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87章 193不好了出大事了
    ,精彩小说免费!

    在栅栏里的白色麟虎,突然睁开眼睛,一双金色的眼睛凝视着郁小南的背影。

    大家跟着小珍走进了位于门口处的一个房间里。

    这个房间也很大,左手边有一排高大的书架,放着一些书籍和资料夹,中间有一张大桌子,有三两个人正围着桌子在讨论着什么。右手边有一个大型的机器,有三个人正坐在那个机器的面前操作着。机器的上面是一大块玻璃。穿过玻璃望过去,看见一个圆形的台子,台子上正有一匹马被台子周围的四根铁链以及上方的四根铁链牢牢的拴着。

    那些正围着大桌子讨论的人,看见小珍带着一群人走了进来,也纷纷站了起来。为首的是一个带着眼镜,脸庞略显消瘦,有着浓重黑眼圈的金色短发中年男人。

    那人放下手里的工作笑着走了过来,“是小珍啊,今天怎么有空到我们动物管理部来?”

    “我带人来安装飞行荧光球。”小珍兴高采烈的对那个男人笑了一下,接着指了指郁小南他们,将他们一一介绍给这个男人。然后又指着那个男人对郁小南他们说:“这位是动物管理部的部长——埃文斯。”

    大家都和他打过招呼,郁小南的眼睛却时不时的瞟向玻璃后面的台子上。

    埃文斯了解到小珍他们来这里的目的之后,就叫来了他的助理,让那个人去给他们安排一下。

    “你们先休息一下,等这一个安装完之后就能轮到你们。”埃文斯客气的说。

    “不急,你先忙吧,我带他们先看看。”小珍说着带着郁小南他们走到大玻璃的面前。

    “我们来的也挺巧的,正好可以先让你们看看,了解一下。这可是我们这里特有的技术,绝无仅有的。”小珍说着指向玻璃后面的被束缚起来的那匹马,“等一下,台子周围的那几个机械手会将那个充满飞行荧光球的针管扎进去,那些荧光球会在宠灵的身体里慢慢的游走到最下面的位置,最后从脚底长出许多的小球,需要时催动那些小球,就能飞起来了。”

    “原来是这样,那些宠灵会痛吗?”郁小南关心的问,她可不想看到自己的宠灵陷入痛苦之中。

    “那是必然的,能飞总得有些付出啊!”小珍说的理所当然。

    这下郁小南有些犹豫了,她不能只为了自己方便而让她的宠灵无缘无故的受苦。

    小珍察觉到她情绪的变化,问道:“怎么了?你看起来不太高兴。”

    “我是担心,这样做应不应该?”郁小南说到这里,台子周围的那些机械手已经开始操作了。

    郁小南望了过去。一个很大的针管扎进了那匹马的身体里,她看到那支针管自己都有些害怕了。只看见那匹马左右挣扎着,想要抬起马蹄跑掉,但是身上的锁链却将它捆的牢牢的。它仰着头嘴也大张着,似乎在痛苦的呐喊。但是在玻璃后面的郁小南却什么声音都听不到,只能看见它在挣扎,看得出它很痛。她突然觉得自己如果这么做了会很残忍。

    “我看还是算了吧,我有飞行器就足够了。”郁小南心生退意。

    “怎么了小南?”邓萧也过来询问她。

    “郁小南。这么做是必须的,飞行器在这个大陆上不是什么普及的东西,一旦被发现,会有很多麻烦的。最重要的是会引来西王的人。”小珍郑重的说。

    郁小南咬着嘴唇很犹豫。

    蒋浩然也转过来望着她,“你不要想太多了,这么做对它们也不是什么坏事,忍忍就能过的。实在不行就征求一下它自己的意见吧!”

