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78章 184心里好难过
    ,精彩小说免费!

    蒋浩宇说完立刻站直了身子,他的妈妈——妮斯走了过来。

    “妈妈,他们是我在学校的朋友。”蒋浩然看到妮斯,一一将身边的朋友介绍给她。

    妮斯一边听着一边打量着大家。她那双浅咖啡色的眼睛,此刻正在郁小南身上游走。

    对方审视的眼神,让郁小南觉得很不自然,她笑着对妮斯打了声招呼。妮斯没说什么,又望了望郁小南身边的朋友。她的态度依然是不冷不热的。

    郁小南他们看到妮斯的反应,都有些诧异的瞥了蒋浩然一眼,不太明白为什么他的妈妈看起来那么的不友善。

    最后,妮斯笑着转向蒋浩宇,“浩宇,跟妈妈去看看刚刚到的东西吧,你一定喜欢。”说完就拉起蒋浩宇的手。

    蒋浩宇笑着答应了一声,便和妈妈以及其他的女人一同走向右边的大门,最后大门重重的关上,只留下在大厅里纳闷的一群人,以及一言不发的蒋浩然。

    在楼梯的上方有个穿着精致西装的中年男人,他的模样和蒋浩然有几分相像,只有比蒋浩然略为成熟些,嘴唇上方的胡子就是最好的证明。这个人正是蒋浩然的爸爸——蒋瑞德,他扶着楼梯的扶手,望着下方的蒋浩然,有望了望妮斯离去的方向。

    在一处明亮的房间里,大家舒服的坐在沙发上,喝着仆人们端上来的各色饮料。

    邓萧一有吃的,就能把所有的事都忘记。她狼吞虎咽的吃着盘子里的小点心,和孙耀廷一起分享着。

    郁小南咬了一口酥饼,心思却在身边的蒋浩然身上。刚刚碰到她妈妈的整个过程她还历历在目。蒋浩然的妈妈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也没有和他说话,这样飞情景让郁小南很是担心。但是看到他沉默的喝着红酒,她又不敢开口询问。

    邓萧吃饱了之后很舒服的靠在沙发里,这才开始发问。

    “蒋浩然你说你知道那个红石头的地方,那么它在哪里?”

    蒋浩然望向了邓萧,迅速的将心情收拾好,放下酒杯这次缓缓开口。

    “那个地方是我在前几年路过的某个路边河谷,那里比较偏僻,开车到那里大概要两个小时左右,当时,我只是路过那里,我也不能完全肯定那里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

    其他人都望着他,思考着这件事。

    “至少我们可以先去看看。”孙耀廷抬起眼睛望向蒋浩然。

    “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邓萧挺直了腰板,望向蒋浩然。

    蒋浩然望着大家缓缓的吐出两个字,“明天!”

    这两天参加哥哥的喜酒,写作有些怠慢,更新也晚了,不好意识了,我会努力保持更新的!

    晚上,蒋浩然本不想和他的父母一起吃饭,但是管家却突然说母亲要他们一起用餐。

    蒋浩然无奈之下只好和大家一起坐在了餐厅里。郁小南坐在蒋浩然身边,望着宽大的长方形餐厅,有些拘谨。

    整个房间三面都有宽大的落地窗,圆球状的吊灯照亮着整个房间。

    在餐桌上,摆放着精美的食物,光洁的餐具都反射着圆球灯里的光芒。

    郁小南看着周围其他陌生的贵妇人和那些西装笔挺的男士。在来用餐之前蒋浩然就已经跟他们大概的说了一下。

    这些人都是他家的亲戚,都是家族企业的领导人。这次来这里,是为了来看看失散多年的蒋浩宇。

    蒋浩然的爸爸——蒋瑞德和妈妈——妮斯·森德拉分坐长方形餐桌的两端,靠近蒋瑞德的那一边坐的都是蒋家的亲戚,靠近妮斯这一边的都是森德拉家的亲戚。

    邓萧看着每个人面前都摆放着两双筷子,心里纳闷,突然凑到郁小南的身边,小声的问道:“小南,这里怎么摆着两双筷子?”

