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45章 251自寻死路!”
    ,精彩小说免费!

    “小南!”蒋浩然和沈魏宁几乎同时扑向墨导师的手。蒋浩宇吓的楞在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接跟着也扑向墨导师。

    郁小南在看到墨导师的那一刻,感觉整个世界都没有了声音,她的耳朵里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没有想象中的狂乱,呼吸反而很均匀,心跳也很正常,她不知道自己这样是正常还是不正常,她只知道,在不躲开她就得去见阎王了。

    墨导师的铁棍在郁小南的眼里不断放大,一种莫名的压迫感让她感觉自己的额头涨涨的,她的身体立刻往后到,铁棍擦着她的额头滑过去,紧接着蒋浩然和沈魏宁的手都抓住墨导师的铁棍。

    墨导师大喝一声,一股由内而外爆发出来的力量,将蒋浩然和沈魏宁同时震开。

    郁小南趁机从宠灵的背上翻了下来,她的额头上多了一道血痕,鲜红的血液顺着她的鼻梁缓缓的流下。她感觉到额头上有液体滑落,用手一摸,鲜红的血液浮现在指尖,她的手指突然颤抖了起来。刚刚若是慢了一秒,现在流出来的血液就不止这些了。在她还没有从血液的震惊中跳出来的时候,耳边响起了蒋浩然和沈魏宁惊恐的呐喊。

    “小南,快跑!”

    郁小南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一抬头看见墨导师拿着铁棍扑向自己,她狰狞的面孔吓的郁小南不停的颤抖。

    郁小南已经不知道跑了,她只是本能的蹬着腿往后退。

    海腾月在一旁拉开了金色的弓,将弓拉至满月,一松手金箭立即飞出,却在半途中被一束黑发缠住。接着金箭化为尘埃。她愤怒的望着黑发的方向,发现黒翼正微笑的望着她。而蒋浩然他们的三人的精灵都被包裹成三个黑色的茧,一动不动。

    海腾月咬着呀哼了一声,金色的头发瞬间飘了起来,她朝着黒翼冲了过去,十指的指尖,喷出十指金箭,排列整齐的冲向黒翼。

    小金突然咆哮了一声。凶猛的扑向墨导师。墨导师为了避开它,只好半途停了下来,接着一记飞腿,踢在小金的头上,踩着它将它狠狠的压在雪地里。它根本承受不了墨导师的这一击,眼睛、鼻子,都冒出了鲜血。嘴里也猛的喷出一口,染红了白色的雪。

    “小金!”郁小南望着奄奄一息的宠灵,想要扑过去救它。

    蒋浩然却用念力挡住了她,对着她喊道:“快走!”接着自己冲向墨导师,而他的念力冲到小金的身边,顿时。一刻树苗从雪地里破土而出,长势凶猛,而且很快。墨导师刚收回腿,新长出的树枝已经朝她而来。所有的树枝都凝成一股,越来越粗。

    沈魏宁立即从另外的方向凝出无数的金色树叶,每片树叶都很薄,只需轻轻一划,就能割破钢铁。这些树叶在他的控制下也冲向墨导师。

    蒋浩宇也催动念力在墨导师的头顶形成一个尖锥网。朝着她落下。

    郁小南却没有立刻跑开,她冲向小金,抱着它躲到一边,它的眼睛已经渐渐的失去光彩,她的心。听到小金在说话。

    “真没想到像我这么怕死的,有一天还会这么不顾一切朝阎王跑。呵呵!”

    “小金!”郁小南的声音带着哭腔。小金跟了她差不多两年了,在这两年里。它们一起共度过这种难过,每到危难时,小金就是她逃命的第一帮手,如今它却只能躺在她的怀里虚弱的喘着气。

    “还记得第一次遇见我的时候你有多害怕吗?”小金笑着说。

    “嗯!我以为你会吃了我。”郁小南的眼眶里溢满了泪水。

    小金虚弱的笑了一下,“当时看到你,觉得你外表柔弱内心一定会很坚强,就像我一样。”

    郁小南从没听小金说过这样的话,心里满满的感触,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是最特别的,记住,因为我也是最特别的!”小金说完露出了一个笑脸,最后它的声音消失,郁小南右手无名指指甲上的斑纹缓缓消失,那里是专属于小金的空间。她抱紧了小金,深深的闭上了眼睛,眼泪掉落在小金柔软的皮毛上。

