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70章 176箭支消失了
    ,精彩小说免费!

    “到时候你自会知道。”

    郁小南虽然心里很没底,但学长没有明说也不好出言反驳,只好依言照做。

    这一次,陈毅星并没有出手捣乱,而是盘腿坐在一旁,双手环抱于胸前,仔细的观察起郁小南的操作过程。并且在关键的时刻提醒她。

    到后来,其他的人都完成了手上的任务,看到郁小南这个新手正在制药,也都跑过来看了。周围渐渐被大家围了起来。

    陈毅星时常提醒要加火,或者要减火。过程中郁小南表现出对火焰完美的控制,使陈毅星对她的想法又有了一些改观。

    最后郁小南将制好的药丸从火里拿出来的时候,不少人都颇为赞许的鼓起了掌。郁小南自己到觉得有些惭愧,她所有的过程都是在陈毅星的指导下完成了,基本上是按照他说的来做的,自己根本没出多大的力气。

    但是在其他人眼里,特别是那些经常制药的人,她的第一次制药就能成功实属不易。

    这时,神露面色紧张的跑了进来,“有人来了,快点收拾东西,马上撤离。”

    神露的话说得很快,像是一个警报,让所有人紧张了起来,大家立刻快速的收拾起手边的东西。

    郁小南还没回过神的来的时候大家已经收拾好了一切,陈毅星迅速的将他的火鼎收好,丢给她一个荧光棒。接着大家身边的蜡烛也熄灭了,只剩下手里泛着微弱光芒的荧光棒。

    郁小南将荧光棒晃动了几下,她手里也有了一点光源,这才跟着大家跑到了洞口。

    这个洞的外面有条岔路,神露和两个人从那两个洞口那边跑了过来,她的脸上有着些许的愁容。“那两条路都有人,看来我们只能走小门了。”

    大家一听都有些不情愿的退回到洞里。

    郁小南走到易雯的身边,诧异于大家为什么又退了回来。“小门是哪里啊?”

    易雯带着郁小南朝洞穴的最里面快步走去。

    “那个小门,听说是陈毅星弄的一个逃生后门,从我进来后就没见用过,也不知道是什么,不过我听一个学姐说,她有走过一次那条路,凶险的很。最重要的是第一段路不能用飞行器。”

    郁小南听到这里,倒是佩服起陈毅星来。这个表面看上起一脸涣散样子的学长,做起事来倒是滴水不漏。正想着突然听到前面传来一阵闷响声。角落里一块平时看着跟山体浑然一体的石壁竟然缓缓的向里面退去,一条黝黑的通道浮现在眼前。神露招呼大家赶紧跟上。

    陈毅星一马当先的走了进去,其他人迅速的跟上,郁小南和易雯走在队伍的最后面,神露和一名男同学最后压阵。

    神露将手里的荧光棒背到身后,眼睛注视着洞口的方向,看到一丝微弱的光线,耳朵里听到一个些沉闷的脚步上。她皱了皱眉头,最后退进通道里,命令自己的精灵将石头们推到原处。

    接着在石门的缝隙处放进一颗黑色透亮的珠子。那颗珠子一进入缝隙立刻延展开来向周围的缝隙跑去将所有的缝隙填满,并且变成了和山壁一样的颜色,不知道的人,完全看不出来这里还有一个门。

    里面的通道既狭窄又漫长,基本上只能由一个人通过,而且通道的顶部距离大家的头顶也只有一拳的距离,个子高的男生还得稍微猫着腰前进。

    郁小南跟在易雯的后面基本上就只能看见易雯一个人,和前面星星点点的荧光,其他的都看不见了。她一边走一边在想,这个通道陈毅星是怎么弄出来的?这里又会有怎样的险情让学姐们都觉得凶险呢?

    大约走了十几二十分钟,突然前面的人停了下来。郁小南疑惑的伸头想看看出了什么情况,却听见前面的人在不停的传着话,过了一会儿,易雯回过头对她说:“前面就是迷幻裂缝了,大家做好准备,用念力将自己保护起来,把我刚刚的话传给下一位。”

    郁小南立刻将原话传到了后面,但是对于这番话她还有些许的疑问,接着有回过头,拍拍易雯的肩膀问道:“迷幻裂缝是什么?”

    易雯稍稍往后靠了一下,回头答道:“就是一个很窄的裂缝,但是那里飘着许多能让人产生幻觉的粉尘,听说那些粉尘会主动靠近生命物体。一旦被幻觉粉尘控制住,你就会坠入无边的幻觉世界醒不过。”

    郁小南越听越担心,“这些也是奇门山特有的?”