    郁小南望了过去,笑着跟她解释:“一双是公筷,一双是自用的。”

    “这么麻烦!”邓萧听着这里吐了吐舌头。原本性子就比较大大咧咧的她,此刻坐在这里也不敢太过随意,但却真的觉得很不舒服。她小声的在郁小南的耳边抱怨了一句:“还是你家好,没那么多七七八八的人,吃个饭还得等这个等那个。”

    郁小南笑了一下,安慰道:“等下有好吃的看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邓萧也笑了。

    不一会儿陆陆续续的所有的宾客都已入了席,有的还和周围的人攀谈起来。一时间整个餐厅变得嘈杂了许多。

    蒋瑞德轻轻的咳嗽了一下,大家立刻变得肃静起来,纷纷望向了他。

    “很高兴,大家能在这样的日子里聚在一起,为了庆祝我失散多年的儿子蒋浩宇。”

    “我建议大家先干一杯,为了庆祝,终于找到了蒋浩宇。”坐在离蒋瑞德最近的那个位置的中年男人说着举起了酒杯。

    所有人也跟着举起了酒杯,举向蒋瑞德和蒋浩宇。

    一杯酒下肚,席宴就开始了。席间,大家开怀畅饮,谈天说地。蒋浩然的妈妈常常望着蒋浩宇微笑着,和身边的亲戚谈笑着。一说到蒋浩宇就会笑的特别的明媚。

    “浩宇以前生活的太苦了,我这个做妈妈的也没尽到责任。”妮斯说着,颇为歉疚的望向蒋浩宇。

    其他的亲戚也望向他,他对大家报以微笑。

    “不过,浩宇真的很懂事,也很上进。他在学校的第一年里,导师选了他的画作展出。”妮斯说着脸上荡漾着自豪的微笑,望向蒋浩宇。

    蒋浩宇向妮斯微微一笑。

    其他的亲戚们还在不停夸耀蒋浩宇,没玩没了的。郁小南瞥了一眼坐在她斜对面的蒋浩宇,看到他此刻略显斯文的样子,心里一阵反感。在看看蒋浩然。他沉默的吃着饭,很少夹菜,眼神直直的盯着面前的一碟蔬菜。

    郁小南可以感受到蒋浩然此刻的心情,被别人忽略的感受她也有过。

    蒋浩然虽然吃着饭,但却味同嚼蜡。他很不想听到那些话,但是偏偏没办法不听。而那些传进他耳朵里的话,句句如刺,他很想狠狠的甩下碗筷一走了之,但是多年的教育,让他没有这么做。

    他只是像平时那样放下碗筷,用餐巾轻轻的擦擦嘴,然后对所有人说道:“我吃饱了,各位慢用!”说完他就起身,立刻有仆人过来把他的椅子往外面挪了一些,接着他也不管宴席上的人是什么反应就转身离去了。

    蒋浩然的爸爸——蒋瑞德看了他一眼,没有发表意见,对着其他的宾客客气的说:“大家多吃点。”

