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10章 216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精彩小说免费!

    “你还真有眼光,它可是我们这里耐力最好的马,但也是最不容易驯服的。它叫蓝光。”

    郁小南他们也凑了过去。

    “蓝光!”蒋浩然望着那匹马的眼睛,低声呢喃。

    “它的名字还挺好听的。”郁小南看着这匹马微笑道,其实她不太懂马,也看不出这匹马和其他的马有什么不同。

    “是啊,这匹马高兴的时候毛色会变成深蓝,很漂亮的。所有就给它起了这个名字。”那个黑皮肤的女生解释道。从她的话语里郁小南能感觉到她对马的喜爱。

    孙耀廷和邓萧跑去看另外一匹白色的马了。

    “你很喜欢马?”郁小南望向那个女生问道。

    “是啊。我在动物管理部工作很多年了。我叫罗西娜!”她的脸上荡漾着真诚的笑容,特别好看。

    “我叫郁小南,我也不知道我属于那个本部门。”郁小南说着耸耸肩,“他们都是我的同学,我们是一个学校的。”她说着望向大家。突然她看到蒋浩然想要骑上那匹马。

    罗西娜也发现了,“哇哦。小心点朋友,你会吃亏的!”她很担心蒋浩然。想要上前阻止,“很多人想要骑它都被摔伤了,你还是不要??????”

    罗西娜的话,还没说完,蒋浩然一跃而上,他没有理会她的话。

    “哦,糟糕!”罗西娜低声喊道,即刻冲过去,将要拉住马的缰绳,但是蓝光一扬蹄子,险些将蒋浩然摔下去,接着嘶鸣一声就迅速的跑了出去。

    罗西娜被迫退开,这让她更加担心了,而她的表情也让郁小南担心了起来。

    郁小南对着蒋浩然迅速离去的背影大喊着,“蒋浩然!赶快停下。”

    “我不会有事的!”蒋浩然回头对郁小南说了一句。

    孙耀廷和邓萧闻讯而来,“这里出了什么事?”他问。

    “蒋浩然骑了那匹马,听说那马不好驯服,他可以有危险。”

    在郁小南给他们解释的时候罗西娜已经骑上另一名马去追他了。郁小南也立刻唤出宠灵追了过去。

    孙耀廷和邓萧也立刻跟上。

    蒋浩然骑着蓝光一路跑进森林里,在树林里穿行,突然前面出现一棵倒在地上的粗大树干,他一扬缰绳,蓝光完美的跳了过去。他甚至能感觉到蓝光的喜悦,他轻拍着马脖子。

    “好样的,蓝光,让飞起来吧!”

    蓝光嘶鸣了一声,脚下却没有停下,它的蹄子下面出现了许多荧光,嗖的一声穿过树叶之间的缝隙飞上了高空。

    蒋浩然第一次自己驾驭一个飞行宠灵,而且它还特别的听他的话。蓝光带着他飞到了附近的湖面上,它的蹄子几乎能踩到水面了,周围的高山和悬崖,倒影在这平静的湖水里,让他得到彻底的放松,风将他的头发吹向后方,“哇哦!”他兴奋的高喊了一声。

    郁小南迅速的追上罗西娜,从森林里又飞到了空中,但罗西娜在看到蒋浩然安然无恙甚至和蓝光相处的特别好的时候,她停了下来,望着还在飞行的蒋浩然,送了一口气。

    孙耀廷和邓萧也赶了过来。

    罗西娜高兴的说道,“看来蓝光找到主人了。”

    当大家回到塔星的时候,太阳已经西下了。

    大家和其他成员一起坐在餐厅里,罗西娜就在旁边,大家都在唧唧喳喳的高谈阔论着,整个餐厅显得有点吵。但有些人却显得很疲惫,眼睛下面还有着极重的黑眼圈。

    蒋浩然却还有点兴奋,“蓝光真的很棒!”他还在说着。

    “我们都知道了!”郁小南在一次回答她,即使她已经回答了很多遍。

    “你可以把它收为你自己的。”罗西娜建议道。

    “我已经有一个宠灵了。”他说。

    “那怕什么,只要你有精灵空间,他们就都能跟着你,宠灵和精灵是不太一样的,我们这里也有些人拥有两个多个宠灵能,有的用来飞行,有的用来小打小闹。”珍妮说的笑了起来。

    蒋浩然听了之后,开始认真考虑起来。

    正在大家吃着饭的时候,突然有个餐厅的门被打开,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年轻男孩对所有人大声喊道,“所有人到会议室集合,马上去!”

    略有些吵闹的餐厅立刻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望着他,大约过了一两秒,大家才反应过了,有的人立刻放下碗筷,有的人迅速的吃了几口也放下碗筷,这些人都不管自己有没有吃饱,二话不说直接就朝外面走去。

    罗西娜放下手中的筷子,也站了起来。

    郁小南望向她,“怎么回事?”

