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65章 171儿时记忆
    ,精彩小说免费!

    段虹转身正要离去,却发现了郁小南他们。

    “你们还没走?”她诧异了一下,但是立刻恢复了神态一边问,一边从腰上扯下一条黑布绑在了受伤的手上。

    黑发的段悦搀扶着腿上受伤的霍顿走了过来。炫凌也跟了过来,她身上的伤明显已经止血了,所以才会来这里帮他们。

    邓萧的看到鬼烁死了心里倒是痛快,她早就想把那个鬼烁xxxx了,只是自己没那个能力,只能想想。现在看到他终于被解决了心里一阵舒畅。“你们真是太厉害,能把那个鬼烁给解决了,真痛快!”

    段虹笑了一下,她的墨镜现在已取下了,一双灰绿色的眼睛深深的凹陷着,显得特别的美。她笑着看了看邓萧。她是个标准的西方国家的人,一头金色的头发,略显苍白的皮肤,不过此刻有些污渍。

    “能把他解决也是我们的心愿。此地不宜久留,你们也赶快走吧!”她说完就离开了。

    “你们真的好奇怪?”这会说话的却是郁小南。

    段虹刚要走,却又停了下来。“什么意思?”她诧异的扭头望向郁小南问道。

    “你们和炫凌怎么会成为一伙的?你们原本不是敌人吗?”郁小南不解的问。

    “我们给任何人机会,当然也包括她。”段虹走到了郁小南的面前直视着她的眼睛。

    “你不怕他背叛?”郁小南说出了她最担心的地方。炫凌能够背叛鬼烁他们,那么也能背叛她呀!

    段虹淡然的笑了一下,“谢谢你的关心,这不是你该管的事。”说完正要走。

    “那是你们在找王魁的下落吗?”段虹听到望向郁小南的眼光略为认真的些。

    “是,看来你们出现在这里也并非巧合吧!”段虹的一句肯定式的问话,让郁小南有些慌了起来,她可不想让这些人知道她在这里的目的。

    “当然不是巧合,不过,你们到这里也不是巧合吧。大家都是各有目的,对吧!”郁小南谨慎的望着段虹。

    段虹又笑了起来,“不管你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只要不是鬼烁他们那一边的,就不是我们的敌人,剩下的你也不用知道。你的事情我们也没兴趣知道。好了,谈话结束。”说完就带头走向另一边。

    炫凌走到郁小南的面前,“臭丫头,小心说话,否则下一次一定不会放过你。”说完瞪了她一眼快步离去。

    “这些到底是什么人?”孙耀廷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皱了皱眉头。

    “不知道。”邓萧喃喃的回答。

    郁小南摇了摇头,她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吧!免得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蒋浩然扶着郁小南对大家说。

    “也是,我们赶快离开吧!”孙耀廷说着望了望躺在地上的鬼烁,拉着邓萧走向另一边。

    远离了那片战场,他们四人坐在一处颇为宽大的地方,三面环山,另一边是低矮的灌木。

    大家都靠在石头上休息。篝火带来的温度,温暖着大家。他们彼此都互相检查了一下。将各自的伤口做了仔细的处理。

    “该遇到的没遇到,不该遇到的偏偏遇到。”邓萧说着叹了口气,喝了口水靠向孙耀廷。

    刚刚经历的那些,让所有人的心情特别的沉重。

    郁小南现在有些后悔这次的旅程,至少也该雇一个打手什么之类的。老是让自己陷入险境,她真很讨厌。

    蒋浩然在一旁看着,心里也有一丝的压抑,他揽过郁小南,将唯一的毯子盖着两个人的身上。

    “不要想太多了,顺其自然吧!”

    郁小南没说什么,只是靠着他,看着篝火,渐渐的有了睡意。

    黑夜在逐渐转白,天边泛起了鱼肚白,没有山阻挡的那一边天空,渐渐的变了色。郁小南觉得有些冷,她皱了皱眉,渐渐的睁开了眼睛。这才发现天快要亮了。她看了看蒋浩然,他正靠着石壁睡着。她又扭头望向邓萧他们。那两个人蜷缩在毯子之下也还在睡。

    郁小南轻轻的掀开毯子,缓缓的起身,尽量不去惊动蒋浩然,接着一瘸一拐的走向太阳即将出现的方向。清晨的空气是一天当中最寒冷的,空中还有些雾气笼罩着周围的山顶,露珠从地上的草叶上滑落下来掉进泥土里。

    郁小南下意识的抱紧自己的手臂。现在的她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头脑也清醒了许多。她何必要去管那些人坏人的死活,何必要去在意一个背叛者的倒戈,何必去想那些人到底有什么目的?这些都和她无关啊!她现在该关心的是她的戒指,想到这里她抬起了自己的手,凝望着戒指。

    突然一条毯子披在了她的身上,她扭头一看蒋浩然已经在她身边了。

    “早上天气凉。”蒋浩然把毯子披在了郁小南的身上淡淡的说。

    他的语气虽然很淡漠,但是他的举动让郁小南觉得很窝心,她笑了一下。她知道蒋浩然就是那种只会用行动来表示的人,没有甜言蜜语但是却让人觉得不能离开他。

    “谢谢。”她说。

    蒋浩然突然注意到郁小南手上的戒指,“还是没有反应?”

