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79章 185狼群被逼退
    ,精彩小说免费!

    那个时候,妮斯就偏爱蒋浩宇多一些,但是却也没像现在这般对待蒋浩然。直到蒋浩宇失踪,她不放弃对浩宇的寻找,找遍无数的私家侦探,才从某个人的身上知道当年,蒋瑞德对她喜欢的人做的那些事。

    蒋瑞德用权利和金钱逼的那个男人走投无路,只好在妮斯的眼前消失。妮斯这才嫁给蒋瑞德。当妮斯知道这件事,她觉得自己的心快要死掉了。

    原本她还有一个蒋浩宇,他和她喜欢的那个人有着许多的共同点,她灰暗的心也曾因为拥有蒋浩宇而感到些许的光明。但是当他失踪之后,一切都变了,一些不知道的事情也都浮出水面,让她无从接受。从那以后她恨蒋瑞德,讨厌和他一样的蒋浩然。

    一声咳嗽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她望向了蒋浩然,那声咳嗽的声音,是他发出的。

    妮斯看着他,想起他有一双和自己很像的眼睛,这个孩子也是她怀胎十月才生下来的。她的心里也有所动容。

    妮斯坐在他身边,望着他许久都没说话,目光凝视着那张脸,仿佛陷入沉思。

    屋子里香味四溢。

    当蒋浩然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他柔软的大床上,屋子里弥漫着薰衣草、茶树、尤加利的香味。他小时候经常感冒,那个时候妈妈就是给他在屋子里点这几个味道的精油来缓解他的感冒症状,所以他对这几个味道特别的熟悉。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在问过这个味道了,他的脑海里闪过妈妈微笑的脸。

    他想马上起身,却突然觉得有些无力,只好缓缓的起身,身上的衣服还有些湿,他抓起床边卧榻上的睡袍,穿好衣服这才走出房门,刚好碰到端着药汤的邓萧和孙耀廷。

    邓萧一看到蒋浩然先是一愣,接着关切的询问他,“蒋浩然,你怎么可以下床的,病都好了?”

    蒋浩然这才想起自己昨晚和郁小南两人在风雨里经过,想起自己被郁小南扶着回到了屋里,之后就有些模模糊糊的了。

    “小南呢?”

    邓萧端着药腕,走到他身边,哟个眼神指了指郁小南的房间,“在房里。”

    蒋浩然随着邓萧走进了郁小南的房间,这个房间里也充满着薰衣草、茶树和尤加利的味道。蒋浩然没想到连这个房间也有这个味道,难道她也病了?这个猜测让他有些担心。

    又更新晚了,都是网络问题,我在一个没有网络的地方,只能依靠无线网,它慢的想气死人,我期待能早日回家

    邓萧将药腕放到床头柜上,走到床边轻轻的拍着被子下面的人唤着:“小南,起来吃药了。”

    蒋浩然慢慢的走到郁小南的床边,看到那张熟悉的脸上,此刻她的脸颊泛着粉嫩的红色,闭着的眼睛上面是微微皱着的眉。

    郁小南听到邓萧的声音,缓缓的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先是邓萧接着是孙耀廷,最后出现在她眼里的是蒋浩然。在看见蒋浩然的时候,眉头皱的更紧了些。她想说话,却因为很无力张开的嘴最后还是没有发出声音,只是用眼神询问着他。

    蒋浩然坐到她的床边,看到她一副虚弱的样子,心里涌上一股愧疚的感觉。他知道她会生病却都是为了自己。他伸出了手,在她额头一摸,发现温度很高。

    “怎么这么烫?”他诧异的问道,他没想到她的高烧这么厉害。

    “还不是为了你。”邓萧抢先一步回答了他,“昨晚,你在外面淋雨,她就陪着你淋雨,回来的时候,你已经发烧了。她又跑出去找那条围巾,结果回来的时候病的就更糟糕了,还跑来照顾你。期间你妈妈也来看了看你,命人点了一屋子的熏香就离开了。”

    郁小南想阻止邓萧说下去的,却无奈自己连伸出手的力气都没有,皱着眉头望向邓萧,试图用声音阻止她。

    “邓萧!”她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声。

    邓萧望向郁小南,“好,我不说了,你们两位都是病人,先给我乖乖把药都吃了。”说着先递给蒋浩然一碗药,接着,又去扶郁小南。

    蒋浩然喝下了药,放下药腕,有望向邓萧,“你说的围巾是什么?”