    蒋浩然的母亲——妮斯,瞥了一眼空下来的座位,接着又转向身边的客人,继续笑颜逐开的攀谈着。

    郁小南见蒋浩然离去,也迅速的结束了这顿饭,对大家说了句客气话,也起身离席。紧跟着邓萧和孙耀廷也相继离席。

    大家跟上蒋浩然来到了游戏室。发现他正拿着一个弹力球不停的拍打着地面,每一下看着都很用力,像是在发泄情绪。

    郁小南和邓萧他们对视一眼,走了进来。

    “蒋浩然,你把我们都丢下,一个跑来这里玩,太不够意思了吧!”邓萧大步的走过去,夺过蒋浩然手里的弹力球。

    “不如我们也加入!”郁小南也走了过来,对他报以微笑。

    “就是,一个人玩有什么意思的,你这里还有没有了,我们也加入。”孙耀廷也走到蒋浩然的身边。

    蒋浩然虽然还是冰冷冷的面孔,但是他也没有拒绝大家的好意。他转身又拿出了三个弹力球。

    “我觉得,我们得制定一些规则,这样玩起来才有意识嘛!”孙耀廷说着望了望大家。

    于是一场四人弹力球大赛开始了。有因为刚过年关,大家身上都有钱,所以干脆加了一个要求,谁被球打中的次数最多,谁就是输家,要给钱的。这下,大家都有了动力,特别是邓萧。

    游戏室里一片欢声笑语。蒋浩然也忘却了吃饭时的不愉快。直到大家打累了,才坐在沙发上休息。

    邓萧数着纸上的记录,算来算去,都是她被打的最多,她气的把纸一甩,重重的坐进沙发里,连连抱怨。“有没有搞错,为什么是我最多?蒋浩然最少,这不公平。”

    孙耀廷看了一下记录,耸耸肩,无奈的道:“愿赌服输吧!”

    邓萧突然转向郁小南拉着她的手臂,笑眯眯的说:“小南,你也知道的,我这个状况和你们那是没法比的,现在还要我给他钱,这不是宰我嘛,这样对我不公平。”

    郁小南看着她这个样子,笑了起来,她扭过头望向蒋浩然。

    蒋浩然脸上的冰似乎融化的了许多,又因为刚刚的运动,脸颊变得红润了些,更加让他显得亲近了些。

    蒋浩然因为觉得热,脱下了外套,顺便拿起孙耀廷手里的那张纸,看了一下上面的内容,笑了一下。突然将手里的纸撕碎了。“现在没有比赛也没有结果了。”说完就转身走向门外,吩咐家仆送点喝的来。

    邓萧这才松了一口气,小声的对郁小南说:“还好,他够意识,要不就白白枉费我们这么辛苦陪着他了,是吧!”

    孙耀廷看见蒋浩然转身走了过来,立刻拍了拍邓萧,“就你话最多。”

    邓萧就当孙耀廷的话是在赞美,很得意的朝他眨眨眼睛。

    游戏结束后,大家又商量了一下明天的安排接着就各自回房间休息,准备明天的探险。

    郁小南的房间就在蒋浩然房间的旁边,她手里拿着一条灰色带着雪花点的围巾在房间里来回跺着步子。每次走到门口又突然折了回来,一副犹犹豫豫的样子,嘴里还喃喃自语。

    “送还是不送呢?”她拿着围巾走到门口,挣扎了好久,最后鼓起勇气,“不管了!”说着轻轻的打开房门,刚想跨出去,却听见蒋浩然的房门一阵声响,似乎他要出来了。她吓得立刻又退回到房间里,关上门,好奇的将耳朵贴在门上。

    她听见蒋浩然打开房门,走了出来,一直往另一边走去。脚步声渐渐远去,她才打开房门,探出头。

    走廊里一片黑暗,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壁灯亮着昏黄的光。郁小南借着壁灯的光线,望向蒋浩然离去的方向,心里纳闷着,这么晚了,他要去哪里呢?郁小南有些担心,她决定跟上去看看。

    蒋浩然一路走到了他父母的房间门口,他打算在走之前跟父母们说一声,正准备敲门却发现房门竟然是虚掩着的,里面传来争吵声。他轻轻的将房门打开一条缝,门里的光线洒在了他的身上,照亮了他的面容,冷峻的脸上,正微微蹙着眉。

    房间里传来蒋瑞德的恼怒的声音,“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做,这就是做母亲的应该有的态度?你平时怎么样我就不说了,今天那么多人,你还是这样!”

