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18章 224想看看她是谁
    ,精彩小说免费!

    有一个人从那人群中走了出来,蒋浩然立即认出他是第三队的队长,那个胖乎乎喜欢奉承别人的队长。他的脖子上还挂着聚灵团特有的项链。

    那个胖胖的队长叫休森?沃玛,他用一种贪婪的眼神望着对面那个流着泪,楚楚可怜的女生。

    “不要害怕,大家都是同学,我们做学长的怎么会欺负学弟学妹呢!”休森说着笑了起来,脸上的肉把眼睛都挤的变层一条缝。手还伸出那个女生的脸颊。

    那个女生本能的往后靠。泪迹斑斑的脸上多了些许恐惧又有些疑惑的表情。她不知道这个一脸笑意的学长,是真的会如他所说的那样不在为难他们,还是说一套做一套的欺骗她。

    休森看到女生往后靠,他又跟着往前倾。直接将那个女生拉到自己的怀里,将她带到另一边。那个女生慌张的想要挣脱,休森立刻警告她。“你刚刚不是想要我放了你们吗?这么快就放弃了?你难道不在乎你的朋友吗?”

    那个女生回头一看,发现自己的朋友想要过来救她。却被更多的学长按在了地上,稍有挣扎就拳脚相向。女生害怕的不敢挣扎,但是内心的依然恐惧、犹豫,她死死的握着自己的手,大拇指来回摩擦着,她看起来很紧张。

    休森见她不在抗拒自己。就立刻说道,“其实你也要知道,我们聚灵团的是不允许团员私下带非入团的团员进入森林的,你是团员你应该很清楚的。我说的对吧!”

    那个女生低着头,头发垂在耳边,挡住了休森的视线。休森轻轻的将她的头发拨到耳后。那个女生害怕的往旁边缩了缩,但是再怎么缩她仍然在休森的怀里,而且还被他死死的盯着。她无奈之下点了点头。

    休森看到她乖乖的听话了,这才笑着说道:“这样吧,我有办法帮你,精灵也能还给你的朋友,不过我有个条件。”

    那个女生一听自己还有希望。立刻期盼的望向休森,“什么条件?”

    “你做我的女朋友。”

    希望在一瞬间破灭了。那个女生突然跑出休森的怀里。奔向自己的朋友。

    休森转身想追过去却被自己脚下的树枝绊倒,他肥胖的身体让他起身都比一般人慢。他身边的同伴立即帮他将那个女生抓了回来。

    休森的脸上变得不太好看,“看来你不关心你朋友的安危了。你们给我多多照顾一下。”休森对着自己的同伴喊道。那些人,开始更加用力的打那两个男生。

    蒋浩然再也看不下去了,他刚要起身,却被一只手压了下来,他愤怒的望向身后的人,到底是谁在这里时候阻止他。

    压下他的人是林管,这样蒋浩然纳闷了。他小声的问:“你干嘛阻止我!”

    “他们小打小闹的,我们又何必认真,不要忘了我们的职责,除非他们犯规或是有生命危险,否则我们是不能不出现在他们面前的。”

    蒋浩然望着林管心里很不平衡,但是自己也不好在说什么,心里憋着一股火。当他转过身再次望过去的时候,发现休森已经搂着那个女生扬长而去,而那个两个男生则被留在原地但是他们的精灵已经归还了,看样子是那个女生妥协了。蒋浩然的心里愤愤不平。接下来的工作也没法心平气和。

    林管在一旁看着他,说着:“年轻人看开点,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有本事的你就站着,没本事的你就蹲着。学校只是个小社会,外面的世界有的时候比这里还残酷。”

    林管的话让蒋浩然陷入沉思,他知道他改变不了整个社会,但是他至少能改变周围的人,有一个想法在他的脑海里生根发芽。

    慕容萱正在公共课教室里上音乐鉴赏课,当课间休息的时候,她和几个女生站在走廊外面闲聊着,忽然她旁边的女生看着她后方羡慕的笑了起来。

    “唉,你的小情人又来找你了!最近他好像很紧张你哦!”说话的人是一个打扮时髦的女生,身上的首饰足已证明她的家世显赫,在慕容萱身边的都是这样的人。

    慕容萱轻轻一笑,脸上有着挡不住的骄傲和幸福感,自从放假前和沈魏宁在露云小镇吵了一架之后,沈魏宁表现的更加温柔和体贴,生怕她生气或者不理他。她感觉到现在的沈魏宁很在乎她。

