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14章 220她显得很犹豫
    ,精彩小说免费!

    而这一幕就在小珍他们奋力扑过去的时候,瞬间消失了。费列罗带走了段虹,但是却带的是尸体。

    而段悦却亲眼看着自己的姐姐死在自己的面前,这对她来说是莫大的打击,她追了那么久,找了那么久,好不容易姐妹相见了却在此刻变成了永别。她发疯似的冲过去,不顾自己身上的伤,但最后也没能留下姐姐的尸体。在姐姐决心一死的时候,她似乎有所感觉,她看到姐姐对着自己微微张口说了几个字。

    “好好活着!”

    段悦不愿接受这一切,最后一头栽倒在地。

    回到塔星之后大家都忙着向城主回报情况,许多人也都需要休息和治疗。也有不少人,围着段悦照顾着她,生怕她会想不开,而段家的后人也都安排着住进了塔星。入夜之后的塔星才逐渐安静下来。

    郁小南躺在床上却辗转反侧,夜难成眠。营救段虹的画面老是在脑袋里回访。她偏过头看到对面的邓萧却睡的很踏实,她也累了一整天了,估计身上的药也有一些麻醉作用吧!郁小南干脆翻个身,坐了起来,轻手轻脚的走到窗前。

    今天的夜色很好,是个满月,月光很明亮,外面也很安静。空气里带着丝丝凉意,夜风呼的一下吹进了窗,好舒服!她撑在窗边,身子往外探,希望风继续吹。忽然下面有个白色的身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低下头,看到那个白色的身影从大门口的方向走了出来,走的很慢很安静,像是个游魂。她立刻认出那个人,正是段悦,她黑色的头发在这里很好辨认。

    段悦要干嘛?郁小南自己问自己,但是她也不知道答案。她看着段悦一直往前走,而且还光着脚。这有点不正常了。郁小南很担心,她立刻唤出宠灵直接从窗户冲了下去追上段悦。

    郁小南不知道段悦是怎么了,也不敢贸然去叫她,只是跟在她后面小声的喊了她一声。

    “段悦!”

    段悦没有回头,郁小南又喊了一声。

    段悦这才缓缓的回过头,面色在月光下显得很苍白,一双眼睛毫无神采。在加上她一身白色的睡衣,光着脚。这样的形象让郁小南心里砰砰乱跳,她本能的停下来,不敢出声,只是有些紧张的望着她。

    两人沉默了几秒钟之后,段悦才幽幽才开口,“什么事?”她的语气平静且缓慢,好像没有力气似的

    “你??????这么晚了出来干嘛?”郁小南心里有诸多猜测,她鼓起勇气问道。

    “散步!”段悦的回答还是那种有气无力的。

    郁小南抬头望望天空,夜空是万里无云的,天气的确挺好,不过在失去姐姐的第一个夜晚就出来散步,实在是让人担心。该不会她要做什么傻事?郁小南一想到这一点急忙说道,“那我和你一起散步吧!”

    段悦没说不也没说可以,她只是转过身继续往前走。她任由自己的脚踩在高低不平的石板路上,完全不顾及脚下踩着的是什么,郁小南不由的多看了几眼。

    两个人一直走进森林里,月光渐渐消失,周围变得黑暗起来。郁小南也变得更加紧张,深怕着森林里会有什么怪物突然出现。

    “害怕的话,就回去。”段悦淡淡的一句,却让郁小南觉有颇有人气。

    “没有。”郁小南立刻摇头,笑了一下。突然发觉段悦并不是像她想的那样有点精神错乱,她还是很正常的。她望向段悦问道,“你是不是睡不着,才出来的。”

    段悦点点头,脚下传来了踩断树枝的声音。

    郁小南吓的跳了起来,神经又紧张了一下。

    段悦平静的瞥了她一眼,“担心我会出事,所以跟着我的是吗?”