    接着是一阵沉默,和烦躁的脚步声。

    “你到现在都不能释怀,对那个人念念不忘是吧!”蒋瑞德突然拉高了音调,将手里的一只烟湮灭在烟灰缸里。眼神直视着坐在床沿茫然望着化妆镜的妮斯。

    妮斯听到蒋瑞德提到那个人,眼皮抖动了一下,缓缓开口。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那个人?你只会用你的权力和地位去得到你想得到的一切。”

    蒋瑞德扭过头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走到妮斯的身边,坐在她旁边,语气变得柔和了一些,“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

    妮斯依然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冷哼了一声,“说的真好听,”她话音刚落就扭头望向身旁的蒋瑞德,神情坚毅。

    “可是你做的那一切不是为我,而是为了你自己的私欲。”

    蒋瑞德听到这里突然起身对着妮斯甩了一巴掌,一阵清脆的巴掌声,站在门外的蒋浩然听的清清楚楚。

    不远处躲在一个人物雕像后面的郁小南,也听到那个声音,自己的心跟着颤抖了一下。她虽然离蒋浩然还有些距离,本不可能听到什么声音,但是由于现在是夜晚,一切的声音都好像被放大了好几倍,连她都能依稀的听见一些内容,更加清晰的停到了那个巴掌声。

    “够了!”蒋瑞德一声怒吼。太阳穴一突一突的。“你这么多年对我冷漠我都没对你说什么,难道你就看不到我对你的好?”

    妮斯捂着发烫的脸颊,缓缓坐正,没有看蒋瑞德一眼,脸上没有怒火,也没有疼痛。仿佛这个巴掌打的不是她的脸。

    “原本是有的,现在,没有了。”妮斯淡淡的话让蒋瑞德握紧了双手。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一手毁灭的。”妮斯说道这里,抬头望向蒋瑞德,一双眼睛像刀子一样锐利。

    蒋瑞德看到妮斯这样的眼神,心陡然一沉,脚步也不由的往后退了一步。

    “我毁灭的?”

    蒋瑞德的疑问让妮斯觉得好笑,她嘴角轻轻上扬了一下,“当你派人去威胁那个人,就注定了一切都将毁在你的手里。”

    蒋瑞德突然睁大了眼睛,身上所有的动作都静止了。他望着妮斯有些不敢相信,“你是怎么知道那件事的?”

    妮斯看着蒋瑞德模样,觉得更好笑了,“你以为纸能包的住火吗?”

    蒋瑞德依然望着妮斯。

    妮斯移开目光望向镜子里的自己,“就是从浩宇失踪之后发现的。”

    蒋瑞德恍然大悟,“所以从那时起,你对浩然就变的特别的冷漠?”

    妮斯先是一阵沉默,之后才缓缓开口,“浩然和你太像了,看到他就好像看到你,就会让我想起你做过的那些事。”

    “可他也是你的孩子!”蒋瑞德无法接受妮斯的想法和做法。

    “如果不是因为你,大家都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妮斯也有些激动的望向蒋瑞德。

    “即便如此,你也用不着那样对浩然吧,他还只是个孩子,你无时无刻不在夸奖浩宇,你有想过浩然的心情吗?”

    蒋瑞德的话让妮斯沉默了。许久她才开口,“浩宇和浩然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蒋瑞德继续追问,“是不是浩宇很像你一直喜欢的那个人?”

    妮斯一听抬头望向蒋瑞德,她现在才明白原来他们彼此都有着秘密,而这些秘密又都被彼此知晓。这一刻,她有些迷茫,她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但是站在门外的蒋浩然却如招受晴天霹雳一般的倒退了一步。他知道母亲不喜欢他,但是他并不知道其中的缘由,现在他终于了解。无论他在怎么努力也不可能像蒋浩宇那样得到母亲的爱。不是因为他不够好,而是因为他像爸爸,而妈妈的心里却因为蒋浩宇很想她爱的那个人所有对他无条件的喜欢。这一切只是为了爱。

    他咬着呀,握紧双拳,转身离去。却在转身的那一刻又停下了脚步,他看到了站在雕像旁边的郁小南。

    郁小南也听到了里面的那番话,她没想到,蒋浩然的家庭会这么复杂,她为他感到难过。却不料蒋浩然突然转身,她来不及躲藏,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蒋浩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突然,天空划过一道闪电,将黑夜照的犹如白昼。郁小南看到蒋浩然的眼睛,在闪电光芒的照耀下,反射着点点光亮,她知道那些大概是眼泪吧!

