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33章 239现在就去吗?
    ,精彩小说免费!

    “我有些发现。”她看着安腾翼打算继续下去,却发现安腾翼正盯着自己看,“怎么了?我脸上有那里不对吗?”她诧异的问。

    安腾翼笑了笑,显得有些意外,“你今天和平时不太一样。”

    郁小南困惑的眨了眨眼睛。

    安腾翼解释道:“你现在看起来像是个斗士。”

    郁小南扬了扬眉毛,却没有笑。“别开玩笑了,我们说正经的。”她说着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本草药书籍,将其摊开在安腾翼的面前。

    安腾翼这才收起玩笑的心思,将注意里集中在书本上。

    郁小南指着书页里的一篇文字说道:“你看这个,翠黄草,它能短暂的让人失忆。而且在服药的同时,给予服药者一些暗示,服药者将完全服从。”郁小南说完停顿下来等待安腾翼的反应。

    “你是怀疑万雅欣给你下的是这个药?”

    郁小南警惕的向周围望了望,没有看见万雅欣这才继续说道:“这只是其中一味主药,”接着她翻到下一页,“这里有许多用翠黄草做成的药,”她的手指在书页上滑动,指向翠黄浆这三个字。“我看了这种药的作用几乎是提升翠黄草的功效。但它有副作用,就是药效结束之后会头疼,感觉像是宿醉一场。”

    安腾翼发现了重点,“它的副作用和你感受的一样。”

    郁小南点点头,“正是。不过,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真的记不得了。”

    “也许你应该和你的朋友好好谈谈。”安腾翼建议道。

    郁小南难过的摇摇头。“我无法接近他们,他们都避开我。”

    安腾翼望向书页。接着又望向郁小南,说道:“或许我可以。”

    孙耀廷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低头从背包里拿出钥匙,刚一抬头就看见安腾翼靠在自己宿舍的门上,望着自己。他收起了钥匙,望着对方。

    “找我?”孙耀廷问,他知道这段时间安腾翼和郁小南走的很近。

    “是的,想告诉你一些事,也想问你一些问题。”安腾翼很直接的说。

    孙耀廷看的出安腾翼是很有诚意的,他原本不像给他好脸色看,但他并不像邓萧那样,他觉得自己应该听听安腾翼想说什么。“我空闲的时间不多。”

    安腾翼点点头,“好,我也不说废话,最近我和郁小南查到她在前些日子被下了药,那种药叫翠黄浆,可以让人短暂失忆,并且被别人控制。所以她自己说过什么自己都不知道。”

    孙耀廷望着安腾翼微微皱了皱眉,摸了摸下巴,略有所思的说,“你是说,郁小南说出那些话,是被人下药所致!”

    “就是这样。她也想知道她到底说了什么?”

    孙耀廷望着安腾翼心里在思量着,他的话到底是否可信。

    安腾翼也察觉到他怀疑的眼神,继续说道:“你如果不相信我说的,可以去查一下草药书籍,那上面有非常详细的关于翠黄浆的解释,还有一件事,陷害郁小南的人是万雅欣和蒋浩宇。”最后那句话他说的特别谨慎。

    孙耀廷看到他说话的样子,心里半信半疑,“说老实话,我不能完全相信你所说的一切,不过我可以告诉你郁小南当时说了什么。”

    第二天

    孙耀廷带着邓萧来到图书馆。邓萧发现孙耀廷破天荒的竟然在看草药的书。

    “你什么时候对草药感兴趣了?”邓萧拿着一本书随意的翻着,瞥向孙耀廷问道。

    孙耀廷懒得回答她,“一会儿在跟你说。”

    邓萧生气的撇撇嘴,没理会他。

    不一会儿孙耀廷似乎发现了什么,眼前一亮,迅速的看完之后,将书推到邓萧的面前,跟她讲了昨天安腾翼说的事。

    图书馆的外面,邓萧气呼呼的走了出来。孙耀廷紧随其后。

    “邓萧!”孙耀廷喊住了她。“你就不能让我把话说完吗!”

    邓萧转过身,大声的说道:“还有什么好说的,她诬陷我,现在还说是别人给她下药,她可是制药团的团长,她能被人下药吗?”

