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94章 200到底哪里错了?
    ,精彩小说免费!

    “现在还是不要感激了。你看那边的那两个人都开始忙活起来了。那个李孟苏可是最有力的竞争对手,能力仅次于陈毅星。”易雯说着将目光投向那个叫李孟苏的男生身上。

    那个男生戴着黑框眼镜,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他正在脱下他身上的呢子大衣,然后小心翼翼的叠好放进纳盒里,这才和他的同伴继续讨论。

    “那个家伙,自命清高,自以为是。我当他的助手真是折磨死我了。”莫莉娅一边抱怨一边感叹。

    “那另一个人呢?”郁小南好奇的又指了指那个穿着橘色休闲外套,正在取下围巾的男生。

    “那个人嘛,没听说他有太大的野心,脾气也好,人也长的还不错了。不过人家已经有女朋友了不用考虑他。”莫莉娅调侃的说道。

    郁小南笑了一下,易雯却接过话茬。“人家郁小南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超帅的呢。比左函晨可不知道要帅多少倍呢!”

    莫莉娅和杜依晴同时转头兴奋的望向郁小南问道:“真的?”

    郁小南刚想回答,就听到陈毅星喊了声开始,谈话被迫结束了。

    李孟苏、左函晨以及郁小南同时打开信封,拿出了那张纸,上面写着:精灵提速丹,药效能瞬间提升精灵的速度,持续时间一个小时。下面则写着一堆的药材名单以及基本的制作过程。

    说实在的郁小南来这里地下制药团也没几次,更加没有自己实际操作什么丹药的,虽然这一个星期有恶补一下,也有实验过,但是失败率还是挺高的。当她看到这么多的药材和步骤的时候,心里已经有点慌了。但如果现在退出她也不愿意,既然来了,失败也好,胜利也好总要去试试。郁小南本着这样的心情开始和易雯她们打开了陈毅星发给她的药材盒子。

    还好里面的药材都是双份的,也就是说她只能失败一次,她立刻和易雯她们开始分配工作。

    陈毅星拿出他的小垫子,掸掸灰将它铺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开始仔细的观察这三组人。

    在学校的竞技场里,蒋浩然还在和谢秋铭战斗着。谢秋铭的念力分出三条路,汹涌着奔向蒋浩然似乎想将他封锁起来。

    蒋浩然自然看出了他的计划,当然不可能束手就擒。在他吞噬掉青石之后,就发现自己念力空间里的一个角落,发出绿色的光,而且光芒万丈。这种情况,导师在课堂上也有讲过,这是单一念力发展到了极致的表现。虽然青石没能让他拥有双属性,却让他的木属性更加的强大了。他现在也想试一试这样的念力到底有多厉害。

    谢秋铭的念力攻击就像翻滚着的巨大石块,朝着蒋浩然砸过来。蒋浩然集中精神,将念力也分出三股,每一股念力都像是快速生长的大树,长成拳头朝着石块飞去。

    两者之间的念力都来势汹汹,大家都看不出谁更有优势。

    拳头与石块瞬间对撞在一起,一声闷响在空气里传了开了,能量的余波震荡着空气,狠狠的撞在玻璃板上,玻璃板也被震的微微颤抖,大家都被这股声势吓的缩了缩脖子。但拳与石块没有相持太久,石块就渐渐有了裂痕,接着刹那间被拳头击碎,那拳头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朝着谢秋铭又奔了过去。

    谢秋铭眼见自己有危险,整个人不由的退了几步,念力汹涌而出,在自己的周围防御出厚实的泥土外壳,一层又一层不停的包裹。

    蒋浩然的念力拳头立即砸在外壳之上,又是一声闷响,但是这一次,外壳没有破碎,只是出现了几道裂痕,接着能量就消失了。

    谢秋铭的外壳仍然屹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蒋浩然这才有空闲望向空中的毒鑫子。

    此时的毒鑫子一直都没有反击的机会,他一直在被迫防御,杨迪的攻击一分一秒都没停下来过。而且杨迪的攻击刚猛、霸道,但速度也不慢,可以说是力量型之中的快速攻击者。

    毒鑫子的攻击也只要以拳脚为主,并且能趁其不备,向对方注入毒气。但是毒鑫子的每一次毒气侵入都被他的毛皮给阻拦下来。毒鑫子一项冷静又有些自负,而此刻他的脸孔上却多了些许凝重。他感觉的出自己的实力在对方之下,所以对方才能完全抵挡下他的毒气和拳力。

    但是毒鑫子也没有拿出百分百的实力。他一记转身飞踢,杨迪架起两只羊角交叉在一起抵挡他的飞踢,杨迪被迫后退了两步。在大家看来毒鑫子只踢了一脚,但杨迪自己很清楚,一共踢了十下。

