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199章 205我被你们害惨了
    ,精彩小说免费!

    邓萧看了看那个躺着紫灰色药丸的盒子叹了口气,无奈的退到一边,将石柱让给了孙耀廷。

    孙耀廷看到邓萧一脸失望的表情,摇摇头,“叫你不要贪心了,偏偏那么固执!”

    邓萧朝着孙耀廷吐吐舌头,很不服气的说道:“有本事你拍一个好的。”

    “好了邓萧,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吧!”郁小南直接将邓萧拉到了格子墙的边上,等待着。

    孙耀廷倒是个懂得知足常乐的人,他在拍到第六下的时候就决定要其中一个盒子,而那个盒子里躺着一颗黑色的药丸,正是黑灵丹,它是迅速提升精灵一色的药丸,但却有时间限制,只有一小时。不过盒子里面有两颗,不算太糟。

    接着郁小南也找到了自己还算满意的千骨丹,是接骨的速效药,而且痛苦小,她一直就想要一种治疗类型的药,现在终于找到了心里也颇为满足,最后是蒋浩然。

    他走到黑色石柱那里,又望了望其他的同伴,大家都做好了准备,对她微微点点头。接着他催动自己的念力一股脑的冲向自己的手掌,顺势一拍。两边的格子墙上有数不清的盒子飞了出来。

    其他人大多能让拍出五分之一的盒子,沈魏宁和蒋浩宇以及郁小南大概也拍出了五分之二,但蒋浩然在一拍之下,却飞出了五分之三的盒子。数量多的,让郁小南他们不知道要抓哪一个好,只能胡乱抓了一个。

    一旁的蒋浩宇见状大笑了一声,“这么多,还是我来帮你们抓点吧!”他一边说着,一边跑向离他最近的盒子,迅速的抓在自己的手里。

    他的话一出,在他周围的同伴也纷纷凑热闹一般的涌上去,抓住更多的盒子。

    邓萧一见,立刻就急了,“喂,我们有让你们出手吗?”

    蒋浩然闻言,也转身回望过去,蒋浩宇正晃着手里的盒子朝他走过来。

    郁小南立刻走到蒋浩然的身边,望向蒋浩宇,心里琢磨着,这家家伙到底是好意还是别有企图?

    沈魏宁站在后面冷眼旁观着,而穆兰看到这个情况只是略微的皱了皱眉。

    蒋浩宇走到蒋浩然的身边,拍拍他的肩膀,很客气的说:“好歹我们也是兄弟一场,我当然得帮你了,先看看,里面是什么。”

    他说着打开了里面的盒子,里面有一颗粉红色却又带着血红色斑点的药丸,所有人对草药了解的人,都看出了这个颗药丸的名贵。那正是粉血药灵,是为练习念力技能,而准备的强化身体的药,这种药可以在身体的各部位形成保护膜,借以提升自身的承受能力。

    蒋浩宇自然看出了这颗药的名贵,蒋浩然的眼睛看到药丸时也睁大了些,郁小南更是凑了过去,刚想拿过来,却不料,蒋浩宇说出了一句话,真要把她气死了。

    “哦,看来也不是什么好的。”说着手一松,盒子迅速的飞进格子墙里。

    郁小南的手身伸在空中,渐渐握成了拳。

    邓萧和孙耀廷对草药不是很了解,但也看出了郁小南那晴转阴的脸,大概猜到了什么。

    “蒋浩宇,你是捣乱的吧!给我滚一边去!”邓萧毫不客气的手指一伸,指向大门的方向。

    “哎呀,难道那个是很好的药吗?真是抱歉,要不在看看其他的。”蒋浩宇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一副后悔莫及的样子。但郁小南他们都看出了他假惺惺的模样。

    蒋浩然望着蒋浩宇,没有说话,他面无表情,看上去神秘又让人难以琢磨。

    蒋浩宇又拿过他身边一个同伴手里的盒子,迅速的打开,只匆匆看了一眼,说了声,“不好!”又送开了手。

    但以郁小南的眼力,却看出里面的东西并不差,她现在心里对蒋浩宇已经充满了敌意。真是的,见到他就没好事!郁小南气愤的怒视蒋浩宇。

    蒋浩宇却视而不见,一个接一个的把盒子都放掉了,直到最后一个,蒋浩然突然开口了。

    “小南把你们抓到的盒子打开看看吧!”他说着将郁小南和邓萧他们拉到一边,似乎不想再看蒋浩宇拿到了什么,也不想要他手里的那个盒子。

    蒋浩宇看到他避开自己,当自己不存在,脸上得意的笑容慢慢消减。“哼,这么不屑看我手里的?好,那就放了它。”他说着连盒子都没打开就松开了手。

    郁小南很不友善的瞥了蒋浩宇一眼,接着打开了手里的盒子,盒子里是两个藏青色的药丸,这是两颗双补丸,既补念力,也补灵力。她把手里的药丸跟蒋浩然说明了一番,接着又查看了其他人手里的药丸,都是大家以前用过的,没有吸引力。蒋浩然决定再拍一次。

    当他重新走到黑色石柱前,蒋浩宇他们三四个人仍然站在那里似乎不打算退后了。

    郁小南忍不住开口,“你们还要在这里继续捣乱吗?穆兰,可以让他们先出去吧!”

