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00章 206让塞拉无法反驳了
    ,精彩小说免费!

    “仙游,出来!”花神君突然喊了一声。

    在一片鲜红色的仙客来里,有一朵花,迅速的化为人形,一个曼妙的红唇少女站了出来。

    “花神君,有何吩咐?”

    花神君指了指站在门口附近的学生,“把所有人的名字登记起来,并且把整个事件详细的记录。”

    仙游从后背拿出笔纸,利落的答应了一声,就走向郁小南他们,开始询问他们的名字,并一一做着记录。

    邓萧一见花神君要记名字,心里才渐渐觉得严重起来。她在一旁小声的嘀咕起来,“有这么严重吗?”

    孙耀廷在她旁边很肯定的说,“估计,很严重!”

    邓萧立刻很抱怨了起来,“明明不是我们的错,为什么连我们也要记?挑起事端的明明是那个人。”她说着还狠狠的瞪了蒋浩宇一眼。

    “哼,说我挑起事端,你不是还在一旁大喊加油吗?我看你巴不得打起来,打的越厉害越好。”蒋浩宇听到邓萧的话毫不退让的反驳回去。

    邓萧一听心里那股不服输的劲又来了,“我?我哪有,我是在阻止你们打架。”邓萧说着说着声音不自觉的就大了起来。

    其他人纷纷望向了他们。

    蒋浩宇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你没有?问问大家,你是在那边喊加油的,还是来劝架的?”他说着瞪起了眼睛望向邓萧,再加上身高的压力,邓萧有些胆怯的往后退。

    孙耀廷立刻将邓萧拉到自己的身后,面对着蒋浩宇,“她不过喊了几句而且,难道我们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吗?”

    郁小南看着这两人又和对方杠上了,立刻过去,拉开他们,眼神还可以飘向花神君,正好和他对视上,一瞬间让郁小南心生怯意。

    “不要吵了!”

    蒋浩宇却什么都不顾的逼近他们。

    花神君默默的注视着,没人知道他阴冷的面孔之下,是什么心情。

    穆兰看了看发生争吵的蒋浩宇他们,又看了看花神君,她觉得自己应该要表现一下,虽然她很讨厌处理这样的事情,但什么的不做的话,等待她的不知道会是什么?她想到这里立刻快步走过去,拉开逼近的蒋浩宇。

    “你们不要吵了。”

    仙游本要走过来处理的,却被穆兰先了一步。

    蒋浩宇甩开穆兰的手,对她说道:“这次可是那个家伙先开口的,有事找她。”

    邓萧一听又从孙耀廷的背后冒了出来,“如果不是因为你,事情哪会发展到现在的地步,你还好意思说我。”邓萧不客气的指着蒋浩宇说道。

    孙耀廷最担心的就是邓萧这个个性,大大咧咧的,别看她长的一张娃娃脸,心却直爽的很,这会儿一张嘴说出的话,只会让事态更麻烦。孙耀廷眼里望向邓萧以示警告。希望她不要开口了。

    蒋浩宇的朋友也看不下去了,大家走了过来,你一句我一句的开始反驳。

    穆兰又一次无法控制局面了,仙游叹了口气,也走上前去制止。

    吵杂的声音,让花神君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

    “统统给我闭嘴!”墨导师的声音炸响在每个人的耳边。所有人楞了一下,向四周望了望,发现墨导师正从高空快步的走下来。

    大家都没想到墨导师会出现,只有花神君一直保持着他波澜不惊的面容。

    墨导师走到大家的面前显得特别的生气,她认真的审视着每个人。郁小南看到墨导师的表情有些愧疚的微微低下头,一只手紧紧的拉着蒋浩然。她也不想把如此温柔的导师给惹怒。

    “仙游,把所有的记录都给墨导师。”花神君走了过来缓缓的说。

    仙游点点头,墨导师对花神君抱歉的笑了一下,接过仙游手里的本子,看了一遍,接着抬头望向蒋浩然和蒋浩宇,突然下达了命令。

    “蒋浩然你和你的朋友先上去。”她说着指了指玻璃“电梯”的方向。

    蒋浩然望了孙耀廷一眼,接着拉着郁小南快步的走了过去。孙耀廷也拉上邓萧跟了过去。

    墨导师在蒋浩然他们走了之后,又走到蒋浩宇的面前,“今天的事,我会告诉你们的导师,你们所有的人都会受到相应的处罚。”

    “那他们呢?”一个男同学指了指先离开的蒋浩然。

    “都一样。”

    地下第四层,慕容萱又回到了石屋里。

    “你怎么没回去?”那个守护此地的络腮胡男子诧异的问道。

    “我一出去,就听到外面在争吵,好像是有人闹事了,导师都在外面。我不想这个时候出去,原本是想等一下在看看情况,却突然觉得头没那么疼了在,于是就折返了回来。我觉得还是不要惊动到花神君比较好。”她说着刻意望了那个络腮胡的男子,对他温柔的一笑。

