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08章 214他在向我求婚吗?
    ,精彩小说免费!

    段虹大概猜到了父亲的意思,但是她不能不管他。她打算追上去,却被妈妈拦了下来。

    “段虹,你不能过去。”她的妈妈极力的拦着她,其实她自己的心也不好受。

    “我去!”段山澜突然说了一句,也准备追上去。段虹的妈妈也拦住了他。

    “不行,你们谁都不能去。”她焦急的拉着两个人,“你们立刻去收拾东西。马上!”

    段虹看着妈妈。她真的很少见到她这么急的样子。但是她也不想放弃自己的爸爸,“妈!我不能??????”

    “段虹,你还认我这个妈就不要在固执下去了。你们小辈都得走。要快!”

    段虹咬着嘴唇,犹豫的望着妈妈的脸,她焦急又不舍的望着自己。天空中不时的传来凄厉的喊叫声和打斗声。时间容不得她再做耽搁。

    “快走。”妈妈催促道。

    突然大门的方向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烟雾扬起木块嗖嗖的冲烟雾里飞出,虽然距离段虹还有些远。她也看不到具体是什么情况,但她知道在不走就来不及了。

    段虹的母亲见了更是急得不得了,“快点,你们马上都,不要收拾东西了。”说着将段虹和段山澜一起推向祠堂,她的手上还加了念力。只有一下,却令他们两个瞬间到达了祠堂。

    段虹在巨大的推力之下,差点没站稳,还好有段山澜扶住了她。两个人刚一进祠堂,立刻发现里面的祖先牌位以及下面的奠基的石块被一分为二,中间有个一个通向下方的楼梯,各家的女人都带着小孩走了进去。而段老爷则拄着拐杖,坐在一旁喘着气。

    段虹立刻跑到爷爷的身边。“爷爷,这是?”她知道这大概是什么密道,可是圆楼里有密道,这事她可从来都没听说。

    段老爷呼吸渐渐平稳了下来,才望向段虹。“正如你看到的。这是先祖留给我们的密道。段虹还有山澜,你们要带着我们家族的人赶快走。走去哪里你们自己决定。”段老爷看起来似乎有些疲惫。但是说话却仍然铿锵有力。

    祠堂外面不时的传来房子倒塌的声音和重物撞击在一起的声音,以及人们的呼喊声。外面已经乱成一锅粥了。但此刻的祠堂里却异常的安静。

    “爷爷!”段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心里期盼着援兵赶快到来,这样大家都不会有事。

    段老爷放下拐杖,握着段虹和段山澜的手。眼神变成慈爱了许多。

    “段虹,段山澜,我现在宣布,你们是我段家第五代族长。你们将共同带领族人逃过这次劫难,这是你们的使命。”

    段虹听到爷爷竟然做出这样的宣布,鼻子一酸,喉咙里哽咽了起来。她低下了头,额头触碰到爷爷的手背。她知道她不能拒绝,她的心好痛。

    段山澜的眼眶也红了起来,他握紧了另一只手。

    “爷爷,您放心,我们一定不辱使命。”

    段老爷笑了笑,“该走了!孩子们!”他说着将两人拉到密道口。

    其他的族人都已经陆续进入了。

    突然一个声音划破长空直刺刺的射进每个人的耳朵里,大家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

    “想跑?你们也的问问我。”接着一个女人被甩进了祠堂里,正是段虹的母亲。她浑身是血,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

    段虹震惊的望着自己妈妈,突然理智被愤怒和痛苦冲昏了。“妈!”段虹想要冲到母亲的身边,却被段老爷子一拐杖打进了密道里。

    段老爷瞥了一眼段虹的妈妈,她看到老爷子的这番举动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山澜,带段虹走。”老爷子移开目光,眼睛紧盯着对面一个披着金色披风,穿着金色靴子的高大男人,厉声喝道。他的眼神里充满着战斗者的尖锐气息。接着他丢掉拐杖,双手合实,念力汹涌着包裹住在他后方的密道。

    段虹在段山澜的怀里挣扎着,她要去救妈妈,她只有这一个念头,但是母亲却越来越无力,最后她看到妈妈张着嘴说出了两个字:快跑。

    一切的画面都在快速的缩小,然后消失。密道的大门被关上了。

    段虹敲打着石门,泪如雨下。她整个人靠在石门上,渐渐的失去力气,慢慢的往下滑。嘴里还不停的喊着妈妈!