    蒋浩然最后的那句话倒是提醒了郁小南。她立刻召唤出了自己的宠灵,一只金钱豹突然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它望了望四周,明显对这个陌生的地方感到有些害怕。

    郁小南蹲了下来,望着自己的宠灵,在心里和它沟通着。

    “这个地方,是个很特别的地方。可以为你安装一个飞行用的装置,但是过程似乎会很痛苦,你想要吗?”

    “能让我飞上天吗?”

    “嗯。”

    “好啊,这么好的事我怎么会不同意呢。”

    “可是真的很痛哦,你自己看看吧。”郁小南将金钱豹带到可以看见玻璃里面状况的地方。

    那匹马还在挣扎,但是它显得有些筋疲力尽了。它的马蹄之下开始泛起绿色的荧光,渐渐的荧光越来越亮,那匹马也渐渐地离开了地面。

    金钱豹一直望着里面的情况。待看到那匹马渐渐的离开地面时,眼中的精光越来越盛。

    “不用考虑了,我要安装那个飞行装置。”金钱豹呐喊了一声,郁小南这才放心的点点头。

    不多时,那匹马就被几个工作人员带了出去。郁小南的金钱豹被捆绑在台子上。

    郁小南也站在台子上,抚摸着金钱豹的头。此时的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抱了抱它。和工作人员一起走出了那个房间来到大型机器的面前。

    三个工作人员各自准备了一番,接着中间的那女人开始数数,“现在准备开始,三、二、一。”三个人同时按下了三个按钮,机器运作起来。

    郁小南看到玻璃后面的机械手动了起来,拿起了旁边准备好的一个试管,从里面抽取了一些绿色的液体,注射进金钱豹的身体里。金钱豹呲牙咧嘴的咆哮起来,它不停的用爪子击打着台面。

    郁小南虽然听不到它的喊叫声,但是她也能感应到它的痛苦,她焦急的双手紧握着,希望这痛苦的一幕赶快结束。

    “不要那么紧张,也就十五分钟,之后就结束了。”小珍像个大姐姐似的安慰着郁小南。

    郁小南望了小珍一眼没有说话,这十五分钟,过的特别的漫长。当绿色的荧光渐渐出现在金钱豹的脚底时,它的挣扎也渐渐的弱了下来。最终它离开了地面,此时的它也已经没什么力气了。

    工作人员将金钱豹给推了出来,它躺在推床上肚子一起一伏的,呼吸很明显有些急促。

    郁小南和蒋浩然帮着把它抱了下来,接着孙耀廷的精灵独角兽出现了,工作人员就跑去忙下一个工作了。郁小南蹲在金钱豹的身边抚摸着它的头,默默的安慰着它,“没事了,一切都结束了。”

    金钱豹用一双疲惫的眼睛望着她。

    这时小珍也走了过来,“它现在虽然拥有了飞行能力,但是它可能还不太会飞,等一下你们的精灵都安置好了,我带你们出去训练一下它们。”

    “这么快吗?不需要休息一下?”郁小南问。

    “打铁要趁热!”小珍俏皮的笑了一下,拍了拍金钱豹的脑袋就起身去看其他人的宠灵了。

    蒋浩然也起身走到小珍的身边,“我的宠灵可能不适合安什么飞行装置,因为它是条蛇。”蒋浩然说着望向小珍。

    小珍也扭过头,望着他眨了眨眼睛,似乎在思考。“这个我们还真没试过,我去问问看,你等一下。”小珍一扭头跑到了埃文斯的身边。

    蒋浩然望着他们,只能看到他们在交谈,却听不清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不一会儿小珍又跑了过来,埃文斯也走了过来。

    埃文斯推了推眼镜,说道:“小珍刚刚和我说了一下,你的宠灵是我们没有尝试过的,不知道你的宠灵到底那种类型的蛇?可否让我们看一看?”