    这十下连在一起,震的杨迪手都有些发麻。他不着痕迹的甩了一下手臂,掩饰自己麻痹的状态,接着又挥舞着手上的羊角横里刺向毒鑫子的脖子。毒鑫子立刻向后弯腰躲避,两只羊角在自己的眼前对撞在一起,发出响亮的撞击声。

    所有人的心都跟着那声响颤了一下。

    毒鑫子突然狠狠的咬了自己的舌头,趁着杨迪收手之时,抓住了对方的手腕,接着对着对方的脸吐了一口鲜血。确切的说是一口发乌的血。

    杨迪知道毒鑫子身上有毒,看着这口喷向自己的血,本能的要躲避,但手却被牢牢抓住没法一下子挣脱。一个闪躲不急,那血液的一小部分溅在自己的脸上,瞬间被灼烧的冒起了烟。

    杨迪的脸吃痛了,他大喊着用尽浑身的力气,刺向毒鑫子的胸部,手臂上每一块肌肉都绷得紧紧的。毒鑫子正要闪躲,却没想到杨迪发起威来动作又快了许多,那只羊角朝着他的左肋部刺来。

    毒鑫子虽然转身躲避,但那羊角还是在他左胸的侧部划了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涌了出来。

    杨迪一击成功之后,立刻捂着脸飞快的退了好几步,确保自己的安全。毒鑫子也捂着左侧的胸口立刻退开,调整状态和紧急止血。

    蒋浩然看到这里正想出手帮助毒鑫子,突然谢秋铭的蛋壳破裂了,一股更加强悍的念力冲了出来,毫不犹豫的直接朝着蒋浩然奔来。

    蒋浩然虽然一直都没有疏忽对于谢秋铭的注意,但是对方的突然之举太过快速,仍然没能第一时间做好准备。对方的攻击快的让他想象不到,这个家伙难道吃了什么药丸?蒋浩然猜测着一边筑起防御墙壁,一边后退着。

    谢秋铭的攻击犹如泰山压顶一般的砸了过来,蒋浩然的念力防御咔嚓咔嚓的响了几声就全数毁灭了。

    蒋浩然快速的拉出了盾网,念力砸在盾网之上,轰轰的响着,像洪水遇上了唯一的一堵墙。虽然盾网坚硬的没有被攻破,但也被谢秋铭的攻击压的猛的往后退,盾网又撞在了蒋浩然的身体上,将他直接撞的玻璃板上,发出轰鸣的响声。玻璃板也本震的晃荡了几下,险些倒塌。

    邓萧看着心里一颤,忍不住抓紧了孙耀廷的手,皱着眉头替蒋浩然担心着,“看来这个攻击不轻啊!”

    孙耀廷也只能点点头,反握着邓萧手。这种时候,他们什么忙都帮不了。

    谢秋铭的突然一击很成功,直接将蒋浩然打的撞到对面的玻璃板上。这一击结束之后,他喘着气盯着蒋浩然,却没想到对方竟然有盾网,如果不是盾网挡下刚刚那一击,估计现在比赛就可以结束了。看到这样的局面,他愤然的握紧了双拳,直接冲向蒋浩然。

    蒋浩然忍着身体里那被撞击而来的疼痛感,靠在玻璃板上缓着气,却发现谢秋铭不依不饶的又向他冲过来。他现在还没做好准备,只能跑向别处,躲避他。

    在蒋浩然激烈的战斗的时候,郁小南也在和她的伙伴们努力着。当她拿出陈毅星借给她的制药鼎时。其他几个人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

    “郁小南你和陈毅星关系匪浅吧!”莫莉娅把目光从制药鼎上移到了郁小南的脸上。

    “哪有那么复杂,我和他只是朋友而已,因为我只是没时间去买制药鼎,所以就借他的了,你们别多想啊!”郁小南一边解释,一边忙着将药材分类放好。

    莫莉娅望了望杜依晴和易雯,显然她们不相信郁小南的说词。

    “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郁小南说着拿出考题,上面写着,主药:灵草根、速风果、花姜,以及数十种的辅药。还好这段时间她有恶补一下草药学。也因为这是一门选修课,所以不是所以人都会。不过她有学一些,对于这三种草药的药性、药理都略有了解。那数十种的辅药都分别用来提高这三味主药的药性。正好莫莉娅也做过李孟苏的助手,她应该可以炼药。

    郁小南思忖了一会儿。开始分配任务,“莫莉娅,要麻烦你和我一起炼药,杜依晴和易雯,要麻烦你们提炼辅药。”

    “其实杜依晴也可以炼药了。”莫莉娅突然提议道。

    “哦,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我们可以减少很多时间。”郁小南期盼的望向杜依晴,等待她的答复。

