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11章 217那个家伙我来对付
    ,精彩小说免费!

    那个男人将手里的小孩狠狠的丢在段虹的面前。

    段虹一看见那个小男孩立刻认了出来。心里开始担心起来。

    “段锦易!”她一步跨过去,将小男孩一把拉住。才不至于摔倒在地。

    小男孩一看到段虹就抱着她哭了起来。

    段锦易是段虹六叔叔的儿子,如今逃出来的却只有他们母子两,可是后来连他们母子都被费列罗抓了去,如今他却突然出现了,只是身上衣衫褴褛,脸上有些肿,也很脏,看起来是吃了不少苦。

    “没事了,没事了!”段虹安慰着他,亲拍着他的头,“你妈妈呢?”

    段虹的一句话让段锦易哭的更厉害了。

    “她妈妈已经在另一个世界了吧!”费列罗说着整理一下他的衣服。

    “你??????“段虹听到这个结果,心里万分难过,这些日子她看着太多的人离开,心里越来越承受不起了。愤怒和悲伤激发出了她最坏的一面,她瞪大了眼睛望着费列罗,握着剑的手发出了摩擦的声音。但是她的理智告诉她现在不能冲动,要冷静了下来。

    费列罗看到这她的表情,大笑了起来,“这不能怪我,她不是我杀的,她是自杀!她自己想死,我哪里阻止的了。”

    费列罗的模样看起来特别的嚣张,让段虹看着就想冲上去,理智将她的愤怒压制再压制。

    费列罗看着她的模样,笑的很开心,“你还要更多的家人吗?我这还有!“费列罗的这句话让段虹大吃一惊,她心里变得越来越恐惧。

    只见费列罗又招了招手,身后的黑衣人,拉着更多的段家家族成员出现在段虹的面前,而这些人,大多都是刚刚她见过的人,每个人的手被绑在一起。她真的没想到,他们已经找到了她藏起来的家人。

    段虹的三姨,突然冲了出来,头发凌乱一脸恐惧的望着段虹,就像看到救星一般。

    “段虹,快救救我!”她一边喊着一边向往段虹的方向继续冲。可是后面绑着她的绳子将她拉了回来。

    段虹的心里很着急也很无助,逃到这个时候,能打的人大多都牺牲了,剩下的都是妇女和小孩,而且这些妇女和小孩也就只有十一二个了,算起来,这里只有她和段山澜还有点战斗力,可是对方,至少有将近二十名好手,而且这个费列罗她也试探着出过招,比她厉害的多,光是对付他一人,估计都要三个人,她和段山澜可能都不够打,这还怎么救人,难道现在真的是绝路了?她咬着嘴唇内心万分挣扎着。

    突然一些高处的货物中,分别从三个方向,飞出十几支箭,每一支箭都射向一个黑衣人,瞬间就倒下三五个,其他的人都纷纷拿起自己的武器将箭挡开。

    接着三个人从一堆的箱子中飞了出来。

    为首的是段悦,她一头黑色的剪得整齐的头发飘向后方,身上的连体黑衣包裹着自己,腰上一条红色腰带特别抢眼。她手上的弩正指着另一个抓着段家小孩的黑衣人。一箭射中他的喉咙,那个男人立即倒地,她立即拉过那个孩子。

    在段悦的左边是一个男生,正是沈魁星,他也从高处跳了出来,直指下方的黑衣人,手指又扣动了一下扳机,一支普通的箭射了出去。他的目标也是一个抓住中年妇女的男人。那男人背对着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中箭身亡。他顺势拉过那人手边的妇女保护起来。

    在段悦的另一边是一个头发有点红,又画着红色眼线的女人——炫凌,她的出现让挡开箭的费列罗有些意外,但又立刻恢复淡然。不过她的目标并不是费列罗,同样也是抓着小孩的一个女人。但是那个女人察觉到异动,挡开了第一支箭,炫凌见状,立刻又补了一支,那个女人向左躲避,却被箭洞穿了肩膀,手里的孩子也脱手了。炫凌迅速的抱起孩子跳到一边。

    由于他们出现的很突然,而且都集中在某一面,又一连发出十几支,那些有能力的人,还没反应过来,这三人已经成功的救出了三个人。

    三姨妈在一旁看到有人来救他们,却没救自己,立刻急了起来,急的不停的喊着,“救我啊!救我!”

