妹妹走了过来,放下自己的箩筐。

    “各位哥哥姐姐,拿些金磷果吧!留着路上吃。”

    “不用了小妹妹,我们有。”郁小南立刻起身,正要阻止那个女生去拿金磷果,却被邓萧一把拉住。

    “不要紧的,各位拿一些吧!”说着将手里的金磷果塞到郁小南的手里接着是邓萧的手里。邓萧欣然接受,毫不客气。

    那个女生一边发果,一边说:“虽然不知道各位要去哪里,但是这个石林真的很大,而且里面有好多个区域,一不小心就会迷路,你们要和我们一去出去吗?”

    “不必了,我们可以照顾好自己,谢谢你的果。”孙耀廷说着举了举手里被塞进了的果。

    “那好,我先回去了,你们要是有空欢迎来我们家做客。”那女生又背起了箩筐,最后瞥了一眼蒋浩然红着脸跑开了。

    “多好的农家小妹妹啊!”邓萧望着远去的背影一阵感慨。

    “好了,我们也该启程了。”郁小南说着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

    “我想我们应该深入这片石林。”孙耀廷起身也拍拍裤子上的灰尘。

    时间滴滴答答的走个不停,他们在这片石林里已经转悠的一下午,直到日落西山,天色渐暝。他们仍然没有任何收获。

    一处山壁的凹陷处,四个人躲在并不宽敞山壁的裂缝处,里面的空间大概也就只有六个手臂的长度和两个手臂的宽度,中间升起了篝火。旁边还有一堆等着被燃烧的木材。外面刮着风,呼呼的响着。里面的木材燃烧着,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大家胡乱吃了一顿简单的晚餐,就开始商讨接下来的计划。

    “我们在这里转了一天,还是一点收获都没有,该不会是我们走错地方了?”邓萧说着打了一个饱嗝。孙耀廷给她递了一杯水。

    “我们大家在仔细回忆一下当时看见的景象,彼此都把自己的记忆画下来,在将大家的画综合起来,然后依照画里的景象来找,可能会有些进展。”

    蒋浩然的建议被所有人认同,大家立刻开始回忆自己脑海里的画面,不停的在纸上画了起来。

    十几分钟后,四个人将手里的画放到了一起。

    四个人的画都很想相似,毕竟都是学艺术的,但是彼此又有些细微的不同。例如郁小南的画里有一个山峰明显的比其他的高一些,周围的都像是围绕着它的感觉。而蒋浩然的也有突出那一个山峰,但是却多了些山峰的细节刻画。而邓萧却突出的是山峰后面投射而来的阳光。而孙耀廷突出的是山峰周围的稀薄雾气。

    同样的一个场景,在不同的人眼里就是不同的画面,但是拼凑在一起却能将当时的画面完美的呈现。

    石林的某处。

    在黑暗中,有一个女人一边跑一边召唤出自己的宠灵,一个巨大的花斑大雕飞了出来,她立刻跑了上去。

    一个中间镂空的十字型飞镖擦着她的脚边飞了过去,直直插入石壁里。接着一道白色闪电飞向空中的花雕。

    花雕向右一转躲了过去,接着又是两个十字飞镖从后方飞来,还有两道闪电,封住了花雕的去路。

    那女人咒骂了一声将花雕收了回来,自己往一个斜角空挡处跳了过去。又躲过了一波攻击。

    后面有三个黑影追了过来。那女人在地上滚了两圈才站了起来又立刻接着继续跑。

    她身后的一个黑影开口了。

    “炫凌,你给我站住!”

    在前方奔跑的女人向后面瞥了一眼,那红色的眼线,正是炫凌本人,不过她现在却把那一头红色的头发染成了黑色。

    “放你狗屁!”炫凌对着后面大喊了一声,接着突然向右边的一个岔道拐了过去。刚刚在天空中她隐约看到右边有火光,现在她迫切的需要支援。

    郁小南他们正在仔细的看着地上的四幅画。

    蒋浩然突然站了起来,走出凹洞,向左边的方向望去。

    大家诧异的跟了出来。

    “怎么了?”郁小南望向蒋浩然。

    “那边有动静。”蒋浩然的脸上越发的严肃起来。

    大家都顺着他的目光望向左边的黑暗处。什么都没看到,耳边只有风吹过的呼呼声。

    郁小南盯着黑暗的深处,想看穿这无边的黑暗。隐约间她的眼皮跳动了一下,不知为何,她心里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就像当初她听说还有人在找王魁母亲的时候产生的那种感觉。

    邓萧和孙耀廷什么都没看到,也没听到。正当他们觉得没事的时候,突然从黑暗里传出一阵兵器对撞的声音。

    所有的人的心都颤抖了一下,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大家做好准备。”蒋浩然当机立断,对所有人命令道。他们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谁?会不会找他们的麻烦,总之做好准备总是没错的。

    所有人的精灵立刻现身。这一次出现在孙耀廷身边的是一个小萝莉,圆圆的稚嫩的小脸上荡漾着愉快的微笑。她是三色中阶的能力。而在邓萧身边的是一个穿着厚厚长裙的盘着高高发髻的相貌平平的女人。她是三色低阶的能力。孙与邓两人都在花海一阁换了新的精灵。

    在蒋浩然和郁小南身边依然是他们的红衣和妖玉。两人精灵的能力都为三色高阶,但是红衣要略胜一筹,到了快要突破的边缘了。

    他们的精灵们刚一出现,一个黑衣女人从黑暗中冲了出来,在看见蒋浩然和孙耀廷时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但是当她发现郁小南和邓萧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她们怎么会在这里?