    易雯摇摇头,显然她也不是很清楚。

    不一会儿,轮到易雯。郁小南听到在易雯身边的那个学姐在跟易雯说着注意事项:“看清楚了,等下要闭着眼睛跳过去,而且不要犹豫。”

    郁小南一听要闭着眼睛跳过去,当时楞了一下,心里开始紧张了起来。易雯在进行准备工作。郁小南透过易雯望向了对面。

    其实对面距离自己这边并不远,而且陈毅星也在对面伸着手做好接应的准备,不考虑迷幻粉尘的话,到没什么可怕的。但是在两地之间那些像星光一样的粉尘一闪一闪在里面漂浮着,好看却又危险。

    易雯在那位学姐的鼓励下迈开了脚步,毫不犹豫的跨了过去,完全着陆。她到了另一边陈毅星将她扶着交给了后面的人。

    现在轮到郁小南了,她吐了一口气,缓解一下自己紧张的心情,然后走了过去。走进了才发现这条裂缝很窄很高,裂缝里满满的闪光粉尘,看不到尽头。郁小南不由的咂舌。

    “同学要将念力打开,保护好自己,然后闭上眼跳过去,就可以了,很简单的。”那个学姐拉过郁小南笑着安慰她。

    郁小南点点头,她猜测个学姐看出了自己的紧张,所以才对她多说了几句。

    郁小南一脚在前一脚在后,已经做好了准备,突然又想到了什么,问道:“学姐,我的精灵是幻象系的,对于这个幻觉裂缝能不能······”

    “你的精灵几级?”学姐抢着问道。

    “三色高阶。”

    “没办法,五色以上的幻象系还有希望。”学姐果断的答复到是让郁小南颇为失望。

    “可是为什么要闭上眼睛呢?”郁小南还是有些拍,她想寻找不用闭眼的方法。

    “睁着眼睛的话会看见很恐怖的幻象,到时候会被吓的直接掉进深渊。”

    这么恐怖?学姐的一句话让郁小南的心里对这个迷幻粉尘又多了分畏惧。虽然有些怕,但是她也知道大家都在等着她,只能老老实实的做好助跑准备,接着又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一步跨了出去。在她跨出去的那一瞬间闭上了眼睛。

    都说出初生牛犊不怕虎,郁小南大概也是这样的,就是因为没有经历过所以不知道这个迷幻裂缝到底有多厉害,因此在快出去的那一瞬间才没有犹豫。

    但是当她悬浮在空中的时候,她忽然听到一阵金戈铁马的声音,无数的刀剑碰撞的声音,人们拼命厮杀的声音,马蹄踏着地面的震撼声音。她仿佛置身于一个激烈战斗着的战场,身处千兵万马之中。还有许多刀枪刺入身体的声音,人们牺牲的惨叫声。女人逃命的哭喊,小孩无助的哭泣。一切的声音都在她耳边,仿佛她正亲身经历。

    突然她的脚落地了,所以的声音戛然而止,她这才缓缓的睁开眼睛。陈毅星正抓着她的手把她递给身后的易雯。

    郁小南看到自己熟悉的人,心里才稍微踏实些,但是刚刚那种犹如身处战场上的感觉还清晰的存在于她的身体里。她瑟瑟发抖,脚发软。现在她终于能明白为什么要闭上眼睛了,如果睁着眼睛,让她看见那一片残酷的战争现场,估计她的神智会被瞬间被摧毁的。断手段腿的那种场面她可受不了。

    易雯刚刚也经历过迷幻裂缝的恐怖,很明白郁小南此刻的感受,她扶着郁小南向前面空旷一点的地方走去,一边走还一边搂着安抚她。

    “没事了!没事了!都是幻觉,都是幻觉。”

    易雯将郁小南带到一处地下河的边上,让她靠在一处石壁边上休息。其他的人还没有出来,还在通道里等着神露过来,易雯见郁小南的呼吸渐渐的平稳下来,也就稍稍的放宽了心,便走去通道那里看看大家的情况。

    其实通道距离那个地下河水也没多远,但是当郁小南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一瞬间心又慌了起来。

    她发现自己的周围一片的黑暗,原来在手里的荧光棒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她猛的坐了起来向四周张望,总算让她发现了通道口处的光线,她刚想转身走过去,却因为脚下一块突起的石头,突然拌了她一下,她整个人侧着身到下去,正好掉进了旁边的地下河。

    冰冷的河水让她瞬间无法呼吸,脑袋里一片空白。这段空白也没延续多久最多两秒钟,但是她自己却觉得特别的长。当她意识到自己掉入水中的时候,她才知道要浮出去,可是这个时候她发现她已经沉入水里有一段距离了。突然一个光点从漆黑的河里直奔她而来,仿佛她是敌人。

