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43章 249地下城堡?
    ,精彩小说免费!

    “不要!”郁小南立即回绝了,甚至都没有考虑。

    孙耀廷也挽起袖子,“别这么说。大家一起的,我们不能抛下你一人做这么危险的事。”

    郁小南使劲点点头。

    蒋浩然看了他们一眼,只好默许了,“好吧!你们要做好保护措施。”接着他望向抽屉里的盒子,用念力将其包裹进去。他看到上面的时间只剩下一分钟不到了。时间还在不停的流逝,已经不容他再思考了。他的念力迅速的摩擦起来,抽屉里冒起了一阵白烟。里面的温度迅速的攀升。

    郁小南看到蒋浩然正在利用摩擦来迅速升温,心里很担心,她看到他紧张的从额头上冒出了一滴汗。

    抽屉里面的电路板上,时间还在走着,11、10、9、8、7时间突然闪了一下,大家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时间停在6的时候显示屏闪了一下最后熄灭了。

    蒋浩然重重的吁了口气,伸手将盒子拿了出来。

    郁小南和孙耀廷也松了口气。

    当他们拿着失效的炸弹从楼上跑下来时,发现其他的人也找到了一个。不过已经处理了,没有危险。接着大家赶紧跑向下一个目标。

    蒋浩然在这个时候看到金震南带着一群人从另一栋教学楼里跑出来。大家迎面走了过来,他看到沈魏宁竟然在和蒋浩宇说着什么悄悄话,他心里立刻反感了起来。虽然郁小南没有说出沈魏宁才是造成他被下药的罪魁祸首,但他还是知道了。他对这个看起来斯斯文文一表人才的家伙深恶痛绝,也讨厌蒋浩宇和他走的那么近。但是转眼之后他们已经和他擦身而过。

    “浩然。”郁小南拉了一下蒋浩然的手臂。蒋浩然这才回过神,发现自己竟然落在最后,郁小南担忧的望着他。

    “没事,我们走吧!”

    郁小南点点头,但是她不觉得蒋浩然没事反而有些担心。

    这时。墨导师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郁小南你跟我来一下。”

    郁小南纳闷了的望向墨导师。

    墨导师立刻解释。“有些事情需要你帮忙。”

    郁小南点点头,转向蒋浩然。“你们先去,我一会儿就到。”说完就跟着墨导师走了。

    蒋浩然也跟上大家去了下一个地点。

    教学楼的另一角落,方导师默默的现身,盯着墨导师离去的方向加快了脚步。

    校长在空中极力的追赶着郑高奇。

    “郑哥,他们一直跟着我们。”精瘦男有些担忧的说道。

    “废话,遥控器还在我手上,我只给了他们一个,他们能不追吗?不过有了这个东西,也不见得我们就跑不掉。”郑高奇说着拍了拍玻璃板,越看越喜欢。

    驾驶着飞行器的男人忽然说道:“郑哥前面就是学校的边界了,需要打破他们的五色罩。”

    “知道了,你就找个地方降落。”

    “是。”

    不多久,郑哥的飞行器停在沙丘上,他的手下也停了下来,一起对着不远处的天空打出念力炮弹,空中不停的产生五颜六色的波纹,向四周散开。不过他们在打了几分钟之后,还是没能将五色罩打破。

    郑高奇不耐烦的说道:“都是干什么的,没吃饭啊!”

    “郑哥,这个保护罩好像比来时的要坚固了许多。”一名手下恭敬的回答。

    郑哥皱着眉头望向天空。

    “没错,无色罩的确被加强了,你们想要冲破它,也得花点时间。”校长的声音洪亮的在周围响起。

    二十人都警惕的转身,看到校长正带着十来个人向他们走来。

    “赶快把蓝鸟交出了吧!”在校长身边的孙婉善若不客气的说。

    面具下传来一声冷哼,“没门。”郑高奇冷冷的说。

    “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孙婉善若说着,自己的精灵已经出现在身边刹那间出现在郑高奇的面前。

