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85章 191武器库
    ,精彩小说免费!

    “我不知道什么是定身术啊?”郁小南很无辜也很客气的说。

    “你刚刚把乌狄娜给定住了你还说你不知道?你想把我气死是吧!”郁湄见郁小南不肯说真话,想打她的心都有了。

    “郁湄,你那么凶谁会跟你说真话。”月蓝烟寒瞥了郁湄一样,在一旁缓缓地说道。

    郁湄望向月蓝烟寒,“我性子急,你又不是不知道。”接着转向郁小南,“快说是谁教你的定身术。”

    “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定身术,更加没有人教过我。”郁小南再三重申着自己的说法。

    郁湄看到她如此坚定的回答,到不像是在骗自己,如果这个丫头没有人教她就会的话,那??????

    郁湄突然睁大了眼睛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郁小南。”

    竟然姓郁?郁湄的心里也惊了一下,又想到了什么:“你身上是不是也有情花的纹身?”

    郁小南点点头,“也不能说是纹身吧,只有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情花图案在身上。”

    “你怎么不早说?”郁湄说着重重的拍了一下郁小南的肩膀。郁小南被她打的肩膀一低,有些承受不住。郁湄却没注意到这些,又加了一句:“真是的!”

    郁小南看到郁湄的态度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变,没有刚才的严厉的凶劲,倒是变得爽朗了许多,眉头也舒展了,嘴角也笑了起来,这让她大为不解。

    蒋浩然也很困惑的皱起了眉头,望向郁湄的眼神有些审视的意味。

    邓萧和孙耀廷也困惑的互相对望了一眼,彼此都不能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就连乌狄娜和沈魁星都有些诧异。

    只有月蓝烟寒知道只怎么回事,她看着每个人的脸上都写了一个大大的问号,立刻笑着解释道:“郁湄一直在等一个身上有情花的后人。大概就是你吧!”她说着望向郁小南。

    郁小南不敢相信,“后人?你的意思是说我是郁湄的后人?”她说着睁大眼睛望望月蓝烟寒又望望郁湄。

    “是的,你不要再问废话了,以后就由我来教导你!”郁湄说着又拍了拍郁小南的肩膀。“你们几个都跟我来。”说着指了指蒋浩然和郁小南。

    郁小南揉着肩膀,直到现在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但是郁湄迅速的离去,却又让她来不及多想,只能跟上去。她匆忙的望了邓萧他们一眼,和他们挥了挥手。

    蒋浩然拉着郁小南和她转身走向郁湄离去的方向。

    “好戏结束,我们也走吧!”月蓝烟寒看见郁湄已经走了这才动身,带着邓萧和孙耀廷朝森林的方向走去。

    邓萧很不情愿的嘀咕了一声:“要是能在一起该多好。”

    孙耀廷拉着邓萧转身,“走吧!”

    在一处长满玻璃草地的空地上,郁湄和乌狄娜说了几句,拍了拍她的肩膀,就转身朝郁小南他们两人走来。乌狄娜独自一人向反方向走去。

    “好了,现在就只剩下你们了,直接让我看看你们的能力吧!”郁湄说着站直了身子,伸出手掌,掌心对着他们两人。

    郁小南有些不明白,这是要干嘛?

    蒋浩然看到郁湄的架势,到是有些明白,“你是让我们攻击你?”

    “废话,快点!”

    蒋浩然对身边的郁小南小声的解释:“用你最强的念力去打她。”

    “哦!”郁小南答应了一声。两人开始调动念力。

    无形的念力在郁湄的眼里,却是有形的能量,两人的念力同时轰向了郁湄。

    郁湄单掌抵挡,身体纹丝不动,所有的能量都从她身边划过。周围的草地被劲风吹的左右摇摆。

    能量几秒钟后就消失了,郁小南和蒋浩然望着站在那里一动也没动过的郁湄深深的感到佩服,这可是他们两人的合击。

    郁湄收回手掌走到他们两人的面前,“你!”她指着蒋浩然说道:“念力四色高阶。你!”说着又指向郁小南:“念力四色低阶。都不行啊,太差了!”郁湄说着皱起了眉头在他们的面前来回走着,微低着头。

    郁小南大为意外,没想到这个先祖仅凭一个攻击就能精准的说出他们两人的念力等级,最重要的她还嫌自己太差。不过仔细想想外面的高人的确很多。他们这样的水平在学校里还算不错的,在外面就真的不值一提了。原本诧异又有些不服气的脸庞瞬间又缓和了下来,这是她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蒋浩然对这些到没有太大的在意,只不过先前她将自己控制住不让她接近郁小南时,自己竟然没有反抗的能力,不能去救她倒是让他有些不爽。自己的能量被这样的人说是很差,他也只能接受。

    郁湄突然抬起头对他们两人说道:“从现在起。你们每天修炼念力以及练习搏斗技巧,你们现在就可以开始。”

    郁小南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开始,反问到:“现在吗?在这里?”

