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48章 254有谁会送花给我呢?
    ,精彩小说免费!

    郁小南发疯似的向他们游了过去,在她几乎要到达蒋浩然身边的时候。墨导师突然出现。一张像是被放大的脸孔,猛然间浮现在她的面前,一双眼睛大的几乎要把眼珠都瞪出来了,一张带着嘲讽的嘴,尖利的说道:“郁小南,看到你最爱的人都死在你面前,是不是很痛快!哈哈哈!”

    郁小南被吓的猛的往后退。手和脚都不停的蹬着,极力的想要拉开她们之间的距离。

    墨导师大笑的看着她,站在血海之上,仿佛她没有任何重量,她俯视着挣扎的郁小南,一步步悠闲的向她走了过去。突然猛的抬起腿,一脚踢在她的脸上。

    巨大的力量,将郁小南整个人带着飞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红色的弧线,接着在落入血海的时候,周围的那些血液迅速的将她吞食。她的恐惧让她不停的挣扎,当她浮出血海的时候,却发现墨导师正拿着刀一刀一刀的捅进蒋浩然的身体。刀子被拔出来的时候。带出更多的血液,染红了银色的刀刃。

    “不!不要!”郁小南哭喊着,又向蒋浩然游了过去,“你要杀的人,为什么要动他们?”

    墨导师又将刀子捅进蒋浩然的身体。他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只是痛苦的呻吟着。

    墨导师戏谑的扭过头。望向郁小南,“让你痛苦。比杀了你更有趣。哈哈哈!”她近乎变态的笑声在郁小南耳边不断的徘徊。

    在郁小南惊恐的眼里,蒋浩然痛苦的模样,和沈魏宁苍白的脸,以及他们身上那些刀,每一个画面都在她的脑海里不断的放大、闪过,再放大、再闪过。最后是墨导师狰狞的脸。

    “啊!”郁小南猛的惊醒,发现自己正躺在医疗中心的床上,周围没有血红色,只有一片安静的白色,自己还在喘着气,手里紧紧的抓着被子。突然邓萧和孙耀廷打开了房门,冲了进来。

    “怎么了?怎么了?”邓萧焦急的冲到郁小南身边查看她的伤口,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只是她一脸的汗水,和那惊恐的表情,让邓萧有些担心。

    郁小南看到邓萧,突然用力的抓住了她的手,紧张的询问,“蒋浩然呢?你们看到他了,我和殷塔塔回去的时候,只看到地上的血迹,没有看到他们。他们在哪里??????”

    邓萧看到郁小南如此担心,她安抚着焦虑又激动的郁小南,轻轻地让她从新躺下,“小南,浩然他??????”她停顿了下来。

    郁小南再次焦虑的想要起身,“你快说啊!”

    “他其实??????伤的很重,现在还没度过危险期。”邓萧说完有些遗憾的望向郁小南。

    “小南,你也不用太担心,我们都去看过他了,他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孙耀廷赶紧劝慰道。

    郁小南看着他们却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我要去看看他。”她说着就要起身,伤口的疼痛开始在全身漫游。她忍不住呻吟起来。

    “你这样怎么去看他?你的伤也不轻的。”邓萧说着不肯让郁小南起身,按下她的肩膀。

    “邓萧,我一定要去看他,你们不要阻止我好不好?”郁小南说着又挣扎着想要起身。

    “郁小南,医师说你现在还不能下床的。”

    “邓萧,如果孙耀廷生死未卜,而你能躺在床上毫无行动吗?”

    邓萧一时无语了,因为她不能,她也知道郁小南也不能。她郁闷的叹了口气,坐到床边,看起来很似乎在挣扎。

    孙耀廷看着她们两个如此的为难,也叹了口气,“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借个轮椅,这样小南也许就能去看他了。”

    郁小南非常感激的望向孙耀廷,“谢谢!”

