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07章 213快点带他去疗伤
    ,精彩小说免费!

    “各位,请跟我来吧!”费总管一边说一边取下荧光石灯,领着大家走向左侧的通道。

    郁小南临走前瞥了乌狄娜一眼,发现她从二楼的楼梯口走了出来,接着走到星空图之上的走道里,接着消失在另一头。

    不一会儿,大家坐在餐厅里,吃着面包夹鸡蛋和火腿,以及牛奶和一些水果。费总管吩咐好一切之后,正准备要出去。

    郁小南立刻叫住了他,“费总管,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费总管停了下来转身面对郁小南。很有礼貌的答道,“当然可以。”

    “这个地方从什么时候开始建造的?”郁小南说完咬了一口面包,里面的鸡蛋还有些生,但是很和她的口味。

    “据我所知应该有一百三十年了!”

    “这么久?”邓萧忍不住发表自己的感慨。

    “你一直都在这里工作吗?”蒋浩然抬起眼睛,望向费总管。

    费总管笑了一下,“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

    蒋浩然笑了,大家也跟着笑了。

    费总管又继续说道,“我是这里第四代总管。”

    “这附近就只有塔星吗?”蒋浩然继续问。

    “十公里之外就是加维娜镇的中心地段。除此之外,离着最近的大城市至少要坐火车过去,估计也要一天的时间。”

    蒋浩然点点头吃下了最后一口面包,其实他心里想知道的是这里安不安全,但是问这个总管似乎也不可能得到答案,有些问题还是只能问城主。蒋浩然就此沉默了。

    “各位还有问题吗?”费总管笑着问道。

    郁小南看了看沉默的蒋浩然,答道:“没有了。谢谢!”

    “好的,我安排了米斯特瑞,等一会儿他会带你们去休息室。”费总管说着微微鞠躬,然后退出餐厅。

    不知道过了多久,郁小南意识到自己如飞鸟一般盘旋在空中,四周一片黑暗。两个女子在无边的黑暗中慌忙的奔跑。她们不停的回头,望向后方,神情焦虑。在她们的身后有无数的黑点,迅速的向她们跑过来。

    郁小南飞了过去,发现那些黑点都是人,是一个个蒙着面的黑衣人,他们共同的目标就是前方的那两个女子。

    郁小南为她们担心,她想去帮她们。她迅速的飞到她们的身边,那两个女子的面容清晰了一些,竟然是段虹和段悦。怎么会是她们?那后面的黑衣人??????难道是西王的手下?为什么只有她们两个人在跑?她们的家人呢?只剩下她们了吗?

    她有好多的问题,但都没时间开口。段虹和段悦似乎也没发现郁小南,她们不停的跑。呼吸沉重,脚步凌乱。在她们的脚下的是不起眼的荆棘。她们的衣衫和皮肤都被划破。鲜血汩汩而出,她们却无暇顾及。她们不停的回头张望。那些黑衣人却紧追不舍。

    “姐姐,没有路了,我们该怎么办?”段悦的声音显得有些无助。

    “不要放弃希望,我们一定能逃出去的。”段虹坚定的对妹妹说。

    杂乱的荆棘望不到尽头,黑暗如影随形。突然天边出现了一丝光亮,是黎明前的曙光。给段虹和段悦带来了希望。

    郁小南也高兴的对她们喊道,“快往那边跑!”可是她的话,她们都听不到。

    但她们知道该往哪里前进。尽管她们的脚下已是血迹斑斑,仍然不停的往前跑。

    黑影越来越近,曙光也在逐渐的靠近。黎明前的光芒似乎触手可及,但那些黑影也在段虹回头之际扑了过来。

    两个女人大叫了起来,声音尖利刺耳,仿佛是黑夜里的冰冷的利剑,穿透空气,同时刺中了郁小南的心。

    她倒吸一口凉气,明明光明就在前方,明明离希望那么近,可是却还是没能逃出宿命的追击。段虹和段悦凄厉的叫声还在持续,更多的黑衣人扑了过去。她看着她们被黑衣人掩盖,鲜血喷洒到空中,溅到她的脸上,她惊恐的动都不能动。

    “不要!”郁小南猛的睁开眼睛,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但随即她感觉到有人拉着她,她的手紧紧的握着着蒋浩然的手。

    这里是休息室,大家都被她的喊叫声惊醒,围了过来。她却像失了魂的小孩,一时间无法思考,脑海里只有段虹和段悦被无数黑衣人围杀的场景,那是惨不忍睹的画面。

    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脸,没有血液,只有她的汗水。

    蒋浩然望着她很担心,一滴汗水顺着她的额头上缓缓的流下,她神情紧张,呼吸急促,大概是做了个噩梦吧,但是什么样的梦会让她如此害怕?