    郁小南抿了抿嘴,轻笑了一下,“被你看穿了。”郁小南低头望着自己的脚,思考该说些什么好。“其实,大家都很关心你,希望你能赶快从痛苦里走出来。”

    又是一阵沉默,郁小南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也不敢再开口。

    过了一会儿,段悦突然开口,“我曾经听说过一句话,‘伤心没有办法一次摊还,它是被迫的分期付款,即使人有本钱,在这件事上也没办法迅速结账。’以前我听到这句话只是笑笑,而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她说着叹了口气。

    段悦的话让郁小南陷入思考中,她似乎有点理解,却又不完全理解。郁小南望向了段悦,看到她安静的侧脸,写着满满的忧伤,自己竟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安慰她,只是陪着她在走在深夜的树林里。

    走了好一会儿,忽然前面豁然开朗,眼前的树影消失了,月亮再一次的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前方是一个一望无垠的大湖。湖水在月光的映照下波光粼粼,犹如一面镜子。郁小南沉浸在此刻的安静与祥和之中。

    “你知道这个湖的名字吗?”段悦望着湖面突然问道。

    郁小南摇着头,“不知道。”

    “它的名字要飘摇,”段悦说着浅浅的一笑,那笑容透着些许的哀伤,“因为这个湖水能让人浮在上面,像躺在摇椅里,飘呀飘!摇呀摇!”段悦说着走到湖边上,猛的往里一跳。

    郁小南惊了,立刻跑过去想拉住她,却晚了一步。她紧张的望着湖面的情况,心里猜测着她到底会不会游泳。

    段悦从湖水里浮了上来。翻个身面朝上静静的躺着,身体果然浮在水面上没有沉下去。

    “一起来吧!”段悦望了一眼还在岸上担心她的郁小南。

    郁小南看到段悦成功了,终于送了一口气,心里也有点跃跃欲试了,再经段悦在这么一说,她也直接跳了下来。

    不一会儿两个人飘到离岸边几十米远的地方,周围只有平静的湖水。两个人静静的躺在水面上,望着满天的繁星。水波轻柔的在身边飘过,宽阔的空间让心的心也变得宽阔了许多。郁小南缓缓的用手划着水,感觉好轻松!

    “小的时候,我曾经和姐姐来过这里,当时也是在城主的带领下,和许多的小朋友们一起来的。那个时候,是我们最先发现这个湖的秘密。也是我们给它取了这个名字。”段悦说着脸上带着笑意。

    郁小南听着她的声誉,不用看也知道,此刻的她在回忆过去的美好。她很羡慕有兄弟姐妹的家庭,不像她只有一个人,从小就很孤独。

    “那个时候一定很开心。”郁小南羡慕的说。

    段悦轻声笑了起来,“是的。很开心。”她仰望着天,脑海里想象着,时光渐渐倒会到她小时候和段虹一起在这个湖里玩耍的时光,两个小女孩咯咯咯的笑着,在湖水里不停的拍打着水花。她安静的闭上眼,眼前却突然出现段虹临死前望着她的表情。她猛的睁开眼,时间没有倒会,现实如此残酷。当年的两个人如今只剩下她一人。她的眼泪顺着脸颊流进耳朵里。

    郁小南感觉到段悦的哭泣,她轻轻的将手伸向段悦。

    段悦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偏过头问道:“小南,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郁小南望向她,她的表情看起来很严肃很认真。尽管她不知道段悦要求的事是什么。但是已现在的情况还是答应她比较好。“如果不是伤天害理,或者违背良心的事。我一定帮!”她答道。

    “因为你身上有情花,所以你是预言之人。我曾经无意间听到城主说。他们月蓝国最有名的预言家——镜璃,曾经给城主一句话,‘情花之子,万灵相随,五素感应,扭转乾坤。’你是被预言的人,但是现在我们还不能肯定倒底谁才是真正的那个预言之子。但如果你是的话,请你一定要杀了西王。”段悦提到西王时,明显语气加重,她狠狠的拍打了湖面,水花溅到她的身上,才稍稍冷静下来。

    郁小南知道她痛恨西王,若不是他,段虹也不会离开。可是预言之人以及那段话,她都是第一次听说。

    “预言之人?你是说拥有情花的人,将会是预言扭转乾坤的人?”郁小南询问道。

    段悦点点头,“大概是这个意思,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虽然我和段虹私下里琢磨过,但也琢磨不透。不管怎样,你至少有百分之三十几的几率会成为预言之人,改变整个现状。”

    郁小南这才想起郁湄在修炼空间对自己说的话,她是无论如何都逃不掉的。原来还有这层原因。“可是我不明白预言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郁小南还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什么是万灵相随?什么是五素感应?最后如何扭转乾坤?

