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04章 210你有什么想法
    ,精彩小说免费!

    “好了,大家拿出飞行器吧!”郁小南吩咐了一句,大家立刻拿出透明的小球,四个载着人群的飞行器穿过树林里,朝奇门山飞去。

    飞行器里,安腾翼跟在了郁小南的身边,“那些人是干什么的?”他有些好奇刚刚看到的那个男人。

    “那些都是森林的守卫,保护学生的安全以及预防外人入侵。”郁小南望着前方,控制着飞行器不紧不慢的说。

    “这个学校越来越吸引人了。”安腾翼说着露出一副笑脸,眼神里闪耀着好奇的光芒。

    他们终于抵达了这个秘密基地。郁小南开始从新给大家分工。

    “莫莉娅你是李孟苏的助理。”

    “我不要。”莫莉娅一口回绝,当着大家的面。

    郁小南觉得有些为难,不知道说什么好。

    李孟苏斜眼望瞟了她一眼。“让你回来是给你面子,不想让你沦落到去扒壳的工作,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勉强,宁海,你来当我助理。”

    那个被叫做的宁海的男生正巴不得呢,“好的。”他笑着走到李孟苏的身边。

    莫莉娅也瞥了李孟苏一眼,那眼神仿佛要把他给丢出去一般。她的眼神虽然张扬,但却没有过多的言语争斗,“小南我当你的助理好了,反正你也需要一个人。”

    郁小南眨了眨眼睛,没料到莫莉娅会这么说,有些意外。

    陈毅星也开口了,“这样也不错,郁小南你也需要一名助理的。”

    郁小南几乎忘了自己也需要制药的这回事,“我也要制药吗?”她小声的对陈毅星说。

    “当然。”陈毅星很肯定的回答。“前些日子教你炼制的方法难道是为了让你玩的。”

    郁小南总觉的自己还不熟练,不怎么有信心。现在却被赶鸭子上架了不得不做了。

    “好吧,那莫莉娅做我的助理,剩下的新人先由易雯带一短时间。其他基本不变。现在我把要炼制的药分发给大家。”

    安腾翼一直在一旁看着他们,直到被易雯安排了工作才收起其他的心思。

    当一切结束大家又回到阳光之下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的样子。有些同学先走一步,有些则想要在森林里散散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于是大家分道扬镳。

    郁小南自然是想走走的,安腾翼也跟着她一起在森林里散步。杜依晴和易雯就走在他们的前面,后面还有左函晨和他的两个朋友。

    “你们这个制药团办的还挺完善的,什么都考虑的很周到,而且流水线作业,很快!”安腾翼颇为赞许。

    郁小南笑了一下,“其实我不是这个团队的第一任队长,我是接任的。多亏了第一任队长,为我们打下了完美的基础。”

    “哦,是这样啊!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你会是队长,那个李孟苏看起来更有魄力一些。”安腾翼说着为郁小南拨开了挡在前面的树枝,很绅士的为她开路。

    郁小南很感谢安腾翼如此的细心、体贴。

    “这一点我也很疑惑。”

    “不管怎么说你身上一定有某些亮点是大多数人没有发现的,或者说你把它隐藏了起来。”

    郁小南又笑了,“我那有那么神秘!”

    安腾翼笑了。“你是身在其中,有所不知。”

    两个人正愉快的聊着,突然走在前面的杜依晴和易雯停了下来。

    “咦?前面怎么回事?”郁小南伸着脖子张望着问道。

    安腾翼也望向前方,但也没能发现什么,“去看看就知道了。”他刚说完就看见杜依晴和易雯召唤出精灵,前面的宁静立刻变成战场。念力和精灵的攻击在前面炸响开了。那两人也是一边打一边往后退,接着有四五个学生从她们身边往郁小南的方向跑过来。

    郁小南的第一感觉的是出事了,但是什么样的事要过去才能知道,她立刻跑了过去,看到那几个学生,跟自己擦身而过,那是几张很陌生的脸孔,上面布满了惊慌。他们连招呼都没打,就往后面的方向跑去。

    安腾翼也看到了他们,还回头望了他们一眼。

    杜依晴和易雯一边后退一边喊道,“血幼针来了,小南快点拿出飞行器。”

    郁小南突然停下了脚步。这才注意到大地在微微震动,她又想起了自己第一次遇到血幼针时的情景。红红的一大片,还有它们尖利的牙齿。她不禁皱起了眉,立刻掏出飞行器。

    此时左函晨和其他的人都闻讯跑去帮杜依晴他们了。

    郁小南准备好之后对他们喊道,“快点回来,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在前面的几个人奋力的往回跑,精灵在合力阻止血幼针前进。