    “邓萧,你小声点。”孙耀廷立即拉着邓萧向竹林走去。

    邓萧甩开孙耀廷的手,不能理解的望着他,“小耀,你忘了她是怎么说我的吗?你当时也在场的。”

    孙耀廷叹了口气,“我知道,可如果她真的是被被人陷害的呢,而我们就这样和她反目,不是正中下怀。”

    邓萧听着想反驳,但却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反驳好,最终只是倔强的说:“她的事我不想听,也不想管。”说着就要转身离去,孙耀廷刚想劝说,邓萧又转过身突然说道:“别在我面前提她,否则我连你也绝交。”

    孙耀廷看到她如此生气的样子,只好暂时投降,“好,好!都听你的。”

    郁小南坐在自己的小画室里,认真的看着书,门外传来的了敲门声,她回头望了一眼。

    “郁小南是我!”

    郁小南认出了这个声音是安腾翼的,立刻起身去开门。“你问的怎么样?”

    “进去在说。”安腾翼说着走了进来,随手关上了门。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郁小南静静的听着安腾翼的复述,越听越觉得离谱。当她听到自己那晚诬陷邓萧和蒋浩然有一腿时,整个人噌的一声站了起来,激动的说道:“我怎么会说那样的话,那不是我的真心话。”

    安腾翼安抚着让她坐了下来,“你别激动,我已经和孙耀廷说了你被下药的事,他们多少会理解的。”

    郁小南坐在椅子上感觉坐立不安,“不行我要去和邓萧在解释一遍。”说着又要站起来。

    安腾翼立即按住她的肩膀,严肃的说,“你现在最好别去。”

    郁小南诧异的望着他,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不支持。“为什么?”

    “他们需要一些时间去消化和证实我说的话,给他们一点时间。”

    郁小南望着安腾翼,觉得他说的也对,于是渐渐的安静下来。

    安腾翼看到她愁容满面的样子,突然笑着说道:“对了,皇冠舞会听说要开始了,这一次的主题好像是面具,每有人都要带面具出席,你有什么打算?”

    “皇冠舞会?这么快就要到了吗?”郁小南悠悠的望向自己的桌子上面,那里的墙上贴着她和蒋浩然第一次去皇冠舞会时拍的照片,照片上的两人都对着镜头微笑着。

    郁小南陷入回忆中,望着照片发呆。

    安腾翼看出她的心思,眼神里有一种无法言语的暗淡,他摇了摇她的肩膀,“喂,郁小南你想要找谁做你的舞伴?”

    郁小南这才回过神,“啊?”她似乎没听到安腾翼刚刚说了些什么。

    安腾翼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接着又振作起来,笑着重复了一边,“我是想问你,你打算找谁做你的舞伴?”

    “舞伴?”郁小南深深的吸了口气,又吐了出来,这个问题好难回答,她有想找的人,但那个人绝对不会答应她。她无奈的望着安腾翼,或许他可以。

    “安腾翼,有人邀请你了吗?”郁小南问。

    安腾翼笑了笑,似乎正在等待郁小南这样问他,“当然,邀请我的人,都排着队呢!”他夸张的说。

    郁小南听了却有些失望,自己的如意算盘算是完蛋了。

    “不过,我还没答应任何人。”

    一句话又让一切峰回路转,郁小南抬起了头,“那你想和谁一起参加?”

    安腾翼忽然低下头,当他再次抬起头时,一双眼睛饱含着深情望向郁小南,仿佛眼前的人是他日思夜想的那个。

    郁小南感觉到他眼神里的变化,本能的往后靠,安腾翼却顺势靠了过来,说道:“如果你希望我当你的舞伴,我一定会答应。”

    郁小南感觉到他眼神里有一丝异样的感情,但是她强迫自己的不要多想,她立刻露出笑脸,“我正想邀请你。”

    在大家准备皇冠舞会的时候,郁小南却在忙于查阅各种有关草药的书籍,想赶快找出蒋浩然是被什么药迷惑的。不过最让她想不明白的是这件事竟然和沈魏宁有关系。她想过要去问他,不过这个想法立即被打消了,如果让他们知道自己知道蒋浩然被下药,那么他们一定会对自己有所防备,这样,想要救蒋浩然会更麻烦,她不打算这么做。可是还有什么办法能知道最终的答案呢?这些天她一直在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

    而慕容萱却独自一人来到了露云小镇。她走进一家华丽又可爱的糖果店,微笑着对店员说道,“我定的糖果到了吗?”