    段山澜见她渐渐的她停止了一切的挣扎,才拉起她。

    “段虹,我们必须马上离开,爷爷他顶不了多久的。”说出这句话,段山澜也很不好受。

    段虹重重的闭上了眼睛,泪水掉落在地上。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她迅速的抹去眼泪,望着看不到尽头挤满了小孩和女人的逃生通道,缓缓的点点头。

    “走吧!”段山澜对所有人说道,接着搂紧伤心无助的段虹向前方迈开脚步跑了起来。

    在段虹离开之后,段老爷拼命的抵抗着,最终也到在了地上,密道的大门又再次被打开。但里面已经没人了。那个穿着金色披风的人,叉着腰,气愤的又狠狠的踢了段老爷子的身体。大声的对他身旁的几个黑衣人说道:“给我下去搜!”

    那个几个黑衣人立刻恭敬的跑进密道里。

    援兵就是在这里个时候赶到的。当时的段家已经没什么活人了,地上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大家是踩着鲜血走进去的,结果只看到金色的披风闪进密道里。当大家追进去,却再也没见到那人了。

    餐桌上已经摆上了新鲜的牛奶和蔬果。

    “事后我们派人暗地里寻找他们,包括任何段虹可能会去的地方,都没有任何消息,我们在外面的眼线也没有什么发现。到现在我们还在找她们!”城主说完微微的低了一下头,揉了揉太阳穴。

    “你们也不用太担心,找不到他们也是件好事。”

    “我明白!”郁小南移开了目光,望向了摆在自己面前的一杯果汁。费总管倒是很细心,知道她们刚喝了牛奶,就给大家换上了果汁。

    “大家先吃东西吧!”城主招呼了一声,自己也动起了手。

    大家沉默着吃完了早饭,城主安排他们先休息一天,然后在进入修炼空间再次修炼。

    郁小南显得心事重重,她只睡了五个小时就醒了再也无法入睡,一直等着和大家一起进到修炼空间里。

    郁湄看了她一眼,“在担心外面的事?”她问。

    郁小南缓缓的点点头。“如果加入这个组织会连累到家人,那我会后悔加入的。”

    突然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郁小南捂着脸错愕的望向郁湄。蒋浩然也吓了一跳,不明白郁湄用意。更加讨厌她的暴力。

    郁湄拔高音调,“你真是笨!你身上拥有了情花,就注定了你非加入不可,不是你来选择什么样的命运,是命运选择了你。你不可能逃的掉。”

    郁小南望着郁湄渐渐明白了她的话。当她莫名其妙的得到情花的时候,就注定了现在的命运。

    郁湄看到郁小南由错愕变成了明了,语调也变得缓和了些,“你现在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变的强大,大到足够保护家人。”说完就继续往前走。

    蒋浩然走过去,看了看她的脸。刚刚那一巴掌力道也很大,她的脸颊已经红肿了起来。看到她这样,他的心也不舒服,可是他也没有反抗郁湄的能力,正如郁湄的说,只有让自己足够强大,才能保护家人。

    “走吧!”他说着拉着郁小南跟上郁湄。

    这一次的训练还是和以前一样,先是体能的训练,跑步跑到差点断气,压腿压到差点抽筋。还有一些奇怪的训练,什么金鸡独立,每次还要站至少两分钟,这个时间还在递增。

    前几天几乎都在进行体能训练,每天都累的没有任何思考的时间,头占到枕头就能睡着。

    三天之后,在竹林里,郁湄站在郁小南和蒋浩然的前面,“今天开始把你们的精灵召唤出来一起修炼。”

    郁小南意念一到,海腾月就从指甲里飞了出来。毒鑫子也立在了蒋浩然的身边。

    海腾月刚一出现就发现了郁湄,她失去了平时安静又冷酷的模样,激动的飞到郁湄的身边一把抱住她。

    “郁湄,你竟然还没死啊!”她说着用力的拍着郁湄的背。但是她又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立刻松开了手。

    大家都惊讶的望着这一幕。

    郁湄看到海腾月的时候,也惊讶了一番,但是一听到她说的话,脸上露出不高兴的模样。“你说的什么话,巴不得我赶快死是吧!”

    海腾月却突然问道,“你难道真的死了?”

    郁湄心有不甘的承认了,“是的,在你面前的我,只是个灵魂。”

    海腾月却显得有些伤心,“怎么会这样?”

    “一不小心就这样了。”

    郁小南望着她们,从来没想到会有这一幕。“你们认识?”她问道。

    海腾月转身望向郁小南,“何止认识,当年她刚进入学校我可是她第一个精灵。”说着露出了笑容,是那种发自内心喜悦的笑容。虽然她已经知道郁湄已经死了但是能再一次遇见。让她很高兴。

    “你当年离开我的时候有两色了吧,现在呢?”郁湄说着退开一步,开始审视海腾月。

    海腾月的脸上到显得有些愧疚,“我现在只有五色中阶。”

    郁湄望着海腾月摇摇头,“都过去几百年了,你都在干什么啊?”