    邓萧也望向他,这的确是个相对而言比较好的法子了。

    十分钟后郁小南坐着轮椅,被推进蒋浩然的房间,在来的途中她也得知了沈魏宁已经去了的消息。她重重的叹了口气。

    在这个病房里,蒋浩然躺在洁白的床上,身上、手臂以及头部都被绷带缠着,听说是被血丸炸弹波及的,后背大面积被炸伤,而且失血过多,不过,在救回来之前已经有人给他输血了,否则就真的必死无疑。

    郁小南从邓萧他们那里得知,当时蒋浩然为了不让蒋浩宇受伤,所以自己挡住了大面积的爆炸,也正是如此,蒋浩宇没有受什么太大的伤,但也是他,在蒋浩然失血过多的情况下,献出了自己的血。

    郁小南收回思绪望向蒋浩然的脸,在那层层纱布的后面是一张略显苍白的脸,此刻他平静的躺在床上,就像睡着了一般。她握住了他的手,轻轻柔柔的触碰到他的肌肤,感受到他的体温,这一刻,她才真正觉得蒋浩然还活着。无论别人怎么跟她说,她都不敢相信,不管是他死了,还是受重伤,她都要亲眼见证。

    她颇有感触的叹了口气,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她轻轻地将蒋浩然的手放到自己的脸颊上,深情的望着他的脸,“浩然,你还记得,在黑岩堡,我掉下悬崖之后,你和我说过的话吗?”

    蒋浩然没有回答,依然闭着眼睛。

    “你说,你不会离开我,永远!所以你一定要醒来。一定!”郁小南说完这些,便陷入沉默,只是看着他,定定的看着他。

    不一会儿,邓萧进来带走了她。病房里,蒋浩然的手指微微的动了一下。

    孙耀廷推着轮椅走在走廊上,邓萧在一旁不停的和郁小南说着话。

    “小南,我告诉你哦,蒋浩然受伤的消息一传出去,那个万雅欣就跑来了,不过你放心,我没有放她进去看蒋浩然,而且对所有人说了,不许她探望。”邓萧说的很是严肃,郁小南却突然转移了话题。

    “那个殷塔塔呢?她怎么样?”

    “哦,她呀!她报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邓萧说着来了兴致,“我听塞拉他们说,那个殷塔塔是沈魏宁的朋友,沈魏宁在前不久知道了慕容萱想要抢学校的蓝鸟,所以就暗中找了这个朋友,来阻止慕容萱,本来他希望慕容萱不要这么做,他也想过告诉导师,可是听说没有证据,所以才没说,不过他没想到会碰上墨导师,结果??????”邓萧停顿了一下,显得很惋惜,“不过最后,导师找到了慕容萱,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跑到其他地方躲了起来,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学校对于她所做的一切,非常痛恨,直接开除学籍了。”邓萧说道这里,也显得有些激动,毕竟她也是被炸弹威胁的人。

    郁小南微微低下头,欣慰的笑了一下。殷塔塔做到了,不管沈魏宁最初的目的是什么,她都不希望在他死后,还留下骂名。这是她和殷塔塔商量好的说辞。她做了个深呼吸抬起头,看到蒋浩宇站在走廊的一边,靠着墙,双手插在上衣的口袋里,低头看着他的鞋子,脚还来回摩擦着地面,逡巡不前。

    郁小南回头和孙耀廷说了一句,他们便朝着蒋浩宇走了过去。

    “蒋浩宇!”郁小南轻轻的喊了一声。

    蒋浩宇诧异的抬起头,看到是郁小南,而且她还对自己微笑,他立刻摆出了自己一贯的邪恶微笑。“你这么快就可以下床了,看来伤的不重嘛!”

    “蒋浩宇,你就不会说人话是不是?”邓萧没好气的反驳。

    郁小南却笑着说道,“我想对你说声谢谢!”

    蒋浩宇明显不能理解,“谢什么?”

    “谢你救了浩然!”

    “哈!我可没想过要救他。”蒋浩宇说着无意识的瞥了蒋浩然的病房一眼。

    郁小南知道他是口是心非,他也没有想的那么坏,至少,他还有一颗善良的心。“你去看看他吧!他也想见你的。”

    “他醒了?”蒋浩然说完之后,才发觉自己的语气可能太过热切,他不太情愿的皱了皱眉。

    郁小南笑了笑,“还没醒,不过我知道,他想见你。”

    蒋浩宇再次摆出他的招牌式笑容,“我又没有要去见他。”

    “不见他?那你来这里做什么,难道看望郁小南?”邓萧也看出蒋浩宇的心思,故意戳穿他。

    蒋浩宇一下子被人戳中心事,故意扬起下巴,不客气的冲邓萧说道;“关你什么事?你又是我什么人啊?”