    段悦的突然袭击很成功,而这时,邓佳这边的人也发动了攻击,众人跳了出来,一起冲向费列罗一伙人。

    郁小南和蒋浩然他们被邓佳命令,好好保护段家的人,言下之意是不要去和费列罗他们打。

    邓萧听到了还是忍不住撇撇嘴。他们四人带着被救出的三个人,退到一边。

    段虹一看见段悦,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拉着段锦易的胳膊,将他交给了郁小南他们,情急之下她简单的和大家了说了几句,“没想到你们也来,好好保护自己,还有照顾好我的家人!”说完就转身冲向战场。

    郁小南拉着段锦易,她注意到他单纯的大眼睛含着泪水,身体还在颤抖,他望着段虹的背影有些不舍。

    “你们把段家的人带到那些货物的后面。”孙耀廷看了看四周,指了一处磊着许多木箱子的地方。

    混战已经开始,段家其他的人质也无人管辖,统统跑向段虹这一边,段虹又让他们去找郁小南他们。

    郁小南和邓萧他们带着众人跑向箱子的后面。

    段虹回头瞥见被救出的人都已经躲好,接着和段山澜对望了一眼,两人立刻点点头拿着武器朝费列罗冲了过去。

    “费列罗!我要你血债血偿!”段虹喊着跑向费列罗。

    此时的宋纳奎正冲在众人的前面,手里拿着弩,迅速的扣下扳机,一只闪着紫色荧光的箭朝费列罗飞了过去。“来试试我的新武器。”他自言自语的说道。

    费列罗冷哼了一声,轻蔑的望着那只箭,看样子似乎这一招没让他有多意外。他的身体甚至都没动一下,只是伸出手,谁知刚伸出手,那支荧光箭就立刻分裂成四支。四支箭分别朝四个不同的方向,但是他们彼此间形成的角度不会太大,基本就是一个人身体的基本宽度,而宋纳奎希望将这个角度维持在十五度以内。

    所以那四支箭基本上都朝着费列罗一个人来的,这让他有些吃惊的皱了皱眉。为什么没有人报告我还有这种会分裂的箭?他很不高兴的闷哼了一声,立刻变换了手上的动作,手臂往下一转,旋风般的拿出了一把金色的大镰刀,将镰刀的刀面置于胸前,四支金箭当当当的打在镰刀上,最后掉落在石板路上。

    宋纳奎看着那些箭,没能成功,自己倒是停下了攻击,一个站在战场上,一手抱着胸,一手捏着下巴,脑袋里似乎在琢磨着什么。他似乎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

    这时段虹高举着剑,剑身上雕刻着的精美藤纹开始慢慢的变红了。她一剑由上而下的劈了下去,剑仿佛能劈开无形的空气。只听着剑嗖嗖作响,若是命中必定断胳膊断腿的。

    费列罗立刻举起镰刀的刀柄,横着挡了下来。当的一声,段虹不但没劈中对方,反而被对方的念力反弹的往后跌倒。

    段山澜的长枪也跟着舞上去。枪头被他舞的左右连刺,枪花绚丽。费列罗却很轻松的举起镰刀,用刀面一一挡住。最后单手握镰刀,一手打在镰刀上,段山澜隔着镰刀,被一股隐形的力量,打的翻到在地。

    段悦却在另一个位置和一个满头卷发的男生——绪言豪影打了起来。她的弩也早已经收到了后背,此时正拿则一把十字型的特殊金属打造的剑。一剑刺向绪言豪影的腹部。

    绪言豪影反应极快,肚子往后一缩,手一伸,准确无误的打中了剑柄之前挡手的位置。接着移动脚步侧到剑的左边。段虹的手腕往左一挥,紧跟着扫过来。他腿往前一伸,弯腰躲过了剑的横扫。剑在扫过他的背之后,他立刻反手抓住段虹的衣服。腿从后面朝她的脸踢过来。

    段悦本能的伸出另一只手去阻挡,身体也被迫的往后退,一个鞋印直接印在她手上。手掌有一瞬间的麻痹,对方腿上的功力相当了得。她现在的水平是七色低阶,对方和自己的能力似乎差不多,真是奇虎相当。她甩了甩手之后。又开始了攻击。

    十步之外的沈魁星正面对着一个人——唐尧林西,那人个子不高,而且长着一个四方脸,轮廓分明颧骨很高,活脱脱一个粗狂男人的形象。

    对方用的是一个环扣在一起的链条鞭子,打中了可比一般的软鞭还要疼的。那女人扬起鞭子甩了过来,鞭子从空中划过呼呼的响。沈魁星往前冲,一刀拍在鞭子上。借此躲了过去。两人的距离立刻拉近。

    唐尧林西抓着鞭子往回一抽,鞭子改变了反向,又朝着沈魁星而来。

    沈魁星一手举到打向鞭子一手使劲的对着对方的胸部拍了一掌。

    唐尧林西有一瞬间的紧张,她手里的鞭子似乎也被改变了轨迹,她一手挡在胸前想要往后退。但沈魁星的掌已经拍在她的手臂上。而且快速的又变成了手肘的攻击。唐尧林西被打的踉跄着往后退。而且还捂着胸口。

