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02章 208怪不得她要带面具
    ,精彩小说免费!

    “这是最后一本。”安腾翼说着将一本书递到郁小南的手里。

    “谢谢!”郁小南抱紧手里的五本书,“已经打扰你这么久了,你赶快去忙你的吧!”

    安腾翼却只是微微笑了一下,低了一下头,好像还有话要说。

    郁小南看出他的心思,“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安腾翼望向郁小南,“其实,我听到一些流言,关于我和你的!”

    郁小南一听,不敢相信,“我和你?什么谣言?”

    安腾翼谨慎的向旁边望了望,还好四周都没什么人,只听见他小声的说:“有人说你和蒋浩然在吵架,都是为了我?”

    郁小南望向安腾翼一时之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事实是这样的,但是她不想这么说。她低下头,笑了一下,又抱紧了手里的书,“没这回事!”

    “真的和我没关系?”他再一次确认了一遍。

    “当然!”郁小南很肯定的说,虽然她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那就好。”他笑着说到,又看了看她有点吃力的拿着这些书,于是伸出了手,“我帮你拿一些吧!”

    不一会儿郁小南回到了蒋浩然的身边,但手里只拿了两本书,接着安腾翼把另外几本书放到了桌上。

    安腾翼的出现显然让蒋浩然的脸色有些细微的变化,停下手里的笔,望向了他们两个。但是他很好的控制了他的情绪,没人发现他心里的疑问,他们怎么会碰到一起?这是他的想法。

    邓萧和孙耀廷抬头看到他们两个也是纳闷了一下,但是这两人心里想的却是蒋浩然在想什么?

    郁小南看到大家眼里的疑问,立刻解释道:“我们是刚巧在里面碰上了,他就帮我找书。”她生怕蒋浩然会一言不发的走掉。

    蒋浩然站了起来,将郁小南拉到自己的身边,“谢了!”

    邓萧和孙耀廷看到蒋浩然和安腾翼对视着,那两人脸上都是笑意,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但是又好像有点什么不一样的。邓萧眨了眨眼睛,抱着看好戏的心情,笑了笑。

    “不客气,我刚到借书区看到学姐在找书就帮着找了一下,我见她拿的书挺多的,顺便帮她拿那过来。”安腾翼望着蒋浩然笑的很灿烂。“那就不打扰各位了。”他没在这里逗留多久,就转身走向下一个区,和他的朋友坐在一起。

    蒋浩然回头瞥了他一眼,发现他正和他的朋友在另一张桌子边上笑着小声交谈,蒋浩然收回目光望向郁小南

    郁小南看着安腾翼走远了才谨慎的开口,“浩然,我真的是碰巧遇到他的。”

    蒋浩然看到她一脸担心的模样,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子,“傻瓜,我又没说不相信你。算了,我们今天就抄到这里吧,接来下去帮你们打扫杂物库房。”他说着开始收拾东西。

    邓萧和孙耀廷立刻轻松的说道:“就等你这句了!”

    不远处,安腾翼回头望了他们一眼。

    在杂物库房的前面站着四个人,正是蒋浩然他们。

    郁小南抓着蒋浩然的手臂,望着这栋房子,“虽然是第二次来这里,可是我还是觉得阴森森的。”

    邓萧在一旁和郁小南一样抓着孙耀廷的胳膊,“同感!”说完做了一个欲哭无泪的鬼脸。

    蒋浩然和孙耀廷同时扭头望向身旁各自的女友,笑了起来。

    “好吧,看看这个地方,能有多恐怖。”

    蒋浩然说着率先走了过去,打开了大铁门。老旧的掉灯闪了几下亮了起来,整个杂物房呈现在大家的眼底。

    堆积如山的旧桌椅,和许多坏掉的宿舍里的床,还有许多的柜子,各种各样的。上一次的打扫只是解决了一小部分,大多数的地方还是布满灰尘,大家犹如走进家具堆积成的山河之中。

    蒋浩然还在环视四周的时候,郁小南就只顾着警惕身边的角落。不是低头就是回头。

    郁小南跟着蒋浩然的身边,紧张的望着四周,蒋浩然偷偷的瞥了她一眼,突然怪怪的笑了一下。

    “哈!”蒋浩然突然转身大喝一声,吓的郁小南捂着胸口跳了起来。

    蒋浩然看到郁小南的窘迫的样子,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蒋,浩。然!”郁小南一字一顿的说,生气的举起拳头,就要挥向蒋浩然。

    蒋浩然嬉笑着跑开了。

    邓萧刚刚也被蒋浩然吓了一跳,和孙耀廷赶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他们在闹着玩的。两个人无语的摇摇头。