    邓萧还在扶着郁小南,帮她喝药,只能扭过头对着靠近窗边的茶几上用眼神指了指。

    蒋浩然扭头,看见茶几上有一条灰色带雪花点的围巾正安静的躺在那里。他走了过去,拿起茶几上的那条围巾,围巾还有些湿,他看着这条围巾似乎想起了什么。

    邓萧此时已经拿着空的药腕走了过来,在蒋浩然的身边小声的说:“这是她要送你的礼物。”邓萧说完对他意味深长的一笑,之后就和孙耀廷离开了房间。

    蒋浩然拿着那条围巾,心里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生气,他走到郁小南的身边望着她。

    郁小南正靠在床头上,看到蒋浩然手里拿着的自己准备的围巾,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蒋浩然坐在她的身边,“谢谢的你的礼物。”

    郁小南坐在床上,看着蒋浩然手里的围巾,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本来是想给你个惊喜的,却没想到······我不是有意听到那些话的。”

    蒋浩然没有说话,只是低下了头望着手里的围巾。“让你看到我这样的家庭,该是我说抱歉才对。”

    郁小南抓住了蒋浩然的手,“浩然!”

    蒋浩然抬起头望向她。

    “其实,你比我幸福的。我从出生之后,妈妈就过世了,我不知道有妈妈是什么感觉。你的妈妈还在你身边,你还有希望的。而我这辈子都没有希望了。”

    蒋浩然望着郁小南,握紧了她的手。

    这一病,大家的行程又被耽误了两天。这两天里,蒋浩然的妈妈也来看过他们,但也只是匆匆一瞥,没坐多久就离去了。

    蒋浩然在得知屋子的熏香也是妈妈安排的时候,心里有些诧异,但更多的是温暖,但他也知道,他能得到的也只有这么一点点。

    两人病好之后的第二天,大家起了一个大早,坐在餐桌上一起吃着早餐。

    蒋浩然的母亲破天荒的也和大家一起坐在了一起。

    “我打算和我朋友,去外面露营,过几天才能回来。”蒋浩然吃完了早餐,趁着父母都在这里,说出了他的计划。

    蒋瑞德放下手里的餐具,优雅的擦了擦嘴,“不要去太危险的地方。”

    “知道了,爸爸!”

    蒋浩然答应了一声,正准备起身,坐在一旁的妮斯突然开口了,“注意安全!”

    蒋浩然听到妈妈的这句话觉得很是诧异,回望向她,发现妈妈也在看着他。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点点头,然后和大家离去。他不知道那天晚上爸爸和妈妈讨论的最终结局是什么,但是至从他生病之后,妈妈对他的态度似乎有一点点的好转。

    当他们四人走出别墅的大门时刚好看见太阳温暖的升起,蒋浩然望着太阳,微微一笑。

    一辆黑色的汽车,在蜿蜒的山路上前行着,翻过一座山又一座的大山之后,终于停在了路边。

    蒋浩然打开车门走了出来,将背包跨在肩上。郁小南和邓萧、孙耀廷也陆续走出车厢。经过了三个多小时的车程,大家总算出了车门。

    蒋浩然带着大家走向马路的另一边,大家跟着他走了过去。他指了指下面一处干枯的河谷,“就在这里面。”

    大家顺着蒋浩然手指的方向往里一望,发现下面有许多的石头,在远处的石头上竟然是红色的。不用走近就能看到一片的红色。

    郁小南看着这些石头,像发现新大陆一般的新奇,这是她从来都没见过的景色,听都没听说过。

    “我们赶快下去吧!”邓萧一看到新奇的事物就激动的想马上冲下去。

    蒋浩然查看着周围的地形,选了一处比较平缓的地方带着大家往下方走去。

    从马路边到下方的河谷,路程不算太艰难,落差也没有多大,三两下就走到谷底。这里几乎都是石头,大大小小的铺满整个河谷。有的石头大的要两个人合抱才能抱的下,有的石头又小的只有手指甲盖那么大。

    大家顺着河谷一直往前走,到处都是石头,前行的路走的不是很顺畅,脚下一高一低的。没走多久,红石头就近在眼前了。

    郁小南走近这一片红石头的地方,感慨大自然的奇特,总会有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出现。当大家走进了才发现这些石头并不是全红的,只有面朝阳光的地方的是红色的,而且在石头与石头互相靠在一起的地方也没有红色。

    郁小南停下脚步,走到一块大石头的旁边,好奇的低头查看,又用手摸了摸,发觉这些红色的东西很柔软,好像一种蕨类植物,就像平常都能看见的青苔一样。只不过这些“青苔”是红色的。而且是很鲜艳的红色,看着特别的漂亮。

    走在后面的邓萧也凑过来,好奇的摸了摸,“唉!我还以为这些石头都是天然的红色呢,怎么好像是上面长了些寄生植物。”

    “这些石头的确很奇怪,不过这里是不是戒子里指示的那个的地方,我也不敢肯定,因为,从戒指的视角来看,是从天上垂直下来的,和我们现在的视角不一样。”蒋浩然也凑过来,看着红石头犹豫的说。

