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97章 203“你听我解释。”
    ,精彩小说免费!

    安腾翼猛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愤怒的走了一边,声嘶力竭的喊道,“你哪里还有东西可以买,我们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郁小南也站了起来,走了过去,从背后抱住安腾翼。刚想开口说台词却听到一声“咔”。

    在下面指导的一名学生,突然指着郁小南说道:“学姐,你的表情不够,要有心疼的感觉,还有你抱着他的时候,脸要面对观众,你把脸背过去,谁看的到啊?”那人说的一针见血,毫不留情。

    郁小南很抱歉的说了声对不起。

    “没关系,再来一遍吧!就从变卖首饰那里开始。”安腾翼说着拍拍郁小南的肩,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笑容,然后走向沙发。

    郁小南做了一个深呼吸,也走向沙发准备从新开始。

    教室的窗边上有个人影透过缝隙在仔细查看着。

    晚饭的时候,郁小南急匆匆的咬着面包从教学楼里跑了出来,直奔医疗中心。当她快要到达蒋浩然的病房门口时,三两下的把剩下的面包吞了下去,结果面包太大,吞的太急,还被噎着了,她使劲的捶着自己的胸口,直到一切弄好之后,她才打开病房的大门。

    “蒋浩然同学,是不是饿坏了?”她先是探着脑袋往里面张望着,却发现蒋浩然躺在床上,好像还在睡。

    她放慢了脚步朝病床走了过去,轻声的说道:“蒋浩然?你还在睡吗?白天睡觉晚上要干什么呢?”

    蒋浩然翻了个身,看到了蹑手蹑脚的郁小南,但是他脸上却没有郁小南预想的笑容。

    他略带倦容的说,“你怎么来了?”

    郁小南放下自己的书本,最上面的就是那个写着密雅与提欧的剧本。

    “我带来一些好吃的给你。”

    蒋浩然想要坐起来,但手上还是没什么力气。郁小南扶着他坐在床上,接着从一个软羊皮的小包里拿出了一盒红的发亮的樱桃。

    “这可是营养成分很高的水果哦!”郁小南说着,打开了盒子,拿起一颗樱桃,喂到蒋浩然的嘴边。

    蒋浩然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张开了嘴吃了下去。

    郁小南觉得此刻有一种平淡的幸福感,她微笑着又拿了第二颗樱桃,接着说道:“我听医师说了,你的病情过两天就能恢复的差不多了,其实主要就是你的双手,其他的都没太大的问题。而且,我看到宣传栏里,已经公布了新一批进入花海一阁的学生,我们都榜上有名哦!不知道能不能安排我们一起进去。”

    郁小南一边喂着樱桃一边说着。

    蒋浩然却无意间瞥见了郁小南书本之上的那个剧本。

    “那个就是你要和安腾翼演出的话剧?”蒋浩然说着用眼神瞥了一下书本的方向。

    郁小南也顺着回望了过去,“哦,是的。”

    “你还没跟我讲过是什么样的剧情?”

    郁小南接着将整个故事讲述了一遍,还把自己改掉安腾翼原来故事结尾的事说了出来。

    “没想到你还有演戏的天赋,欢迎我去观看吗?”

    “当然。”郁小南很高兴蒋浩然主动说要看,而不是自己邀请他。

    蒋浩然吃下了郁小南递到嘴巴的樱桃,对她笑了一下,但在郁小南不注意的时候,他的眼神里闪过一抹怀疑。

    演话剧的那天,刚好是蒋浩然痊愈的日子,他在病房里收拾着东西,突然房门被打开,他以为是孙耀廷他们,结果回头一看,是个让他出乎意料的人——谢秋铭。

    谢秋铭靠在门口,脸色倒是还有些苍白,听说当时他的状况比自己还严重,输了好多血才渡过危险。

    蒋浩然望着他,不知道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不欢迎我?”谢秋铭望着蒋浩然问道。

    蒋浩然伸手指了指边上的沙发,“找我有什么事?”

    谢秋铭缓慢的走了作过去,坐在沙发上,彼此沉默了数秒钟之后,他开口了,“我这个人,最讨厌那种没事就装酷的家伙,没什么本事还惹那么多事。”谢秋铭说到这里顿了顿,“起初,我觉得你就是这种人。”

    蒋浩然听到这里,无奈的笑了笑了,原来这就是谢秋铭讨厌他的原因。“那现在呢?”

    谢秋铭第一次对着蒋浩然笑了一下,他黝黑的脸上露出两个酒窝,倒是让他显得有些可爱了。

    “现在,我只能说你是个厉害的角色!”说着他对着蒋浩然赞许的伸出大拇指。

    蒋浩然望着谢秋铭,对于这个突然给予他的赞许很意外,但是脸上却只是微微一笑,接着坐到了谢秋铭的身边,“你也不赖!”