    “小南!做噩梦了吗?”他问。

    郁小南望向蒋浩然,渐渐的回过了神,看到她熟悉的面孔,内心紧绷的神经和害怕的感觉才稍稍得到放松,她这才开口。

    “我,我好怕,我看到段虹和段悦被黑衣人围杀,好多好多的黑衣人。她们明明看到黎明的曙光却没能逃出黑暗中。”郁小南说着眼神盯着地板,最后不忍的合上眼睛靠在蒋浩然的肩膀上。“好恐怖!”她嘟囔着。

    蒋浩然用胳膊拥着她,他想起上一次听到她说梦到情花时的场景,他总觉的郁小南有一种特殊的能力,但那是什么能力,他也说不清。

    邓萧和孙耀廷看着郁小南像个被吓坏的小孩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但是此刻的气氛又太过安静,静的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这让孙耀廷感觉紧张。

    “小南,那只是个梦,不能代表什么,别想太多了。”孙耀廷想打破这种让他讨厌的气氛。

    “对呀,小南,不要太多了。”邓萧也安慰着说。

    郁小南在蒋浩然的怀里缓缓的点点头,“我知道,只是梦太真实了,让我害怕。”

    蒋浩然依然握着郁小南的手,但是她的手却一直都是冰冷的,大概是情绪所致,他用大拇指搓着她的关节。

    “没事的。大家都不会有事的。”蒋浩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有些担心。

    突然大家听到了一连串的脚步声,似乎有很多的人正从楼上跑下来。

    孙耀廷望了大家一眼。其他人也很好奇是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郁小南也从蒋浩然的怀里起身。“我们在这里等多久了?”她问。

    蒋浩然抬起左手看了一眼,“两个小时吧,现在应该天亮了!”

    “我们出去看看吧!”孙耀廷说着望向大家。其他人点点头。

    孙耀廷打开了房门,外面就是正门的大厅,大家看到一群人从二楼跑了下来,大概有十个左右,乌狄娜也在其中。

    郁小南望了过来,看到走在最后面的城主和小珍。前者在后者的耳边小声的耳语了几句,小珍认真的点点头,接着跟上大家。其他的人没有说一句话,每个人的表情都是严肃的,像是要去战场的士兵。

    费总管已经为大家打开了大门,门外有准备好的马匹。

    小珍带着大家朝门口走去,她甚至都没有发现站在她左侧一直注视着她的郁小南。

    邓萧小声的咕哝了一句,“他们这是要去哪?”

    孙耀廷耸耸肩,“这个问题最好去问城主。”

    城主在那些人身后目送着他们离去,突然他发现了站在一旁的四个人,他朝他们走了过去。

    郁小南将视线转移到城主的脸上,她发现许久不见他似乎显得疲惫的些,大概是现在这些变故让他很操心吧!

    “城主!”大家一起礼貌的喊道。

    城主对他们笑了笑,“听说你们昨晚就到了,很抱歉,没能及时来见你们!”

    郁小南对城主报以微笑,她觉得这个城主没有一点架子,虽然是领导,但给人的感觉还是很好的。

    “你们吃早饭了吗?”城主继续问道。

    “还没。”孙耀廷说道,“但我们吃了夜宵。”他对着城主笑了一下。

    城主也笑了一下,“我知道你们有很多问题要问,不如陪我这个老人家吃一顿早饭吧!”

    “没问题!”孙耀廷答道,其他的人也没有反对。

    餐厅里,一张长长的方桌摆在正中间的位置,两扇开凿成圆洞形的窗户被打开,暖风飘了进来。门开在房间的左侧,一进门的右手边有一个柜子,上面摆着许多调味料。长桌上摆着一个白色带山水图案的花瓶,里面插了些粉红色的木槿花。花开的很好,很大很艳丽!给这个单调的没有任何装饰物的房间增添了些许色彩。

    可是这些大家都没心情去欣赏。

    城主坐在长桌的正首位,郁小南他们都分别坐在他的两侧。

    此时,桌上只有那瓶花,没有任何的食物,大家都在等待上早餐。城主清了清嗓子。

    “问吧!”