    蒋浩然将他的宠灵召唤了出来。那条蛇立了起来,大概能到他的腰,身躯也有四米多,能有一个成年男性的手臂那么粗。

    埃文斯看到这条蛇,眼睛的兴奋之色没能逃过蒋浩然的眼睛,他知道这是整个大陆上最毒的一种蛇——白尾蛇。

    蒋浩然看到埃文斯的眼神却稍微往前踱了一步,挡在宠灵的面前,望着埃文斯毫不客气的说:“你们若是想拿它来当试验品的话,我拒绝。”

    埃文斯立刻换了一个表情,“我们在这里是没有尝试过,不过我以前却有尝试过,不会拿它做试验品,这个你可以放心,不过我们要抽取一些它的血液,制定一个适合它的方案,才可以为它装飞行装置。”

    小珍也在一旁劝说着,“哎呀,这个你用担心的,我们这里对宠灵都是很爱护的,我给你打包票不会有事的。”

    蒋浩然这才同意。

    另一边,孙耀廷的宠灵也完成了安装飞行器的事,被推了出来。

    “这下好了,我们可以出去透透气咯!”小珍说着,带着大家离开了地下王国的洞穴里。蒋浩然为了他的宠灵而留了下来。

    四个人站在白雪皑皑的山峰上,迎着午后难得的太阳,四周万里无云,连风都变得温和了些。

    “哇哦,还是外面的空气舒服啊。”邓萧感叹着伸了一个懒腰。

    “太好了今天能见到太阳,真高兴。”小珍望着远方温暖的橘红色的太阳,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快点把你们的宠灵召唤出来吧!”小珍说着,召唤出了自己的宠灵。那是一头体积庞大的黑熊,还没站起来就有小珍那么高了,虽然小珍只有一米五几,但是,对于熊来说,这样的体积还是让人心里毛毛的。那只熊看到几个陌生人,突然对着郁小南他们几个大吼一声。

    邓萧和郁小南害怕的后退了好几步,两人纷纷退到孙耀廷的身后。孙耀廷也被吓的哆嗦了一下,往后退了一步。

    小珍立刻安抚着那只熊,它这才安静下来。小珍回头望见大家的时候,发现他们都畏畏缩缩的挤做一团,模样甚是好笑。

    “哈哈哈,看把你们吓的。”小珍大笑了起来,“磨牙的性子很警惕,看见陌生人都会是这个反应的,大家熟悉了就会好的。不要怕了!”

    “你早点说嘛,先打个‘预防针’也好啊!”邓萧从孙耀廷的身后走了出来,撇了撇嘴说。

    “它叫磨牙?”郁小南也小心的走了过去询问道。

    “呵呵,好了不用怕它了,我不会让它对你们凶的。至于它的名字,那是因为它睡觉爱磨牙,所以就给它取了这个名字,很可爱吧!”小珍说着拍了拍磨牙的头,磨牙很顺从的伸出头让她摸。

    郁小南在一边看着,无奈的笑了一下,心里琢磨着:这么一个庞然大物还叫可爱?小珍的喜好还真是与众不同。

    “好了,我们也不要耽误时间了,天黑之后就不练习了,我们先一个一个来练习,郁小南你先吧。”小珍说着为磨牙穿上了一个绳套,坐到它的背上去,抓着缰绳。接着也丢了两套这样的绳套出来,郁小南和孙耀廷各拿了一套。

    郁小南按照小珍刚刚的方法为金钱豹也穿了上去。

    “第一抓紧缰绳,第二,要保持平衡,赶快试试吧。”小珍说着一甩缰绳,磨牙叫了一声,迈开它略显笨重的爪子,带着小珍飞了起来。

    郁小南望着在天空中肆意翱翔的小珍和磨牙,很是佩服,她真的想不到,看着那么笨重的磨牙飞行起来却那么轻松自如。

    突然一个兴奋的声音打断了她的遐想,“快点,我们也开始吧,我已经等不及飞上天了。”

    金钱豹略带兴奋的声音在郁小南的脑海里响起,郁小南扭头看了它一眼,心里寻思着:“对了,我也得给你取个名字,要不就叫小钱?怎么样?”