    那个男子本来还有些后悔自己放她出去,但现在她又回来了,而且还没被花神君发现,这让他松了口气。

    “那你还行吗?能撑的住吗?”那男子看到慕容萱还有有些疲惫。脸上也有些苍白,略为体贴的问了一下。

    “我还好,没刚才那么痛了。”

    “那好,马上就到你了,尽量撑着点。”

    慕容萱对他点了点头。

    郁小南和邓萧他们都已经被墨导师训斥完毕,现在正站在另一个导师办公室的门外。不一会儿,蒋浩然从那个门里走了出来

    “怎么样?你的导师怎么说?”郁小南走上前。关切的询问。

    “被罚抄写校规一百遍,下个星期交。”蒋浩然淡淡的叹了口气。

    其他的三个人听到后,都同时吸了口气。

    “我的天啊!那本有脸盆那么大的校规手册?要抄一百遍?”邓萧激动的差点想一脚踹在教室办公室的门上。

    郁小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那本书自己也翻过,又厚又大的,还要抄写一百遍。光是听着就让人受不了。

    孙耀廷也是无比同情的望着他,拍拍他的肩膀,“大家都好不到哪里去,我们三个还不是被罚去打扫学校的杂物库房。”

    蒋浩然看到大家一副替他担心的样子,却突然勾起嘴角,“虽然说要写一百遍,但是他没说要我一个人写完。”他说着别有用意的望向大家。

    郁小南立刻反应了过来,立刻放轻松的说:“这么快就逮到漏洞了。害我还为你担心。”

    “你们这些枪手一个都别跑。”蒋浩然也和大家开起了玩笑。

    邓萧和孙耀廷也明白了过来,“那是当然,我们一定帮你,反正写丑一点也没人知道是我们写的,哦!”孙耀廷说着望向邓萧。

    一伙人欢笑了离开了。

    第二天阳光明媚。春暖花开,气候开始逐渐转暖。

    当蒋浩然躲进明媚的图书馆里抄写校规的时候。收到了聚灵团团长开会的消息。他收起了书本,站了起来。身上散发着银色光芒的项链也随着晃动了起来。

    而另一边,郁小南和邓萧以及孙耀廷在下课后一起来到校园的杂物库房。那是学校最偏僻的一个角落,周围有许多的参天大树,遮蔽了大部分的阳光,原本今天是个光和日立的好天气,但在这里却有一种阴冷的感觉。

    邓萧站在郁小南的身边,望着前面的那栋两层楼的房子,显得特别的破旧,门窗从外面看都积着一层厚厚的灰,墙体的边边角角也开始剥落。在它的正中间有一扇门,两边各有两扇窗户,门窗都是黑乎乎的,看起来像是人的脸。邓萧望着这个房子心里敲起了小鼓。

    “我听说,有人在这里看到过鬼,我们真的要进去吗?”邓萧有些犹豫了起来。

    “你从哪里听来这么无聊的说法。”孙耀廷不以为然的说,接着向那栋房子走去。

    “我也听说过呢!”郁小南跟上去,小声的说。这时一阵风出树林里吹了出来,阴冷又潮湿,还有一股发霉的味道。

    邓萧不由的身体一颤,立刻朝孙耀廷跑了过去。

    孙耀廷的两只手臂立刻被两个女生牢牢的抓住。他左右望了望,“喂,你们两个,还没进去就这么怕了,那真要进去了你们岂不是撒腿就跑了。”

    邓萧望向孙耀廷,“还真有这个可能,对吧!郁小南。”

    郁小南一个劲的点头,眼睛还不时的向四周望了望。

    孙耀廷无奈的摇了摇头,男生和女生的差别还真是大!当他走到门前的时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钥匙,正是他们从墨导师那里得到的,在打扫的期间都由他们保管。

    门上的锁孔看起来好像有些生锈,钥匙插了好一会儿才进去。孙耀廷拿着钥匙开始旋转起来,接着听到咔哒一声,门锁开了。孙耀廷轻轻的往里一推,门缓缓的往里推进。由于年久失修,铁门发出了刺耳的嘎吱声,开了一半卡住。

    孙耀廷使劲踹了门一脚,哐当一声门立刻打开,郁小南和邓萧都不由的捂住了耳朵,退后了一步。外面温暖的阳光倾泻进去,照亮了门口附近的一片空间。光芒中有许多的粉尘漂浮着到处涌动。