    邓萧已经等了很久,一直憋着不说话可会让她难受,更可况她也有不少问题,“刚刚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城主沉默了一会儿,轻轻的叹口气,轻的几乎让大家以为这只是个呼吸。但郁小南却感觉这个问题似乎让城主有些难回答,或者需要点时间来想一下。她的心悬了起来,刚刚那个梦又出现在脑海里,但愿城主说的和她梦到的不一样。

    “他们是出去找段虹的。我们和她失去了联系已经一个多月了。”城主说的很平静,但是又好像没那么平静。

    但大家的心里却开始紧张起来。

    “怎么会失去联络的呢?发生了什么事?”郁小南焦急的询问。

    “这事要从你们走了之后说起。”

    当郁小南他们离去之后,城主派出的救援小队就出发奔赴段家。

    段家的位置在风国,宇国之南的国家,而当时地下城堡在宇国最北端。即便用飞行宠灵,连夜奔赴。也还是去晚了。

    在一个三面环山的大山坳里,住了许多的家族,每个家族都住在特殊的房子里,有的房子呈四方形,有的呈三角形,有的是六边形。

    段家住的房子很特殊,他们称之为圆楼,是一个大圆环行集体建筑。只有一个门可以出入,所有的人都住在大圆环楼的内部。整个大圆环直径大约有五十余米,高有三层,房间有三四百个,人都住在第三层,大概有三十四户人家。房子是用石头加泥砖砌成的,建的特别的厚。特别的牢固。

    圆楼一般以它的一个圆心出发,依不同的半径,一层层向外展开,如同湖中的水波,环环相套,非常壮观。其最中心处为家族祠院。向外依次为祖堂,围廊,最外一环住人。

    事情发生的时候,段虹一个人正在圆楼正中心处的家族祠堂里劝说着众位长辈们。

    “爷爷,我们必须马上撤离这里。“段虹望着坐在首位的一个满脸皱纹,头发花白,捻着胡须的老人苦口婆心的说。

    “段虹!”老人家耐心的叫着她的名字,他看起来已经老的不能再老了。连拄着拐杖的手都在发抖,“不要一出事就让我们走,上次你也说会有麻烦,最后不是也解决了。”

    “这次不一样。我们住的地方已经暴露了,会有很多的敌人攻击到这里的。我们整个圆楼的住户都会有危险。”段虹焦急的说。

    “段虹,你凭什么让我们走。我们家月儿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你都没说给讨个公道!”一个中年妇女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段虹扭头望向了那个一身素衣的中年妇女,心里升起一中厌烦的感觉。“三姨妈,我知道小月的死,让你很受打击,可是你不要忘了他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她这么一说突然点醒了三姨妈,那个中年妇女抬起了头,望着段虹,“我当然不会忘了我儿子说过的话。可是,”她说到这里立刻换了语调,变得凶狠犀利,“可是,我还没找到杀害他的凶手,我们不能就这样走了。”

    “段老爷子,你要为我家月儿做主啊!”那中年妇女又哭诉了起来,对着段虹的爷爷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段老爷看到这情景,眉头一皱。

    “万姿,你快起来。”在那个中年妇女的身边有一个中年的男人见到段老爷皱着的眉头,立刻怒斥了她一句,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可那万姿还在哭。

    段虹却心急如焚,“爷爷,小月最后的那觉话是让我们赶快走,他虽然年级不大才十二岁,可是他已经能分辨轻重缓急,如果不是又危险他怎么会那么说!他是在警告我们,这次真的和上一次不一样啊,我估计杀害小月的人不久就会追来了。”她跑到爷爷身边恳求他。他是一族之长,只有他才能下令让所有人撤离。

    “那正好,我们就直接将他就地正法,以慰藉月儿的在天之灵。”万姿抹着眼泪振作了起来。

    “三姨,我们没有能力打的过他们的,他们都不是普通人。”段虹急了,对于这个平日里就喜欢搬弄是非,在这关键时刻还要和她对着干的三姨,她实在是拿不出什么好脸色了,对着她高声喝道。

    三姨当时就愣住了,拿着手帕抹眼泪的手也停在半空中。

    家族里其他的长辈都诧异的望向段虹。大家心目中的段虹可不是这样的。

    段虹的爸爸立刻咳嗽了一声,严厉的说道:“嗯,段虹,怎么能这么没礼貌!”

    段虹叹了口气,心里很不高兴,但是面对一屋子的长辈,她也只有低头“抱歉,我太心急了。三姨对不起!可是请大家不要在考虑别的事了,我们先撤离吧!”

    “段虹,你要让我们弃自己的祖屋吗?”段老爷又发话了。他老人家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但眼光里的睿智却说明了他还不老。

    “爷爷,房子没了我们还可以再盖,命没了该怎么办?”