    郁小南起先不知道那个光点是什么,等到它临近自己的时候才发现那一条带电的鱼。她想要闪躲,但是水的阻力让她行动迟缓。

    那条鱼没有放过机会整个撞了过来,带着高压的电流撞击她。巨大的电流瞬间就将她激晕过去,意识飘飘荡荡的进入一个昏暗的空间。

    周围一片低矮山丘,眼前一条碎石大路,周围弥漫的浓雾让郁小南觉得有一种云深不知处的迷茫感。更远处朦朦胧胧,隐约间灰色气体旋转翻滚。

    不知怎的,那些原本朦胧的山丘和碎石,突然发出了清冷的白光星星点点的闪烁着,使附近的一切变得清晰可见。

    整个空间寂静、幽远、清冷。黑、灰、白三种光线交映,没有一点植物、动物的存在,便是郁小南她自己也是空空荡荡的,如同空气般不可见,只是能意识到自己在向远方飘去,极感矛盾。

    突然郁小南发现前方有一道金色光芒向自己飞来,那是一支金色的箭支,感觉没有箭形,只是一长团闪着金色的光芒,迅速且致命。

    郁小南想要躲开,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她被绑在一根柱子上面。她完全不明白这根柱子是怎么出现的?自己又是怎么被绑着的?她现在根本没时间去思考这个,她必须躲开那只箭,可是她动不了。这让她万分焦急,眼见金色光芒的箭就要射中了她了,她无计可施,将头撇向一边闭上了眼见。心里在不停的呐喊着:停下来,停下来,停下来!

    原本感觉自己应该被箭射中的,但是疼痛的感觉却迟迟的没有降临。郁小南悄悄的睁开一眼睛,她惊讶的发现那支箭尽然停在了她的面前,两者相距只有一公分。

    虽然箭出乎意料的停的了下来,但是她仍然不能放松心情,因为这支见还停在她的面前,随时都可以要了她的命。她又再次开始想办法挣脱身上的绳索。

    另一边,大家听闻喊叫声立刻跑了过来,发现郁小南跌落水里,立刻下去营救。

    当陈毅星把郁小南捞上来的时候,她已经昏迷了。易雯在郁小南的身边很是自责。

    “都是我的错,要是我没有走开的话······”易雯很内疚,她不停的唤着郁小南。

    陈毅星不停的按压着郁小南的胸口,但是她都没有任何反应,突然从她的指甲里飞出了一团云雾。

    妖玉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她一出现就是一片彩蝶飞舞,没有防备的人一接触到彩蝶就瞬间麻痹。

    一些高年级的学长学姐们立刻后退才免于这一场突发事件。

    神露退到陈毅星的身边,望着悬浮在空中周围被无数的蝴蝶包围的精灵。心里升起一个奇怪的想法。

    “你说郁小南是不是机缘巧合跑进精灵的意识空间了?”她瞥了陈毅星一眼,发现这个家伙一点都不担心的开始脱衣服。

    “喂!你难道都不担心的吗?”神露很不爽的问。

    陈毅星捋了一下掉落在额前的头发,瞥向神露。“这个还用问吗?笨蛋!”

    神露立刻走到陈毅星的身边在他身上狠狠的拧了一把。“你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啊!”

    陈毅星立刻闪躲求饶。“哎呦,你放手了,每次都这么粗鲁!”

    神露松开了手,瞪了他一眼。

    陈毅星揉着被神露拧的红了的胳膊,无奈的瞥向在郁小南身边的精灵。

    “放心了!她不会有事的。”

    神露听到他的话心里也安心了一下,立刻去查看那些被蝴蝶麻痹的人。

    郁小南在另一个空间里,拼命的挣扎。突然在她眼前的那支金箭消散在空中,一个有着金色鱼尾的金发女人飘到了她的面前。她立刻意识到,自己已经闯入了一个精灵的意识空间。

    那个女人有一双金色的眼睛,金色的鱼尾,手臂上、身上都缠绕着绿色的水草,手指甲尖尖的长长的,上面还闪着金光。全身上下看起来就像是镀了一层金子一般闪耀着夺目的光芒。她的美貌和妖玉比起来又略胜一筹。

    那女人的嘴角优雅的上扬,金色的长发下明亮的耳饰,在昏暗中反射着光芒,犹如古镜一般神秘。

    “谁教你的定身术?”那个女人微笑的脸庞闪过一丝狐疑,似乎这个问题对她很重要。

    “啊?定身术?那是什么?”郁小南一脸迷茫,身体也停止了挣扎。

    “你不知道?”那女人露出意外的表情。

    郁小南摇摇头,望着那个女人的眼神更迷茫了。

    “定身术是一种用念力让敌人定住的秘笈。没有人教过你吗?”

