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47章 253到底是谁做的
    ,精彩小说免费!

    当她醒来的时候,她发现殷塔塔在拍着她的脸,喊着她的名字,“小南,醒醒,我都没倒下,你凭什么能倒下。”

    殷塔塔蛮横的话,让郁小南逐渐清醒过来。她再一次意识到蒋浩然已经死了。

    她的心一沉,想象着蒋浩然躺在血泊里的样子,脸色苍白,眼神空洞。她用力的眨了一下眼睛,无法在想下去。不过是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她就失去了最爱的人,和曾经最爱的人。这一次伤痛无法和万雅欣夺走蒋浩然的那次相比,她甚至都不知道哭该怎么做了。脑海里一直想着,这不可能!不可能!

    倒在血泊里也许只是受了重伤也不一定啊?郁小南忽然意识到还有这种可能性,她猛的睁开眼睛,快速的问道:“你怎么确定他们已经死了?”

    殷塔塔还在抽泣着,但是她不清楚郁小南口中的他们指的是谁,那两个双胞胎?还是沈魏宁?又或者他们都包括?她有些纠结,不知道要从哪里说起,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开口了,“那两个兄弟,我是从他们身边路过,两个人看起来脸色都很苍白。至于小宁,我确认过他的呼吸和心跳,已经??????”她说不下去了,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下了。

    郁小南抚摸着她的手,希望她继续说下去。

    殷塔塔努力控制自己,又接着说:“其实我,我也不能肯能那两个兄弟是否死了,不过,我到那里的时候,看到那个要杀你的导师在和另一个女人在打架,我是从她们的对话里知道的。”

    和另一个女人打架?“这又是怎么回事?另一个女人长什么样?”郁小南焦急的问。

    殷塔塔向上瞥了一眼,努力的回忆着,“好像,另一个女人长的很凶,板着脸,一身黑色。”

    郁小南立刻想到了方导师,这简直就是阴差阳错,她完全搞反了。她有些自责,一直以来都是她最坚持方导师有问题的,却没想到结果是这样的。“那她们都说了什么?”

    殷塔塔又吸了吸鼻子,用袖子擦了擦鼻子下方的鼻涕。“那个一身黑衣的说:‘终究还是来晚一步,若水墨你这个毒牙,我今天要把你给拔了!’,另一个说:‘方芮,你才是毒牙,是你先背叛我们的。’一身黑衣的又说:‘不管怎样你都不应该夺走这些孩子的生命,你和暗部的那些混蛋有什么差别!’另一个又说:‘我和他们不一样。’接着又说了些什么就没有听进去了,然后她们就开始对打。而我也发现小宁已经死了,就匆匆的跑回来。”

    郁小南听完她的话,琢磨着整件事情。方导师也没有明确的说是谁死了,但的确有人死了,沈魏宁估计是真的,至于蒋浩然他们,她保持怀疑,没有见到他们的尸体她是无法相信的。不过,现在她已经能梳理清楚整件事了,只需要去事发地点在查看一遍,然后她也要为沈魏宁做些什么。

    “塔塔,我知道对于沈魏宁的离去,你很伤心,你也知道是谁杀了她的对吧!我想告诉你的是,那个墨导师,杀害沈魏宁的墨导师,也是我的敌人,她想杀我,你也看到了,更重要的是,她也杀了我最爱的人。她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我想你也希望能替沈魏宁报仇吧!”

    殷塔塔有些振奋的望向郁小南,“当然,我一定要报仇。”她说着挺起胸膛,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郁小南望向殷塔塔。“那么,把蓝鸟还给校长。”

    “为什么?”殷塔塔诧异的望向她。

    “现在只有你,能给沈魏宁一个清白。”

    殷塔塔注视着郁小南坚定的眼神,没有回答。

    早晨的阳光已经落下,橘红色的暖阳照在学校的教学楼上,大部分的学生都已经回到自己的宿舍,炸弹已经全部拆除了。但塞拉却和郎毅却匆匆的跑到孙导师的身边,向她报告蒋浩然和郁小南失踪的情况。

    此刻圆形操场上只有一部分的导师和学生干部以及聚灵团和灵社的主要队员。

    “孙导师我们已经找遍所有的地方都没有蒋浩然和郁小南的身影。”塞拉一脸的担心。她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连招呼都不打,这太不应该了,这点让她很生气。

    邓萧也从别处跑了过来,紧张的询问:“还是没找到吗?”