    她自信又带着些许的傲气的回过头,沈魏宁已经在她身后了。

    “不打扰你们了!”慕容萱的那些朋友讪笑了一下离开了,留给他们一些私人空间。

    “找我有事?“慕容萱问道,手指不经意间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沈魏宁觉得她任何时候,都能散发出一种女王的般的气质,他虽然在身高上高过她,但是气势却不及她。他默默承受着这个女人带给他的压迫感,微微一笑。

    “晚上有空吗?”

    慕容萱扬着下巴,望着沈魏宁,仿佛在思考,但眼神里却流露出愉悦的情感。

    “当然。”慕容萱等待着沈魏宁说出他的计划。

    “今天是你的生日,你忘了?”沈魏宁笑着提醒了一句。

    慕容萱恍然大悟,她立刻捂住嘴,兴奋的望着沈魏宁。“你为我准备了生日宴?”

    沈魏宁点点头,笑了笑!突然俯身凑到慕容萱的耳边,撩开她耳边的头发说道:“晚上八点,215号包厢!你是主角,不要迟到了!”

    慕容萱因为沈魏宁突然的靠近而心跳加快,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脸不笑。她现在就想去了。

    晚上的生日宴,来了许多人,沈魏宁定的是最大的包厢。里面的人不停的碰杯,到处都是交杯换盏的声音,和男男女女们愉快交谈的声音。来这里的人几乎都是身份地位显赫的家族后裔。

    大家都围着慕容萱和沈魏宁。

    “沈魏宁,你送什么礼物给萱啊!”一个女生好奇的问道。周围的人也附和着,都想看看他送的礼物。

    沈魏宁搂着慕容萱,对她笑了笑,“我的礼物是一首歌!”他说着,转身从角落里拿出了一把吉他,他的另一个朋友也和他一样拿出了吉他,还有个朋友拉开了角落里的一块布,一个华丽的鼓出现在大家眼前。不少人发出惊讶的声音。

    慕容萱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沈魏宁和他的朋友调整好乐器的音,他向那个打鼓的朋友点点头,鼓点的声音最先响起。接着是他的吉他的声音,和他自己的歌声。

    【哭吧你的眼泪是否能给你解答

    说话不管天有多冷我陪着你讲话

    也许寂寞在你心里有一点可怕

    但是我永远在这里你听得见我吗】

    沈魏宁唱着,眼前的慕容萱却渐渐模糊了,周围的一起缓缓消失,他仿佛回到高中时期。那时的他第一次写歌,第一次唱给郁小南听。

    在枫树下,他们坐在校园的石阶上,郁小南安静的听着他的歌,神情恬静,阳光照在她洁白的皮肤上,宛若陶瓷。他突然回到过去,看到过去属于他的美好时光,脸上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没什么有我别怕

    等什么世界是那么大

    想什么因为时间会回答

    沈魏宁的歌声结束了,吉他的声音也缓缓消失。沈魏宁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恍惚,但离开被他伪装了起来。

    周围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慕容萱优雅的走沈魏宁的身边,笑着俯身给了他一个香吻。

    周围的人开始起哄。

    “哇哦,真是让人羡慕啊!”周围的女生兴奋的讨论起来,都对慕容萱投来羡慕的眼神。

    慕容萱已经完全陶醉其中,被幸福感和无比的自豪裹挟着自己。“你还没说你的这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呢!”她问道。

    沈魏宁望着她,“这首歌叫《别怕》。”是告诉你有我别怕!最后的那句话是他想说给另一人听的。但是他知道现在还不能说。

    慕容萱望着沈魏宁幸福的笑着。

    没多久大家都散去了,这里只留下慕容萱和沈魏宁两个人。

    沈魏宁拿着两个斟满酒的高脚杯,走到斜躺在沙发上的慕容萱的身边。“今天我还没好好的敬你一杯。”他说着把酒杯递到慕容萱的面前。

    此刻的她已经喝的有点微醉了,眼神有些迷离,脸颊也泛红了。她望着沈魏宁笑了笑,将身体离开沙发的靠背,头靠向沈魏宁的肩膀。

    “对哦,你今天还没敬我。”她说着拿起那杯酒,用力坐直一些,但身体还有有些晃,沈魏宁及时的扶住她,然后她举起酒杯,和沈魏宁碰杯之后,一扬脖子,将杯子里浅金色的液体都喝了下去。