    “大概是城主有事宣布,你们也一起来吧。”罗西娜说道。

    郁小南他们跟着一群人,走出餐厅又走上楼梯。他们沿着昨天乌狄娜上楼的方向走了进去,立刻有一个岔路,她跟着大家转向左边,又继续往上,她已经有点找不着北了,这里简直比地下城堡还要像迷宫。而且这些通道,有的地方还很黑暗。

    不多时,大家终于来到了一个大房间,里面开了两扇大窗户,显得比较通透。当他们到这里的时候,城主和月老已经在里面和技术开发部的部长讨论起来了,那个技术部的部长似乎在和月老争执着什么。

    “这个东西还不稳定,如果伤了自己人,该怎么办?”月老还是一副年轻的模样,但是说起话来却很老道。

    宋纳奎不甘被拒绝,“这个至少比血丸炸弹要好,这你不能否认。”

    “先不要吵了。”城主出手打断了两人的讨论。“大家先就坐吧!”他对着走进来的队员们说道。

    其他人看到宋纳奎和月老发生争执似乎见怪不怪了。大家寻了个位置,坐好之后,就听到城主开始发言了。

    “今天我们收到了段悦传来的消息,”城主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一个女生举起了手,他停了下来,示意她可以问问题。

    “你说段悦传来的消息,是用那个传信粉的吗?”女生好奇的问。

    “正是,当然这还只是个新工具,而且目前只有这里这台粉末接收器能收到信息,我们还不能发出信息去确认什么,但是不管段悦传回来的是真是假,我们都必须去跑一趟。”

    城主说着,瞥了一眼在他手边的一个中间插着一块十厘米大的玻璃板的铁制的方盒。消息就是在那块玻璃板上显示出来的。

    “段悦发回来的消息里说,段虹会在明天凌晨出现在风国的凤凰港口,她可能要坐船出海,而且敌人追的很紧,她们已经有很多的家人被害,她希望这一次能我们能成功的增援到那里。”城主郑重的说,“事情紧急,队长——邓佳听命。”

    一个头发长长,脸有点胖的女人站了起来,“是。”

    “你从你的分队里挑出六名队员,加上郁小南、蒋浩然、孙耀廷、邓萧四人即刻出发。”

    “是!”邓佳利落的答道。

    “城主!”宋纳奎眼见会议就要结束了,他立刻身体往前倾望向城主,“我说的那个新武器,可以让他们带上吧。”

    城主望向了宋纳奎,“或者你跟着去,由你自己来实验你的新武器,你愿意吗?”

    宋纳奎的眼神变得有些闪烁,他右手握成了拳,放在嘴上,看起来很犹豫。

    城主不在关注他,望向邓佳,“你们赶快去准备,立刻出发。”

    “是!”邓佳刚准备离开座位,宋纳奎突然喊道,“慢着!”他又望向城主,“就按你说的办!”

    十一个人在高空中飞行,而且现在已经入夜。陆地上一个小男孩拉了拉他妈妈的裙子,“妈妈,你看有流星。”

    在小男孩身边的女人也抬起头,看到一些星光一闪而过。

    “是啊!很漂亮的流星,我们赶快回家吧!”说完就拉着小男孩走进房间。

    小男孩却依依不舍的回头观望。

    郁小南骑在一匹栗色马背上。在她左边是骑着蓝光的蒋浩然。随行的众人在看到蓝光被牵出来的时候都显得很意外,在看到骑蓝光的人不过是才加入他们没多久的新人大家就更意外的,但最惊讶的还是蓝光本身,因为当蒋浩然骑在它身上之后它的毛色变成了难得一见的蓝色,有不少人都开始羡慕他了。

    在郁小南右手边的是孙耀廷和邓萧,邓萧不会骑马,她也懒得学,心甘情愿的坐在后面享受一下偷懒的感觉。其实也无法偷懒。在马奔跑的时候,任何人都睡不着的,真的很颠簸!不过总会有一些特殊的人存在,那些人不在此行列中。

    在郁小南前面的正是那名叫邓佳的女人,她看起来长的特别的粉嫩,肉嘟嘟的脸,看着还是挺有亲和力。但是做起事来却很麻利。会议一结束她就挑出了六名人员,四个男的两个女的,包括她自己。人员到齐后立刻到技部去领武器。

    大家齐刷刷的都拿起了挂在墙上的弩,那面墙上此刻已经空了十几二十个挂钩。还有配备的箭,每人二十支白色羽毛的箭,那是最普通的箭。外加三支粗一些,尾羽的颜色是黄色的箭。而宋纳奎则多拿了三支紫色羽毛的箭。这是其他人员所没有的。