    “废话,难道你还想吃饱了饭睡醒一觉在来?”郁湄没好气的说。

    郁小南只能乖乖低下头不在多说一句话。

    念力的修炼就这样开始了。

    郁湄也盘腿坐了下来闭目养神。

    时间静悄悄的流逝,郁小南也不知道过了过多久,她感觉到一股温暖的微风拂过脸颊以及身体。风里有一个声音在小声的低吟着:“结束了!结束了!”郁小南立刻从修炼状态停了下来,左右张望了一下。发现蒋浩然也停了下来,两人彼此对望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底的困惑。

    “还看哪里?跟我来。”郁湄不知何时已经走到距离她们十几米远的地方,向他们挥了挥手,两人立刻起身,跟着郁湄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走了没多久就遇到了乌狄娜,四人便同行。又走了一会儿,他们看到了一个石楼,方方正正的。楼高有三层,建筑的石料都很巨大,长宽都各有一米。石楼建造的颇为壮观。此时,大门正是打开着。郁小南抬头望了一眼。就和大家一起走了进去。

    这个石楼的大厅也是方方正正的,正对大门口摆着两把石椅。石椅没有扶手,造的特别的简单。左右两边还各有五张木质的椅子,这些椅子也是没有扶手的,造型简单。墙上还挂着几幅画,都画的是古时候的民房,和田园风光很是古朴。

    月蓝烟寒突然从左边的房门里走了出来,刚好碰上他们,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向那正对着大门的石椅走去。

    “总算回来了,没把你后人饿坏?”月蓝烟寒略带调侃的说。

    “你管的还真多!”郁湄懒懒的回答,接着扭头望向乌狄娜,“你带他们去吃饭吧。”

    “是!”乌狄娜恭敬的应答了一声,接着对着后面的两人,喊了一声,“跟我来。”

    郁小南跟着乌狄娜走进了左手边的房间,一进来发现邓萧正大吃特吃着,完全不顾形象。郁小南看到老朋友一时间倒是轻松了很多。

    席间,郁小南一边吃着,一边听邓萧大谈感想。

    “原来这个空间里,还有给我们准备吃饭的地方,我还以为我们都得在外面荒郊野岭里风餐露宿呢,这比预想的好多了。”邓萧说着笑了一下,又夹了一筷子的牛肉塞进嘴里。食物还没咽下去她又开口了,“我听说,导师会帮我们选合适我们的武器,吃完饭就得出去练兵器了,估计等下会消耗更多的体力,我得多吃点。”

    邓萧说着又夹了几筷子的饭和菜。

    郁小南笑而不语,但是心里却在想着,接下来应该会越来越辛苦吧。

    休息之后,他们四人被逐一分开,一个一个进入石塔后方的武器库。其余的人都在外面自行修炼。第一个进入的就是郁小南,郁湄和月蓝烟寒说了几句话,将蒋浩然交给了她就领着郁小南推开厚重的黑色石门走了进去。

    一进入武器库,郁湄瞬间点亮了屋子里的油灯,几十盏油灯照亮了整个房间,明晃晃的兵器,在火光的照耀下折射着冰冷的光芒。

    长枪,大刀,各种刀、剑以及软兵器应有尽有。郁小南看的眼花缭乱,目光从左边扫到右边,又从右边扫到左边,仔细的观察着。

    郁湄瞥了郁小南一眼说道:“去拿一个你用的最顺手的。”

    郁小南看了看这里的武器,太大的她根本拿不动,直接省略。在一个角落的墙上,挂了一个鞭子,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个武器。

    郁湄眼里没有一点意外,她也从另一个角落里拿出了一条鞭子,“想办法打掉我手里的鞭子。”

    郁小南点点头,握紧了鞭子,定了定神,“哗”的一声将鞭子甩了出去。只可惜她对鞭子的用法还没有掌握的很好,鞭子的末梢虽然朝着郁湄去的,却被她轻松的躲了过去。

    郁小南立刻又挥出一鞭子,这一次鞭子的末梢正对郁湄握着鞭子的右手。

    郁湄眼神一睁,一副无形的威慑力像潮水一般蔓延到郁小南的身上,接着她右手手腕轻轻一抖,手里的鞭子迅速的往上一扬将郁小南打来的鞭子又给打了回去。

    郁小南望向郁湄,发觉她的气场变了,变得有些让她害怕。在加上前两次的攻击都失败了,她突然停了下来不知道该不该继续。

    郁小南任何细微的表情都没逃过郁湄的眼睛,她看出郁小南对她的害怕,“我还没真出手,你就害怕了?”郁湄望着郁小南显得有些失望,她停顿了一下命令道:“换个武器。”