    当所有人回到飞行器里,周围那些讨厌的动物喊叫声消失之后,郁小南才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易雯和杜依晴蹲坐着,喘了口气。

    “起初我们看到几个学生在帮助他们的朋友守护着,里面的人似乎在收服精灵,但是他们当中的那个人似乎失败了,吐了口血,偏偏附近就有血幼针,于是就发生了大家看到的一幕。”

    “那些人看上去很陌生,估计是新生。但是他们的人太少了吧,带队的人又是谁,这么做太冒险了。”左函晨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会不会是因为聚灵团最近的政策所导致的?”杜依晴调整好呼吸之后,望向大家。

    “很有可能。”易雯点点头。

    郁小南听到大家的分析,心里突然变得很沉重。她看到那些人脸上的惊恐和害怕,虽然学校的森林里有管理员在看管着,但是如果没有学长们告诉他们要注意什么,那么这些新手都将面临很严峻的考验。郁小南也不知道这样到底好不好,她心里总是有点担心。不知道接下来的聚灵团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也不知道蒋浩然身在其中会怎样?

    安腾翼站在一旁,静静的望着郁小南的侧脸,不发一言。

    又过了些日子,新生鉴定会即将结束。傍晚时分,郁小南陪着蒋浩然一起去圆形操场,去看看谁能获胜,顺便也挖挖新成员。本来郎毅也要来的,但是他实在是太忙了,准备毕业的事情,让他分不开身。

    当校长宣布获胜者之后,那前三名都互相拥抱在一起。不对,是两个人拥抱着另一个人,而那个被当成柱子拥抱着的正是安腾翼,而两外两个则不出意外的是女生。郁小南也估计他会是第一,结果没让她失望,第二名是一个模样普通,性格也普通的女生,但是她却有一头银白色的头发,很少见,好像是得了白化病异样。另一个也是女生,一个远看很像男孩子的女生,头发短短的,笑的特别得豪爽。

    “浩然,你觉得挖哪个人过来比较好?”郁小南坐在阶梯座位上,望着下面的人群问道。

    “那个。”蒋浩然伸手一指,郁小南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在人群中定睛一看,看到一个坐在一旁被冷落的男生,穿着连帽衫,将帽子带了起来,看不清他的脸。这个人感觉不太容易亲近。

    “他吗?你看中他哪里了?”郁小南倒是没注意到他。

    “沉稳和冷静。”蒋浩然淡淡的说。

    郁小南笑了一下,“我看你是在找和你一样的。“

    蒋浩然先是一愣,接着也笑了一下。“走吧,我们去和他谈谈。”他说着伸出手,掌心向上。

    郁小南望向他的手,笑着把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上。两个人的手交叉的握在一起。

    蒋浩然和郁小南走到那个男生的身边,蒋浩然独自一人靠近他,“聂纹升!你好!”

    对方抬起了头,一双眼睛望了过来。黑色的瞳孔,看起来有些深不见底的感觉。

    “我是蒋浩然聚灵团第八队的队长。”蒋浩然说着伸出手。

    聂纹升看了一眼,没有伸出手。

    郁小南看到他的反应,第一感觉就是和以前的蒋浩然还真是像。她在心里偷笑了一下,想看看蒋浩然对于这个和自己很像的人会怎么办?

    蒋浩然自嘲的笑了一下,收回手,“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第八队?”

    聂纹升站了起来,冷哼一声,“加入你们,然后给你们一丰厚的酒钱?你还是省省吧!”他刚说完起身想要走。

    “你想不想和对面那个家伙公平竞争?”蒋浩然似乎料到他会这么说,并没有轻易放弃。

    聂纹升不知道蒋浩然嘴里的他指的是谁,带着些许怀疑的回过头。蒋浩然用眼神示意了那个正在和沈魏宁谈笑风生的一个男生。

    聂纹升心里大感意外,他没料到这个第八队的队长竟然看出他和另一个人的暗斗。他脸上拒绝的意思渐渐收了些,“你了解多少?”

    “不多!至少知道你们不是一国的。你加入我们的队伍,一定会有机会和他好好的比一比。”蒋浩然一副能拿下聂纹升的模样。

    郁小南在一旁看着,现在总算有些能理解为什么要选他了。

    “我可以找他单挑!”聂纹升说道。

    “他可以拒绝!”

