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82章 188岁月之痕
    ,精彩小说免费!

    “可是这和月老给我情花戒指,指引我来这里又有什么关系呢?”

    城主轻微的叹了一口气,只是一个浅浅的鼻音,但仍然被郁小南捕捉到。她猜测城主接下老要说的可能不会是什么好事。

    “发现那颗奇石才是灾祸的开始。”

    城主继续将他所知道的故事娓娓道来。

    在月北寒成功从人类的世界回来之后,他没有立刻将这个奇石的功效报知国主,而是暗暗组织了一个小分队,带着一些他们特有的装备再次来到人类的世界。

    随行的成员之中就有现在博雅夜灵的校长——黄爵。黄爵是一个爱好艺术的青年,比月北寒稍稍大一点点,当时的他看到人类世界的落后,心里有些惋惜。于是他有了留在这里开创学校的想法。

    月北寒极力支持,随行的一拨人也都支持,有些人甚至还主动要求成为导师。这便有了后来的博雅夜灵。

    而月北寒也在黄爵准备学校之际到处游历人类的大好河山。他喜欢这个世界的丰富植被和物产,以及许多他没见过的奇异事物,和许多特别的风土人情。这些都让他深感喜爱,最后他还发现这个大陆的女人比他们那个大陆的女人要漂亮的多。而他自己也因为帅气的外表和渊博的学识吸引了众多美女的青睐。

    在数月之后,他和黄爵等人回到月蓝国。黄爵去准备办学校的事宜,而月北寒则把这些事通报给了当时的国主。

    国主一听还有这等美丽的地方,当时就有些按耐不住了,立刻命月北寒带他前往人类大陆。

    当时一同前去的还有国主的弟弟以及一些大臣。黄爵也借此机会再次来到人类的大陆,正式开办学校。

    国主他们在月北寒的引领之下,第一次感受到和他们那个大陆不一样的世界。

    在他们那里由于多年各国征伐,土地物质都很匮乏,民众的生活也很不好,而这个大陆,人类的生活虽然还没落后,但是人民的生活都很富足。

    而且这里的美女也是国主在他们那片大陆见不到了。其实他们月蓝氏族人生的都很奇怪,男的貌美,女的貌丑。虽然也吞并了其他不少的部族,但这个现象始终不变。国主也很烦恼这个问题,当他看见一个小村庄之中的一名乡下女子都比他的王妃还漂亮,心里对这个大陆多了几分贪念。

    当他回国后,一直在酝酿着准备征服那片人类大陆。

    当时在月蓝国,有一个习惯,每当国主要做什么重大决定之时,必定要先去询问凤鸣塔里的女祭师。一直为国主效力的女祭师由于年老力衰,已经没有能力为国主效力了,但是她为国引荐她的徒弟——镜璃。

    镜璃当时还只是一个两百五十岁的孩童相当于人类的十岁,个子小小,身材消瘦,头发编成无数股细小的鞭子在脑后简单的梳起。那时的她就有着与生俱来的预测能力。

    她用一朵菊花,为国主预测。菊花在她念力的催动下开花绽放,接着掉落。她仔细的查看掉落的花瓣数量以及位置,最后说出了预测的结果为——凶。

    这让国主有些犹豫,征服的念想也被迫压了下来。数年后年老的女祭师过世,正式由镜璃接管了凤鸣塔。

    而国主在犹豫的期间,黄爵已经把学校开办了起来,广收学子,不图钱财。此时也涌现了许多优秀的学生。

    黄爵就开始想着若是能让这些学生进入他们的国家,进入他们最有名的学校——月蓝夜灵,他们一定会更有发展,说不定还能大幅度提高他们的寿命。

    于是他回到月蓝国,去找月蓝夜灵的校长以及国主商量此事。

    月蓝夜灵的校长点头同意,而国主思考了几日最终也同意了。那条通往人类大陆的通道就正式被成为国家要塞,军方重兵看守着。而人类的世界也在月蓝国渐渐传开。不少贵族和有权有钱的人都想去人类的大陆走走看看。

    不久之后便有了第一批进入月蓝国学校——月蓝夜灵的学生。当时仅有区区十人。六男四女,其中有一名女子貌美若仙惊为天人,名叫陆婉萱。她一来到月蓝国,所过之处无人不回眸。更有不少的人,直接尾随着她,一直跟到月蓝夜灵。