    一只长着长长指甲的手伸向他的喉咙,他猛的往后退,自己的精灵挡在前面。周围的手下也怒吼了一声冲了过去,导师们纷纷唤出精灵。

    但这些人完全不是导师的对手,就连精灵也比不过,这些导师都强悍的太过异常。

    郑高奇被一个拳头打在鼻子上,面具从中间列成两半,他自己捂着鼻子后退了几步,怒视着出手的人——孙婉善若,忽然拿出一个遥控器,威胁道:“住手,否则我就引爆炸弹。”

    所有的人都停了下来。校长却面无表情的走向郑高奇。郑高奇望着校长毫不畏惧的渐渐逼近自己,心里大感意外,但嘴上却不肯示弱,继续威胁,“不要过了,要不然我真的炸了。”

    校长脚下仍然没有停止的意识,郑高奇怒气匆匆的咒骂一声:“他奶奶的!”接着按下了按钮,校长却一把抓起他,明明是郑高奇比校长高一个头,可此刻,校长去轻而易举的将他提起来,接着拿掉他手里的遥控器。他使劲想掰开校长的手,却没做到,脚悬在半空不停的踢着。

    “你在逃跑的时候,我们已经找到其他的炸弹了,现在这个,对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威胁,把蓝鸟交出了。”校长说的每一句话都很柔和,却有种无形的压力。

    郑高奇的鼻子还在流血,但是他骄傲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得意的神采。只是多年在外的打拼,死死伤伤的也见的不少,此刻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胜算了倒也不在挣扎,立刻命人拿出蓝鸟。

    当蓝鸟出现的时候,校长又感觉到那个小小的能量体,隐约出现了。接着自己刚要靠近蓝鸟,装着蓝鸟的鸟笼,就在大家的眼皮底下消失了。校长和其他的导师都惊讶的立刻跑过去,仔细的查看。

    郑高奇也看到鸟笼消失的一瞬间,虽然很惊讶,但是他还得为自己和手下找出路。“这可不管我的事,你让我拿出来的,我拿了,现在放我们走。”

    校长盯着这个消失的鸟笼,对身边的人说道:“把他们抓起来。”

    导师们纷纷抓起那些黑衣人。

    郑高奇愤怒的大喊着,“这不关我的事,你抓我干什么?”

    校长没有理会他的话,目光去却转向学校的方向。“告诉所有的管理员严密搜查每个角落。”

    炎管长立刻上前领命。

    蒋浩然在郁小南被叫走之后,总是不放心蒋浩宇跟着沈魏宁,于是他折返回去,跟上聚灵团的人,忽然发现沈魏宁和蒋浩宇脱离了聚灵团的队伍,向森林的方向前进,而且两人都显得特别的谨慎。他们如此诡异的行为,让他很好奇。

    在他们转身的那一瞬间,蒋浩然立即躲到墙壁的黑暗处,他不明白这个两个人在这个时候到底想要干嘛?他默默的尾随着他们进入森林。

    郁小南被墨导师带到了森林里,她很不解,墨导师为什么带她来这里?这个地方也有炸弹吗?可是为什么只带她一人呢?她心里怪怪的。

    墨导师将飞行器降落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郁小南立刻走了出来。她到现在对飞行器还有些恐惧,因为自己很恐高,踏到地面才感觉踏实些。

    墨导师背对着郁小南收好飞行器。

    “墨导师,你带我到这里到底是要我帮什么忙啊?“郁小南谨慎的走向墨导师。

    墨导师忽然转过身,低头看着手里的一把精致匕首,并且轻轻的抚摸着它的刀刃。

    郁小南随着墨导师的眼神望了过去,下意识的停止了前进的脚步。

    “郁小南,你有没有后悔过走上这条路?”

    “啊?”郁小南被墨导师的话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讪讪一笑,略有些不解的问道:“墨导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墨导师将目光移向郁小南的脸,露出和平时不一样的笑脸,“我知道你是什么人。”

    郁小南猛的后退了一步,虽然她不太明白墨导师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她听出了不祥的感觉。现在的墨导师和以往的时候完全不同,温柔的笑脸不见了,却而代之的是一张笑的有些邪恶的脸。如果以前的墨导师看起来像温润的绵羊,那现在看起来就有点像魔鬼了。郁小南吞咽着口水,下意识的抓紧了大衣的领口,试探性的问道:“你知道我是什么人?”