    “一般如果有两个年级的人出现的话,要等整个房间的人都选完才能一起离开。”穆兰恭敬的说道。

    郁小南听到这样的解释,心里感到很无奈。邓萧直接走到蒋浩宇的跟前。不客气的说:“麻烦你们退到后面去,我们的事不用你们搀和。”

    蒋浩宇看到邓萧的态度,和身边的朋友笑了起来,接着一样很不客气的回了她一句,“你是谁啊?我和我哥哥的事你也要管!”

    邓萧一听扬起眉毛刚准备开口骂人,就听见蒋浩然淡漠的说:“不要管他们了。”

    邓萧这才收回准备开骂的气势,冷哼了一声,回到孙耀廷的身边。

    接着大家都站到墙边。等待着,蒋浩宇和他的同伴很不客气的也站到墙边。蒋浩然看了看郁小南,接着又看了看邓萧他们,确认大家都准备好了,这才拍出了第二掌。

    又是数不清的盒子飞了出来,郁小南在蒋浩然还未下手之前已经将自己的念力扩展到整个房间里,她必须在其他人拿走最好的那一盒之前发现并且夺过来。

    在这些盒子飞出的时候。所有的盒子都在她的探视之中,但是数量太多,速度太快,她也是第一次用这样的办法,没能探出所有的盒子。在她仅有的探视之中,她发现了一个不错的盒子。正是刚刚蒋浩宇故意放手的粉血药灵,而且里面有三颗。

    那个盒子就在她身后两米地方,正迅速的朝她飞来,只要转身、伸手就能拿到,这让她高兴的笑了起来。当她转身接着伸出手臂的时候,另一只比她还要长一些的手臂伸向了她的目标。她扭头一看正是蒋浩宇。

    眼看着那个盒子就快被别人攥在手里了,她心有不甘,念力迅速的集中在自己的手上。顺势往蒋浩宇的身上一推,这本应该命中的一招,却与另一只手掌撞上,对方也动用了念力,而且还不少。比起郁小南只想把他推到的那一点念力来说强了许多,郁小南被这个念力直接撞的飞向对面的墙壁。

    那个盒子最终落到蒋浩宇的手里。

    蒋浩然刚放下手不久。正要转头看看大家的状况,却发现郁小南从眼前划过。直接撞到对面的墙壁上,接着又重重的落地。

    一切发生的太快,他没有时间多想就冲了过去,扶起紧锁着眉头的郁小南,接着冰寒的望向蒋浩宇。

    邓萧和孙耀廷也和蒋浩宇的同伴抢起了盒子,突然听见一声撞击,统统望向声音的方向,邓萧趁机夺过对方手里的盒子,冲到郁小南的身边。孙耀廷却被别人抢走了自己手里的盒子,他现在也顾不得这些立刻跑到郁小南的身边。

    穆兰也立刻奔向郁小南,帮着把她扶了起来。

    蒋浩然发现郁小南站起来的时候身体一软,她脸色痛苦的表情又加深了些,“伤到哪里了?”

    “后背,好痛!”郁小南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一只手轻揉着后背被撞到的地方,痛疼的感觉嗖的一下传遍全身,她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蒋浩然心疼的望着他,心里对蒋浩宇涌上怒意,他将郁小南交给邓萧他们,突然阴沉着脸,快步走到蒋浩宇的身边,什么都没说直接就打了他一拳。

    当时的蒋浩宇正在查看手里的药丸到底是什么,没有防备到蒋浩然,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自己的火气也冲上了头,手一松那个盒子又飞回格子墙里。

    郁小南看到那个盒子就这样又飞走了,心里觉得好可惜。

    而蒋浩宇已经开始朝着蒋浩然挥拳,他的几个同伴看到了也纷纷出手,四五个人都将自己的拳头挥向蒋浩然的身体。

    郁小南焦急的望向穆兰,“你不去管管吗?”