    当然他在一旁不知道和邓佳说了什么也分了她几支紫色的箭。

    邓佳还特地提醒郁小南她们也要挑选弩和箭,很细心的照顾他们这些新人。

    一路无话。

    凌晨五点左右的样子他们终于达到了凤凰山的港口。

    这里的地名是由于这座海边的大山得来的,因为它形似凤凰展翅,所以这里便有了这个名字。而港口就在凤凰一侧翅膀的位置,这里刚好形成一个绝好的位置,所有的船子都停在翅膀的边上。

    邓佳带着众人潜伏在凤凰半山腰的树林里,其实这山也不算太高。这里的树也不算大,不过还好够多。

    邓佳透过树缝往下望,刚好能看清下面的情况,而且还不容易暴露自己的位置。

    这时的港口很安静,没什么人。只有几盏路灯还开着,许多的船停泊在港口。随着海浪轻微的摆动着。有几个小渔船倒是已经在准备出海打鱼了。来来回回的渔民也就三五个,都是皮肤黝黑的男人。看起来也很粗糙。

    邓佳转向她的左边对两个比自己体格好要壮硕的男人说道,“匝赫达衣,你们俩负责监视所有船支以及船上的人,”接着又转向她的右侧对另外两个看起来显得比较年轻些又矮一些的男人说道,“夏威达你们两个监视所有进出入的人和他们所带的东西。”

    四个人点点头,分别找到最佳位置开始了监视。邓佳这才望向了郁小南他们。

    “你们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战斗吧!”

    郁小南和邓萧使劲的点点头,蒋浩然只是微微点点头。孙耀廷发出了一个鼻音。

    邓佳继续严肃的说,“坦白说,城主让我带上你们我是不同意的,第一,这不是练习,这是实战,说不好会出人命的。我可不是保姆!第二,你们的能力到底如何我也不清楚。基于这两点原因,我不能把你们当做主力来用,我也不指望你们能帮上什么忙,我对你们没什么要求,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拖后腿。明白了吗?”

    邓萧一听这话,心里就不高兴了,“放心吧,我们??????”

    郁小南深知邓萧要说的话,一定不是好话,立刻捏了她一把。孙耀廷也立刻抓紧了她的手。他们两同时弄疼了她。

    “啊!”她小声叫一句。

    郁小南立刻补充说道,“放心吧,我们会小心不拖后腿的。”说着对她笑了笑。

    邓佳也对她笑了一下,然后转身就去找宋纳奎了。

    邓萧见那人走了,很气愤的低声问道,“你们干嘛不让我说啊!”

    “你呈一时之快就能改变局面吗?”孙耀廷皱着眉头说道,“你已经不止一次意外的说错话而酿成大错了,你什么时候能改改你这个毛病!”

    邓萧望向孙耀廷,她很吃惊他会说出这样的话。她的心情变得更糟糕了,“我说错话?我那些话可都是心声啊!我可是代表你们所有人说的,还冒着被别人讨厌的危险而说,没想到你竟然这样看我。”邓萧觉得自己好委屈,她感觉自己快哭了。

    孙耀廷却故意避开了邓萧的目光。

    这情景看着非常的危险。郁小南用眼神示意蒋浩然去搞定孙耀廷,自己则立刻拉着邓萧将她带离这个地方,以免他们会吵起来。

    “没事的,没事的!孙耀廷那是关心你,怕你出事,才这么说的。”郁小南一边揉着邓萧的肩膀一边解释着。

    “放屁!他就是嫌弃我,嫌我说错话,不如直接说我笨,说我口无遮拦好了!你以为我听不出他的言下之意吗!”邓萧正在气头上,眼泪在眼眶不停的打转。

    “好好,孙耀廷就是坏蛋,他什么都不懂,行了吗?”

    “不行,他是大坏蛋!”邓萧一边说着,一边抽着鼻子。眼泪被她悄悄的抹去了。

    郁小南回头望了一眼,看到蒋浩然在和孙耀廷说着什么,孙耀廷还望向她们。

    “唉,我敢说,孙耀廷还是特别在乎你的。”

    “鬼才信呢!”邓萧撇着嘴说道。

    郁小南看的出邓萧是有点口是心非的,“不信你回头看看,他一直在望着这里。”

    邓萧望着郁小南犹豫的一下,郁小南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眼神,她这才回头望过去,结果转过头时看到的情景让她更生气了。“他现在一定是和蒋浩然大大的数落我的不是。”

    郁小南也回头望了过去。的确,孙耀廷正在指着她们的方向在和蒋浩然说着什么,看起来还挺生气的。哎!真是,敌人还没到,自己这一边先闹出点小插曲。

    “邓萧,你还记得我们是来干嘛的吗?”郁小南换了话题。

    邓萧望向她,眼神有些询问的味道,“当然,我们是来帮助段家的。”

    郁小南点点头,“是啊!我们是来帮忙的,你也很不服气邓佳说的那番话吧!”