    塞拉和郎毅摇摇头。她和孙耀廷变得更加的担心了。她立刻怒视着孙耀廷,“看吧,这就是你们不带上我的后果。”

    孙耀廷瞥了她一眼。显得很无奈,他已经不想和她争辩了。“他们会去哪里呢?”他小声的喃喃自语。

    正在孙导师犯愁的时候,一个飞行器落在圆形操场。方导师被另一个导师扶着走了出来。在她身后的飞行器了,还有三个人。

    大家纷纷跑了过去。

    “快点,看看他们还有没救?”另一个导师急切的说道,回头指了一下飞行器里躺着的三个人。

    孙导师立即跑去查看。其他导师也挤了过去,孙导师和他们说了几句,导师就将他们带走了。

    塞拉和金震南也在第一时间跑过去,大家看到的是沈魏宁、蒋浩然、蒋浩宇三人。他们浑身是伤,脸色苍白,看上去好像已经没有救了。

    邓萧惊讶的看到蒋浩然苍白而没有生命力的脸,心里像是被人狠狠的捶了一拳,她不敢想象。但蒋浩然现在的样子,真的让她没办法往好的方面想,她更加无法相信郁小南看着这个画面会怎样?而且,他都这样了,那郁小南呢?她忽然意识到郁小南不在他们身边。她冲到方导师的身边喊道:“方导师,小南呢?小南她在哪里?”

    方导师和往常一样板着脸。但脸色看起来不太好,似乎也受了些伤。“我没看到郁小南。”她的语气已经没有了往日的严肃和苛刻。

    另一个导师有些不太高兴的说:“同学,现在不是你问问题的时候。”他说完就扶着方导师朝医疗中心走去。

    “那他们到底怎么回事?”邓萧继续跟着他们追问道。

    “方导师现在需要休息??????”另一名导师严厉的说道。

    方导师却伸手打断了另一导师的阻拦,转向邓萧。邓萧看起来很困惑也很担心。“虽然我没见到她,但是我也没有看到她的尸体,这应该也算是个好消息。”

    邓萧望着方导师,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校长的飞行器缓缓地降落。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

    方导师突然改变计划,拖着自己的身体,走向校长。

    校长看到她的模样,眉头皱了一下。

    方导师立即说道:“校长,和你料想的一样,不过,我找到墨导师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她杀了我们的学生,但是郁小南应该幸免了。不过最终还是让她跑了,估计她还没逃走,这里无法使用五彩天梯的。”

    校长点点头,缓缓说出一个地方,“露云,那里可以,她很有可能去那里。”

    “我已经派人严密防守那里了,更何况她也和我一样受了伤,不会轻易冒险。”方导师越说越没力气。

    “好,我知道了,你赶快去看看自己伤。”校长说着轻轻的拍拍方导师的肩。

    邓萧和孙耀廷一直在一旁,听到他们的对话,两人都在猜测着什么,彼此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接着跑向校长。

    校长正在和其他的导师商量着,孙耀廷突然说道:“校长我们能和您单独谈谈吗?”

    校长温和的看了看他们,“好吧!”

    远离其他导师和学生的地方,校长问道:“你们想和我谈什么?”

    孙耀廷有些犹豫,他怕自己说错话,有些事情说出去了就再也收不回来。他定了定神,邓萧又推了一下,他才鼓起勇气,望向校长,“其他我们知道校长您和我们不一样。”

    校长笑了一下,没有说话,但是他的眼神暗示孙耀廷继续说。

    “我的意识是说??????嗯??????”