    当郁小南和邓萧看到那个黑衣女人的时候,两人都觉她有些眼熟,迅即立刻想起了她是谁。炫凌?她怎么会在这里?

    三个女人在彼此的眼中皆看出了对方的惊讶和疑问。

    蒋浩然看到那黑衣人看见郁小南时表情的变化,也同样看到郁小南脸上的变化。但是他们没时间问任何的问题,又有三个人黑衣人从后面冲了出来。那些人刚正想攻击却发现这里多了几个人。

    大家又把所有的目光转向了后面的那三个黑衣人。

    郁小南和邓萧看见那个为首的男人脸上的刀疤立刻倒吸了一口凉气。她立刻退到了蒋浩然的身边。邓萧也立刻抓住了孙耀廷的手在他耳边悄悄跟他说了几句,他立刻明白过来。

    鬼烁本想快速的抓住炫凌回去请罪,但是现在却惊讶的发现眼前多了几个更有利的人,若是把她们带回去定能减轻他的罪。想到这里,他不动声色的将所有人看了一遍。

    蒋浩然从大家见面的第一眼神中看出了端倪。

    “那个脸上有刀疤的就是把我带入时空的人,其他的都是他的同伴,但是那个女的却在最后临阵倒戈了。”郁小南小声的在蒋浩然的耳边简单的介绍了这些人。到现在她终于有些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不好预感了,原来他们是注定要再次相遇的。

    现在蒋浩然和郁小南他们站在一边,炫凌独自站在一边,鬼烁他们站在另一边,三方各持一边彼此对立的站着。但是郁小南并不想被牵扯进去,她知道这些人他们现在还无法应付。她面色凝重的在鬼烁和炫凌身上迅速的扫了扫。

    “真没想到,今天会遇上你们几个!正好一起抓回去。”鬼烁盯着炫凌和郁小南她们说道。

    炫凌原本还指望着能遇到什么能帮她的人,却没想到是这几个学生,还是几个颇有渊源的学生。她很是失望的瞥了郁小南他们一眼,接着眼珠转了转,心里盘算着要怎么才能从这里逃脱。

    “刀疤男,你凭什么抓我们?”邓萧第一个起来反抗。但是反抗无效。

    “少说废话,杜商你和我去抓炫凌,旭影洛你去逮住那两个女的,其他人想阻拦,杀!”鬼烁的最后一个字咬的特别的重。

    说是迟那时快,鬼烁的话音一落只见旭影洛的精灵已经飞向郁小南他们。

    旭影洛的精灵是一个从左肩到左手手腕都布满了金色和大红色相间的牡丹花纹身的美丽女精灵。她拿着一个银色的细管,管子上也雕刻着牡丹花纹。她将管子的一端对准郁小南他们的精灵,轻轻一吹,管子的另一端立刻喷射出强劲的闪电。

    四人的精灵都飞身出去阻挡。

    红衣伸出左手,手心向下,对着空气一抓,无数的藤蔓从稀疏的土壤里冒了出来挡在众人的面前。

    妖玉双手合实,凝出了一面水镜,将它抛向了闪电的方向。

    邓萧的精灵——兰倩,手指一伸,她身上的厚厚的衣裙立刻分裂变成一片一片的延伸开来,像一层一层的墙壁挡在了主人的面前。

    孙耀廷的小萝莉——凌绯立刻伸出手掌,掌心向上。手里瞬间涌出许多红色小球。小球被瞬间掷出,冲向了那到闪电。

    红衣和兰倩为四人筑起了保护屏障,而妖玉和凌绯都发起了主动攻击。一方面攻击将消弱对方的力量,而另一方面也做好了抵挡的准备。可是即便如此,那道闪电还是瞬间打碎了妖玉的水镜。

    凌绯的红色小球被掷出后立刻炸裂开来,从小球的中间飞射出五个更小的红球。红球所到之处迅速的被轰炸,火光四溅,像是绚烂的烟火但所过之处是一片焦黑。这样的轰炸依然没挡住那道闪电。

    白色的闪电穿过水镜和红色烟花炸药打在了藤蔓上,红衣续操纵着更多的藤蔓补充过来,但是闪电不但带着破坏力,还带着一股推力,将红衣的藤蔓一真往后推。

    三秒钟后,闪电消失,红衣的藤蔓屏障被开了个洞,兰倩的衣服屏障也被波及,但是幸好有前面层层阻拦才没有被洞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