    “当然!”邓萧非常肯定这一点。

    “所以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表现,不能让别人看扁了!”

    “当然!让那些无知的人好好瞧瞧,哼!”

    郁小南见邓萧渐渐上道了,又继续说道:“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团结起来?”

    这个问题,她却犹豫了。问到这里,她当然明白郁小南想说什么,可是她迟迟没有回答。

    郁小南只好在想别的办法,“要不,这样,这口气我们晚一点在发,等一切都结束了,我们再去找他的麻烦,现在还是暂时原谅吧!好不好!”

    邓萧望向郁小南,眼神还有很犹豫。

    “好了,就这么定了吧!在耽误下去,万一我们错过了什么,岂不是没机会表现,那就不能让别人刮目相看了,多划不来!”

    说到这份上,邓萧才微微点头,终于和郁小南回到了大家的身边,但是她却不愿在站到孙耀廷的身边。孙耀廷也懒得理她。两个人就这样一左一右的站在郁小南和蒋浩然的身边。

    蒋浩然小声的在郁小南的耳边说道:“你那边怎么样?”

    “气没消,只是勉强将她拉过来。你那边呢?”她小声的回答。

    “一样!”蒋浩然说完之后,两个人无奈的笑了一下。

    以前都是郁小南和蒋浩然闹矛盾,现在换成了他们两,这叫什么来着,风水轮流转!

    当他们刚解决完私事之后,邓佳那边的人,开始有了变动,有人把邓佳叫了过去。

    郁小南他们也趁机凑了过去。

    “队长,你看那个人好像段虹!”夏威达说着指向一个带着头巾,穿着花布衬衣和黑色宽松裤子的女人。

    那女人一身农村妇女的打扮,而且还将头发用素色的布包的很严实。但是露出来的皮肤却很白皙和这里的渔民很不一样。在看她走路的姿态,虽然故意走的很丑,但是却有点不自然。而她身边还有一个高大的男人也打扮的像个渔民,带着草帽,穿的很简陋,但是他们身上的气质却出卖了他们。

    邓佳看了一眼就认了出来,“应该就是她。”她说话的时候眼睛始终没有离开下面的人。

    “我们上吗?”夏威达继续问道。

    “不用,静观其变,我们能看出来不一定别人能看出来。如果我们动了,敌人就会马上知道是她们的。再等等看。不过大家要做好随时攻击的准备。”

    “是!”夏威达利落的答道,转身把邓佳的话传达给了其他人。在一旁坐着的宋纳奎显得很悠闲,他瞥了他们一眼,又继续查看他的弩。

    下方带着头巾的女人正是段虹,她和身旁的段山澜小声的说了几句,眼睛却一直警惕的望着周围的人。

    “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她问。

    “目前没有!”段山澜大大方方的走着,看似很轻松,但精神去却是十分警惕的。

    段虹摸着裤子口袋。从里面掏出一张纸,低头看了一眼,接着又抬起头,在众多的船只中寻找她的目标,最终锁定在一个中型的货客两运的船。

    “我们的船在那里,我过去问问看。”段虹说完,正要走过去,身后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

    “段虹。打扮成这个样子想要去哪里?”身后不远处一个身披金色披风脚穿金色长靴的男人,正微笑着望着她。在他身后还跟着十几二十人,看起来人数众多。

    段虹不用回头,只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那个家伙追了她好几个月,她又怎会不认不出。

    “费列罗!你还真是阴魂不散!”段虹很厌烦的回过头,露出一副较为轻松的样子。但心里却叫了一声糟糕。

    这两人的对话,吸引了周围渔民和港口工作人员的侧目。大家都一边忙着手里的,一边望着他们。

    而对面那个披着金色披风,看起来特抢眼的人,笑着回应她,“你要是肯乖乖的跟我回去。不就没这么多事了嘛!”说着他朝段虹走了过去。

    刚走一步,段虹立刻从纳盒里拿出一把闪亮的刀,“你敢在上前一步,我绝对不客气。”段虹立刻摆开架势,灰绿色的眼睛,紧盯着对方,把手中的剑握的更紧些。

    周围的渔民和百姓都楞了一下,有些人感觉不妙立刻躲了起来。生怕被波及。有些人喜欢看热闹还伸着脖子张望着。

    段山澜也立刻拿出一把长枪,枪头指着费列罗。

    费列罗看到他们两人这么快就亮出了武器,很是轻蔑的笑了一下,“那么着急干什么,先和你家人叙叙旧吧!”他说着向身后的一个人挥了挥手。一个黑衣人拉着一个十岁大的小男孩从人群中走出了,那小男孩几乎是被拎着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