    所有人捂着鼻子扇了扇,孙耀廷第一个大胆的迈了进去,向四周仔细的扫了一遍,终于在门边一米的地方发发现了电灯的开关。

    “啪”的一声,那盏老古董式的吊灯,闪了两下,昏黄的灯光终于带给大家光明。接着又有一盏灯亮了起来,接着又是一盏。然后,房间里在无数的灯光之下显出了形状。

    郁小南和邓萧这才迈出脚走了进来,三个人朝四周望去,在不由的感叹起来。左右两边至少延伸了四五十米,前面也有二三十米的距离,整个房间非常的大。是他们见过全校最大的房间。

    “真没想到,在外面看来就只是普通的两层小楼房,顶多也就一百平米吧!进来一看却是个主球场。”孙耀廷看到这个堆着无数废旧物品的超大杂物房,嘴角不由的抽了抽。

    邓萧张着嘴,望着眼前的一切,心里有一种想骂祖宗的冲动。

    郁小南望着眼前的景象,深深的感到无力,“原来这里,竟然是一个伸缩空间,这种空间在各种大型企业里倒是能有一两个,没想到学校也有,这个东西听说很昂贵的。”

    “是啊,!学校真是有钱,竟然那它来装杂物。”孙耀廷摇了摇头,“我们还是赶快打扫吧,这么大个地方还真不知道要多久呢!”

    “说的也是!”郁小南立刻从纳盒里拿出了打扫的工具分发给大家。

    三个人拿着扫把和拖把,开始了漫长的打扫工作,灰色的烟尘在他们的身边弥漫开来。

    郁小南从灰尘中跑了出来,取下口罩不停的咳嗽。邓萧和孙耀廷也跑了出来,三个人彼此对望了一眼,看到大家头顶一片灰蒙蒙的狼狈样,都指着对方大笑了起来。

    突然在他们旁边的一个堆成小山的旧桌椅中发出一个声响,只听见“咔嚓”一声。所有人停止了说话,就连呼吸都瞬间停止了。

    三个人扭头望向那堆桌椅,一双油亮的小眼睛望向了他们,接着迅速的钻进桌椅的里面。

    “我的妈呀,那是什么?”邓萧惊叫的一声,指着桌子里面的两个一闪而过的小黑点。

    “不知道。”郁小南没能看到,她好奇的凑了过去。

    “老鼠而已,不要怕,估计是我们打扰到它们了,所以它们就出来看看。”孙耀廷一副轻松的模样。

    邓萧瞥了他一眼,不太相信他说的,也凑了过去。

    “这里又没有吃的,那来的老鼠,难不成它们还啃木头?”邓萧说道。

    “那很难说哦,你又不是老鼠!”孙耀廷笑着反驳道。

    邓萧气的扭头做了一个鬼脸,不在理他,和郁小南一起轻轻的拿开挡着的一把椅子。

    “小心等一下有一只大老鼠跳到你们的脸上。”孙耀廷靠到邓萧的耳边故意阴森森的说,他还特别加重了大老鼠这三个字,想吓唬她们一下。

    邓萧刚想伸手去打他,却发现一只硕大的老鼠猛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正朝着她胸口的方向扑了过来。

    “啊~~~~~~~~~~~”她惊得跳了起来,高亢又尖锐的叫声,在整个房间里响起。

    郁小南虽然不是老鼠的目标但她和邓萧靠的很近,她也吓的尖叫起来。两个人不停的尖叫同时后退,她们甚至希望能飞起来,因为有更多的老鼠从那里跑了出来。

    孙耀廷立刻将她们两个拉到自己的身边,躲避那些老鼠。

    “不要怕,就那么几只而已,不可能有很多??????”孙耀廷正说着,突然从那些桌椅里面发出一连串的细碎声音,接着一大群灰老鼠从大家的眼前急速掠过。

    孙耀廷刚想说不可能有一群的,结果话还没说出来就真的看到一群的老鼠出现,少说都有二三十只,大大小小的好几群。他看的眼睛都圆了。

    邓萧和郁小南只顾着尖叫逃跑,孙耀廷看到这般景象也不由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玩笑,开的有点大。”他说完也跟着跑了出去。

    第一次的打扫就在一群老鼠的奔走之下,结束了。

    在一个干净且明亮的小会议室里,十一个人围坐在一张椭圆形的会议桌前,金文浩坐在首位,其余的人依次按照各队的编号入座在一旁。

    蒋浩然将所有人都扫了一眼,他看到了靠在椅子里略显骄傲的慕容萱,以及在她旁边温文尔雅的沈魏宁,还有一个坐在自己身边的一头金发的天才女生塞拉,其余的人。他就一个都不认识了。

    金文浩双后合十放到桌子上,看了看手表,望着在座的每一个人,露出了笑脸。

    “很高兴,大家都能准时来开会。至从最后一场队长选拔结束我们还没有正式的祝贺我们的新队长,请大家给三位新队长一些掌声,”金文浩说着,自己率先鼓起了掌。

    其他人也立刻双手合实鼓起掌。沈魏宁彬彬有礼的站了起来。向大家微微鞠躬,以示感谢。“你们好,我叫沈魏宁,是第四队的队长,很高兴认识大家。”