    她今天太开心了,沈魏宁的表现太好了,好的让她感觉有点飘。飘!大概是酒精在起作用吧!她感觉脑袋晕呼呼的。直接靠在了沈魏宁的怀里闭上了眼睛。

    沈魏宁放下酒杯,轻声叫着她的名字。

    “萱!萱!”沈魏宁一边喊,还一边晃了晃她。慕容萱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时的沈魏宁露出了一个笑容。

    他将慕容萱平放在沙发上,最后将双手放在她太阳穴的位置。念力如细流般的涌入慕容萱的大脑。

    沈魏宁看到慕容萱一生的经历,看到她出生名门望族,小时候就是一个骄傲的孩子,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在后来看到她的父母死于车祸,看到她的爷爷对她的教育。看到她进入博雅夜灵。所有的画面都像按下了快进键,飞速的闪过。最后沈魏宁将画面停留在她最近一次进入花海一阁时的情境。

    他看到她偷偷的溜出了第四层。

    慕容萱抬头看了一眼,花神君并不在这里,她笑了一下,立刻朝下面快速的跑去。这四周很黑,只有门口的一盏灯,而脚下的旋转楼梯让她跑的有些头晕。不过还好没多久就到了最低端。她迅速的向周围扫了一眼。昏暗中,她只看到墙壁,她以为这里会有一扇门,但是她什么都没发现。她不太相信,立刻走到墙边,在墙上摸索了一番。结果还是什么都没发现。

    不可能!爷爷说过这里一定有什么!她想起爷爷跟她说过的话。

    慕容萱的爷爷。曾经也是博雅夜灵的学生。他以优秀的成绩毕业,离开学校之后有了一个想法,而这个想法需要再次进入学校才能实现。可是很遗憾,他的孩子没能进入,直到慕容萱的出生,他极力培养她的各种艺术才能,最终如愿进入。

    慕容萱一直为实现爷爷的愿望努力着,可是当她来到这里的时候。却又和爷爷说的不一样。她有些不知所措。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她知道她等不起。她望着周围的墙壁试图寻找出不同的地方。突然脚下传来一种轻微的震感让她低下了头。

    地下?难道在地下有什么?她立刻蹲在地上仔细的查看,终于她在正中央的位置发现了一个小孔,这个孔洞似乎很深,很小。她什么都看不到。她立刻涌出了念力。

    念力就像是她另一只眼睛穿过层层岩石,突然一个地下空间浮现在她的面前。

    慕容萱心里一阵窃喜。就像发现了一个未知的空间,而这个空间很有可能因她而出名。她知道自己找对地方了。接着她看到有一个女人。只穿了一件背心和短裤,浑身上下都是漂亮的花纹。她正在旁边的一张桌子旁收拾着。慕容萱将念力悄悄的越过那个女人,想看看她是谁。

    念力才刚刚到那女人的耳边,她却突然回过头,好像发现了什么,猛的望向慕容萱的方向。吓得慕容萱的停在那里不敢动。

    那个女人有着一双黑色的大眼睛,她疑惑的望了望空空如也的房间,眨了眨眼睛,最后以为是自己疑心了,又转过头继续收拾东西。

    慕容萱不敢贸然在动,她看着那个女人轻声的说了几句,不过是她听不懂的话。接着拿着一些破碎的玻璃走出了这个房间。慕容萱这才看到,原来那个地方,刚刚发生了小型的爆炸所以她才会有所感觉。而这个桌子上的放着的器具很大型,破碎的只是一个小小的实验杯。

    慕容萱顺着这个大型的机器,一路望过去,发现它连接着周围其他桌子上的机器,最后通向中间的那种圆形的台子上。她又转向那个台子。那里就好像一个枢纽中心,台子的平面是外高里低,形似碗装。不过此时的台子上面什么都没有,但是慕容萱注意到台子正对着天花板上的小孔。

    她的念力顺着这个小孔又回到她的身体里,她忽然抬起头,望向这个小孔正对着的上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