    蒋浩然看到郁小南一脸的愁容,他走到她身边,“你都听到了?”

    郁小南点点头,手里还拿着那条围巾。

    蒋浩然没在说什么,径直朝楼梯走去。

    这时,响起一声低沉的雷鸣,看起来要下一场大暴雨。郁小南被那声雷鸣吓的颤抖了一下,望了望窗外的天空,又立刻去追蒋浩然。

    郁小南一直追着蒋浩然走到一楼的大厅。蒋浩然打开了大门,一阵风猛烈的吹进屋子,郁小南不由的缩了缩脖子。

    “浩然!”她喊了他一声。

    蒋浩然稍稍偏了一下头,对郁小南说:“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接着就大步走向外面。

    现在的天气寒冷无比,外面积雪还未化。蒋浩然却只穿着一件开衫羊绒衣外加一件衬衣,哪里能抵挡外面的寒风。郁小南不加思索的冲了出去,一直跟在蒋浩然的身后。

    一阵雷鸣闪电之后,雨点开始从天而降。郁小南抬头望了望天,心有不忍的追上了蒋浩然。

    “浩然,回去吧!”

    蒋浩然没有停下来,还在继续往前走。

    “下雨了,在待下去会感冒的,”郁小南不依不饶的劝说着。

    蒋浩然没有理会她,还只是一直往前走,走进积雪覆盖的草地。

    此时的天空开始下起倾盆大雨,夹杂着刺骨的风席卷着大地。

    郁小南见蒋浩然没有一丝离开的意思,于是下定决心,“好!蒋浩然,你不走,我也不走。”

    郁小南的这句话似乎有点作用,蒋浩然望向了她,“你回去吧,我不会有事的。”

    郁小南望着被冰冷的雨水打湿的蒋浩然,摇摇头。

    “你回去,不要管我。”蒋浩然突然用力甩开郁小南一个人在雪地上不停奔跑。

    郁小南被蒋浩然推开,她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好难过。

    又一次,闪电照亮了大地,却照不亮蒋浩然的心。他对着天空大喊:“为什么?为什么?我想要的只是家庭的温暖,为什么只有我得不到。”蒋浩然喊到最后跪在了雪地里,脸上的水珠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郁小南走到他身边,抬起了他的脸,替他抹去额前的水珠,深情的望着他,“你还有我啊。”

    郁小南的话让坚强的蒋浩然再也忍不住,将内心的痛苦宣泄出来。他紧紧的抱着她。身体在不停的颤抖着。

    一个女仆拿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熏香用的工具,快步走进一个宽大的房间,将手里的托盘放到床头柜上。

    “夫人您要的东西已经拿来了,要点那几个味道?”女仆恭敬的询问坐在床边的妮斯。

    妮斯将目光移到熏香上,想了一下,“薰衣草、茶树、尤加利,就这三个吧!”

    女仆答应了一声就开始点熏香,混合着三种香味的青烟缓缓飘散。妮斯又将目光移到躺在床上浑然不知的蒋浩然身上。

    此刻,妮斯正看着蒋浩然,心绪混乱。她轻轻拨开挡在他眼睛上面的头发,叹了口气。看着这张脸,她不由的想起他和蒋浩宇小时候的光景。

    那时,两个孩子还是襁褓之中的婴儿,但是蒋浩然和蒋浩宇已经明显的有些不一样。蒋浩宇爱笑,见到谁都会笑,而蒋浩然不哭不闹也不笑,只有看到鲜艳的图画,才会表现的高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