    两个人相视一笑。

    “你最后那一击,可把我打惨了,我差点就要到另一个世界报道了。”谢秋铭开玩笑的说。

    蒋浩然笑了一下,“你不是也让我在这里躺了差不多一个星期。”

    谢秋铭动了动眉头,笑着打了蒋浩然一拳,这一拳代表着友好和冰释前嫌。

    晚饭之后,不少人都聚集在了表演系的小礼堂里。这个礼堂和学院展的那个大礼堂不可同日而语,小了许多,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灯光影响都很到位。而今天的汇报演出,也吸引了不少外系的人。

    郁小南早早的就被叫来准备化妆,以及最后一次彩排什么的,忙的连晚饭都没吃,更加没有去接蒋浩然出院。

    蒋浩然和孙耀廷、邓萧一起走进了小礼堂,现在的他已经没什么大碍,他在郁小南给他们预留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郁小南从后台的侧面,看到了坐在台下的蒋浩然,她嫣然一笑,跑了过去。

    邓萧看到郁小南穿了一条碎花的连身长裙显得有些破旧,脸上虽然化了妆,但也是清新素雅的那种,头发也只是简单的绑了一个公主头,看上去不像什么富家女,只想一个挣扎在地层的年轻妇女。

    “小南,你怎么扮起村姑了?这是什么剧啊?”邓萧上下打量着郁小南,故意调侃的说道。

    孙耀廷也笑了起来,“小南,你这是哪个年代的落后装扮?”

    蒋浩然也投过去玩味的眼神。

    郁小南原本对着扮相就不是很满意,被他们一说,自己的心里觉得更丢人了,“不是吧!真的很丑吗?”她说着望向大家,有瞥了一眼蒋浩然。

    孙耀廷故意做出思考的状态。“嗯!这个嘛??????跟你开玩笑的!不是很丑,只是一般丑!”孙耀廷说完就立刻闪身,生怕郁小南报复她。

    “我这是为艺术献身!”郁小南极力为自己辩护,说着不在理那两个人,俯下身望向蒋浩然。

    “今天抱歉了,你出院我都没空去接你,实在是被这边的事情搅合的没一点时间。而且我这个局外人,还要比别人更努力些。所以??????”

    蒋浩然拉过郁小南的手,“我又没怪你什么,别那么紧张。”

    郁小南感到很欣慰,有一个这么理解她的男朋友,“那你好好的坐在这里看戏,结束之后我请你吃好吃的。”说完她突然在蒋浩然的脸颊上轻轻一吻,“待会儿见!”然后就害羞的一溜烟跑走了。

    孙耀廷和邓萧在一旁看到了还一个劲的起哄。蒋浩然笑着没理他们。

    表演在一片掌声中开始了。幕帘来来去去的打开又合上,不同的人在台上来了又走,有的人演的滑稽有好笑,有的人演的有点阴森恐怖,有的人演的感人肺腑。节目已经进行了好几个,终于蒋浩然等到了支持人报出了名叫密雅和提欧的话剧。

    在一番前情提要之后。厚重的幕帘终于拉开了。

    蒋浩然看到郁小南坐在舞台中央的一个破旧的沙发上正在细心的缝补衣物,安腾翼颓废的从舞台的一侧走了出来,重重的坐在沙发上,两个人开始对话。

    这是一个富家女跟随心爱的穷小子一起生活之后的故事,童话里的王子和公主,平凡的不能再平凡,他们没有锦衣玉食,没有华丽的宫殿。只有赤裸裸的现实。

    安腾翼扮演的提欧,是一个画家,但是他的画却没几个人欣赏,他几乎快没有能力养活她的公主——密雅,他每天都在自责和羞愧中度过。而密雅却对他不离不弃,即使从没干过家务活的的她。双手满是伤痕也没有怨言。

    舞台上的安腾翼,突然焦躁又愤怒的站了起来。快步走向舞台的一侧。郁小南悄悄的走到他的背后抱住了他,说着安慰他的话。

    蒋浩然的眼睛虚眯了一下,虽然知道这是在演戏,但看到自己的女朋友抱着别人,而且还是那么深情的拥抱,他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万雅欣的话又在他脑际响起。

    “我听说,他们那个戏,又搂又抱的还有吻戏呢!”万雅欣在他住院的时候,经常提起这些,虽然他不想听,但每一次万雅欣提起的时候,自己又会不自觉的竖起耳朵,任何关于郁小南的消息他都不想错过。

    孙耀廷偷偷的瞥了蒋浩然一眼,看到他的脸色不太好,也不敢说些什么。

    话剧还在经行中。

    安腾翼又表演自己在街上卖画,而且有人买了他的一幅画,他正高兴的要回家,突然几个黑衣人发现了他,开始追逐、刺杀。安腾翼在人群里奔跑躲避,直到冲回自己的家,却发现郁小南已经被许多的黑衣人抓了起来。

    安腾翼手拿一把匕首愤怒的扑过去,将周围的黑衣人打倒,将郁小南拉到自己身边。

    这时却有更多的黑衣人出现围着他们,让他们无路可逃,这时从黑衣人之中,走出一名装扮成中年人的男生。

    郁小南望着那个中年男人说着台词:“爸爸!这些人都是你派来的?”