    即使在学校里她也吸引了众多男子爱慕的目光,也有不少女子妒忌的眼神。

    陆婉萱个性温和,面对那些对她有敌意的女子并不过多的在意,甚至被那些本国的月蓝氏人骂的很难听也置之不理。这道是让与她同行的郁湄大为不快。

    郁湄看到她被欺负,直截了当的用武力解决。她能进来这个学校能力自然不俗,当时念力已是拥有三种属性。更是高达九色念力。她面对那些欺负陆婉萱的丑女人们,眉毛一竖,不怒自威的样子就先让对方泄了气。在对上念力就有不少人都败下阵来,一时间郁湄的名声倒是大涨,不过涨的是她那不怒自威的霸气。

    这也让陆婉萱受益不少,欺负她的人只要看到郁湄都退到一边暗地里骂着。这些郁湄也懒得管,毕竟嘴长在别人脸上。她们爱怎么说她还真管不到。

    这些事情国主都略有耳闻,对于这个陆婉萱更是多了几分好奇。他慕名而来,当看见走出教室的陆婉萱第一次感到震撼,目光在也无发从她身上移开。但作为一国之主,他不能将自己的感情表现的太明显。他明的暗的都刻意找机会接近陆婉萱,但陆婉萱却是个后知后觉的人。一直没察觉出国主的本意,只当是自己多了一个高不可及的朋友,但国主却不这么想。

    当他得知陆婉萱竟然和其他的男生走的很近,心里大为不快,立刻由上而下的对那个男生打压。

    此时,陆婉萱才看出国主之意,但她的心里只有那个男生。她向郁湄倾述,希望她能帮自己想想办法。

    郁湄对于这个国主一直都没好感。总是一副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架势,让她非常讨厌。碰上这个事,她第一个站在陆婉萱这一边,让陆婉萱要不畏强权。

    陆婉萱见有人支持她,便向那个男生走的更近。两人互通心意。这让国主大怒,扬言要杀了那个男生。

    陆婉萱这才知道伴君如伴虎这句话的含义。此时的她已经非常害怕。郁湄提议让他们连夜逃会自己的国家,隐姓埋名。

    陆婉萱趁国主还没来得及防范她逃跑就先行离开月蓝国。这让国主震怒。此时又突然有大臣禀报,其他地区发生地震和瘟疫,灾祸连连,让他从新又思考起征服人类大陆的念想。那片大陆不但物产丰富,而且没有天灾人祸,更何况还有他想要得到的女人。

    他再一次找到镜璃,当时的镜璃已经长成少女,个子高了些,但却依然瘦瘦的。她平静的为国主预测,看完掉落在金花盆里的菊花之后,依旧平静的说出了结果。

    “此举大凶,国主若要一意孤行必定会失去你的最爱。”镜璃似乎能看透国主的心思。

    这句话倒是然国主皱起了眉头,不悦的起身,对着比自己小几百岁的镜璃厉声喊道:“你接管凤鸣塔才多久?真以为自己就能如老祭师一般厉害?哼!我就偏不相信你。”说完就拂袖而去。

    镜璃只是望着国主的背影摇摇头。

    于是国主正式宣布要大举进军人类世界,群臣异动。一部分主站派,鼓动着国主,说早该进攻了。一部分主和派,劝说国主,当时的月北寒就是主和派的其中之一。

    月北寒心知此次劝说不会有什么改变,立刻暗地里通知了郁湄他们这些从人类世界来的学生,偷偷将他们遣送回国,让他们通知黄爵校长。

    大战迫在眉睫。

    另一边,黄爵校长在听到郁湄的述说之后,面色沉重。他立刻召集学校里的导师,商量对策。他们决定将这一切告知人类大陆的各国国主,希望他们派兵镇守。但却召到他们的回绝,人类不相信黄爵他们所说的还有其他力量的倾入。

    黄爵知道让他们相信也不可能,于是决定自己召集各路有志人士,愿意来帮忙的都欢迎。这倒是吸引了不好江湖侠客。

    而学校的导师在人类世界生活的这些年里,让这些原本有着月蓝氏血脉的人们渐渐向往起平和的生活。他们极力反对国主的进攻,于是导师们加上优秀的学生,以及一些早年毕业的学生和江湖人士都纷纷来到通道的出口处——翠山灵。此时的他们仅有一千人。