    郁小南将目光又放在戒指上,“是啊。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一点提示都没有。”

    “不要着急,会找到的。”

    “不管找不找得到,我都觉得要离开这里了,我不能让大家被我拖累。”郁小南说着想走到前面的那块大石头那里,结果一时忘记了脚上的伤,脚一落地一股疼痛感让她重心不稳,往旁边摔了过去。

    蒋浩然一步赶了过去,挡在她倒下的方向,郁小南整个人跌到了他的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郁小南连连道歉,接着抬起了头。

    此时的蒋浩然抱着郁小南,琥珀色的眼睛柔柔的望着她。两人四目相对。

    周围好安静,安静的彼此都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声。郁小南听到了自己那越来越快的心跳,不,是两个人的心跳,她知道蒋浩然也在心跳加速。

    蒋浩然慢慢的靠近她,她能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呵着她的脸。她慌了,这是她幻想过的画面,可是当一切真真来临的时候,为什么会慌呢?她的心跳得更加的厉害了。

    不管了!郁小南干脆闭上了眼睛。她紧紧的等待着,感觉蒋浩然的唇印在了她的唇上,温暖而柔软,带着他的呼吸,一瞬间刺中了她的心。她知道她再也无法爱上其他人了,她的心完完全全的给了他。而她也得到了他的回应。

    爱情最美的时刻,就是我爱你,而你也爱我。我们彼此相拥,没有任何的阻拦。

    太阳缓缓的升起,天边泛起了金光,两人拥吻的剪影,印在了邓萧和孙耀廷的眼里,这两人醒的很不合时宜,他们彼此笑着拉上了毯子。

    当太阳从天边露出了脸,一道金光照射在大地上,大地万物皆感受到阳光的照射。

    郁小南手上的情花突然有了反应,她的手猛的朝向太阳的方向举了起来。郁小南立刻睁开眼睛,推开了蒋浩然。

    “戒指!”郁小南几乎脱口而出,她和蒋浩然立刻扭头望向戒指。

    戒指上的花苞正在缓缓的打开,郁小南太意外了,她欣喜的望了蒋浩然一眼,对方也笑着望了望她。

    戒指上的情花完全打开,里面蜷缩着的小人,缓缓的起身,伸了个懒腰,接着高举双手。一股浓浓的白雾从小人的手掌中间涌了出来。

    邓萧他们也听了郁小南突如其来的那声戒指,立刻起身赶了过去,看到戒指终于有了动静,也是一阵欢喜。

    浓雾涌出大大一片,接着浓雾中出现了一个场景。一堆红色的石头,大大小小的一大片,向一条河流一般蜿蜒至远方。石头的的左边是一片植被,右边是一坐大山。接着画面缓缓的掠过红石头,顺着山壁往上升,越升越高越升越快,大家只能看到这是一座山。

    画面突然停在一处雪山的顶端,接着画面拉近到一处石壁上,上面有一副图案,是两人,一男一女。两个人物的画像是两个侧影,彼此对望,手掌相对。这两人的装扮显得有些古老,身上也是只有一片兽皮包裹。

    大家正在仔细的观察,画面突然消失,浓雾迅速的回到了戒指里,小人又蜷缩到花里。

    “又是一个新的地方!”郁小南望着天空喃喃的说。

    “看来我们还有机会再去其他地方冒险。”邓萧兴奋的说。

    “你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到底像谁啊?你爸妈好像不是这样的人?”孙耀廷一脸困惑的模样。

    “像我自己!”邓萧说着笑了起来。郁小南也笑了起来。只有蒋浩然依然望着浓雾出现的天空皱着眉头。

    四个人如期的回到了学校,没想到回学校第一件事就是被叫进了方导师的办公室。

    郁小南他们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直到方导师拿出一份报纸摊开来摆在桌上,并且狠狠的拍了拍头版头条的新闻。

    上面写着:不明飞行物经过本市。有目击证人看到飞行物为透明的盒子,并且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之后盒子消失。