    “他要是拒绝他就是女人、是懦夫!”他说着望向了对面距离自己不远的那个男生。

    “你介意的他不一定会介意。”

    聂纹升猛的望向蒋浩然,突然张着嘴答不上话。

    “我也不是让你现在答复我,你可以考虑一下。”蒋浩然说完正准备转身离去,就看到旁边有一群人迅速的围了了起来。

    “怎么回事?”他询问的望向郁小南。

    “不太清楚,好像是塞拉那里出了什么事?”郁小南答道。

    “我们过去看看。”蒋浩然说着和郁小南迅速的挤了过去。

    此时导师和校长早已离去,聚集了不少学生的圆形操场也有人开始离去,但某处的争吵还是让许多人停下脚步围了过去,里三层外三层的,至少也有几十甚至将近一百人在这里。

    蒋浩然从人群中挤了进去,引起了周围同学的不满,但是他根本不管这些。只见被围在中央的人有好几个,其中就有金文浩,塞拉以及几个其他队的队长,外加几个队员。

    塞拉站在金文浩的对面,面上带着怒意,在她身后有一个男生,显得有些不自然畏首畏尾的,在那个男生的身边还有两个同伴,脸上也有着愤怒。这些人似乎在和金文浩理论,但蒋浩然却不知道他们为了什么事。

    郁小南刚挤在蒋浩然的身边,就看见塞拉愤怒的呵斥着。

    “金文浩,你有什么权利这么做?你只是一个学生。”

    塞拉面颊有些发红,是情绪激动所致。而在她身边的那个男生则微微低着头,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害怕,他都没正眼看金文浩。

    “我对他做了什么?你让他说说?”金文浩不紧不慢的说道,双手交叉抱于胸前。他身边的几个其他队的队长只是冷漠的望着塞拉他们。

    塞拉立刻转向她身边的那个男生,尽量将自己的愤怒的心情调整一下,换成温柔一些的语气,“柯瑞林,你不要怕,把你发生的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

    柯瑞林缓缓抬起头,看到金文浩那张冷漠的脸,又看到站在他身边那个瘦弱但是又显得高高在上的男生,他立刻低下头头,使劲的摇着头。“没有,什么都没有发生?”

    金文浩听到这句话,微笑了一下,望向塞拉,“你听到了?”那样的态度就像一个刽子手,杀了人却又可以逍遥法外。

    塞拉望着柯瑞林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接着更加愤然的望向金文浩,对方微笑的样子。在她眼里却更像是一种嘲笑,一种自鸣得意的嘲笑。她又望向柯瑞林,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柯瑞林!你在怕什么?把你身上的那些伤都让大家看看,让大家来评论一下,究竟是谁把你弄成这样?”

    蒋浩然和郁小南看的一头雾水,立刻小声向旁边的人问了一句。“这是这么回事?”

    旁边那人小声的答复,“好像是那个第七队的队长,突然带着她旁边的那个几个人来找聚灵团的团长理论,说是团长找人打了那个男生,我们听到的也就这些。”

    蒋浩然说了一声谢谢,心里大概有个底。但是为什么塞拉会怀疑是金文浩做的呢?

    郁小南的心里也没谱,他们两个人就像拿到一副拼图,可手里却只有几块,无法看到整幅画。

    柯瑞林仍然低着头,吞吞吐吐的说,“是,是我,不小心弄伤自己的。”

    塞拉听到这样的答案。心里特别窝火,她立刻拉起柯瑞林的袖子,将他的手臂暴露在大家的面前,手臂上有好几处淤青,不少人看到之后都发出唏嘘的声音。

    没有人会把自己弄成这样的。摔伤?不太可信。蒋浩然在心里默默的分析着。

    “你自己好好看看,这样的伤。你自己怎么能弄的出来。”塞拉很气愤自己的队员这么不争气,手上的动作有些大力。柯瑞林痛的往后缩了缩。

    “是我自己弄的,真的,学姐请不要在追究这件事了。”柯瑞林哀求着望向塞拉。

    塞拉真的不明白,金文浩到底对他做了什么,可以让一个堂堂男子汉竟然在这里哀求自己。她眼里的不可置信和愤怒混合在一起,在看着柯瑞林估计自己都会忍不住动手了。她愤然的转过身去,不想看到柯瑞林。

    金文浩冷哼了一声,“塞拉,你竟然没有调查清楚就来向我声讨,难道这就是队长该做的事?”现在换他质问了。

    塞拉瞥了柯瑞林一眼,心有不甘,但是此刻连当事人都这样了,她已经无法在改变什么了。

    “我无话可说。”她倔强的说了一句。

    金文浩走到塞拉的身边,“好,你没话说我有话要说,也正好,借这个机会跟大家敲敲警钟。”他说着又走到柯瑞林的身边,柯瑞林本能的向往后退,却被他拉住了。

    “柯瑞林同学,二年级绘画系,第七队的队员,五天前曾私自带领一年级新生未经聚灵团同意进入森林寻找精灵,严重违反聚灵团的法规,从今天开始他将被退出聚灵团。我们这个团队不需要不受法纪的人。”

    金文浩的一句话让大家楞了好一会儿,不少人心里都特别的不舒服,但是却没有人提出反抗意见。大家有话也只能往肚子吞。

    聂纹升站在人群后面双臂交叉抱于胸前,冷眼旁观着,看到这里小声的咒骂了一声,“混蛋!”