    塞拉也站了起来,对所有人微微一笑,自信又富有智慧的看着大家。“我叫塞拉。是第七队的队长。”

    蒋浩然看到他们这样做,自己的也逃不出这个套路,于是也站了起来。

    “我叫蒋浩然,是第八队的队长。”他说完刚要坐下,在金文浩身边的一个略显瘦小又带着眼镜的男生,似笑非笑的望向他。“哦,你就是传说中的蒋浩然?双胞胎就是不一样啊,连气势都那么像,你弟弟可好?”

    对方话里带刺,蒋浩然能清晰的感觉到,但他并不想树敌。

    “很好!”他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坐在座位上,眼神飘向别处。那个男生却依然望着他。眼神里有一种不言而喻的敌意。

    蒋浩然虽然不清楚,蒋浩宇跟这个家伙有什么瓜葛,但心里对他多少有些排斥,他默默的将身体靠在椅背上。周围的人一片静默。

    “欢迎这三位新朋友的加入。”金文浩打断了沉默的气氛,接着向他身旁站着的一个带着墨镜的男同学伸出了手。那个男同学立刻递上一个文件夹,接着又从另一个文件夹里拿出许多份资料发给各位队长。

    金文浩拉开文件夹看了一眼之后。说道:“我这次召集大家,最重要的事。就是重新拟定收费标准。我们聚灵团的各位学长学姐们,为我们的学弟学妹们带来了那么多的福利,收到的回报却甚少。你们手上是我从新拟定的收费表,你们看一下。有什么意见的话可以提出来。”

    每个人都埋首于自己手里的那份资料表里。

    蒋浩然拿起那张写满数字的纸张,第一项就是入会费的费用,直接从调整到3000金盾,比以前高了将近三分之一,这个涨幅大的有点过。蒋浩然皱了皱眉头。

    接着是一系列的药丸的价格,最便宜的都是500金盾,后面的一个比一个高,看着就让人望尘莫及。这样的收费标准,跟一个小型企业差不错了。虽然他自己还付得起,但是真正有钱的人又有多少,这会让那些穷苦一些的学生无法加入聚灵团的。

    蒋浩然虽然心里并不赞同,但脸上去没有表现的太明显。一旁的塞拉却把那张纸重重的拍在桌上,“入会费已经很昂贵了,还要提高药丸的价格,这会让新生对我们产生畏惧,而现有队员也会意见很大的。”

    塞拉义正言辞的说,引来了大家的关注。

    金文浩也别有深意的望了过去,接着笑了一下,两条腿在桌子底下交叠了起来,双手抱于胸前,靠在椅背上,远远的望着塞拉,“不要忘了,每一个会员入会费的百分之五十都是进了队长的腰包。”

    塞拉一听,脸色变了一下,也许这是她没想到的。

    慕容萱轻轻的抬起眼帘望向她,嘴角有一抹嘲讽的微笑。

    但塞拉并未察觉,旋即她又想到了别的什么事,脸色又一变。

    “那另外那百分之五十用在哪里?”

    “当然是用来组织活动。”金文浩回答的很流畅。

    塞拉立刻反驳道,“据我所知,聚灵团的活动其实很少吧!除了去学校周围找精灵,之外好像没什么活动。”

    “从我管理开始就会增加了,这也是抬高入会费的一个原因。”

    金文浩自信满满的回答,让塞拉无法反驳了。

    一直坐在金文浩身边的那个瘦弱的男生,身子向前倾了一下,“我觉得这个收费很合理,多开展一些活动,也可以增进同学之间的感情,每一次开展活动花费的经费都不少,就是去年的皇冠之夜,听说就花了好几万的金盾,一个晚上就消费了那么多,难道收多一点入会费不对吗?”

    那个男生还刻意的望向塞拉一眼。

    周围其他的队长有些认同的点点头,有些则默不作声。

    蒋浩然无法再沉默下去,“原来的会费已经很高了,现在又提高,没有多少人能付得起。”

    蒋浩然的发言,引来了沈魏宁的关注。

    金文浩也将目光落在蒋浩然的脸上,不紧不慢的说,“蒋浩然,你们第八队的事,我还忘了说。根据我看到的资料,你们所有的队员所缴纳的入会费,可是根本对不上账,我希望你回去把所有的差额都补回来。”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也将其他人的目光转到了过来,这些眼神大多都很冷漠。

    蒋浩然原本只是有点不能接受的事,现在变得彻彻底底的不能接受了。他说话的口气也有所改变,冰冷的语气中夹杂了一些质问的味道,“不够数?这话怎么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