    “是的,我的密雅,爸爸这么做是为了你好。你看看你,至从跟了他之后,你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密雅的父亲,指了指简陋的家。

    “爸爸,无论我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这些都是我自己的选择,请您尊重我的选择。”

    “密雅,别再固执了。”那个扮演父亲角色的男子突然大吼一声,“快点把小姐抓过来,把那个男的给我杀了。”

    “不!”郁小南大喊着。周围的黑衣人开始抓人。

    挣扎之中,安腾翼被刺了一剑,突然大家都停了下来,整个会场里也变得静若寒蝉。

    郁小南惊讶的望着这一幕,突然悲痛的扑向了中剑的安腾翼将他抱住怀里,表情痛苦的哭喊着,“提欧,不,你不可以有事。”

    安腾翼靠在郁小南的怀里,一只手捂着受伤的地方,那里还有鲜血流了出来,一只手**着郁小南的脸颊。

    “密雅,你知道吗!我今天买了一幅画。”他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钱,要递给郁小南,郁小南立刻握住他的手,接过那些钱,脸上尽量表现的既幸福又痛苦。

    “提欧,我们会过上好日子的,你要撑下去。”

    “密雅,我也许看不到那一天了。”安腾翼非常的投入,他的眼神也特别的会放电,特别是在这种生离死别的时候。郁小南看着他的眼睛,被她深深的带入了那个情景,心里竟然真的有些酸楚,眼泪悄然的滑落。

    “你和你父亲回去吧,去过原本应该属于你的生活。”安腾翼柔声细语的说,他的表演让不少观众都默默的落泪了。

    “不,提欧,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郁小南说着拿起身边的一把匕首刺进了自己的胸膛。

    “不,我的女儿。”扮演父亲的人,差点晕倒。周围的黑衣人,立刻扶住了他。

    观众席上的人,都捂住了嘴,露出痛心的表情。

    “密雅。”安腾翼心痛的喊了郁小南一声,“你,别那么傻了!”

    郁小南流出出痛苦的神情,“我们永不分离。”说着,正要抱着安腾翼做死亡状态,但是安腾翼却做出了令她意外的举动。

    他用另一只不被观众发现的手抓住郁小南的衣服,迫使她低下了头,接着自己又稍微抬了抬身子,吻在郁小南的唇上。

    郁小南大惊,剧本里可没这个桥段,拥抱已经是她的极限了,更何况下面还坐着蒋浩然。她的脑袋瞬间就朦了,想要推开安腾翼。

    安腾翼却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现在可还在演戏,不要忘了你的承诺。”郁小南贴在他胸口想要推开他的手,渐渐的失去了力气。

    最后,安腾翼抱着郁小南说出了最后一句台词,“我们永远在一起。”两个人都倒在地上再也不动了。

    郁小南却偷偷的眯起眼睛朝观众席上看了一眼,会场里还有许多的人,但唯独蒋浩然的座位已经人去楼空了。她的心“砰”的一声摔落了。厚厚的幕帘最终合上,观众席也随之响起了掌声。

    郁小南迅速的站了起来,安腾翼也跟着起身,他刚站好脸颊上就响起了清脆的巴掌声。

    郁小南指着安腾翼,一脸的气愤。

    “你刚刚在做什么?剧本里根本没这一段。”

    周围准备下舞台的人都停下来回头望向他们。

    安腾翼揉了揉脸颊,“你那么激动干什么,我那样子也是为了戏剧效果。如果没有那一吻,台下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掌声。”

    郁小南简直无话可说,“我懒得听你胡扯。”说完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冲了出去。

    她穿过高朋满座的观众席,来到了被冰雪覆盖的校园外,一股寒冷的气息,吹进了骨头里。她搓了搓手臂,缩着脖子向四周张望着,寻找蒋浩然的身影。

    邓萧和孙耀廷也跟了出来。

    “小南,这一次,我可是站在蒋浩然那一边的,你事先都没说过有吻戏的,他看到了心里一定不好受。”邓萧有些生气的站在郁小南的面前。

    郁小南觉得好冤枉,“是没有吻戏的,那个是安腾翼自作主张加的,我根本就不知道。”

    孙耀廷也看不下去了,站了出来,“可明明是你主动去吻他的啊!”

    郁小南觉得脑袋里更乱了,原来自己被迫的一吻,在别人看来还是自己主动的,天哪!真是冤死了!