    “没有。”郁小南一边摇头一边很无辜的说。

    那个女人略有所思的望着郁小南,突然他想到了什么问道:“你可姓郁?”

    郁小南点点头,“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个女人听到自己的猜测被认可,便闪电般的出现在郁小南的眼前。

    郁小南被吓得倒吸一口凉气,整个身子直往后退,心里在担心自己会有什么麻烦。接着那个女人手指在她身上的绳索上一挥,绳子就断开了。

    “你知道郁湄吗?”那个女人变换了一个表情,显得有些激动,一双金色的眼睛不像先前那般冷漠孤傲。

    郁小南终于被松绑了,她一边揉着手腕,一边不敢怠慢的仔细回忆,可是脑海里却没有一丁点关于郁湄的信息。她只好摇摇头。

    “不知道?”那个女人看到郁小南竟然否认了,立刻变得暴躁了起来,“不知道?你姓什么郁!”说着一巴掌扇向郁小南。

    郁小南根本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她似乎能感觉到危险的信息,令她一个侧步,躲避了过去。

    虽然这一巴掌是躲过了,但是郁小南无法明白这个女人是为什么要生气,不认识郁湄至于这样吗?那个郁湄又是什么人?

    “你真的很奇怪!我哪里招惹你了?”郁小南很是纳闷,同时也觉得这个女人很危险,至少脾气很怪。

    那个金发的女人见自己的这一巴掌竟然没有打中,火爆的脾气倒是渐渐平稳了下来,“没想到你这丫头感知能力倒是挺强的。”她说着开始仔细的打量郁小南。

    在金发女人的眼中,看到是个全身都是由白雾组成的人形,身体的其他部分都不太清晰,只有面部是能够看清。而这张脸却并没有让这个金发女人产生太高的评价,是她见过的人当中算是中等相貌的。不过眼睛却是少有的单眼皮,这双眼睛倒是让她想起了什么。

    郁小南察觉到那个金发女人的打量,心里感觉怪怪的。

    “不管怎么说,是你擅自闯入我的世界,又能将我的金灵箭停下来,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若成功我便放你离去······”

    郁小南突然伸出手打断了那个女人的话。“慢着,我都进来了难道就这样离开?”这个精灵看着就很厉害,若是能收为己用一定会对自己有利,更何况她无缘无故的跑了进来,哪有这么巧的事?也许这也是命中注定的安排。机会只给有准备的人,郁小南寻思着自己无论如何都要试一试。

    那个女人一听,倒是玩味的一笑,“你还有胆子说大话,先不说你能不能过我这一关,就是过了,你也找不到我的精灵种子。”

    那个女人自信满满的口气,倒是让郁小南想要一试的心更坚决。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也很好奇你的种子到底是几色?”郁小南说着做好了随时应战的准备。

    那个女人仰头笑的更大声了,突然她止住了笑,轻轻一抬眼,一种无声的危险气息弥漫开来。

    郁小南看着她的眼睛,心里不由发虚。她立刻紧紧的闭了一下眼睛,告诉自己要勇敢,接着睁开眼睛带着仍然有些紧张的心情,直视着对面的那个有着鱼尾的金色精灵。

    那女人见她眼神的细小变化,心里产生了细微的变化。“好!我就让你试试。只要你能在十箭之内,抓只我一支箭,我就毫不阻拦的让你去找我的精灵种子,若你能找到我便跟你走。”

    “好!一言为定。”郁小南话音一落第一之剑已经射出,她都没看到那个女的是什么时候射出箭。一切的快的让她有些没反应过来。第一支箭就在她的错愕当中错过了。她懊恼的咬咬牙,接着是第二支箭,飞向她左边的方向与她相差十几米的距离。

    郁小南立刻朝箭支飞去,之所以是飞,是因为她在这里感觉是轻飘飘的,明明是在跑,却觉得是一步十米的在狂奔。眼见她就要抓住箭支了却在触手可及之时箭消失了。

    她立刻懊恼的握了握拳,接着发现了第三支箭又在她身后的方向射出了。她立刻转身飞奔而去。这一次她赶上了箭,却又在握住箭的那一刻,箭支消失了。

    郁小南大惑不解,接着第四支箭又射出了,她只能继续奔向第四支箭,这一次她也握住了箭,但是箭还是消失了。可是这一次她感觉到一些异样的东西,却在她还没弄明白的时候箭就消失了,她只好在第五支箭上去摸索。

    如此这般,在她错过一支,又连续接了七支箭之后,她终于明白箭为什么会消失了。

    这支金色的箭完全是由精灵的灵力形成的,所以也被灵力所操纵着,只要她一接触到那只箭,就会消失,所以她要阻断连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