    “其实我也是才刚买了制药鼎,还不是很熟练。”杜依晴有些犹豫。

    莫莉娅立刻拉着她跟她分析了起来,“你以前不是也做个一段时间的助手吗,生火炼药的事,你不是也干过嘛,更何况,你的本领我还是有看的到的。要对自己有信心。”

    “我怕耽误了大家。”杜依晴犹豫的说。

    “我也是半斤八两的,我都不怕了你还怕什么?”郁小南继续劝说。

    杜依晴笑了一下,“那我??????我尽力而为吧。”

    于是郁小南与莫莉娅、杜依晴开始提炼主要的那三位药材,剩下的都交给了易雯。

    郁小南拿到的是最有难度的速风果,提炼这个有着彩色条纹的果实最麻烦。因为速风果的果肉一旦接触到空气,会迅速的挥发。几秒钟之内就会变黑,一旦变黑。就什么药效都没了,所有这个过程都要将速风果用念力包裹好,稍有缝隙就前功尽弃。

    郁小南做了一个深呼吸,活动了一下手腕,开始用念力将速风果厚厚的包裹了一圈才在制药鼎里点起了火,将包裹着念力的速风果放了进去。

    在火焰里烤了将近十多分钟,郁小南发现到自己的速风果一点变化都没有,会不会是念力包裹的太厚了呢?郁小南寻思了一下,又将念力撤去一些,使其逐渐变薄,但是这样做也意味着风险更大,对制药人的控制能力的要求也越高。

    郁小南谨慎的做着这个过程,又过了二十多分钟。这一次速风果的果皮开始慢慢的炸裂了,一滴暗红色的果汁挤了出来,在郁小南念力的包围下,缓缓的被分开。郁小南有些高兴,证明了她的决定是正确的,等到把全部的果汁弄出来之后在将它们加热至鲜红色,那么第一步的提炼就算完成了。

    此时的易雯在忙着把其他的辅药碾碎或烤成粉。杜依晴以及莫莉娅正在专心致志的提炼另外两味主药。

    有过了四十分钟,郁小南制药鼎里的速风果已经有大部分的果汁被挤了出来,在念力的包围下,正被大火炙烤着,颜色也在逐渐的转变成鲜红色。此时的她全神贯注,不敢有一丝的马虎。最后一滴液体脱离果肉之后,那些果肉立刻变成焦黑的粉末。郁小南也不在去管它,更专心的去注视火炉里的液体,这些液体只有一个指甲盖那么大,但颜色已经变成鲜艳的大红色了。可以和辅药结合了,郁小南喊了一声易雯,旁边立刻有一堆粉末用念力递了过来,郁小南开始第一次正式的融合药物。

    任何人的第一次都会伴随着紧张、犹豫和忐忑的心情,郁小南也不例外,她稍稍定了定神,接过粉末投进了制药鼎里,开始将粉末靠近那团红色液体。当那些粉末成功融进红色液体时,郁小南欣慰的松了口气。

    如此这般又融合了三种药材,鲜红色的液体变了粉红色的液体。下一步就要开始融合另外三种主药材了。郁小南望向杜依晴和莫莉娅,她们两人早已准备好了,分别从制药鼎里拿出了灰色的粉末和黄色的粉末。

    郁小南将这两种粉末抓进了制药鼎里。小心翼翼的融合着,当三种药材接触之时,突然这个制药鼎发出震雷般的声响,一股乌黑的浓烟冒了出来。鼎里的火熄灭了,所有的药材更是化为乌有。

    郁小南和易雯她们吓的捂着脸直往后躲,待一切都平静下来之时,才回到鼎炉边上。她们每个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爆炸弄得灰头土脸的,连头发都被烧焦了一部分。大家望着一切化为乌有的台子,每个人心都凉了半截。

    “刚刚那声爆炸是怎么事啊?”易雯慌张的问着大家。

    郁小南已经吓朦了,她盯着制药鼎,一动不动。

    “这不可能啊?哪里出错了吗?”莫莉娅立刻拿起那张考题的单子,反复的查看。

    “会不会是我的错?我提炼花姜的哪个步骤出错了?”杜依晴也凑到莫莉娅的身边查看那张单子。但是结果却是两个人都没错,她们望向了郁小南。

    “郁小南,你快点看看,到底哪里错了?”

    郁小南没有说话,只是摇着头。

    莫莉娅也急了,“这要怎么办?易雯,是不是你把什么辅药给错了。”

    “我没有,蓝冰浆是给你的,莫油是给杜依晴的??????”