    郁小南喘了口气,又想四周的武器扫了扫,目光落在右边的一把蛇形剑上,将其拿了出来。

    郁湄看到郁小南拿着剑又迟迟没有动手,无奈的说道:“继续攻击吧。”

    郁小南望着郁湄,感受着她混身上下散发出来的一股霸气,不由的吞咽着口水,握紧了手里的剑,又做了一个深呼吸才再次冲向郁湄。

    郁湄手里依然是那条鞭子,她猛的一挥鞭子,鞭子就像长了眼睛似的立刻缠住了郁小南手里的剑,接着一甩,鞭子带着剑从郁小南的手里飞了出去。郁小南险些因为剑失手而摔倒在地。

    仅仅一击,郁湄就让郁小南吃了个鳖,郁湄看着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继续命令她再换武器。

    郁小南只好不停的换武器,从柔软的剑,到单刃刀,她拿的起的都试过了,就连弓箭和弩她也试了两下,都被郁湄立刻打掉。

    “好了就先试到这里吧,我知道什么武器适合你,出去叫蒋浩然进来吧。”

    郁小南走出武器库,显得有些气馁,她转达了郁湄的话,换了蒋浩然进去。邓萧一见郁小南出来了本想上前询问一下里面是个什么状况,却被月蓝烟寒严厉的呵斥住,大家只好继续沉默,各自进入修炼状态不在管其他的人。

    蒋浩然进去也待了很长的时间,最后和郁湄一起走了出来,之后就换了月蓝烟寒和孙耀廷进去。

    郁湄在旁边的一张大桌子上开始研墨画起了画,但是她却依然让外面的三个人一刻不停的继续修炼。

    当所有人都经历了选择武器这一环节之后,郁湄为郁小南和蒋浩然各自画出了适合他们的武器。她将画着武器的纸拿到郁小南的面前,纸上的兵器有两种形态,一种是柔然的宛如鞭子一般,一种却又直直的犹如剑一般。

    “这个武器叫软剑,手柄处有一个按钮,按住它时剑身之中的所有连环扣都会紧紧的扣死,让剑身拥有一定的硬度,可以刺、砍。松开这个按钮里面的连环扣松开,剑身就如鞭子一般可挥可甩。”

    郁小南望着图上画的非常精细的剑,就连剑身里面的连环扣都画的很清晰,剑身的剖面图成圆形,剑尖处为圆锥型。郁小南看着软剑的图纸,任何的细节都不放过,仔仔细细的查看着。望着图纸的眼中有着些许兴奋的光芒。

    郁湄接着将另一张图递给了蒋浩然,“这是双剑,剑身薄,且轻巧,配合上你的速度会是一把利器。”

    蒋浩然接过图纸,看到图上正画着一把比一般的剑要窄一些又长一些的剑,只是不知道使用起来会是什么感觉,他盯着手上的图纸发着呆。

    邓萧也在月蓝烟寒的帮助下,得到自己适合的武器,一副铁质的拳套,握紧拳头时按一下圈套掌心处的按钮,立即有无数的尖刺冒出来,连续按两下掌心,又冒出会转动的旋转刺。邓萧对着个武器很是喜爱,她望着图纸笑着。

    孙耀廷也得到一个喜爱的武器,那是一个铁棍,棍中间有一节特殊的设计,在需要的情况下,可以将棍子变成三节。将头尾两节棍向两端发射。

    “你们要将这些图上画出的武器牢牢的记在脑海里,使用赤金丸的时候当将此武器凝聚出来就可以了。等你们出去以后,让月老给你打造出这几样武器,将来会有用处的。”月蓝烟寒笑着对所有人叮咛着。

    那四个人都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武器就这么定了下来,接下来他们有兵分两队,离开了石塔。

    郁小南被郁湄带到另一个地方,这里有着茂密的竹子,当然所有的竹子看上去似乎都是玻璃材质的。

    “就我们两个吗?其他人都用管了吗?”郁小南望了望四周。看到这里只有她和郁湄,有些担心的问。

    “你在担心蒋浩然?放心吧,现在是他要担心你了。”郁湄说着露出了略带邪恶的笑容。

    郁小南不解的看着她,心里有些不踏实,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围绕着她。

    “现在开始我会不停的打你,你躲也好,回击也好都随你不过无论你用什么方法你都要撑过去。”