    蒋浩然听到这个结论,表情很平淡,但内心却非常的不舒服。

    郁小南听到这句话突然恍然大悟,她又想起前几天在森林里遇到那几个惊恐逃跑的新生,心里很惆怅。

    塞拉听到金文浩像法官一样宣判着这个结果,心里咯噔一声,气的呼吸急促,脸颊也变的更红了。

    “金文浩,人已经打了,现在还要将他强行退出,你到底??????”塞拉刚想继续说下去,突然被蒋浩然栏了下来。

    蒋浩然冷静的拉过塞拉劝慰道,“不要再说了,现在你说什么都没用的。”

    郁小南也跑过如,拉住了塞拉,安抚她的情绪。

    塞拉努力的做里几个深呼吸,想让自己平静下来。

    金文浩瞥了她一眼,又对周围围观的同学说道,“任何聚灵团的队员敢私自带领新生的话,一定会得到这个结果的,现在请大家牢记!”说完和他身边那几个冷漠旁观的队长扬长而去。

    其他的人在金文浩走了之后也都纷纷散了。

    塞拉气的不停的握拳又松开,又握拳,不停的反复。塞拉发出的声音从生气的鼻息变成了夸张的抱怨,然后她走到柯瑞林的身边质问他。

    “你到底怎么回事?”

    柯瑞林似乎料到会有这个结局,他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看到塞拉如此的生气,心里很过意不去,毕竟这一切都是为了他自己。

    “对,对不起!”柯瑞林喃喃的说。

    塞拉怒视着他,“你??????哎!”愤怒到极致似乎所有的高音都没了只剩下无力的低叹。

    “塞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郁小南问道。对于塞拉她们虽然接触不多,但她打心底里喜欢这个被称作天才,却又没有天才傲气的人。

    塞拉又叹了口气,“都是那个入会费闹的,柯瑞林有个弟弟,刚进来,没那么多钱加入聚灵团,但是新生鉴定会的规矩大家都知道。”她说着又瞥了柯瑞林一眼,“于是他就帮着他们去找精灵。精灵虽然找到,但他也被发现了。后来金文浩派人来警告柯瑞林,说是警告其实就是打。起初柯瑞林跟我说的和今天说的完全不一样,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变卦了。”她说着又望向柯瑞林。

    柯瑞林一言不发。

    “算了,你什么都不想说我也懒得问,你回去休息吧!”塞拉说完就转过身,将柯瑞林从自己的眼前抹掉。

    柯瑞林望着她转身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对不起!谢谢你对我照顾!”他说完就转身离去了。

    塞拉听到他离去的脚步声,重重的叹了口气。“身为队长,我却连我的队员都不能保护。”她的话里有深深的自责。

    蒋浩然冷不丁的冒了一句话,“官逼民反!”

    塞拉突然望向蒋浩然,两人对视了很久,连一旁的郁小南都纳闷了。

    塞拉突然又重新振作了起来,“你说的对,不过你想说的不是这个吧!”

    蒋浩然笑了一下,“我是有些想法,也许现在还不是时候。”蒋浩然小声的说道,“这个事可以以后在说,我们在观望一下。”

    塞拉认同的点点头。“好,蒋浩然,如果你真有什么想法,我倒是有兴趣听一听!”

    郁小南在一旁看着,心里也在猜测他们所指的是什么?≮我们备用:≯

    “好了,我也要离开这个让人生气的地方。”说完塞拉就离去了。

    郁小南好奇的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天机不可泄露!”蒋浩然还卖起关子。他正打算转身离去,就看见了站在身后双手交抱于胸前的聂纹升。

    “我想,加入你们也不坏。”他突然这么说。

    蒋浩然笑了一下,“欢迎!”说着他伸出了手。聂纹升也伸出了手。

    天气越来越热,大家对于上课也越来越提不起劲。每天都是上课下课,吃饭睡觉,外加谈谈小恋爱,练练小念力!偶尔和精灵一起双修。日子也变得很平淡。

    而为其十天的小假期也快要到了。郁小南和大家商量了一下,他们要回地下城堡再去看看,不知道,段家的事现在这么样了?这是她很关心的事,不过在去之前先要去一趟露云小镇买点东西,她打算为小珍买个礼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