    海腾月苦笑了一下,“为了和别人抢东西结果受伤了就睡了几百年。”

    郁小南望着海腾月,她从来没见过她这样的表情。有些难过又有些害羞。

    一旁的蒋浩然和毒鑫子只是看着她们,到没郁小南那么意外。

    “算了,既然你是我郁家后人的精灵,你就要好好修炼。”郁湄说着摆摆手,走到毒鑫子的身边。开始审视他,而后者也紧盯着她。

    郁湄的那眼神仿佛能看穿毒鑫子,这让他有些紧张了起来。他自己也很意外,他还从来都没怕过谁!他立刻伸了伸舌头舔了一下嘴唇。那条鲜艳的蓝色舌头始终很抢眼。

    “你也只有五色吧!”郁湄问道。显然他被看穿了。

    “五色高阶!”毒鑫子说着挺起了胸膛,这是他最骄傲的资本。

    郁湄看着他,玩味的笑了一下。“你们跟我来。”

    大家跟着她,走到竹林深处,中间有一片空地。里面有一个石头垒起来的堡垒,看上去,只有一个入口。

    “你们精灵进到里面去自行修炼,在我没来找你们之前,谁都不能出来。”郁湄说着瞥了海腾月和毒鑫子一眼,接着立刻打开石门,里面黑漆漆的,却有数十个小孔。光线从这些小孔里面射进来,就像缩小的探照灯。

    海腾月和毒鑫子立刻走了进去。郁湄关上大门,用念力将大门完全封住。刚进去的海腾月和毒鑫子立刻发出凄惨的叫声。

    郁小南和蒋浩然立刻冲了过去,却被郁湄拦了下来。

    “急什么?他们是在修炼,你们难道能帮他们修炼吗?”郁湄冰冷冷的说。

    “可是。他们叫的那么凄惨,里面到底有什么?”郁小南紧张的问道。

    郁湄望向他们两人。扬起了嘴角:“地狱殿堂。”

    郁小南和蒋浩然的表情瞬间僵硬。

    第二天郁小南他们开始练习两个小时的体能,之外就是修炼念力。下午的时候。郁湄单独将郁小南和海腾月叫到了另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倒是没什么植物都是坚硬的山石,地面也不太平坦,高高低低的。

    郁小南望了海腾月一眼,才过了一天,海腾月的脸上就多了些疲惫,她刚才还趁机询问了一下,但是海腾月似乎不太想说,敷衍过去了。她无法想象海腾月经历的到底是什么。

    郁湄走在她们的前面,停在中间空旷的地方。

    “你们现在都有五色的能力了,基本上已经可以学习合并技能了。我要看看你们的最厉害的一招,小南你先吧,记住用念力。”郁湄严肃的说道。

    郁小南思索了一下,她最厉害的恐怕不是什么进攻能力而是束缚能力。“我需要目标。”她望向郁湄。

    郁湄望向海腾月,示意让她上。

    “我?为什么?自己人打自己人吗?”海腾月不想当这个靶子。

    “你担心什么,她最厉害的顶多就是把你定住。”郁湄一语道破。

    郁小南无可奈何的笑了一下。

    “好吧!”海腾月这才站了出来,面对着郁小南,“我可是会逃跑的哦!”

    “我会抓到你的!”郁小南笑了笑。

    海腾月眨了一下眼睛,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进入战斗的状态,眼神瞬间就变了。

    郁小南仿佛又看到那个在精灵空间里摇摆着金色鱼尾的她,高傲又有些危险。但是郁小南也知道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自己了,她的念力汹涌而出,看不见也摸不着,但海腾月却能感觉的到。

    海腾月甩了一下金色的头发迅速的往旁边闪躲。郁小南也跟了上去。但是海腾月毕竟是精灵,在速度上占有优势,但郁小南念力的速度也不慢,那股力量冲在自己的前面紧紧的追着她。

    可是一个跑一个追,虽然差了一点,可就这一点怎么都弥补不上。郁小南有些焦急了,她瞬间凝出了武器,甩起鞭子丢向海腾月,这个鞭子和郁湄为她专门设计的那个不一样,这个只是一个简单但是很长的鞭子。她的目的是要绊住海腾月,或者让她慢下来。

    这确实奏效了,海腾月感觉到了攻击,往右偏了过去,郁小南顺势追过去,定身咒一出,将海腾月牢牢定住了。郁小南这才有机会停下喘口气。撤去定身咒,海腾月又恢复了行动力。

    海腾月能动之后就对着郁湄问道,“没说可以用武器吧?”

    郁湄走了过去,“她活了多少年,你活了多少年?这能比吗?”