    “你怎么一到关键的时候这么婆婆妈妈的。”邓萧急的看不下去了,“校长,我知道您是月蓝国的人,我们去过地下城堡,也知道城主的故事,更知道,学校有个敌人隐藏着,我们怀疑是方导师。”

    校长笑了一下,没有露出他们想象中的惊讶表情,“方导师是我的人,现在已经得到证实,真正的敌人是墨导师。”

    邓萧叹了口气,“是啊,我们现在才知道,可是小南什么办?墨导师现在找不到,小南也找不到?她会有危险的。”

    校长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说道:“你们不用她担心了,我们会找到她们。”正说着,校长的脸上一变,突然向旁边的空地望去。

    邓萧和孙耀廷都很诧异校长突然的变化,纷纷望向了校长注视的方向。在圆形操场里只有校长一人有所感觉。接着郁小南被一个陌生的女生搀扶着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里,在她们的身后是装着蓝鸟的飞行器。她们的出现如此突兀,让所有人都怀疑自己的眼睛。

    时间好像突然凝固,周围变的安安静静,大家都望向了她们。导师们第一个反应过来,立刻冲到飞行器的旁边将她们围了起来,她们警惕的望向那个陌生的彩色头发的女生。

    郁小南在那个女生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话。那个女生立刻将目光移向校长,接着大声的说:“我是来归还蓝鸟的,你们把它拿走吧。”

    孙导师立即安排人警惕的把飞行器拿走。

    “小南!”邓萧在人群中望着郁小南,身体不由自主的想冲过去,却被孙耀廷拉着。

    孙耀廷在她身边小声的说:“你不要冲动,导师都没有马上冲过去,我们也不知道小南身边那个女生是什么人,小心一点对小南比较好。”

    邓萧觉得孙耀廷说的很有道理,点点头,没有冲上去。校长却跨出一步,望着殷塔塔,似乎在审视她,想把她看穿。

    郁小南在人群中看到邓萧焦虑的脸,还有孙耀廷,以及塞拉、郎毅,大家都在这里,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几个世纪都没见过他们了,真的好想他们,她差一点就再也看到他们了。

    殷塔塔没有顾虑郁小南心里细腻的想法,她大胆的望着校长,即使她觉得被这个不知名的家伙盯着很不舒服。“你是校长吗?”她问。

    校长点点头,他似乎能感觉到殷塔塔此行的目的。“是你,在沙漠星拿走蓝鸟的吧!”

    “是的。”她答的很爽快。

    在校长身边的导师,立刻怒视着她,有些人还惊讶的将她审视一番,大概是想不明白她是怎么做到的。毕竟,他们都被这个看起来和自己学生一般大的丫头,给打败了,不是那种轰轰烈烈的战败,而是他们根本找不到她,导师们真的很有挫败感。

    殷塔塔向其他的导师瞥了一眼,看到他们因无法发现自己,而感到洋洋得意,接着继续说道:“我来这里是想告诉你们整件事,到底是谁做的。”她停下来查看所有人的反应。

    校长没有表现的很愤怒或者和意外,他甚至温和的笑了起来,渐渐走向殷塔塔。

    “我们愿意洗耳恭听,不过你先把郁小南交给我们吧,她需要好好的治疗。”校长温柔的话语,让殷塔塔的心里感到很舒服,他没有把自己当成大坏蛋,这让她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接着将郁小南交到校长的手里。

    邓萧他们立刻跑向校长,将郁小南带离殷塔塔的身边。

    郁小南在离去的时候,对殷塔塔微微点点头。殷塔塔明白郁小南的意识,回应了一个微笑。

    郁小南感觉自己躺在水中,水波在身旁流动,缓缓的非常的轻柔,她感觉非常的放松,好舒服。她甚至滑到了几下手臂,像是在游泳一般,也许这里是个游泳池。她在一片舒适之中醒过来,但是她看到是满天的腥红,像血液一般的红。她忽然感觉不对,低头一看,自己身边的水竟然也是红色的,她抬起自己的手,拇指和食指摩擦了一下,这种液体有些粘稠。忽然一阵风吹来,浓重的血腥味蹿进她的鼻子里,她猛然惊醒,身边的一片红色,不是别的,正是血液。她疯狂的喊叫挣扎想要从这片血海里爬出去,但是周围的血液多的犹如大海,无边无际,她的脚下什么没有陆地。

    忽然间,她看到三个人影被吊在空中。巨大的铁链一直延伸到看不见的尽头。而被那铁链锁着的人正是蒋浩然、蒋浩宇和沈魏宁。他们的胸前都插着一把刀,血液从那个伤口里缓缓流出,顺着他们的身体滑落到下面的血液海洋。她看到他们都闭着眼睛,面色苍白,而且非常的消瘦,样子看上去,有点的恐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