    郁湄面带笑意的说。郁小南听着却特别的害怕。让她和郁湄单打独斗吗?那不是铁定挨打的命?在她还在担心的时候,郁湄已经朝她跑来了。

    郁湄一进入的攻击状态仿佛变了一个人,霸气十足,那双妩媚的眼睛瞬间变得威严起来,死死的盯着郁小南。

    郁小南根本没有多想,也没时间多想。直接就往后跑。

    郁湄看到她选择了逃跑微微的摇了摇头,接着挥起拳头朝着郁小南背心打了过去。

    郁小南突然觉得背后有股冷风,她猛的一回头发现郁湄已经在她身后了,挥向自己的拳头更是几乎要撞上自己。

    她字脑袋里迅速的找寻逃脱的方法,眼角的余光发现身旁有一棵竹子,立即伸出手抓住竹子。身体还在往前冲,但是借着竹子给予的支撑点,让她立刻转力量一个方向。往另一边跑去。

    郁湄的拳头差一点就打中了郁小南,却让她突然之间躲了过去。郁湄笑了一下紧追不放。

    “近身搏击,非要用这种方式训练吗?”郁小南紧张的一边跑一边喊,还不时的回头。

    “成功,是要在失败之中得到的。想不被打就的先学会挨打。”郁湄说着又挥出一拳,这一次比第一次快很多。郁小南感觉到危险,想躲。却发现自己没办法躲的过去。

    这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她肩膀上,将她打到在地。在她还处在痛苦之中时郁湄将她压住对着她的头又挥来一拳。

    郁小南没有时间在顾忌受伤的肩膀立刻偏了一下头,伸出手去阻挡,还好被她躲了过去。郁湄的拳头打在地上,郁小南听到一个沉默的声音,接着第二拳又挥了起来。

    这样不是办法!郁小南的心里在挣扎着,若是被她压住她的拳早晚会打中自己,她必须反抗。

    郁湄的拳很快,但是郁小南却隐约能够感觉到挥来的方向,她伸出双手朝着郁湄挥向她脸的拳头抓去。

    郁湄的拳被阻拦下来,但是攻击去还在继续。搏击的特色就是以拳攻击对方,用身体及胳膊带动手攒出力量,发动攻击。郁湄的另一只手猛的打在郁小南的双手上。郁小南痛的松开了手,郁湄的右拳又挥了起来。这一次她还加重了腿部的力量向下压着郁小南的肚子。

    郁小南一边努力抵挡郁湄压下来的拳,一边还感受到肚子上的疼痛。她已经无法忍受了。她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让郁湄从自己的身上离开。她现在能动的只有腿了。她突然用力踢向了郁湄的后脑勺。

    郁湄有所察觉,用另外一只手挡了下来,郁小南用另外一条腿继续攻击。这一次她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能打中郁湄。她立刻感觉到肚子上的压迫感消失了,郁湄从她眼前冲了出去。她立刻跳了起来,转身警惕的望着郁湄。整个身体像一只准备攻击的猫,梳起全身的毛。

    郁湄翻了个跟头也停了下来,她勾起嘴角笑着望向郁小南,“如果我刚刚不是故意放你一马,你早就被我压死了。”

    郁小南回想起刚才的情景,的确如她说的一样,她心里升起一种恐怖的感觉。

    “你怕了!”什么都逃不过郁湄的眼睛。

    “是的,我对我自己发过誓,我不会让我自己在陷入险境。”郁小南坚定的说。

    郁湄轻声一笑,“那好,我也想看看你是怎么保护你自己的。”郁湄说着,又跑向郁小南。

    郁小南知道自己处于劣势,要想不被打的很惨,只能找些什么来躲避,不过这里只有玻璃的竹子不知道这些竹子能不能帮她挡住郁湄的攻击。

    她迅速的跑向一处竹子相对密集的地方,郁湄如影随形,拳风从后面扑了过来。郁小南感觉到危险的气息,迅速的转身,绕到竹子后面,郁湄的拳头没能打中,郁小南也深知郁湄是在放水,但即便如此她还是逃的很吃力,就连呼吸都混乱了。

    郁湄忽然一个大的跳跃翻身出现在郁小南的面前,郁小南迅速的反应,伸出手臂去挡。郁湄的拳变成了手肘,由下而上的打过来,郁小南没料到她迅速的变化,被她的手肘撞击到下巴,整个人直往后倒去。正好撞上后面的竹子,没想到这样的竹子竟然还很有弹性,又将郁小南给弹了回去,直接送到郁湄的面前,郁湄毫不客气抓住郁小南的衣领将她从肩膀上摔了出去。

    郁小南被重重摔在地上,背着地,她疼的直接闭上了眼睛无法再动了。

    郁湄看了看她暂时停止了攻击。

    “不准闭眼睛,快点起来。”艳梅严厉的呵斥。

    郁小南有些害怕郁湄了,她只能忍着痛爬了起来,身上到处都是尘土和落叶,这些她都顾不上去拍掉,只是盯着郁湄,眼神有着些许的愤怒。

    “再来!”郁湄摆好姿势,又再次举起拳头挥向郁小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