    金钱豹怒视着她,“不要,难听!”

    “那小豹子,或者小金?”郁小南望着金钱豹笑着。

    金钱豹立刻呲牙咧嘴的对着郁小南发出生气的鼻音。

    “那你想叫什么嘛?”

    “叫我豹威。快点上来。”豹威没好气的在郁小南的脑海里喊了一句。

    郁小南这才坐了上去,双手抓紧了缰绳。豹威迈开步子朝着山下跑去。

    爪子下面的绿色荧光渐渐显现,每踏一步雪花就从掌心处向四面八方飞溅。豹威在逐渐适应着爪子上传来的特殊感觉,渐渐的爪子离开雪地,但由于是第一次飞行,还不熟练,时而升高时而落地,很不平稳。

    郁小南感觉到豹威的身体不太平衡,它忽高忽低的摇摆着。她抓紧缰绳。调整自己的身体,帮助它找到那个平衡点。

    郁小南突然发现他们即将撞上一块突起的岩石,她大喊了一声,“豹威,往左。”她说着左手拉紧了缰绳,迫使豹威的头转向左边。

    豹威也发现了眼前的危险,身体往左边倾斜。企图借着这个力度让自己避开前面的障碍物,但是它却没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它想往左,结果太心急,跑的太快,它和郁小南一起翻到在雪地里,差点撞上那块大石头。在雪地里滚了两圈才停下来。

    邓萧他们看到了立刻跑了过来,将郁小南从雪地里拉了出来,一边拍着她身上的雪,一边询问道:“怎么样了,有没有摔伤?”邓萧问。

    郁小南拍掉了额前的雪花,“没有,还好穿的够厚。”

    豹威也从雪地里站了出来,使劲的抖了几下。将身上的雪都抖掉。

    小珍也赶了过来,停在空中看着她,询问道:“怎么样?没事吧?”

    郁小南向小珍挥挥手,“没事。”

    “第一次都会这样的,再来吧!注意避开障碍物。”

    郁小南查看了一圈豹威的身体。发现大家都没有受伤,这才又再一次骑到豹威的背上。她拍了拍豹威的脖子,“出发。”

    豹威再一次奔跑起来。它吸取到了第一次失败的教训,在踏入空中之时,不在像第一次那么激进。它缓慢的升入空中,慢慢的提升速度。待感觉能够控制好脚下的那些荧光球之后才加快了速度。

    郁小南在心里和豹威细心的沟通着。雪山上的大石块、从他们的身边缓慢的飞过。豹威渐渐的掌握了平衡,直线冲刺都没有问题了,速度也越来越快。

    小珍在更高的地方对着他们喊到:“多练习一下拐弯的技巧。”

    郁小南听到小珍的话,就命令豹威转弯。豹威刚一拐弯,郁小南的身体就向另一边倾斜,她大叫了一声,险些从它身上掉下来。小珍担忧的看着她,“小心,抓好缰绳。”小珍对着郁小南大喊。

    郁小南抓紧了缰绳。在豹威拐弯的时候产生的一股往外的甩力,让她很艰难的才坐正了身体,刚一坐稳,豹威又是一个转弯,郁小南又往另一个方向到去。她使劲的抓紧缰绳,控制身体不掉下去。

    在多次练习之后,郁小南掌握到了要领。又是一个拐弯,豹威绕开了挡在他们面前的山石,郁小南提前向左边倾斜,对抗甩开她的力道。现在她已经可以完美的控制任何动作了。

    小珍在前面看着他们完美的完成了飞行的训练,高兴的飞到郁小南的身边,“你已经学会了,可以下去休息一下。”