    穆兰在这个时候却像个胆小的女孩,看起来不太敢上前,却又必须上前,她硬着头皮跑过去,想拉开他们,并且不停的喊着,不要打架。却没有人听她的

    蒋浩然躲过了一个人的拳脚,却又被另一人打个正着。

    孙耀廷当然不做袖手旁观,也立刻跑了过去,帮着蒋浩然。但是他们这一方的人太少,两三个人打一个人,蒋浩然和孙耀廷都吃不消,于是念力被催动了,打斗的强度迅速的升级。

    蒋浩然同时挥出自己的双拳,在念力的配合下,对方的两个人被打的飞身撞到墙上。但是在他身后又有一个人一脚踹在他的背上。蒋浩然一个踉跄撞到扑向自己的蒋浩宇。

    孙耀廷突然拉住蒋浩宇的腰将他甩到另一边,另一个男生抓住孙耀廷的一只手臂和衣领想将他拉开。

    场面混乱之极,所有的人都扭打在一起,然后又被念力的打的飞了出来,然后又扑来过去。

    邓萧扶着郁小南,但自己的心在就在战场上,她一边为孙耀廷和蒋浩然打气呐喊,一边还挥舞着拳头,仿佛自己的面前就有一个敌人。

    “邓萧,你还嫌不够乱吗?我们赶快去把他们分开,不能然他们在这里闹事,后果会很严重的。”郁小南说着,也冲了进去。

    邓萧早就想进去凑热闹了,她压根就没有什么危险的意识。穆兰好不容易将一个男生拉到一边,却发现还有一个男生站在门边望着整个战场在偷笑,“同学,快点来帮忙啊!”穆兰期盼的望向沈魏宁。

    沈魏宁优雅的一笑,走了过去,“当然要帮忙。”说着接手拉过穆手里的那个男生。

    在石门之外,花神君正飘在空中,盘腿坐着闭目养神。突然他睁开了眼睛,眼神犹如锋利的宝剑,他迅速的飞身落在地下第三层的门口,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开了第一道石门,然后又打开了第二道石门。

    在第四层的一个石屋里,慕容萱手里的感应戒指震动了一下,旋即睁开了眼睛,她突然捂着额头,露出一副痛苦的模样。周围的朋友都围了过来。

    “我的头,好痛!”她疲软的走向带领他们进来的那个穿着古装留着络腮胡的男人。

    那个男人也望向了她,“怎么了?”

    “进来之前,已经有点不舒服了,现在感觉好像更严重了点。可不可以让我先回去,我下一次在来。”慕容萱即使生病也要维持美好的形象,她一手抱着自己,一手扶额。虽然有些驼背,但看起来却依然是很时尚的女生。

    她的一个朋友也过来扶着她,帮助她求情。

    “看她那么难受,就让她先回去吧!”

    那个络腮胡的男人显得有些为难,“不行,我们有规定的。”

    “可是我真的头疼的快要炸开了,请你帮帮忙吧!”慕容萱一副病态的模样,仍然不失较好的容貌,她的脸和身材就是她的武器。而且她今天穿了件低胸大v领的毛衣,现在又故意若有似无的弓着身体,那突出的锁骨和雪白的肌肤,都印在那个男人的眼里。

    那个男人看了她一眼就没法从她身上移开目光了。

    而慕容萱的同学都在帮她求情,每个人一句,倒是让那个男人有些心软了起来。

    “可是,我们有规定的,我不能破坏规定。”

    “我拜托你,帮帮我吧!我只是想回去休息,更何况我是个病人还能做什么?”慕容萱说着抓住了那个男人的手。

    那个男人感到一丝细滑的触感,突然脸红了起来,立刻不好意思的抽回自己的手,眼神却时不时的瞥向慕容萱。最后再三斟酌之后才说道:“好,好吧,让你朋友送你出去吧!”

    莫容萱听到还要加一个人便立即否决,“不用了,我一个人就可以的,大家好不容易来一次,不要耽误了大家的时间。”其他的同学都感慨她如此的为他人着想。

    “慕容萱,真的不用我们送你吗?”另一个男同学关切的询问。

    慕容萱牵强的笑了一下,“不必了!”

    在蒋浩然和蒋浩宇混乱的扭打在一起的时候,穆兰已经无法控制局面了,此刻的她已经急的快要哭了,除了把这些人分开,她想不到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

    沈魏宁也加入了进来,帮忙拉开蒋浩然和蒋浩宇,但他每次都没成功。郁小南和邓萧都想帮助自己的男朋友,却被敌我双发的念力波及,被逼退。

    突然石门“哗”的一声打开,一阵风吹起无数的花瓣飘了进来,所有人的动作一瞬间缓慢了下来,时间仿佛静止了,但是大家的思维却是正常运作的,也就是说时间是正常的,只有他们的身体像是遇到了什么阻拦,非常缓慢的向前移动。

    蒋浩宇正举着拳头冲向蒋浩然,身体却缓慢的停留在半空中,他的眼睛能清晰的看见自己的拳头像乌龟爬行的速度一般,这让他大吃一惊。而蒋浩然刚从地上爬起来,一手撑在地上,一手扶着膝盖,正准备起身抵挡这一拳,却发现自己的这个起身的动作,如此缓慢,他也露出了惊讶和疑惑的表情。