    打扫再一次开始,大家把挡在路中间的废旧物品统统堆到角落里。女生负责擦灰等相对清闲的活,男生负责扫地等相对重一点的活,大家愉快的忙碌起来。

    “那些成群的老鼠好像都没再出现过,也许它们只是来这里旅游的,观光结束之后就都回家了。”郁小南开着玩笑的说着,大家也跟着开起玩笑,一边打扫一边打闹。

    郁小南拿着抹布笑着从一堆家具山之中走了出来,一转头发现后面是一大排的资料柜。长长的一排,大概有一两百米那么长,放眼望去还颇为壮观。

    “哇哦!”郁小南感叹了一声,走到这些资料柜前,每个柜子上面都写着不同的日期。大多都是古代的,上面还有精致的锁。光是锁都非常漂亮。上面雕刻着花纹,整体是个正方形。大多都是青铜材质,各个都是古董。

    郁小南对古董的东西特别敏感,“喂,你们快过来看。”她神秘的叫喊了一声。三个人迅速的跑了过来,好奇的往里一看,看到如此之多排列整齐的柜子,视线都在这里停留了下来。

    “哇,整个房间只有这里最整齐了。”孙耀廷感叹道。

    “这些柜子里面都放着什么啊?”邓萧的好奇心又被勾了出来。

    “不知道,也许是以前的一些资料,不过这么多的资料,说明这个学校的历史也是很丰富的。你们仔细看看,每个柜子上还写着年代,有很多都是古代的呢!”郁小南一边说着,一边往里走。

    柜子上面都积着厚厚的一层灰,有的年代牌还被灰给遮盖了起来。郁小南用抹布擦了擦,又是一个古代的,她像个考古学家发现了珍贵的古文物一般,有些欣喜又有些好奇,但更多的兴奋。

    邓萧和孙耀廷也走了进来,好奇的东看看西看看,他们就没郁小南那么兴奋了。

    蒋浩然走进了另外一排的柜子中间,这些柜子都是木制的,看起来年代很久远,但是却也保存的很完好,他看过柜子上的标签被灰尘覆盖的很模糊他用手擦了擦,年代标记清晰了起来,是距今两百年前的朝代。

    突然这个柜子的门嘎吱一声,打开了。蒋浩然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柜子里一推的白色资料洒落下来,把蒋浩然的脚都覆盖在里面了。

    这个声响将其他人都吸引了过来。

    “怎么了?”郁小南跑过来问到。

    “发生什么事了?”孙耀廷和邓萧也赶了过来。

    他们三个看到打开的柜门,和散落在蒋浩然脚边的一大堆资料,感到有些意外。

    大家开始帮忙整理这些麻烦的东西。

    “你是怎么打开这个柜子的?”郁小南一边捡着地上的资料把她们塞进相应的资料袋里,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

    “不知道?你连你这么弄开那个锁的都不记得了?”郁小南诧异的问道。

    “我没注意到这个柜子有没有上锁,我只是看不清上面贴着的年代标示牌,随手擦了擦,然后它就自动开了。”蒋浩然也蹲在地上把资料装进资料袋里,他困惑的回想了一下,自己也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

    “蒋浩然你该不会有什么开锁的技能,从没告诉我们吧!”孙耀廷一边捡着资料,一边开玩笑的说。

    “就是就是!”邓萧跟着附和道。

    蒋浩然笑了一下,“你们想太多了。”他说着,手里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接着眉头一皱,他把手中握着的资料袋里面的东西都拿了出来,用眼睛迅速的扫了扫,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严肃。

    “喂,你们看看这个。”他说着把手里的资料递到大家的面前,其他人也伸着脖子向那份资料靠了过来。

    那份资料有个大标题,上面写着:方芮的审讯过程记录。

    大家立刻提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彼此对望了一眼,大家看到这个标题都很意外。

    下面接着写着日期,是两百年前的3月12号,接着是这个事件的概述,以及方芮身份的说明。

    方芮是月蓝国人,被西王派来找寻东王的下落,但是她来到这里之后却直奔博雅夜灵。博雅夜灵的外围有专人查岗,方芮当时带着面具说要见校长,查岗人员让她摘下面具,她不肯双方发生争执,便大打出手了,方芮以一敌二,打败了对方,但是却有第三个人漏跑了回去。校长带着众人前来查看,并将其抓了起来。接下来就是详细的审讯记录。

    郁小南一看到方芮是月蓝国人,而且还是西王派来的手下,脑海里浮现出她一身黑衣,不苟言笑的模样,那副面孔,光是看着就让人不能对她产生好感。

    “她竟然是西王的人?校长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为什么还要让她留在这里教书呢?”郁小南发出质疑,接着望向大家。