    突然一声巨响迫使郁小南回头,蒋浩然、蒋浩宇和沈魏宁被一团明亮的光芒撞到远处。

    蒋浩然撞到一块大石头上,他感觉大脑天崩地裂的疼,舌根处冒出汩汩鲜血。

    沈魏宁也吐了一口鲜血,蒋浩宇捂着胸口躺在地上昏了过去。

    郁小南刚刚失去了小金,悲痛的心情,让她忘记了恐惧,她猛的站了起来,白光渐渐消失,墨导师突然出现在她的身后,冰冷的铁棍毫无征兆的插入了背部。一切来得太快,当她感觉到疼痛的时候,血液已经流出,她立刻施展定身咒,不能让墨导师的手在进入一分一毫。

    沈魏宁和蒋浩然在起身之后,突然看到这个一幕,两个人都惊叫了起来,“郁小南!”

    蒋浩然万分的心痛,恨不得受伤的是自己,他拖着满身伤痕的身体踉跄着跑向郁小南,希望还能阻止一切。

    沈魏宁刚想冲过去,却莫名的停了下来,扭头望向身旁空空的雪地,忽然他想起了什么,对着空地喊道,“快去救小南!快!”

    墨导师使劲的握着铁棍的手指关节渐渐发白,但是她的手里的铁棍却不能在前进一点点。

    郁小南却在此时往前跨了一步,铁棍从她的身体里拔了出来,她疼的皱紧了眉头,全身发软,一头栽倒在地。

    墨导师感觉到束缚她的能量减弱了,她鄙夷的笑了一下,举高手里的铁棍,朝郁小南的身体刺下去。

    蒋浩然还来不及奔过去,墨导师的铁棍已经挥了下来,而他突然被雪地里的石头绊倒,摔到在地,没有时间让他冲过,他只能眼看着自己最爱的人死在眼前,仿佛那铁棍即将捅下去的是他的心,他红着眼眶,声嘶力竭的喊道:“不!”

    突然,墨导师的笑脸变成了惊愕,她的手停在半空中,望着下面空空的白雪,郁小南竟然在她眼皮底下消失了。这让她大吃一惊,她立刻抬头仔细的向四周查看,但是什么也没看见,甚至一点异样的感觉都没有,除了枯树和白雪之外什么都没有。她又望向郁小南刚刚躺着的地方,空空的,她无法理解这个现象,心里感觉像跳跃着的音符突然漏了一拍。

    沈魏宁摇摇晃晃的扶着树站了起来,看到郁小南消失不见,心里突然放轻松了,随之笑了一下。

    他的笑声让墨导师侧目,她大步流星的朝沈魏宁走去,紧紧的抓着他的脖子,眼睛里迸射出想要杀人的欲望。“你笑什么?”

    沈魏宁已经无力反抗了,空气也在渐渐减少,但是他却很放心,“没什么。”他没有答案的回答让墨导师非常不爽。

    蒋浩然在看到墨导师挥下铁棍的时候,几乎快绝望了,他拼命的想要扑过去,最后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人落入绝境。但是一瞬间情况逆转了,虽然他不知道郁小南是怎么消失不见的,也不知道她去哪里来了,但至少这给他了希望。接着他看到沈魏宁放松的态度,心里有太多的不明白和困惑。他也想知道沈魏宁在笑什么。

    蒋浩宇动了动手指,终于从昏迷中清醒过,他轻轻的甩甩头,站了起来,脑袋痛的像被针扎,他努力的睁开眼睛,却看见沈魏宁被墨导师卡着脖子,而且他竟然在笑。他低声咒骂了一声:“混蛋!”接着没有多想就冲了过去。

    “郁小南怎么会不见的?难道,这和你有关?”墨导师急切的询问,一双眼睛像魔鬼一般瞪视着沈魏宁。

    沈魏宁吃力的喘着气,但是脸上却带着一丝笑意。“你永远不真的答案。”

    蒋浩然也站了起来,即使他多么不喜欢沈魏宁,但此刻他知道必须团结,墨导师太强悍了,和平时的她完全不一样,甚至比上课的时候,感觉还要厉害,她可能隐藏了自己的实力,这真是一个可怕的对手。他没有在多想,手里拿了一个用念力凝成的木棍,冲向墨导师,目标是她的脖子。

    在墨导师等待沈魏宁回答的时候,蒋浩然和蒋浩宇同时冲向她,她的烦躁越来越重,“你们给我安分点。”她怒吼一声,身边刮起了狂风,将兄弟两个一起吹开。接着又将注意力放到沈魏宁的身边,“快说,她去哪里了?”