    店员微笑着回答,“已经到了,请您跟我到里面来。”说着带领着慕容萱穿过热闹的店铺,走向昏暗的地下室。店员打开了地下室的灯,这里堆满了各色的糖果盒子,全都是铁皮包装。店员在一堆盒子里面找了一圈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一个全黑色的铁盒。上面贴着最新型糖果的标签。她拿着盒子转身走向慕容萱。

    “您预定的糖果。”店员对慕容萱微笑的将盒子递过去。

    慕容萱望着盒子,眼睛里闪烁着别样的光芒,她迅速的接过盒子,道了声谢谢就离开了。

    图书馆里灯光明亮,周围一片安静,大多数人都和自己的好友在准备不久的皇冠之夜,郁小南却和安腾翼两人一起留在这里奋力的找寻答案。

    郁小南突然发现一本古老破旧的书上。有人用手写下了一些资料,而这些资料让郁小南眼前一亮,这是她想要找到的信息。

    那是一段关于检验别人是否中了隐形药丸的排查法,先是要取得被下药的人的血液,再用十余种解毒草叶分别来解毒,查看各种反应。有些隐形药丸,靠这个方法还不能判断,就需要倾入对方的念力空间。

    第一个方法到还简单,第二个就麻烦了。郁小南陷入冥思苦想的境地,感觉自己距离结果越来越近了,但是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也变得越来越着急,一时间反而想不到办法,她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安腾翼。

    安腾翼却说。“你先试试第一个方法,若是第一个方法也不能判断,在实施第二个方法,在此期间,我应该能帮你想到办法。”

    郁小南顺从的点点头。她感觉这些日子若是没有安腾翼,自己早就破罐子破摔了。“安腾翼,真的谢谢你!”

    “今天怎么这么客气。”安腾翼笑着说道。

    “没有。这些天一直都很想谢谢你,你在我最痛苦的时候拉了我一把,不管我现在能不能找到最终的结果我都要谢谢你。”郁小南感激的望着他。

    安腾翼也看着郁小南,不知不觉的竟然脸红了,他立刻低头去整理自己面前的书。

    郁小南没注意到他的变化,继续埋首在自己的书里。

    安腾翼整理好自己的书之后,瞥了郁小南一眼,他看见她没有发现自己的变化,立刻清了清嗓子,正了正脸色,说道:“太晚了,我先回去了。”说完就抓起自己的书本和背包。

    郁小南对他点点头,“我在看一会儿就回去。”说着继续埋头。

    安腾翼望着郁小南显得有些失望,转身离开了图书馆。

    下课的时候,郁小南在一次出现在蒋浩然的面前。

    “我看你是没长记性,不记得我说过的话是吧!”蒋浩然毫不客气的说。他的话刻薄又冰冷,让郁小南倍感难受。她努力让自己不要太难过,现在的蒋浩然不是原来的蒋浩然,她要找回原来的他,她正色道:“我不是来纠缠你的,我只是想拿回我的东西。”

    蒋浩然审视着她,语气稍稍缓和了些,“好,是你的,你统统的拿走。”

    这时万雅欣也出现在走廊里,警觉的望着郁小南,问道:“怎么了?”

    蒋浩然一看到万雅欣立即露出温和的笑脸,快速的和她吻了一下,这才说道:“没什么,她想拿回她的东西。”

    “哦!”万雅欣笑道,“是该这样,现在就去吗?”

    郁小南点点头,“越快越好!”

    万雅欣和蒋浩然相视一笑,但万雅欣的笑容显得不是那么好看。这点,郁小南感觉的到。她跟着他们一起走向蒋浩然的宿舍。

    客厅里,其他的男生都还没有回来,这里只有他们三人。郁小南环视着这个房间,看着如此熟悉的摆设,什么都没变,但是此刻的感觉却很讽刺,但是她知道她有能力将这一切归位,她必须努力。

    她强压着心里那份苦涩的感觉,跟着蒋浩然走进他的房间,他的书桌在进门的左边。她望向那张桌子,安静、整洁,每样东西都摆放在属于它的位置,她轻轻的叹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