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46章 252双胞胎怎么了?”
    ,精彩小说免费!

    墨导师却将手里的匕首伸向他的脸,温柔的说:“告诉我她在哪里,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沈魏宁呼吸沉重,他停止了挣扎,望向墨导师轻轻一笑,“你以为我是傻瓜吗?我说不说你都不会放过我的,就像他们一样。”他说着瞥了一眼躺在雪地里的蒋家兄弟,在他们的身边,鲜血已经染红了白雪。蒋浩然趴在蒋浩宇的身上,他的后背的衣服都被炸烂了,血肉模糊。

    墨导师回头瞥了一眼蒋家兄弟,冷哼了一声,“你如果不希望也和他们一样,最好对我说实话。”

    沈魏宁笑着瞥了一眼墨导师,接着扭过头不在说话。

    墨导师看到他的态度,呼吸变的更大声,频率也更快,看样子似乎被气的快要爆炸了。她揪起沈魏宁的头发,将他的脸凑自己的身边,“最后问你一次,你说不说?”

    沈魏宁又笑了一下,眼睛望向天空,心里忽然变得特别的宁静。他的声音也变得不再颤抖,“我不会说的,死也不说。”

    墨导师的耐心显然在这几话下被消磨殆尽,她迅速的举起匕首高高的落下。

    郁小南喘着气趴在飞行器里,她觉得呼吸有些困难,因为那伤口在肺部。她望着身边救下她的女生。那人一头挑染的五颜六色的头发特别的抢眼,上身穿了件镶着许多铆钉的皮外套,下身是一条黑色镶金边的紧身裤,一双高筒军靴,看起来酷酷的。在她身旁还有一个鸟笼,里面有八只可爱的蓝色小鸟。她又向身后瞥了一眼,只是扭过头的小动作,几乎要了她的命,她喘了好半天才睁开眼,墨导师竟然没有跟来,确切的说,她压根就没发现她们,这让她非常诧异。

    她用力想撑起自己的身体,想要坐起来,但是每动一下,背后的伤口就被扯的更疼一些。她呻吟了几声,最终放弃这个念头。

    那个女生转过头瞥了她一眼,一双大大的眼睛,被浓郁的黑色涂满整个眼眶,鲜红的嘴唇和她黑色的眼影搭配在一起,显得如此妖艳,但是她瘦弱的身板却和这妆容有些不搭调,胸很平,而且很瘦,即使现在是冬天,她穿着很多的衣服,也比郁小南看起来还要瘦。

    郁小南打量着她,“你是谁?为什么救我?”

    “殷塔塔!”

    郁小南没反应过来,她又说了一遍,“我叫殷塔塔,我是小宁的情人。”说完她露齿一笑。

    郁小南从没听沈魏宁说过他认识一个叫殷塔塔的人,她有些不解,但是她没有那么多的心情去考虑这个,她感觉自己的血液在流逝,身体越来越冷了,她现在急需处理伤口。她想拿出口袋里的纳盒,却没有力气再动一下,疼痛几乎占据了脑袋全部的空间。“你能帮我拿出口袋里的东西吗?”她问。

    殷塔塔又望向郁小南一眼,没说什么,只是控制着飞行器缓缓降临,接着蹲到她身边,摸着她的大衣口袋,拿出了一个纳盒,递到郁小南的手里。

    郁小南接着说道:“麻烦你帮我看一下我的伤,有没有伤到骨头。”

    殷塔塔扬了扬眉头,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照做了,她掀开郁小南的外衣,接着是睡衣,血液使得伤口附近的衣服都染红了,而且还湿湿的。空气里充满了浓重的血腥味。

    郁小南趴在地上,望着殷塔塔的脸,她的表情看起来不太好,也许是自己的伤口不太好。郁小南做好到了心里准备,从纳盒里拿出一些治疗的工具,一些绷带和消毒液,以及凝血丸。最后犹豫了一下,又拿出了千骨丸,那是在花海一阁得到的,唯一的一种治疗骨骼的伤药,为数也不多,她也特别珍惜。

    殷塔塔有些不忍再去看那些伤口了,她皱着眉头拿起郁小南递过来的工具开始简单的处理了起来,原本她以为只是伤到肉而已,不过,再仔细看看好像骨头也有事。

    “你的伤不轻!而且伤到了骨头,虽然只有一小部分。”殷塔塔说道。

    郁小南没说话,直接拿出千骨丸吞了下去。但是疼痛突然让她又紧紧的咬着住了自己的衣领,消毒水碰到伤口时犹如针扎一般的痛,她干脆闭上眼睛,大脑都无法思考了。而千骨丸进入体内,像一股暖流,渐渐温暖了她的身体伤痛似乎也在慢慢减弱。