    “就是啊,这不是害我们吗!光想到她那张脸,我就??????”邓萧说着,忍不住做了个鬼脸。

    “看看下面的审讯过程,也许会有些发现。”蒋浩然说着将手里的资料翻到了下一页。

    一个封闭的房间里,一张唯一的桌子,上面摆着唯一的一盏烛台,点着几支蜡烛。火光纹丝不动,照亮着整个房间,方芮带着面具坐在桌子的一端。

    校长和一位女导师坐在另一边,那位导师的面前摆放着发黄的纸和一支毛笔,他还在磨墨。

    这时门被打开,一个高个子的女人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摆着一个茶壶和三个杯子。

    她将托盘放到桌子上,一股热茶汤流进每个杯子里,淡绿色的茶汤,在杯子里轻微的晃动着,一股热气袅袅腾腾,杯中的茶香舒缓的飘进每个人的鼻子里。那女子将杯子一个一个的放在每个人的面前,之后就转身离去。

    方芮伸出被圆环锁紧的双手,拿起了杯子,轻轻的嗅了一下,“嗯!这是什么?”她隔着面具发出了略有些沙哑的声音。

    “这个东西在这里叫做茶!”校长温和解释。

    方芮将面具嘴唇下方的那一块往下一拉,露出了她的嘴,接着喝了一口热茶,又把面具合上。

    “这东西不错!很清香!”她赞许的说了一声。

    “当然,这个东西只有这个世界才有,在月蓝国里是没有的。”校长说着也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在他旁边的那个导师已经开始记录了。

    校长放下杯子,神情很温和的望向带面具的方芮,眼神里有一种不容抗拒的威慑力,“说说,你为什么要来这里找我!”

    方芮将她的双手放到桌上,身体前倾着。

    “我是来投靠你的。”

    一句话让校长波澜不惊的脸上,有一丝精光闪过。

    “哦,为何?”

    方芮的呼吸声突然变大,眼神也瞬间改变,“西王在老城主离去之后,大量收集念力高强的人去强行打开通道,那通道需要五个人同时并且持续不断的输出念力,最重要的是要持续十年之久才能打开通道。都是那个愚蠢的张北暮图想出来的办法,害人不浅。”方芮说着,双手紧握成拳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却又立刻意思到校长正盯着自己。她看了看校长,校长似乎对刚刚那一拳不在意意,她吐了口气又接着说。

    “起初国家还有许多高强的人,后来能逃的都逃了,剩下的高手也越来越少,而被抓的人却越来越多。西王不管民众的呼喊,我行我素。我再也看不下去,每一个对此方案提出异议的人不是离奇失踪,就是被杀害,连凶手都找不到,我猜是西王做的,谁知道!于是,我想找到老国主,希望他回去,带领大家脱离苦海。”方芮面具下的眼睛熠熠生辉。

    校长望着她,许久,才意味深长的一笑,“老城主啊,就算你找到我也不一定能找到他。他也是我想找的人。”

    方芮听到校长的话似乎有些泄气,但她的表情都被面具给隔绝了,这种感觉只有她自己知道,还有精明的校长。

    “我知道会是这样的现实,不过我知道你是反战派的人。也许老国主会来找你的。”

    校长又笑了一下,方芮看不出他笑容背后的思想,他太高深莫测。

    “你是怎么来这里的?”校长换了个话题。

    谈到这个话题,方芮似乎有些不想开口。她缓缓的靠向椅背,眼睛望向烛台的底部,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

    “我希望说服和我的同伴,但是他们都不认同我的看法。那些人都是大官或贵族的子嗣,位高权重。他们来这里无非是想借这个机会挣得荣誉。他们从来都没真正了解过平民百姓的生活。”

    方芮的语气有些愤慨,她又沉默了一会儿才接着说:“但是我,和他们是不一样的,我拥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用命换回来的。当然,最终我们没能谈拢,后来他们一个个都在追杀我,我也没让他们活着离开。”她最后的那句话说的特别的轻松。但她眼神里那浓郁的杀气,却无法掩盖。

    校长仍然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她。

    “你们都在哪里交手的?”

    方芮回忆了一下,说出了五个不太清楚的地点,校长让旁边的导师详细的记录下来。

    “你们来这里之前,接到的是什么任务。”

    “首要任务是找到老国主,其次是找到那些和我们对抗的神秘人。并且找到他们的总部。当然得先找到我们自己人。”方芮毫无保留的说。

    “怎么找到你们自己人?”

    “我们有暗号,而且回来的人也告诉了我们他们最后所在的地方。”

    “那个地方在哪里?”