    “也许那些话只有你真正成为预言之子的时候才能理解吧!”

    “可,如果不是我呢?”

    “如果是你呢!”

    两个人互相停顿下来,彼此对望着。郁小南看到段悦眼神里的期盼,虽然自己并不想成为什么预言之子,她只想平凡的毕业,平凡的找份工作,平凡的生活。可是现在的她却越来越不平凡了。她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

    段悦突然在水里反握住了郁小南的手。“你不要太有压力,我说了你有百分之三十几的几率,不是百分之百,不过我还是希望做好迎接一切的准备。同时不要忘了你已经答应我了。”

    郁小南望着她,苦笑了一下,心里很纠结。

    第二天郁小南和乌狄娜以及沈魁星都被叫到了城主的书房。这里几乎是整个塔星最高的地方。窗户正打开着,窗帘被风吹的高高扬起。

    郁小南将目光从那吸引人的窗帘上移到了城主的身上。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坐到了他们三人对面的沙发上。沉默了几秒钟之后,一个女仆端上了热腾腾的茶壶,为家人斟满了茶就转身离去了。

    城主这才开口。“今天叫你们来是有些重要的事想和你们商量一下。”

    郁小南注意到城主竟然用了商量这个词,他一直以来都是决断者,何事需要和他们几个商量呢?她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乌狄娜也从茶杯上抬起眼睛望向城主。

    沈魁星靠在沙发里,等待着城主继续说下去。

    城主知道自己的话成功的吸引了他们的注意,于是继续说了下去,“这个事情和我有关,和西王有关,和整个大陆有关,和月蓝国有关。最重要的是和你们也有关。”

    郁小南微微皱了皱眉,这话听起来有点熟悉,但她又不明白哪里熟悉。

    “有一些事,我一直都没和你们说过。这件事和你们身上的情花有关。”

    郁小南听到这里,突然想起昨天晚上段悦和她的一段谈话,她隐隐的觉得城主要说的可能就是那件事。

    “在我逃出月蓝国的之前曾私下拜访过预言大师,她为我算了一卦。卦上说的:情花之子,万灵相随,五素感应,扭转乾坤。大意是说,一个拥有情花的人将是改变这一切的关键人。正是因为这几句话,我一直在努力寻找拥有情花的人。只是没想到,找出了三个。”城主说着扫了他们一眼。“当然这件事已经埋藏在我心里许多年了,我一直没说,是因为我一直不太明白这个人到底有什么作用。可是就目前发生的事来看,我依然在这里躲着,只会害了更多人。”

    城主说着望向了墙上挂着的一幅画,那是他的一位陌生的朋友为他画的一副肖像画,唯一一幅站在太阳下的画。“这么多年我一直生活在地下,不见天日。我一直在躲,但也有人一直在追,他们追不到我,这场游戏就永远没有终结之日。”

    城主说完喝了口茶,大家一跟着喝了一口。郁小南拿着茶杯心里在琢磨着城主到底要说什么。

    “我不想在看到有什么人因为我而受牵连,所有我希望结束这一切,我有一个计划,需要你们去实施,但是这个计划非常凶险,可能有去无会。”

    当城主说出有去无回的时候,每个人的神经都绷紧了起来。这一点城主也发现了。

    “当然,去不去,由你们自己决定,我不会强求。”城主说完望向每个人。

    郁小南避开了他的目光,有去无回的事谁愿意呢?更何况她和城主认识也不久,没有必要为了他拼命吧!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的人让她无法割舍。她想到了爸爸、蒋浩然、还有邓萧他们,她望着自己的手默不作声。

    乌狄娜也避开了城主的目光,她盯着茶杯里的水,想起了自己唯一的姐姐。她显得很犹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