    “是你们干的好事?”方导师身穿黑色的长风衣,沉声问道,话语里透着让那个人害怕的严厉。

    郁小南非常抱歉的望了望大家。她觉得她现在要主动承认,可是这个方导师总有一种让人害怕的感觉。

    大家都低着头,郁小南深吸了一口气,正准备开口,却被人抢先了一步。

    “这是我的主意,跟他们无关。“蒋浩然淡淡的回答。

    所有人的诧异的望向了他,当然最震撼的还是郁小南。

    “不,方导师,这是我主意,要罚就罚我一个人,跟他们无关。”郁小南立刻澄清。

    这时邓萧也开口了,“不,是我的主意。”

    孙耀廷一听立刻皱了起了眉头,“不,是我的主意。”

    “闭嘴!”方导师厉声喝道,同时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桌子上的物品都跟着震动了一下。

    所有人立刻闭嘴,当他们看到方导师那愤怒的目光时,都低下头,避开了她的目光。

    “你们难道望了学校的规定?”

    没有人回答。

    怎么可能忘呢,只是情势所逼。郁小南低头不语。

    “看来你们是明知不对也还是做了,现在还挣着承担后果,你们倒是挺团结的嘛!”方导师说着,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依然望着对面的四个学生。

    方导师思忖了一会儿说道:“既然你们那么团结,就一起受罚吧!首先每个人交一篇悔过书,第二打扫整栋绘画教学楼,从玻璃到地板,为期一个月。”

    当最后的期限从方导师的嘴里说出的时候,邓萧立即张着嘴痛苦的望向方导师,整个人仿佛瞬间被人打得矮了一截,孙耀廷无奈的挠了挠头发,郁小南重重的叹了口气,蒋浩然淡定的脸上也是露出了极为不快的表情。

    “这件事学校会处理,你们可以出来,记住一周之后交悔过书,明天开始打扫。”

    大家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立刻出了方导师的办公室。

    “你们何必要争呢?”蒋浩然一边走着,一边说。

    “明明是我的主意怎么能让你来承担。”郁小南看着蒋浩然,想起他刚刚的挺身而出,心里很感动,但是感动归感动,自己的错,怎么能让别人来承担,更何况还是自己喜欢的人,更加不能。

    “哎,不管怎样现在大家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们一起承担这个后果吧!”孙耀廷叹了口气说道。

    听到孙耀廷的话,郁小南的心里特别的过意不去,“对不起,都是为了我,大家才会被牵连。”

    邓萧一听立刻搂着郁小南的肩膀笑着说道:“笨蛋!你要是出去玩不带我,我才会生气呢!不就是打扫教室嘛,谁怕谁啊!”她说着扬起了头,一副勇者不惧的模样。

    郁小南也放宽了心,笑着搂住这个一直陪伴在她身边不离不弃的好朋友。

    绘画大楼里,郁小南他们搬来了打扫工具准备打扫。三楼的某个教室里面,稀稀拉拉还有几个学生在里面绘画。四个人拿着工具走了进来。

    在画架后面的人抬起了头,一看见他们,便认了出来。那人和旁边的几个人悄悄的说了几句,突然起身拦在了蒋浩然他们的面前。

    “听说你们被罚要打扫绘画楼,我就一直在等着你们,真是好久不见了。”说话的是一个皮肤黝黑的男生,此时他正笑着望着大家。

    郁小南立刻认出,他就是那次想抢叶熏紫昙花的其中一人。他的身边也站着几个和他一样皮肤黝黑的男生,正是那伙人。真是冤家路窄啊!郁小南很是头疼的望着他们,她能感觉到今天的打扫一定会很艰难。

    蒋浩然沉默的望着他们,突然说道:“你们要做什么,麻烦尽快!”

    那个男生笑着拿起了洗笔的小桶,里面都是灰黑色的水,“如你所愿!”他说着将手里的小桶扔在了地上,一滩污渍立刻染黑了地板。那人的朋友也拿起其他的洗笔水桶到处乱泼,地上、玻璃上统统都有。地板上已经没剩什么干净的地方了,玻璃上也花了一大片。

    郁小南皱着眉头看着他们任意妄为,她心里很气愤的咬紧了嘴唇。她真想上前去阻止,只怕会越阻止越混乱,这个时候只有忍了。

    邓萧早就想冲上去给那几个人每人一拳,但都被孙耀廷拉住了。

    蒋浩然淡然的望着这一切面无表情。

    那个皮肤黝黑的男生笑着走过他们的身边说了一句话:“慢慢享用!”接着大笑着和他的朋友离开教室了。

    邓萧终于忍不住了,对着那个离去的背影一阵臭骂。

    郁小南望向蒋浩然,他面无表情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的泄露,她不知道他有没有生气,但是她还是觉得内疚,“真对不起。”

    蒋浩然挽起了袖子,“不要什么事都怪在自己的头上,谦虚是好事,但是谦虚的过头也挺让人讨厌的。”说完就拿起工具开始清扫。

    郁小南听到这样的话,有些弄不明白了,他难道讨厌我了?为了这件事?