    黄爵心知,他们这些人无论如何也敌不过月蓝国的十万大军,但要让他袖手旁观他也做不到,他只能寄希望于奇迹发生。

    不久之后国主带领大批军队穿过黑暗漩涡降临到这片大陆之上,刚一抵达就看见黄爵等人围在这里,似乎不想让他们通过。

    黄爵极力劝说国主却被国主厉声呵斥,他知道这一次国主是铁了心要抢夺这片大陆,他的心万分焦虑。

    国主不想在此地被拖延,他打算直捣黄龙。他高举明亮的剑大喊一声,直冲而下,黄爵立刻阻拦,但他明显抵挡不住国主彪悍的剑击,他一边退一边劝说。

    国主身后的猛将也冲了过来,形同洪水猛兽汹涌而来,无数的精灵满天飞,像黑压压的云层扑过来。郁湄他们看到这样的军队,心里也有些发颤。

    在军队最前面的是著名的大统领月北寒的父亲——月岩虎,他浓密的络腮胡更增添了他彪悍的气质,让人看着就害怕。

    在月岩虎的身旁还有一个身穿红衣年级轻轻,身材曼妙的女子,那女子用红色的面纱遮着脸,一头黑发如瀑布班垂在腰际,眼神锋利似剑。那女子正是国主最喜爱的女儿——月蓝烟寒。

    月蓝烟寒的目光锁定了镇定的郁湄,她早就听说过郁湄的名声,正好现在有机会让她可以和郁湄交手,她藏在面纱下的嘴角微微一扬,手里拿着一把红似火的剑,劈向郁湄。

    郁湄也整盯着月蓝烟寒,她看得出此人能力不低,彼此都锁定对方为敌,展开了激烈的争斗。

    在国主率领的十万大军以压倒性的优势直冲而下之时,月北寒却穿着军队的铠甲混在大军之中,他故意跑到一队人马中指着另一队人,说对方想要抢他们的功劳,让他们多多提防。

    在他到处散播混乱的谣言之时,各队人马开始猜疑身边的战友,不少人反向挥刀砍向自己的队友,每个人都想借着这一战夺个好头衔,但又怕被别人抢了先机。

    于是整个军队了纷纷混乱起来。

    黄爵这一边阻拦的人,看着这般情景都有些错愕。有的人甚至停下来看着他们起内讧,还不紧不慢的说,不急不急,等你们打清楚了在来和我打!

    这让大统领怒的脸红脖子粗,怒吼着冲进自己的阵营里。

    此时的国主正和黄爵纠缠着,打的黄爵连连倒退。

    郁湄和月蓝烟寒也正打的难舍难分。

    突然,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所有的人和精灵却还在纠缠。一道闪亮的带着极具破坏力的闪电从天而降,刚好朝着黄爵和国主的方向而去,两人反应灵敏立刻分开这才躲了过去,地面一颗大树立刻被闪电打的断裂开来。

    闪电的另一条分支却冲向了郁湄和月蓝烟寒的地方。两人当时正死死的扣住对方,谁也不肯放过谁,当她们发现闪电时,已经近在眼前无处可躲了。

    闪电立刻打中她们的身体,将两人的身体同时分裂开来,血肉变得焦黑。两人同时倒地。

    国主大惊,奔向月蓝烟寒,抱起她的身体,发现她全身都被闪电击的冒着白烟,身体焦黑的连面容都认不出来。国主抱着女儿身体的手都在颤抖,泪水溢出眼眶。这位高高在上的国主如今却也不在高大,他紧紧地抱着女儿的身体来回摇晃,试图将女儿唤醒,但他声嘶力竭的呼唤却没有一点效果。

    黄爵也立刻跑过来查看郁湄,发现她的情况和月蓝烟寒一样,他的心也不少受,虽然他知道这场大战必定会有人陨落,但是他没想到会她们。

    看那两人明显已经断了气,此刻就是有灵丹妙药也救不回这两人,她们就此香消玉损了。

    其他所有正在打斗的人都停了下来,楞在了原地,望着伤心欲绝的国主,和一脸悲伤的黄爵说不出话。

    此时只能听到国主仰天痛苦的呐喊,和漂泊大雨打落在地面的声音。

    国主痛失爱女,这一切都应验了镜璃的预言,他深深的后悔没有听镜璃的话,结果发生了这样的事,大概连老天都在谴责他。他带着女儿的尸体撤离大军,离开了人类的大陆。

    黄爵也带走了郁湄的尸体。焦黑的泥土里,没有人发现有一个孔洞直通地底的地下河流。有什么东西掉进里面顺着河水流走。

    大战就这样结束了,这个结局不在任何人的意料之中。在月蓝国国主悄悄的来,又悲痛的走了之后,人类的大陆恢复平静,许多人都记住那两个扭转了这一切的女子,郁湄和月蓝烟寒。是她们的性命换来了这一片大陆的安宁。

    又过了数百年。人类的世界对过去的那场大战已经渐渐淡忘,许多参加过那场战斗的人都魂归故土,变成一把黄土。

    由于当时人类世界的各个国家没有参与大战,他们也并不知道当时的状况。只有一些江湖人士和一些说书的,还在编着当时的故事,只有这些故事流传了下来。但是多年过去以后,这些故事在代代相传中也失去了它原来的风貌,很多细节被夸张或篡改。以至于到后来大家对这些故事全当成了神话故事,只是听听而已,没有人在当真过。