    沈魁星击中之后没有离开乘胜追击,他停下来疑惑的望着唐尧林西。有瞥了一眼自己刚刚打中唐尧林西的手。

    “喂!不要告诉我你是个女的哦!”沈魁星问道。

    唐尧林西立刻瞪着他。

    沈魁星看到她没有反驳,不敢相信的笑了起来。“不是吧!你们那的女人都长成你这样吗?那男人都长什么样啊?”,

    沈魁星调侃的语调让唐尧林西很不高兴,她目光凶狠的瞪着沈魁星,立刻扬起鞭子,想狠狠的抽他几下。鞭子嗖嗖的来的比刚才的还要快。

    沈魁星一边躲避一边好奇的问道:“怎么?你连回答我的问题都没有勇气?”他说着手下也没闲着,又对着唐尧林西挥舞了几剑。

    唐尧林西努力应付着,一滴汗水顺着脸颊滴在胸前。这番景象如果是个美女,一定会让人浮想联翩,可是沈魁星却看到的是一张方正的脸颧骨突出,轮廓硬朗,纯粹一张男人的脸。呃!他有点想吐。

    另一处的空中,一把不算太长的刀旋转着落回炫凌的手里。她刚刚抓到刀,一把银亮的剑随之而来。两把利器碰撞在一起。

    两个人面对面抵挡着对方的刀剑。

    “炫凌,你竟然背叛我们?”一个金色头发的女人,很伤心的望着炫凌。

    “西维雅,先被背叛的人是我,我无路可走。”炫凌说着,用力一推将西维雅的剑推开,接着退后了几步。

    “我不明白你说的,但是你已经选择了你的阵营,那么我们的友谊也就到此结束。”西维雅说着将手上的一个手环脱了下丢给了炫凌。“还给你。”

    炫凌接过那个手环,那是她和西维雅小时候一起玩互换礼物时馈赠的东西,她摸着那个还有西维雅体温的手环,心里有难过,她是自己唯一一个最好的朋友。

    “西维雅,你听我说,跟着他们,总有一天你会有危险的。”炫凌希望能劝说她到自己这一边。

    西维雅摇摇头,“炫凌,我真不知道他们对你做了什么,怎么让你转变心意的,但是我知道,是谁把我们从孤儿院救出来,是谁给我们温暖的生活。难道这些你都忘了?”

    炫凌回忆着过去。她怎么会忘记那段困苦的生活,但是她看到太多的背叛和利用,她不甘心自己努力活下来,却要成为别人的棋子。

    “西维雅,过去我是不会忘记的,但是我们要向前看,我们已经为费列罗做了做了很多事了,即使他对我们又恩,也该还清了。”

    西维雅无法理解炫凌说的话,更加不赞同,她摇着头说道:“炫凌,我们已经越走越远了。我真的很伤心,今天就让我们了断这份情谊吧!”她说着举起了剑。

    炫凌看到她摆起了架势心里觉得很苦,她叹了口气,她知道她必须面对这一切,在她选择背叛费列罗的时候就想到了,但是真正面对却是另一回事,她真的没有想到有一天会用自己的刀去面对自己最好的朋友。

    “西维雅,我们真的非要兵戎相见吗?”

    “拿起你的刀!”西维雅说的很决绝。

    炫凌叹了一口气,最终拿起了她的刀。

    郁小南他们躲在后方,将那些趁乱跑过来的段家人一一松绑。剩下的他们就只是旁观。

    “太窝火了,为什么不让我们去帮忙。”邓萧不高兴的嘟囔着,眼睛一直盯着前面打的热火朝天的人。

    “这里也需要有人保护啊!”郁小南耐心的游说她。

    “真不公平,只有他们在出风头。”邓萧说着走到另一边的一个木箱子旁坐了上去。

    孙耀廷瞥了她一眼,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却又什么都没说。

    郁小南没有去管她了,她抬起头,望向了天空。那里聚集了一推的精灵,自己的精灵则守护在身边没有加入。她现在能看清比自己等级低的精灵战斗,但是高等级的就不行了。那看起来就只是一团云雾。而那些云雾,一会儿碰撞一会儿融合再反弹,还不时的爆发出火光或是雷雨、绿树什么的,奇奇怪怪的什么都有。

    而下面陆地上,也是因为这帮人打起来的缘故,周围被迅速的破坏了。还好这里的面积比较大,坏的也都是地板,偶尔有一些货物也被破坏的,但是货物的主人们都躲的远远的不敢靠近。有些来搭船的乘客也被站在外面守卫着的黑衣人蒙面部下挡下来。这些在外面的人甚至都不知道里面的情况。