    蒋浩然发现她楞在那里,又望向了她,大概猜到她在想什么。走到她的身边,把拖把递给她,“你能不能不要在胡思乱想了,像今天这样的事,在我们被罚来这里打扫的时候就注定会发生了,这是情理之中的事,你不必为这种事感到愧疚明白了吗?”

    郁小南这才明白蒋浩然早已看透这一切了,她应了一声,接过拖把,开始漫长的打扫。

    图书馆里,蒋浩然一个人坐在区,查阅资料。他身旁还有好几本厚厚的书的,都是一些地理类型的书,此时的他正在看着一篇关于红石头的介绍。

    沈魏宁从他身边走过,瞥了他一眼,到门口处的柜台办理借书的手续,然后出了图书馆。

    夜晚的校园挂起了风,现在已经进入夏季,天气暖洋洋的,当他走到馆外的竹林里时,发现对面走来一个和蒋浩然一模一样的人,正是蒋浩宇。他正搂着一个女生有说有笑的向图书馆走来。

    竹林里的路灯散发着昏黄的光,两人在灯下擦身而过。

    突然蒋浩宇叫住了沈魏宁。

    “嘿!”蒋浩宇转身望着沈魏宁的脸,“你······有些眼熟。”

    沈魏宁笑了一下,“是吗?我像你的朋友?”沈魏宁说着直视蒋浩宇。

    蒋浩宇看着他如此自信的目光,又笑了起来,“是有一点像他,不过那家伙现在在哪里我也不知道,说不定早就死了。”说着转身离去。

    沈魏宁却又突然叫住他,“听说你还没有加入聚灵团,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这一团。”

    “我考虑一下吧。”蒋浩宇没回头。

    沈魏宁看着他离去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

    离去的蒋浩宇,脑海里却想起以前不堪回首的儿时记忆。

    那时的蒋浩宇被人贩子抓了起来,把他和其他的小孩聚集在一起。当时的他们害怕、恐惧,不知道接下来面对的会是什么命运。他们哭不停的哭,直到有个凶狠的壮汉吼了他们一句,还动手打了几个人,大家才停止哭泣。

    蒋浩宇一直蜷缩在角落里,默默的落泪,想着自己记忆里已经模糊了的家人。他们被饿了一天,又被带到人群众多的地方去乞讨,要不回钱就没有饭吃。所有的人都跑去乞讨了。蒋浩宇却茫然的站在马路上。

    突然一个和他一起被带到这里的小男孩拉着他走向人群多的地方。

    “你要是站在那里不去乞讨,今天晚上你就会被打死的。”小男孩瘦瘦的,一脸污渍,衣衫褴褛,脚下的鞋子似乎也是破的。但是他的表情却很坚韧。

    第一天在这个小男孩的帮助下,他吃到了第一口饭,虽然有点馊,但对于饿了将近两天的孩子,什么顾不了。他们正吃着,有一个小女孩挣扎、哭喊着被带到另一个房间。那喊声刺耳、凄厉。

    蒋浩宇小声的问旁边的小男孩,这是怎么回事?

    小男孩看都没看一眼就说,她没要到钱要被砍掉一只手。

    蒋浩宇一听,手里的碗掉到地上,饭菜撒了一地。一个壮汉上来就是一顿毒打。

    为了生存,蒋浩宇必须死缠烂打的让别人给钱,即使被骂都不要紧。而那个小男孩也一直在照顾他。其实那个小男孩比他也大不了多少。他叫炎。

    后来有个机会他们两人一起从人贩子手里逃了出来。当是,也是在乞讨。突然周围的一家店铺被火烧着了,人群慌乱。两人借机逃跑,却又在人群中走散。之后他在也没见过那么帮助过他的炎。

    当蒋浩宇第一次看到沈魏宁的时候他就觉得很熟悉,真的很像那个和他一起从人贩子手里逃出的炎。但是事隔这么多年,大家都长大了,变的和以前不一样了,仅有的那一点点熟悉感也不能说明说明。

    “蒋浩宇!”身旁的美女喊了他一声,他立刻收起心思笑了起来,和身旁的美女继续走向图书馆。

    一个月后,天气热的整天都能听见知了的叫声。

    又是一个懒洋洋的午后。郁小南和邓萧打着哈欠,来到了公共教学楼的顶层。这里是他们上念力大课的地方。不过都是下午上课,让人有点提不起精神。

    厚实遮光的窗帘已经挡住了所有的窗户。前后两面墙壁的玻璃把教室里的一切向镜子里延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