    “爷爷,段虹说的也有道理,我们出去避一避,等那些人走了之后再回来也不算是弃祖屋吧!”段虹的表哥段山澜站了出来。

    段虹望向了这个比她大一岁却甚少有交流的哥哥。他是唯一赞同自己的人,这让她很欣慰。

    “山澜,你别跟着瞎凑热闹!”另一中年妇女略有些拘谨的责骂了儿子一声。

    “妈我不是在凑热闹,我也不是信口开河的说这番话。第一,月弟死在前的那番话大家要重视,他是知道凶手的人,他也知道他们要来找我们,所以才给了我们忠告,他的话最可信。第二,段虹一直都是各位长辈信任的后背,她为这个家族出谋划策做了许多有利的事。她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如果只有一个人说让我们走,可能不足为信,但现在是两个人。我希望各位长辈们,好好考虑段虹的话。”

    段山澜的一番话,让所有长辈们吃一惊。这个平日里不显山不显水的小子突然说出这么一番话,不论是段家老爷子,还是段虹,以及段家所有人都齐刷刷的望向他。

    段老爷捻了捻胡须,意味深长的看着段山澜。

    段虹突然对这个哥哥升起了敬佩之意,她可没想过要拿自己来做证据,貌似那样也不太合理。

    “爷爷,山澜哥说的很有道理。您快安排了吧,晚了就来不及了!”段虹乘热打铁有继续游说。

    在段老爷犹豫之际,突然有人拉响了圆楼的警报,金属的敲击声在圆楼里迅速传开,各家各户都跑了出来。大家慌张的跑向大门的正上方,瞭望台的位置。

    段虹的心悬了起来,二话不说,直接往大门的方向跑去,段山澜也跟了上去。

    他们刚跑出祠堂,就看见天空中飞来了十几个精灵,两人立刻唤出精灵投身战斗中,“山澜哥,你去告诉爷爷,让大家想办法躲起来。”她说完就继续向大门的方向跑去。

    段山澜也不敢掉以轻心,点点头,立刻往回跑。

    周围那些看到有精灵攻击过来的家族成员们也都纷纷唤出精灵,一时间圆楼的上方爆发出无数彩色光芒的强烈碰撞。

    但是天空中那突然袭击的精灵级别都很高,有一个竟然是八色低阶。段虹昂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精灵只有七色中阶,对付这个精灵,自己的精灵基本没什么反抗之力,而家族里她的精灵几乎是最高的了。虽然圆楼里住了三四十户,但是真正有战斗能力的也就十几户。天空之中虽然他们这一边的精灵居多,但级别低,仍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段虹咬了咬牙,她必须确认大门有没有关上,能防护一会儿是一会儿,但愿他们能等到援兵。她又继续跑向大门的方向。

    当她赶到大门附近的时候,她发现有个两个人搀扶着一个眼睛受伤的男生,那个男生她认识,是负责看守这个瞭望口的,

    “怎么回事?”她皱着眉头问道。

    “被精灵打伤的。”扶着他的人,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

    “快点带他去疗伤。”

    那些人立刻快步离开。段虹这才想起大门,还好已经有人关上了!但是这不足以让她放心,她又跑到了三楼的瞭望口,那里已经聚集了一些人。

    “让开!”段虹大喊一声,其他人立刻给她让出了道。

    她趴到了望口的时候,发现几十米之外有一些黑影在不断的靠近,看那些身影似乎都是闲庭信步的走着,一点都不怕他们的猎物会跑掉。段虹心里真是恨的牙痒痒,感觉自己是菜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谁都不愿面对这样的局面。

    “该死!”她咒骂了一声,立刻往楼下跑。这时,天空中的精灵突然撞到中心的祠堂里,屋顶破了个大洞,烟尘四起。段虹更加紧张了起来,她的爸妈还有爷爷,以及众位长辈都在那里。

    她加快了脚下的步伐,突然从祠堂的方向飞出一个八色低阶的精灵,那精灵彪悍的就像是野兽,最重要的是,他是自己这一边的,这让她非常吃惊。接着她看到了段山澜和众位长辈以及自己的父母,唯独没有爷爷。

    她迅速的向大家扫了一眼,问道:“你们大家都没事吗?”

    “我们没事。”段山澜答道。

    其他的长辈都立刻回自己的房间。

    段虹的父亲跑了过来,他们的脸色不太好看,似乎很担忧,“段虹你和你妈,赶快去收拾东西然后马上去祠堂。”段虹的爸爸吩咐道。

    “那你呢?”段虹的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要管我。”段虹的爸爸说完转身要走。

    “爸!我怎么能不管你。”段虹突然拉住爸爸。

    “段虹!”爸爸突然严厉的喝道,拉开了段虹的手,“你要保护好妈妈,还有其他的族人,知道了吗?”

    “这话什么意思?”段虹的话还没说完。她的爸爸已经转身朝门口的方向跑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