    不一会儿,警卫也被叫来了,这些人直接拿出一颗丹药塞进警察的嘴里,那些人就立刻倒地了。任何接近这里的人统统昏倒在地,现在,这里变成一个暂时封闭的战场。

    突然有四个家伙,不知道被谁打的,都落到距离郁小南他们不远的地方。

    其中一人捂着胸口站了起来,正打算再杀回去的,突然听到了挪动身体的声音,他回过头,看到身后一些大箱子后面躲藏着一群的孩子,那些正是他们先去抓到的段家人。

    他立刻叫住了另外几个人,一起朝箱子这边走过了来。

    蒋浩然躲在木箱子后面,看到这些人,立刻对大家说,“赶紧往后面撤!”说着抱起一个小孩就往后面凤凰山跑去。

    他们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很容易,但是要上去似乎就困难许多了,因为不远处立着一堵高高的围墙,这些还没有修炼念力的孩子和念力极其微薄的妇女都是不容易翻越的。

    郁小南也抱着一个小孩跟了过来,看到面前三米多高的围墙,心里有些焦急。

    “看你们往哪里跑!”后面那四个男人出现在大家的身后。

    郁小南左右望了一眼,没有出路,这下真的麻烦了。情急之下,她瞥了一眼段家的这些人,其中有一个阿姨看起来相对于其他人要显得镇定的多,郁小南将孩子们交给了她。

    “阿姨,现在你们要靠自己了,想办法翻过去,我们会去拦住他们。”郁小南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段虹的三姨一见保护自己的人走了,立刻急的想去拉住郁小南。“喂,你们就这样不管我们了?”

    她刚跨出一步就被另一位中年妇女拉住了,而这个女人是段山澜的妈妈,也是郁小南看中的相对镇定的人。

    “他们如果不去阻拦那四个人,我们一个都逃不掉。”那女人严厉的呵斥了一句,接着甩开三姨的手,跑去和其他的中年妇女商量该怎么办。

    三姨从没见过这个女人这样说话,楞了一下,也吓了一条。

    而那四个人看着后面的妇女和小孩想要逃跑却没办法马上跑掉,也不在急着追他们,反而停了下了。

    “大哥,有了这些人质,那个段虹,就会束手就擒了。我们也能省点麻烦,说不定还能多得些赏金。”一个满脸络腮胡,一嘴黄牙,看起来邋遢又让人觉得有点恶心的家伙对着第一个发现他们的那个男人说道。

    “瘤子,你今天这句话最中听。”被称作大哥的男人笑了一下,露出藏在里面的一颗金牙。这个男人是专门替人摆平一切麻烦的某个黑暗组织领头人名叫霍克。

    “那个家伙我来对付。”蒋浩然对大家小声的说,用眼神指了指对面的霍克,接着吞下赤金丸。凝出了自己的武器之后,就率先冲了上去。

    霍克金剑一闪,蒋浩然的双剑挡下了第一击。两人的第一招都出的很快,接着是第二招。蒋浩然猛的往前跨出一步,右手斜向上刺过去,左手也准备好了第二击。

    霍克看到他剑力迅猛,往后退了几步。一边退一边挥剑将蒋浩然向上刺的剑往下压。

    此时毒鑫子一个甩尾即将打中霍克的手腕,突然从另一个方向冲来几滴水珠。这水珠虽然不多,但却另毒鑫子的尾巴改变了方向。毒鑫子抬眼看到对面正站着一个全身透明如水的女人,那个女人只有一个轮廓,她朝毒鑫子走了过来,曼妙的身子左右摇摆。尽显妩媚。

    毒鑫子又一记甩尾,啪的打中那个女人,她的身体迅速的化为一滩水,落到地上。毒鑫子迅速的望向了别处。

    孙耀廷在蒋浩然冲出去之后,就看到那个叫瘤子的家伙冲向自己。他没的选,只好迅速的吞下赤金丸,凝出了他最拿手的棍,他的精灵——凌绯也站在了他的身边。一起冲向了那个男人。

    孙耀廷的棍看起来极其的简单朴素,甚至有点像木棍,可是当那个瘤子拿出自己的环首刀,极有自信的挡过去的时候,却发出金属的碰撞声。当的一声,两人都后退了一步。

    而凌绯本想近距离放小红豆。以免伤到主人,但是还没完全靠近瘤子就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臭味。她立刻捂着鼻子回退,然后看到孙耀廷在第一击后退之际,抛出小红豆。在小红豆还没爆炸之前,瘤子的身后突然多出了一个木制的翅膀,展开之后将小红豆挡在瘤子的外面。

    小红豆由一颗迅速分裂成三颗,然后一碰到木头翅膀便炸开了。砰砰砰的响了好几声,木头翅膀上冒出了白烟,接着大家隐约听见了小孩的哭声,木头翅膀缩了回去。

    瘤子扭头望向身后,很温柔的哄着,“哦,别哭了,小家伙,没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