    “不是这样的,你们都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们要相信我,我当时真的是被安腾翼拉过去的。”

    “真的?”邓萧有些怀疑的问道。

    “当然了,如果知道有吻戏,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加入的。”

    邓萧突然转向孙耀廷,“我说吧,小南不是这种人!”

    “唉,你刚刚还说站在蒋浩然那一边的,这么快就变卦了?”

    “比起蒋浩然我当然是站在小南这边了!”

    郁小南看着他们两人,一来二往的争论着,实在是没有心情在听下去了,转身就跑开了。

    蒋浩然快步疾行在校园的小路上,脸色阴沉,万雅欣一直小跑着跟着他。

    “郁小南没告诉你她有吻戏的吗?她怎么能这样,好歹你们的关系也是??????”万雅欣突然看到蒋浩然停下来,用一双锐利的眼睛望向自己,似乎会一刀把她给砍了。她立刻识趣的闭上了嘴,但是心里却在偷笑,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她又跟着他走了几步,蒋浩然突然停下来怒视着万雅欣,“你跟着我干什么?”

    “我??????我,”万雅欣吞吞吐吐的说不出话。

    蒋浩然本想把万雅欣赶走的,但是他突然发现了什么,于是一反常态的温柔的搂住万雅欣询问道:“要不要跟我去吃点东西?”蒋浩然的明明是疑问句,但态度却不容对方拒绝。

    万雅欣受宠若惊的望向蒋浩然,看到他一双温柔如水的眼睛。心里高兴的她差点忘记自己是谁。她无法掩饰内心的喜悦,笑意布满了整张脸,“好啊!”

    蒋浩然笑着,搂着万雅欣朝公共休息室的方向走去。

    在不远处的一个黑暗的地方,郁小南喘着气停下了脚步,望着蒋浩然离去的身影和万雅欣那喜悦的侧脸,心里的愤怒犹如火在烧。此刻,她突然能够感受到蒋浩然看见自己去吻别的男人时的心情。愤怒加酸楚一股脑的冲到脑子里。光是看着他搂着别的女人她都快怒发冲冠了,何况她自己还??????

    她的心一下子又冷静了下来,也许他是在报复自己,是在跟她怄气,她原本想要冲上去,将他们分开的,但此刻却又犹豫了。她站在黑暗中。冰冷的寒风,吹起了她的裙摆,她却没有丝毫的冷意,心里早已被冻成冰块,又怎么会觉得外面冷呢!

    邓萧和孙耀廷终于赶了过来,邓萧看到郁小南注视着空无一人的小路一动不动。纳闷的问道:“小南,怎么了?你不是要去找蒋浩然吗?”

    “我??????”郁小南还没说出第二个字,就连着打了三个喷嚏。

    邓萧示意孙耀廷赶快脱衣服,又将他的衣服披在郁小南身上,“还是先回去把衣服穿上再说吧!”邓萧拉着郁小南往回走,郁小南匆匆的回头一瞥,眼眶湿润。

    另一边的蒋浩然却在公共休息室的包厢里,点了些酒。一杯接一杯的往下灌。一旁的万雅欣本来还有说些话,但是蒋浩然完全不搭理她,最后也只好沉默着陪他一起喝。

    第二天郁小南在蒋浩然的画室外等着他。

    下课铃声响起,所有的同学都鱼贯而出,蒋浩然也拿着几本书走了出来。当他看见郁小南的时候,脚步停了下来。他再在距离郁小南两米远的地方望着她。眼神冰冷冷的失去了他原有的温度。其他的同学从他们两人中间穿行而过。

    郁小南看着蒋浩然的眼神,似乎拒人于千里之外。她的心特别的难过,当所有的同学都离开之后,她向蒋浩然走了过去。

    “浩然,昨天??????”

    蒋浩然并不像想听郁小南的解释,他相信自己看到的,他不等她把话说完就迈开步子向楼梯口的方向走去。

    郁小南皱起眉头,在蒋浩然路过自己身边的时候,将他拦了下来,“你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

    “该说的时候,你没有说,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蒋浩然没温度的话语,就像一堵墙将郁小南挡在了外面。

    郁小南的心里更不好受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

    蒋浩然笑了起来,“是,的确和我想的不一样,不用和我知会一声,就美其名曰的为艺术献身,真伟大!”

    蒋浩然的话深深的刺伤了郁小南的心,眼泪瞬间就模糊了眼睛。可是他却没有看见,还是执意要走,郁小南及时的拉住了他,“你听我解释。”她抬着头望向蒋浩然的眼睛,一脸的委屈。

    蒋浩然故意避开她的视线,但眼角的余光还是看到她难过的样子,心里有些软化,但昨天的那个画面却又在此时,浮现眼前,加上万雅欣一次又一次在他耳边说过的话,他的心又变得冰冷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