    沈魏宁看到墨导师焦急的样子,心里很高兴,他笑着咳嗽了几下,“你很厉害的嘛!自己去找吧!”

    墨导师咬着牙,突然将匕首插进沈魏宁的大腿。

    “啊!”沈魏宁痛苦的喊叫了起来。

    “不要挑战我的耐性!”墨导师几乎咬着牙说出这句话。

    蒋浩宇听到沈魏宁的喊叫声,再次爬了起来,想要冲过去,却被蒋浩然拦了下来。

    “别再往前冲了,如果我们没有好的办法,就算冲过去也无济于事。”蒋浩然郑重的说。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蒋浩宇焦急的问道。

    蒋浩然从纳盒里拿出一个丹药,慎重的望向蒋浩宇。蒋浩宇见过这个丹药,它的杀伤力很大,但却不分敌友。

    “你想用血丸炸弹?”蒋浩宇有些担心他的建议,那会伤到沈魏宁的。

    蒋浩然非常肯定的点点头,“我是打算用它,我也明白的你你的,顾虑,不过我们有两个人,其中一人可以给沈魏宁做些保护。”

    这倒是个好主意!蒋浩宇的眼睛微微睁大了些,心里对蒋浩然多了些安全感,不是说他特别安全,而是觉得他在这种时候,表现出来的能力,让蒋浩宇觉得有他这个哥哥真的感觉还不错。“我明白了,保护的任务就交给我。”

    蒋浩然点点头,当下不敢迟疑,两个人立刻出手。一个甩出血丸炸弹,用念力控制住冲向墨导师,一个迅速的将念力涌向沈魏宁。

    墨导师又感觉到身后的攻击,非常恼火的翻了个白眼,她将沈魏宁甩在地上集中精力去对付身后的人。“你们这群无聊的蚂蚁,真是让人非常讨厌!”她狠狠的说了一句。

    蒋浩然控制着血丸炸弹冲向她,感觉离她足够近的时候,用念力压碎了外面的蜡包装,里面的球体继续向前冲,他立即收回念力。蒋浩宇也在沈魏宁和墨导师之间筑起了一道厚实的木板保护壁。

    墨导师忽然转身,怒视着他们两兄弟,他们看到墨导师对着空气比划了些什么,一开始两人都没看懂,但蒋浩然马上意识到她画的可能是什么符号。是某种念力技的起点方式,这种方式他曾经在图书馆里看的到过介绍,听说这种方法几乎没有人能做到,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能遇见。一

    瞬间在墨导师的身边刮起大风,卷起地上的雪花和一些掉落在地上的树枝和石块,一起飞向他们两,兄弟两都被迫眯起眼睛。

    蒋浩宇伸出手去阻挡狂风,头不自觉的转向一边。眼睛还是被吹的几乎睁不开。蒋浩然也用手挡着风,他还能勉强睁开一只眼睛,多亏了平日里郁湄变态的训练。陡然间他发现,自己的那颗血丸炸弹没有爆炸,而且还朝着自己飞来。他大叫一声不好,拉着蒋浩宇就跑,并且用自己的念力来抵抗大风。但是风力大的将他们直接吹了起来,两个人飘到空中。

    蒋浩宇发觉自己的念力已经无法抵抗这些风,他慌张的抓紧蒋浩然的手,“哥!”他恐惧的叫了一声。

    蒋浩然心里也万分的害怕,整个身子没有了落脚点,只能任由自己在空中被风控制着。但是身为哥哥。他觉得自己有责任保护弟弟,“浩宇!”他使劲的抓住蒋浩宇努力的想要将他拉近自己。但更强大的风力,让他们无法靠近,就连抓紧对方都变的困难起来。

    两个人在狂风中不断旋转,视线里到处都是飘散的雪花和树枝,还不断的拍打在他们的身上和脸上,在一片混乱中蒋浩然看到了血丸炸弹,那一抹暗红让他震惊。因为它就在蒋浩宇的身后,他陡然睁大了双眼,不知自己拿来的力气,硬是将蒋浩宇拉到他的身后。

    墨导师站在雪地里,望着狂风中突然爆炸的地方。嘴角露出一丝高高在上的诡异微笑。“自寻死路!”

    接着她转向沈魏宁,身后传来物体坠落的声音。她头也不回,甚至看都没看一眼。她缓缓的蹲下身。拔出沈魏宁腿上的匕首,他疼的扭转着身子,使劲抓着大腿,痛苦的呻吟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