    两个人同样的变化也都落在对方的眼里,他们心里都诧异的感觉到空气里凝固着什么。突然一个白色的身影气定神闲的走到他们身边,将蒋浩宇拉到地面上,又把他的拳头按下去,在他双手之上套了一个圆环。那个圆环迅速的缩小到只能容纳两只手腕的范围。接着又将蒋浩然迅速的拉了起来,也一并在他手上套上那个圆环。

    接着是孙耀廷以及在场的所有人,每个人都诧异的看着自己被带上那个圆环,接着一条七彩的绳索将他们一个一个的串了起来,就像幼儿园的老师带着一队小朋友一般。

    当绳索捆好之后,空气又恢复了正常,所有的人,可以正常的活动了。大家不再互相攻击只是彼此看了一眼。最后所有人都望向了花神君。

    花神君一袭白衣,乌黑的发色,和乌黑的瞳孔,更加衬托出他脸上的苍白,还有些许的阴沉。

    穆兰看到花神君,立刻害怕的跪在地上,声音颤抖的说:“花神君。是我办事不利,请,请您降罪,我甘愿??????受罚。”

    郁小南看到穆兰如此的态度,心里对花神君又多了份敬畏和害怕。

    花神君走到穆兰的身边,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平日略显妩媚的微笑。有的是令人战栗的阴冷的脸庞。

    穆兰不敢抬头,她深知自己没能摆平这一切,而让花神君亲自前来,自己的罪有多大,她伏在地上,身子在微微颤抖。

    “穆兰!”

    花神君只喊出了她的名字,她心里就猛跳了一下,还是不敢抬头。继续跪伏在地上等待花神君的降罪。

    “看在你哥哥的面子上,我才破格让你守护这一层,你今天的表现,太让我失望了。”花神君的语气不带一丝感情,听不出是愤怒还是惋惜。

    穆兰还是不敢抬头。她战战兢兢的听着,扶在地上的手。抖的更厉害了。

    “一切到这里结束,你带着他们一起出来。”说着将一个圆环丢在地上。接着快步走了出去。

    其他的人望着这一幕都楞住了,被花神君那突如其来的一手给震的都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有人问了一句。

    “这他妈的是什么况?”

    蒋浩宇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双手被圆环牢牢的套住了,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蒋浩然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手上的圆环,没有挣扎,他来到郁小南的身边查看她有没有事。郁小南也同样被圆环套住了双手,她笑了笑摇摇头。

    孙耀廷也在身体能自由活动的第一时间跑到了邓萧的身边,邓萧还在挣扎着手上的圆环。

    沈魏宁看到手上的圆环,不由的皱起了眉头,他本打算置身事外的,现在看来,好像是不可能了。

    穆兰在花神君丢下那个圆环的时候,迅速的爬了过去,颤抖的将圆环抓在了自己的手里。接着她定了定神,终于站了起来,脸上写满了担忧,以及怨恨,都是这些学生害的她可能会失去在这里守护的资格。她望了一下,手里的圆环,上面连着一条七彩的绳索,正连接着那些被套上圆环的学生。

    “你们??????我被你们害惨了。”她一想到自己无法和哥哥一起在这里守护了,心里又生气又伤心,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但此刻的她还没忘花神君最后说的话,手上一用力拉着大家往外面走去。

    花神君走在前面,回头望了他们一眼,幽幽的说,“把他们带到上面的花海。”说着打开外面的石门,一转身就出去了。

    穆兰既委屈又害怕的跟在后面走出了石屋,走进旋转楼梯,一路向上走到了小阁楼的外面。花神君已经站在花海里,望着众人,随手一挥,在大家身后的红漆木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大家吓了一跳,所有人都回头望了一眼。

    “穆兰,现在把整个事情的经过说一遍。”花神君说道。

    穆兰开始叙述整个过程,提到是蒋浩宇他们先挑起的事端,接着场面就混乱到无法控制了。

    花神君望着其他的地方,默默的听着直到结束,他才缓缓的转过身面对着穆兰质问道:“发生混乱的时候你的金环呢?为什么没有用?”

    穆兰一种恍然大悟的表情爬上了她的眼睛,但是现在想起来已经没用了,脸上的表情被愧疚取代。她咬着下嘴唇,双手紧张的握在一起放在身前,渐渐的低下头,用极小的声音说道:“我忘了。”

    花神君望着穆兰失望的摇了摇头,突然拿过穆兰手里的圆环,接着在那条七彩的绳索上轻轻一弹,绳子断裂消失,就连每个人手上的金环也迅速的变大然后掉落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