    “在纳亚国的坎纳斯城的一栋古老的城堡里,我知道的就这么多。”方芮有问必答。

    校长温和的点点头,接着缓缓的喝了口茶。“好了,今天的谈话到此结束。如果有需要还会找你来询问的,我们暂时还不能放你自由,希望你能理解。”

    方芮了解的点点头,“可以的话。给我点酒,没那个东西我难以入入眠。”

    校长和身旁的负责记录的导师耳语了一句,那个导师立刻走了出去。

    “也许你需要改改你的生活习惯,我们这里毕竟是学校。”校长缓慢的劝说着。

    方芮的面具后面发出了笑声,嘶哑又有些怪异。

    不一会儿那个离去的导师拿着一瓶深红色的酒和一个酒杯走了进来。

    方芮看了一眼。立刻起身毫不客气的抓过对方手中的酒瓶,“啪”的一声瓶盖被她熟练的打开。接着她拉下面具的一小部分,直接对着酒瓶猛灌了一大口。之后很舒服的吐了口气。

    “嗯!不够烈!”她说着又喝了一口。这才放下酒瓶,用手背擦了擦嘴。“虽然不是我喜欢的,不过还是谢谢了!”

    校长没有回答,只是微笑着默默的起身,和那位导师一起离去。厚重的铁门渐渐关了起来。

    蒋浩然和郁小南他们从一堆资料中抬起了头。四个人围成一圈坐在地上,每个人都因为低着头看资料而脖子酸,大家一边揉着脖子,一边议论起来。

    “方芮竟然半途叛变了?”邓萧自言自语的说,“上面说的是真的吗?”她望向大家。

    郁小南疑惑的摇摇头,“不知道。”

    “这份资料记载的很详细,连记录人的名字都写有,还有抄写整理资料人的名字。应该不会有假。”蒋浩然说着又翻到第一页,指着两个名字说道。

    大家又凑过去,看了一眼。一个是孙婉善若另一个是于冰展,孙婉善若正是审讯记录者,于冰展是整理资料的人。看来他们都知道这件事。

    郁小南看到孙婉善若这个名字,眼前一亮,“这个孙婉善若正是我现在课程的导师。”

    “这么巧?”孙耀廷冒出了一声。

    郁小南点点头,“还记得我们在??????”她说到这里刻意停下来警惕的望了望四周。

    邓萧焦急的说道:“放心吧!这个地方不会有人来的。”

    郁小南身子往前倾了倾,让大家靠近点,“还记得我们在那个地方,得到的消息吗?他们说,学校里可能也有对方的卧底。你们说这个方导师会不会就是我卧底呢?”

    “我也有些怀疑。不过我觉得这份记录不太全。”蒋浩然说着,又翻起资料。但是资料也只到大家看到的部分,后面就没有了。

    “我觉得校长不会是一个不谨慎的人,他一定很仔细的调查过方导师,才能让她留在这里教书的,我肯定这后面一定还有一次谈话。”蒋浩然坚定的说。

    孙耀廷点点头,“我觉得浩然分析的对,要不我们在找找,也许就在这些资料里面。”

    邓萧和郁小南也赞同的点点头。大家又开始在一堆烦乱的资料里仔细的寻找,彼此沉默无话。

    当太阳落山时,他们不得不离开这里,把钥匙还给校园管理人。四个人疲惫的拖着脚步,各怀心事彼此沉默着来到膳堂。

    在他们入座不久之后,邓萧突然轻轻的拍了拍桌子,大家抬起头,望向她,她小声的说了一句,“你们看那边。”她说着用眼神示意了方向。

    大家望了过去,发现方导师正坐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望着另一个方向,那眼神就像准备捕食的老鹰,而她面前的饭菜似乎吃了一半就没再动过。

    大家又顺着她的眼神望了过去,看见几个新生正在讨论彼此的妆容。一个夸另一个眼睛漂亮,一个又夸另一个鼻子好看。

    邓萧望着她们说道:“这些人好像是新生,看样子应该是家境都不错的。”

    “你们看方导师盯着她们的眼神,看起来就像要把她们都吃了。”郁小南转过身对大家说道。

    邓萧也认同的点点头,“她那个样子看起真的有点吓人,怪不得她要带面具。”

    蒋浩然没有发表意见只是又回头望了一眼,发现方导师已经不在那里了,他在膳堂里又搜寻了一下也没见到她的身影。心里对这个方导师的身份越加怀疑。

    之后的几天他们多次去杂物库房打扫,但都没有再发现什么有用的资料。想找资料却又无从下手,大家开始对方导师有了戒备心,但凡看到她,就一定会仔细观察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