    海腾月被说的哑口无言。

    郁小南很少看的到郁湄为自己说话,心里竟有些高兴。

    “好了,现在换你了。”郁湄对海腾月说道。

    “那我也要个目标。”海腾月说着望向郁小南。

    郁小南也不想当靶子,她期盼郁湄现在能继续维护自己。

    “可以!”郁湄却了郁小南望向她的眼神,爽快的答道。

    郁小南重重的叹了口气,真是印证了那句话,风水轮流转。她估计海腾月一定会好好的修理她。

    郁湄已经退到一边,海腾月举起了金色弓箭。郁小南紧紧的盯着箭的方向,海腾月一送手,箭迅速的冲向自己。

    郁小南知道自己躲不过,直接凝出一把剑,朝着金箭的方向向外一挑,正好打中它,但是金剑没有按常理之中的那样飞向别处,而是就此消失化为尘埃。她楞了一秒钟,又立刻回过神,因为第二支箭又飞向自己。她连续挑开五六支箭,箭的冲击力让她不停的后退,身边开始弥漫起金色的粉尘,那是金箭消失之后的产物。

    不知道挡下多少支箭,郁小南突然觉得眼前一黑,她立刻使劲的眨了眨眼,在自己的眼前出现的是一片蔚蓝的大海。她正站在海边,望着平静的海面,一波波海浪冲刷着她的脚。

    “哗”一声,冒着白泡泡的海浪盖过了她的脚,又瞬间退了回去。她低下头望着自己踩在沙滩里的双脚,努力地回忆自己到底在哪里?但是她什么都想不起来。

    “小南!”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扭头望向声音的方向,蒋浩然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牛仔裤跑向自己,他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夕阳的柔辉给他的脸庞印上暖暖的橘红色。

    哇哦!他此刻好耀眼!郁小南的脸上也不由的荡漾上笑容,她似乎没见过他这个样子,很休闲很温柔很帅气。

    他跑到她身边拉起她的手,“等很久了吗?”他温柔的问道。

    “没有!”郁小南几乎脱口而出。

    当然是没有了,等他多久都值得,她想着。

    “走吧,我给你准备了些礼物。”他说着拉着她往沙滩的另一端走去。突然走过一处拐弯之后,沙滩里有一个插满玫瑰花的爱心图案出现在郁小南的眼里。

    她既高兴又意外,下意识的捂着了嘴,望向蒋浩然。

    “你指的礼物是那里吗?”郁小南问。

    蒋浩然笑着点点头。“你喜欢吗?”

    郁小南用力的点点头,朝那些花跑了过去。当她渐渐靠近的时候,这才发现,里面还写了字。

    嫁给我!这三个字让她很震惊,是带着喜悦的震惊。接着她在那三个字的下面,发现了一个非常夺目的钻石戒指。

    天啊,他在向我求婚吗?她高兴的有点不敢相信。她蹲下身,拿起了那枚戒指。戒指是一个花朵的形状,花心是一颗很大的钻石。

    蒋浩然这时也蹲在她身边,望着那枚戒指,“你带上它,就表示你答应了。如果你不带它??????”

    他话还没说完,郁小南已经将那枚戒指戴在左手无名指的位置,刚好合适。接着她幸福的一笑,扑到蒋浩然的怀里,双手环抱住他的脖子。

    “我答应,我当然答应。”她高兴的说。

    蒋浩然被郁小南突然扑过来的动作,弄的重心不稳,整个人往后倒去,他立刻用一只手撑在沙滩上。另一只手抱住郁小南的腰。

    “是啊,你除了答应我,你还能答应谁!”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海风徐徐的吹来,咸咸的,带着些许的腥味,但是此刻她只闻到幸福的味道,她甚至不想去追究自己是怎么来这里的。

    忽然一个海浪打在他们两人身上,两个人立刻被淋湿了。

    郁小南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吊带连衣裙,衣服全部贴在她的身上,勾勒出完美的身形。

    蒋浩然看着这样的她眼神有些细微的变化,他看到她陶瓷般的肌肤上海水悄悄的滑落,被打湿的头发贴着脸颊滴下了一滴水。他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她。

    在郁小南眼里的蒋浩然,此时也因为海水的缘故,白色衬衣贴在他的身上,将肌肉的线条显露出来。被水淋湿的他显得特别的不一样。郁小南也忍不住想要靠近。

    他们互相对望着,他的眼神在她的脸上游走,最后落在她的唇上,“小南,我爱你!”他低声细语,吐出的热气,羽毛般,轻柔的呵到了她的心。她知道他要吻她了。

    他深情的吻着她,让她觉得脑袋都充血了,她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思考的能力。而蒋浩然说出的那三个字就好像打开幸福之门的钥匙,突然一股脑的被汹涌的幸福包围,她感觉自己快晕倒了。

    蒋浩然的手在她身上游走着,从后腰慢慢的往下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