    郁小南点点头,望向周围的高山,“戒指最终指示的是在红石头周围的山上,我上去看看就能有答案了。”

    大家抬头望向周围高耸入云的高山。这座山很高,望不到山顶,而且和周围其他的山连在一起,形成一片绵延不断的山脉。

    “爬这座山,估计我们得花掉很多时间。”孙耀廷抬着头望着高不可及的山感慨道。

    “我们抓紧时间吧!”蒋浩然说完,就带着大家继续往前。

    整座大山都是由青灰色的岩石组成,有许多的枯枝从石缝里长出来,有些耐严寒的植物都还是绿色的。

    大家找了一条上山的路就开始了漫长的爬山之旅。刚开始的时候大家还有说有笑的聊着天,后来大家也越走越累,上山的路也越来越不好走,枯枝和植物也越来越少,大家都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地下的路上。

    中午的时候,大家吃了点食物又继续赶路,争取在天黑前找到那个有着图案的石门。

    他们一步步往上走,气温一点点的往下降,走到四五点的时候,郁小南已经明显的看到自己呼出的气体变成了白烟,太阳从大山了另一边照过来,但是他们却只能看到余晖。

    大家疲惫的坐在一处石头边上躲避风寒。

    郁小南从纳盒里拿出了许多的食物和大家分食,她一边吃着一边查看周围的地形。他们现在已经在很接近白雪覆盖的区域了,再往上,就会越来越难走。很多的石头的都没白雪覆盖了。

    “戒指里的提示的地方,到底在哪里啊?”她困惑的望了望白色的山峰。

    其他人也都望向高山,思考着。

    “我记得,戒指指示的最后景象是一出完全被白雪覆盖的地方,可是周围似乎也没什么特点,找起来可能真的很费力。”孙耀廷望着白色的山峰喃喃的说。

    “我记得画面中的那个地方,风雪好像挺大的,按照风雪的强度来看,应该还要再往上走。”蒋浩然喝了口温热的水缓缓的说。

    郁小南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但是自己还有疑问,“可是这个山面积很大,即使能确定高度,但是却没办法确定横向的位置吧!”

    邓萧一直都在聆听大家的讨论,嘴里塞满了食物,“那就每一个地方走找一遍。”她含糊不清的说。

    郁小南叹了口气,这并不是塞满好办法,可是就目前来看却也是唯一的办法。

    大家稍作休息之后,又继续开始爬山之路。现在已经进入白雪覆盖的区域,每个人的身后,都是一排的脚印。周围的植物也都渐渐的消失不见,只有青灰色的石头从白雪中露出来。

    风更加狂猛,呼呼的吹在每个人的脸上,大家都觉得犹如刀割一般的不舒服。

    郁小南对着自己的双手,吹着热气,然后使劲的搓了搓,捂在脸上,缓解一下风对脸的肆虐。

    邓萧将外套的拉链拉到最顶端,将自己的脖子包裹起来。

    蒋浩然在雪地里踏出一个深深的脚印,接着停了下来,抬头望向天空。大家也跟着停了下来。

    “我们不能在往前了,天就要黑了,必须找个地方扎帐篷。”蒋浩然回头对身后的人喊了一句。

    大家点点头,又走了一段路,终于找到一处可以避风的石头,就在此扎起了帐篷。不多时,天已经全部黑透了。大家躲在帐篷里,围成一圈,外面的风雪吹的帐篷来回抖动。风呼啸的声音,有些瘆人,令大家的心都不能平静。

    “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一早大家在继续找那个石门。”孙耀廷看到两个女生有些害怕的频频回头,故意轻松的笑着说,想让她们放松些。

    突然,蒋浩然皱了一下眉,他扭头望向帐篷的出口。

    郁小南察觉到他反常的举止,疑惑的望向他,“怎么了?”

    蒋浩然没有回答,只是迅速的拉开了帐篷的拉链,走了出去,陷入黑暗中。

    郁小南和大家不太明白,三人对望了一眼,也立刻走了出去。刚一掀开帐篷的帘子,就发现周围有许多的亮点,很有规律的围成了一个圈。有的是静止的有的还有动,看着还挺漂亮的。

    “怎么回事?”邓萧来回望着那些亮点好奇的问:“又是什么奇异的景观吗?”