    易雯辩解的声音在郁小南脑海里逐渐消失,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哪里又问题吗?不可能,每个步骤她都在进行前仔细确认过,而且这些药物不会相克或抗拒,那到底是怎么回事?郁小南不能理解,她望向了周围其他的人,那两组人也和她们一样经历了刚刚爆炸的那一环节,大多数人都是灰头土脸的,只不过他们速度很快,又立刻开始了第二次的炼制。

    郁小南不相信这是技术问题,肯定还有什么是她没注意到的。她瞥了一眼陈毅星,他竟然在一旁喝起茶来,一副悠闲的样子,一点都不为她们担心,仿佛她们的爆炸是情理之中的事。

    情理之中!这几个字在郁小南的脑海里回荡。对这是个陷进,一定是个陷阱!那么到底是什么东西引起了爆炸呢?

    郁小南突然醒悟,周围所有的声音又回到耳朵里,这时却听见莫莉娅斥责易雯的声音。

    “一定是你没分清楚药材,才会变得这样。”

    “我分清楚了,我才没那么白痴呢!”

    “要不然怎么解释这个爆炸?”

    郁小南听到这里,已经不能不插手了,“不要吵了,也许这一切都是一个陷阱。”

    郁小南的话一出,所有人都望向了她。

    她又对大家点了点头,“我们现在,从新回忆一下,各自的炼制过程,莫莉娅你先。”

    争吵立刻结束,莫莉娅开始回忆并且叙述整个过程。没有什么问题,接着是杜依晴,当她提到凤南芯时,郁小南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某一本书上,有一段对凤南芯的注解。

    凤南芯是凤南花的花蕊,此物可做辅药能提升各类主药的药性,但若是主药中有速风果,那么此药一定要最后一个融入。这段话还是某个人手写在一本笔记上的,郁小南当时觉得这几个字很漂亮就多留意了一下,没想到今天还真会派上用场。

    此时,她已经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立即把自己所知道的告诉了大家,大家都点头认可这个说法,于是所有人开始着手第二次提炼,现在距离最后的时间只剩下一个小时又二十分钟了。

    “大家要抓紧时间,但是也不可操之过急,确保稳妥为第一。”郁小南一边说一边从新拿出了一套药材分发给了大家,唯有凤南芯交代易雯要最后一个给自己。

    所有人都准备就绪,一切又在一次开始,但是此刻,其他人早已把郁小南远远的甩在后面了。她瞥了周围那三组人,大家都在平静的提炼着。她定了定神,安慰着自己,不到最后一分钟绝不放弃。

    而另一边的蒋浩然被谢秋铭突如其来的念力攻击打的撞到玻璃板之后,整个人似乎受了些伤,走路的脚步略显沉重。

    谢秋铭可管不了这么多,加快步伐冲向蒋浩然,似乎想要一举拿下。

    蒋浩然跑了几步,谢秋铭的的腿已经攻了过来,蒋浩然本能的竖起一只手臂挡着,另一只手快速的抓住了他的腿,用力往旁边一拉,谢秋铭整个人被摔到在地。蒋浩然立刻往旁边退了几步。

    谢秋铭在地上闷哼了一声,接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他转身望向蒋浩然,身体却做出准备攻击的姿势。

    “看来你也喜欢近身搏斗。”蒋浩然捂着胸口咳嗽了几声说道。

    “看来你的伤的不轻。”谢秋铭恶意的笑了笑。

    蒋浩然揉了揉胸口,然后摆好姿势。说道:“来吧!”

    谢秋铭继续保持微笑,“我的搏斗可不是单纯的肉搏。”

    蒋浩然没有回答,只是做好准备等着他。谢秋铭活动了一下手指关节,突然一拳直刺向蒋浩然的门面。

    蒋浩然的脑海里响起了郁湄对他进行训练时的声音。

    “看准目标,攻击时决不能手下留情。要快、狠、准。”郁湄说着,一拳挥了出来,蒋浩然却没能避开,她的拳太快了。每次看到的时候。已经被打了。

    那段地狱般训练的日子仿佛出现在蒋浩然的眼前,郁湄仿佛挥着拳刺向自己,不过这次的拳怎么那么慢?

    蒋浩然看到拳头从自己左边的方向挥过来,想要打在他的脸上,他立刻往右一躲,拳头挥了个空。

    接着那拳头又从下往上挥过来,还是慢。他又往后退了一小步。拳头从他身边擦身而过。

    谢秋铭连续挥了好几拳都没能打中蒋浩然,而他在这个过程中也感觉了蒋浩然的变化。

    他发觉蒋浩然的动作变的敏捷了许多,他决定改变攻击的方式。接着又是一记右拳,蒋浩然明显躲过了,但在这时他的念力已经集中在拳头上,突然之间炸开。念力的余波直接将蒋浩然震到在地。

    蒋浩然虽然有所防备。但对方发出的念力攻击太过强大,他估计现在的谢秋铭至少已经是6色高级的层次了。而他自己只有5色高阶,差了三个阶位。他的耳朵顿时失去了听觉能力,连眼前的景象也变成了重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