    墨导师牵起嘴角,她的笑容里带着些许的轻蔑和怜惜。她缓缓的朝郁小南走去,“当然,你的身份很特殊,对吧!”

    “墨导师,你到底什么了?难道你被人下了药?”郁小南又退了几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反问道。

    墨导师大笑了起来,“我会被下药?你真是会开玩笑。我才不像你们这小小屁孩,什么都不懂就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说完她又向郁小南靠近几步。

    郁小南开始紧张起来,她继续退。不知何时她的背后只剩下树干。而墨导师的一番话,就像打火石一般迅速的点燃了她内心那些不知名的未知答案。被别人牵着走?难道墨导师才是蒋浩然被下药的幕后黑手,可是这不可能啊?也没道理啊!她很不明白,接着又试探性的问道:“什么意思?你说我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而你从一开始就知道蒋浩然被下药的事?”

    墨导师冷笑了一下,“当然,因为幕后黑手就是我啊!”说完她握紧匕首刺向郁小南。

    “啊!”郁小南尖叫了一声,海腾月立即现身。想要挡住墨导师,却被墨导师身边突然出现的精灵缠住,黑色的发丝迅速的包裹住海腾月的双手,同时一股电流从头发丝上传来。

    郁小南眼睛海腾月被缠住,没工夫救她,她立即树后面一躲,墨导师的匕首锋利的滑过树干。那棵树立刻裂了一条深深的缝。

    郁小南没料到墨导师会向自己下手,更加不真的为什么这样?她一边跑一边回头对墨导师喊道:“墨导师,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样对我。”

    墨导师只是笑,却没有回答。

    郁小南在雪地里奔跑着,但是很吃力,没过脚踝的积雪。让她跑的比平时都慢,而墨导师就在她身后,手里的匕首明晃晃的,带着恐怖的杀气一直在追她。现在,她顾不上什么尊师重道了,立刻用念力向身后不停的打出压力炮,但都被墨导师躲过去。

    在郁小南一心两用的时候,脚下被一根树枝绊倒。墨导师立即从后面抓住她的头发,冰冷的匕首抵在她的脖子上。她感到恐惧像海浪般袭来,脖子上的异常温度让她不敢乱动。

    墨导师的脸凑到她耳边,小声的说:“你很好奇我为什么想杀你是吧!我可以告诉你,反正你也活不长了。听好了。一切的一切都因为你身上的情花。”

    郁小南瞬间惊醒,原来他们一直在找的藏在学校里的敌人不是方导师。而是墨导师。

    “原来你和费列罗是一伙的,那当初我被他们抓到荆朝。你为什么要来救我?”郁小南用眼睛的余光看着墨导师。

    “演戏要演全套嘛!再说,这也是一个探索你们地下城堡的好机会。虽然我并没有在那次得到什么消息,不过也不能说没有收获。”

    “地下城堡?是你发现的?”郁小南的心又被惊了一下。

    “当然,我一直暗中跟着你们,从你们去果城找到戒指,在到金国,最后到镇岩城的红石头那里,我一直都跟着你们。”

    郁小南没想到是自己害了城主,害的他们被迫换了地点,她心里感到很愧疚。“那段家的事也是你做的?”

    “那件事跟我没关系,不过你的蒋浩然却是我的杰作,情心液那种药你以为沈魏宁能弄得到,如果不是我暗地里给他提示,他又怎么会找到。”

    郁小南真想狠狠打墨导师一拳,但是她现在被压着,脖子上还架着匕首,她心里的愤怒无处发泄,只能用力的抓进雪地里,一时间她竟忘记血的寒冷。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怀疑你,并没有想要杀你的念头,但是,当你失恋的时候,我无意中看到你胸口的那朵情花,”说到这里,墨导师手里的匕首轻轻的滑向郁小南的胸口,掀开衣服,停在她的胸口处,那里有一朵情花,娇艳的开放着,匕首的尖端滑向花朵的中心处。“就是这个,它让我明白了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你就是预言之人,所以我只有杀了你。不要怪我,只能怪你的命。”说着她的匕首又回到郁小南的脖子上。

    “住手!”突然有两个声音同时传来,接着有两股念力奔向墨导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