    殷塔塔看了郁小南一眼,加快了手上的速度,缠好绷带。“暂时处理好了,不过建议你还是要去看医师,不过,我得先回去看看他们怎么样,你在这里等一会儿。”

    郁小南松开了衣领,无力的点点头,衣领处被咬的皱在一起。殷塔塔扶着她走出飞行器,将她放在一个树洞里,那是附近最隐蔽的地方了。

    郁小南虚弱的靠在树干上,拉了一下殷塔塔的衣袖,“你会回来吗?”她虚弱的问。

    殷塔塔看着她,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我会的。”接着消失在空气里。

    郁小南望着殷塔塔消失的地方,默默的闭上眼睛,她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她无条件的相信了这个陌生人,相信她会回来。

    十几分钟,也可能过来二十分钟,郁小南已经没有了时间的概念,殷塔塔突然出现在她身边。

    “他死了!他死了!”

    郁小南猛的睁开眼,却看到一脸震惊和痛苦的殷塔塔,她的眼妆都被泪水弄花了,两条黑黑的泪痕,让她的脸看起来不在那么漂亮。而她的样子,也让郁小南感到非常害怕,猛的抓住了她的手,“谁死了?”

    殷塔塔红着眼眶,泪水在里面打转,她看起来非常的失魂落魄和愤怒,这让郁小南非常着急。

    殷塔塔突然怒视着郁小南,“都是你,如果不是为了你,小宁他就不会死。”

    沈魏宁死了吗?郁小南一着急,走出树洞,又牵动了伤口,但是她的大脑却忽略了这个感受,她有些踉跄的走到殷塔塔的身边,接着抓住了她的肩膀。“沈魏宁死了?”

    殷塔塔甩开郁小南的手,怒视着她,“是的,都是因为你,因为你,他什么都不肯说,所以你的导师杀了他。”殷塔塔的眼泪奔流而出。

    郁小南勉强扶着树站稳脚,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不可能,墨导师有什么理由杀他?”

    “因为我救了你,而我是小宁的人,”殷塔塔几乎吼了出来,接着又渐渐平静下来。“你的导师想要找的人是你,但是他什么都不肯说,所以??????”殷塔塔捂着嘴放声大哭。

    郁小南深深的闭上了眼睛,一滴热泪流出眼眶。沈魏宁微笑的脸在脑海浮现,那个曾经她最爱的人,竟然会为了她这么做,即使现在她已经不再爱他,但是他为自己的付出,还是让她心头一热,喉咙里仿佛被什么东西堵着,无法呼吸。她的耳边又传来殷塔塔哭泣的诉说。

    “我回去的时候,正好看见你的导师,用匕首捅向小宁??????”殷塔塔忍不住又哭了起来,眼泪还没平息,她又接着说:“小宁他根本就没有反抗,他说,他不会说的。即使杀了他也不说。你知道吗?原本我和小宁约在那个地方见面,把手里的蓝鸟交给他,我们就可以不再寄人篱下,我们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家,他曾经这样答应我的。可是现在??????”殷塔塔又哭了起来。

    突然不远处传来了什么声音,殷塔塔制住了哭泣,扶起郁小南跑回飞行器里,一溜烟的又飞走了。

    郁小南还没从沈魏宁死去的消息中恢复过来。她又对殷塔塔说的其他事情发出疑问。“蓝鸟?相约?你和沈魏宁为什么要出现在那里?你是怎么进到我们学校的?”

    殷塔塔抽着鼻子,用衣袖擦了擦鼻涕,接着突然沉默了,似乎感觉自己说错了话,不敢在说下去。

    这把郁小南急坏了,“我拜托你,都这个时候了。请你说实话吧!”