    而月蓝国,在国主回来之后曾经陷入一段时间的萎靡期,国主不理任何事,都是由他的弟弟西王来处理。

    当时那场战争,西王并没有参加。他留守本国,对他而言倒是有些遗憾。他曾说若是有他在,一定不会后退的。西王也是主战派的一份子,还是主力。

    在国主闭门的时候,月北寒曾去看望过他,还拿了些人类的书籍留给他看。那些书都是一些哲理书籍。教人如何修身养性。国主在这些书中得到了心灵的平静,这才渐渐的从封闭的世界走了出来。

    数月之后,他从新回到朝政大厅,宣布了一系列的改革计划,鼓励农耕,减少税收,发展各种商业畜牧业等等。都是一些对平民百姓有利的政策,国家的发展逐渐走上繁荣。天灾人祸也在逐年减少。

    国主还命令继续开放通道让黄爵的学生能继续到月蓝夜灵来学习,一时间涌进不少的学生。在这些人当中,有些毕业之后就留在了月蓝国,成为各个行业的杰出青年,有些人则选择回到人类的大陆。为自己的故乡效力。

    这些年间,两个世界相安无事。而且还互相促进发展。国主还曾在人类世界发生天灾人祸时派兵相助,当时的人类。都将月蓝国的人视为仙人,很多地方还修建庙宇对他们经行顶礼膜拜。

    两个大陆空前的壮大发展着。

    西王眼见哥哥似乎没有再攻打人类世界的想法,曾不断的游说他,却被哥哥拒绝了。

    西王骨子里流淌的月蓝氏族人的血液,让他好战的心性不断的在他心里蔓延。攻打人类世界,将其据为己有是他不曾放弃的想法。他甚至有了一下小动作,开始收买只忠心于他的部下。国主略有察觉,却没说什么,他觉得那是西王在替他分担朝政。

    国主在一次考察民情的时候,突然病倒,一位懂医术的官员,给国主诊治之后大惊。

    国主这才知道,自己的身体正在不断的吸收着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药。这种毒药积累到一定的时候,会突然爆发,就是突发病症一样,平时如不细查是无法发现的,发病之后和其他的急症一样,根本无法查出曾被下毒。

    国主回到宫殿里,开始秘密的调查。他万万没有想到,调查的结果让他陷入无尽的烦恼中。要害他的竟然是他唯一的亲人——西王俊。

    国主扶额坐在自己的宝座上,硕大的宫殿,他第一次觉得无比的宽大。一种沉痛的孤独感侵蚀了他。国主虽然知道了此事,却迟迟没有做出决定,他的几个知晓此事的忠心的部下,都替国主担心着。没人敢泄漏风声。

    但西王还是知道了自己做的这件事败露了,他决定先下手为强,打算暗地里行刺。

    他密谋行刺的一事却碰巧被月北寒发现,暗地里通知了国主,他还告诫国主要尽早做安排。月北寒此次回月蓝国只是为了看望父亲,之后就离开了月蓝国前往人类的世界。

    国主得到月北寒的告诫,心里百感交集。他虽然也暗中部署了一些,但是当自己的亲弟弟拿着剑直指自己的时候,心里还是痛的犹如刀割。

    国主因为早有准备,这才顺利逃脱,但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他负伤的程度曾让救下他的月北寒胆寒。

    国主逃走之后,还一并带走了那块可以打通通往人类世界的钥匙——岁月之痕。人类和月蓝国的通道就此消失。

    城主说道这里停了下来,许久都没有人说话。郁小南和蒋浩然还沉浸在这个故事里,而城主和月老却仿佛在回忆过去。

    郁小南注视着这个地下城堡的主人,心里有些想法,“城主,你就是当年那个国主吧!”

    蒋浩然也这么猜测,两人同时注视着城主。

    城主微微一笑,喝了口茶,缓缓抬起头,望向他们。

    “是的,我就只当年的国主。”

    “原来,这片大陆上还发生过这样的事情,现在已经没有几个人知道了吧!”郁小南感慨的说。

    月老也轻轻的笑了一下,“知道的人的确不多,即使这些人知道也是被禁止外传的。不过这里的人都是知道的,了解历史,是来这里的必修课。”

    郁小南点点头表示认同,突然又想到什么事猛的抬起头,“那么那些想要抓你的黑衣人又是怎么回事?”郁小南望向月老询问道。

    “那些人是西王的手下。这些事情说起来也是有些复杂的。”

    月老又开始了一段叙述。

    在国主逃出来之后,西王没过多久就自立为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