    “不是景观,是狼群。”蒋浩然的话刚说完,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狼嚎。

    狼嚎的声音令郁小南的神经瞬间紧绷了起来,心里惊起千层浪,她立刻抓住了蒋浩然的手,害怕的望向那些亮点。

    孙耀廷望着那些会动的亮点,心里也跟着紧张了起来。邓萧也立刻跑到他的身边,两人紧紧的握着彼此的手。

    蒋浩然望着那些亮点,后悔自己这么疏忽,没有事先先了解一下这里的地形环境就带着大家出发了,结果却发生了这样的事。他望着那些光点沉默着。

    他初略的估算了一下,狼群的数量,大概有三十只左右。这个数量对他们来说算是天位数字,但是如果他们运用念力和召唤精灵的话也还是勉强可以冲出重围的。他略为思考了一下,觉得自己这一方还是有胜算的,心里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大家背靠背,盯住自己前面的狼群。”蒋浩然吩咐了一声,立刻将念力旋转起来,将念力变形成保护罩,将自己围了起来。还好他们都不是手无寸铁的人,要与这些狼群对抗也不是不可能。

    大家迅速的背靠着背围在一起,各自旋转着自己的念力,打开了防御。

    只见那些光亮的狼眼开始向他们靠近,刚刚嚎叫过的那只狼,带领着狼群,向着他们慢慢逼近。

    郁小南拿出赤金丸,分给每个人。所有人立刻召唤出各自的精灵。

    毒鑫子立在风中望着那些狼群,很无奈的说了一句,“你们的运气还真的是背,竟然遇到了妖狼。”

    “妖狼?”蒋浩然并不像毒鑫子这般见多识广,他不明白妖狼是什么动物?

    “这种动物虽然本身不懂念力,但是他们却很会运用,它们的牙齿和爪子都能用念力加持,比一般的动物杀伤力要大的多。加持过的狼,相当于四色精灵的攻击力。最重要的是,它们这种狼群数量都很庞大,远不止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些。”

    毒鑫子的话音刚落,又有无数的光点向着他们聚集而来,密密麻麻的完全数不清楚。

    蒋浩然看到这些后来出现的狼,心里估算了一下,少说都有上百只,他刚刚平静的心,又有些惊慌了。就算他们比这些妖狼厉害,也无法与它们的数量相比,这要是真的打起来,他们会被这些狼群的人海战术给拖累死的。

    蒋浩然皱紧眉头,眼睛盯着那些狼群,脑袋在不停的思考着办法。

    正想着,狼群已经向他们扑了过来,蒋浩然借着赤金丸的能量凝出一把长剑。

    毒鑫子见状立刻飞身扑向那些狼群,在密集的狼群里左右挥拳。他乌黑的拳,像铁一般的坚硬,所到之处狼群立刻被打的一片混乱,不少的狼哀嚎的到在地上。

    也有一些狼躲过毒鑫子的攻击,朝蒋浩然奔来。蒋浩然站在原地一剑劈向扑过来的狼,立刻有鲜红的血液喷射而出。狼的哀嚎声不停的响起。

    郁小南这个方向也被狼群围攻,她借着赤金丸的能量凝出长鞭。

    海腾月立在她身边,金色弓握在手里,不停的射出金色箭支。箭支嗖嗖的划过空气,刺向扑过来的狼,瞬间命中一只。接着是第二支。海腾月不停的拉弓,但是在射出第一支与射出第二支之间大约要停顿三秒,就是这三秒,让好几只狼扑向了郁小南。

    郁小南朝着前方扑过来的狼一甩鞭子,将那只狼打退。面对汹涌而来的狼群她只有不停的挥鞭子。

    邓萧的方向也有众多的狼群,她凝出一把剑,挡下扑来的狼爪,在狠狠一甩,将狼推向远处。邓萧的精灵——兰倩,将自己的衣服分裂成无数的绳索,将扑过来的狼群一只只捆住,再狠狠的一甩将它们甩到远处。

    孙耀廷的面前也是有许多的狼群,他凝出一根金色的长棍,一棍劈向扑过来的狼的脑袋。孙耀廷的精灵——凌绯,双手一挥,许多红色的小球噼里啪啦的飞出,在狼群里瞬间爆炸开来,犹如火花一般的绚烂,狼群被逼退。

    第一批妖狼的攻击,在大家的努力下被打退了。那些明亮的眼睛也缓缓的退后一些,伴随着狼群的哀嚎声。但是它们却没有退的很远,它们似乎还在观察他们。

    大家都坚守在自己方向没有离开,但是郁小南和邓萧在体力方面似乎消耗也不小,她们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蒋浩然看到她们的状况,知道这不是个好现象。面对这个现状,他反而变得更加的冷静了。

    “我估计它们第一次的攻击只是试探性的,为首的那只狼还没有动,大家小心!”

    “不是吧,这么多狼,还分批攻击,我们在厉害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吧!”邓萧既生气又害怕。

    “邓萧说的很对,我们不能被它们围着攻击,我们太被动了。”孙耀廷盯着对面的狼群,沉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