    殷塔塔望向郁小南,咬着自己的手指甲,看起来很犹豫,不过,最终她放下了手,叹了口气。心里的挣扎结束。“好吧!事情都变成这样了,小宁也死了,我隐瞒下去也没用。”她又做了个深呼吸,将飞行器降落到附近的一个山洞里,转向郁小南。“其实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帮小宁拿到这个——蓝鸟。”说着她指向旁边的鸟笼。

    郁小南瞥了一眼蓝鸟,有些不解。

    殷塔塔继续解释,“我是在你们学校被外人入侵的时候溜进来的,我隐身在那些人的身边一直跟着他们。看到他们逼着你们校长拿出蓝鸟,一直尾随着,最后将它抢到我自己的手里。”

    郁小南越听越惊讶,原来突然发生的入侵案件,竟然和她也有些关系。而且她一直跟着那些厉害的人而不被他们发现,她还说是帮沈魏宁拿的。那么这件事和沈魏宁也有关。但是他要学校的蓝鸟做什么呢?“等等,有太多的事情我没搞清楚。你就没被任何人发现过吗?”

    殷塔塔苦笑了一下,“因为我的念力是隐之力,并且不具备任何的攻击力,但是我隐身的能里却会随着修炼而越来越厉害,我没有去不了的地方,也没有杀不了的人。当初也是我这个特殊的能里,才会认识小宁的。”她说着仿佛陷入回忆里。

    郁小南第一次听说,还有这种念力,世界太奇怪了。她忽然又想到其他的问题,“沈魏宁有没有说过他要蓝鸟要做什么?”

    “卖给别人,得到一笔丰厚的钱。”殷塔塔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郁小南的诧异在加重,“你说,沈魏宁他这么做,只为了钱!”

    殷塔塔有些不高兴郁小南说话的语气,她激动的反驳:“怎么了?我们为了钱有错吗?我知道你是他最重要的人,我也知道你是千金大小姐,不愁吃穿,但是,我们不一样。没有钱,就只能挨饿,被欺负,谁想过那样的日子!”

    郁小南这才意识都自己说的话可能伤害到殷塔塔的心,很抱歉的说道:“对不起,我并不是这个意识,只是这件事牵扯的面太大。”她其实最不能接受的是沈魏宁竟然为了钱这么做。等一下,殷塔塔刚刚还说了什么,她没注意到的,“我知道你是他最重要的人。”

    她忽然望向殷塔塔,“你刚刚说,我是他最重要的人是什么意思?”

    殷塔塔望着郁小南的脸显得有些生气,“你不知道?”

    郁小南有些不明白,“我知道的是他和慕容萱在一起。”

    殷塔塔立即纠正,“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笨蛋!他希望能给你一个最安逸的生活,所以他才会和慕容萱在一起,因为她也是想要得到蓝鸟的人,今天那些闯入学校的人,就是她安排的,也是她在学校里装的炸弹,”说到这里殷塔塔显得有些激动,但是几个呼吸之后又缓和了下来,“小宁和慕容萱在一起只是为了从她那里得到消息。而你,却和别的男生在一起,小宁真的很伤心,到最后,他也是一心为你。”她说着眼眶又红了,她曾经觉得沈魏宁是可怜的人,他为了郁小南做了一切,而郁小南却完全没有发觉,但是此刻她才发觉自己何尝不是个可怜人,她也是如此的爱着沈魏宁!

    郁小南的心再一次被震惊了,她的世界被颠覆了。原来爱她的人,从来都没离开过她,只是她没有发觉。想到沈魏宁,她深深的感到愧疚和遗憾,因为她的心已经在也回不到过去了。

    她的头靠在飞行器的玻璃上,眼神迷茫的望着前方的天空,外面已经是早上了,冬日的暖意斜斜的照进山洞里,给整个洞口渲染上一抹橙红,她和殷塔塔还在飞行器里彼此沉默着。

    殷塔塔忽然想起了什么突然说道:“还有那两个双胞胎。”

    双胞胎这三个字,突然像勾魂香,吸引着郁小南坐直了身子望向她,“双胞胎怎么了?”

    殷塔塔扭头望向郁小南,犹豫了一下,显然接下来要说的,很难启齿,“死的不止是小宁,还有那两个双胞胎。”

    郁小南的眼睛逐渐睁大,大到连她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地步,“双胞胎,也死了?”她幽幽的说。

    殷塔塔看的出郁小南更关心那两个人,她叹了口气,又吸了吸鼻子,“我看到他们两人都倒在血泊里。”

    郁小南一听,刚刚沉寂下来的心又猛的一蹿,蹿到嗓子眼。原本她很难过,为沈魏宁难过,可是突然间一切都变了,如果蒋浩然也离开了她,那么她会失去所有的生命。她觉得她的世界崩溃了,天旋地转,黑暗无比。她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砰的一声撞到玻璃板上失去了知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