    郁小南和小珍都回到了邓萧的身边,现在换孙耀廷上场了。

    郁小南在山上看着。

    孙耀廷和她一样,刚开始没多久,就摔了下来,也是拐弯的问题,但是不多时,他便掌握了要领,跟着小珍飞了出去。

    不一会儿小珍带着孙耀廷又飞了回来,她朝着郁小南高兴的喊道:“小南,你们也跟上,我带你们去更有难度的地方。”

    天空中小珍骑在磨牙的背上,一路往前冲,她是整队人马的第一人。接着是郁小南和豹威,以及孙耀廷和他的独角兽。邓萧则站在鹰背上,时高时低的在大家的周围盘旋。

    小珍笑着望了郁小南一眼,带领着磨牙一路往山下直冲。郁小南和孙耀廷也跟了过去。

    郁小南感受着极速冲刺的新鲜感和略带危险的快乐感,风呼啸着从身边掠过,眼前的景色在快速的倒退,渐渐地白雪变少,开始有些树木出现。

    小珍降低了高度,直接冲进树林里。郁小南和孙耀廷也跟了过去,邓萧也跟了过去。

    起初树木不过多,大家都能完美的绕过去。但是没多久树木就变得密密麻麻的了。

    郁小南被迫减慢了速度,在这一片枯树林里穿梭,一会儿往左避开一棵树,一会儿往右避开一棵树,有几次还差一点就撞了上去。如此密集的障碍物倒是很考验反应力。

    孙耀廷也在这密林里减慢了速度。

    小珍在前面穿行的不亦乐乎,她高兴的大声的欢呼了一声,惊起周围正在冬眠的动物们,它们都睁开了眼,却只能看到一股疾风从眼前划过,其他的就什么都看不清了,那些动物吓的立刻又缩了回去。

    郁小南原本紧绷着的心情到现在终于得到了放松。他们就像是在玩一场追逐的游戏,不停的在枯木林里奔跑,时高时低,时快时慢。夕阳从远方透过树林照耀在他们的身上,为他们穿上一件温暖的霞衣。

    当太阳西下,夜幕降临,几个人才缓慢的往回走,刚打开大门就看见一个个子矮小的女生一脸焦急的正要往外跑,一看见小珍立刻停了下来,拉着她就说:“小珍姐,不好了出大事了。”

    小珍一听脸色立刻变得的沉重起来。

    小珍急忙赶往圆形会议厅,郁小南找到蒋浩然也跟着大家一起赶了过去。

    圆形会议厅里此时坐满了人,正对着大门的漂亮石椅上,城主端坐在那里,神情肃穆的望着左手边站着的一个黑发的女人。

    那个女人面朝着城主背对着郁小南他们,她焦急的叙述着。

    “我们的一个堂弟,偷拿了纳盒,不知道怎么的被西王的人发现了一路追着他,让他说出了一切。现在我的家族正面临被西王的人追杀的境地,姐姐正带着他们准备逃跑不过家族的人太多,漏下一个都会给我们带来不利,姐姐一人无法与他们对抗,请城主派人帮助我们吧!”

    郁小南和蒋浩然他们站在门口的墙边上,听着那个女人的叙述,郁小南觉得这个女人的声音有些熟悉。

    城主望着那个黑发女人问道:“段悦,这是何时的事?”

    “今天一早我们才发现只剩一口气的堂弟,这才知道此事,姐姐派我赶回来,般救兵。”黑发女人说的很急。

    “可知对方会派什么人来吗?”

    那个黑发女人摇摇头,城主移开目光望着脚下的地毯陷入思考中。

    原来这个女人是段悦,就是第一次在龟背岛上和鬼烁他们对抗的其中一人。郁小南的脑海里又想起了那个金发骑着马呼啸而来的帅气女人,原来他们也是这个里的人。

    “城主,这件事事态紧急,段悦的家距离我们也有些远,不能在迟疑了。”一个男人从另一排的座椅上站了起来,那人有一头油亮的深褐色的长发,简单的绑成马尾。“再说了,我们技术部刚开发了一种新的武器,我们也需要实战演练一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