    蒋浩宇不友善的态度让孙耀廷很不高兴,“蒋浩宇,我们只是关心你,用不着跟所有人为敌吧!”

    郁小南看到他们怒目相对的样子,立刻拉住邓萧和孙耀廷的衣服,两人才不再多说。

    “蒋浩宇,我们说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他为你做的那些事。和你为他做的事,还有,你的心。”郁小南说完,瞥向孙耀廷,“我们走吧。”

    蒋浩宇望向郁小南他们离去的背影,心里很挣扎,他使劲的挠了挠头发,接着抬头呼出一口气。一副豁出去的样子,“管他的,去看看也不会少块肉。”他自言自语的说道,接着转身走向蒋浩然的病房。

    走了没多远郁小南突然说道:“我想去看看沈魏宁。”

    孙耀廷和邓萧一阵沉默,郁小南回头望向他们,她知道他们担心什么,“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邓萧突然绕到郁小南的身前。蹲下身子,扶着她的轮椅把手,“小南,他在的地方和别人不一样,以你这样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去那里的。”

    郁小南轻轻拍了怕邓萧的手。“我明白,我只是想和他道别,就一眼。”她说完期盼的望向邓萧。

    邓萧无奈又望向孙耀廷,他缓缓的点了点头。

    在一个冰冷的房间里,郁小南被推到中间的那张床旁边,殷塔塔也在那里,似乎已经待了很久,她的眉毛和头发都有一层白色的冰霜。邓萧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郁小南的身边。就和孙耀廷出去了,把这里留给她们两人。

    郁小南看着殷塔塔一直望着床上蒙着白布的人。她缓缓的开口,“我可以看看他吗?”

    殷塔塔没有移开目光也没有说什么,直接打开了白布,露出沈魏宁的脸。此刻他很安详。似乎死亡不是什么痛苦的事。

    郁小南看着他,心里感慨良多。她曾经最依赖他。他也曾经最伤害她,只不过事过境迁。当一切都改变,心也不在原来的轨迹上的时候,她没有那么的悲痛,但是心里还是免不了的难过一番。最后她轻轻的盖上了白布,望向殷塔塔。

    “你有什么打算?”

    殷塔塔苦笑了一下,“我没什么打算,明天小宁的妈妈就会来接走他,而我也会离开这里。”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郁小南说着向她露出笑脸。

    殷塔塔抬起头望向她。“走吧,你在这里待的太久了。”

    “是啊,我也该离开了,这里真的很冷,你也早点离开吧。”郁小南说着就转身推着轮椅走出门口。

    从冷冻房里出来之后,郁小南他们就一边说着话,一边往病房走,不知不觉已经回到了病房门口,结果在病房外面碰到了塞拉和郎毅他们,最后还有安腾翼。大家都带了许多的东西来看她,病房里热闹了起来。

    有人跑去插花,有人忙着拿吃的,有人在讲诉这一天发生的奇遇,郁小南只需要躺在病床上看着他们在自己的身边忙忙碌碌,脸上扬起了笑脸。

    第二天的傍晚,郁小南正在看书,突然有人带着许多花篮敲了敲没有关上的门。

    郁小南从书本里抬起头,望过去。

    有三个那个花篮的人站在在门口,为首的那人拿着一张纸问道:“请问你是郁小南小姐吗?”

    郁小南看着那些花点点头,“我是。”

    “有人给你送花,请签收。”那三人中的一人,拿着一个卡片让郁小南签名,身后的人迅速的将花篮放到桌子上,几乎暂满了所有的桌子。

    郁小南匆匆的签好字,送花的人又拿出一张卡片,“这个也请你签一下。”

    “签一次还不够吗?”她半开玩笑的说,但还是迅速的签下自己的名字,又将卡片递了出去。

    那个送花的人却遥遥头,“这个卡片是给你的。”说完他笑了一下,就和其他人离开了。

    郁小南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们消失在门口,又好奇的拿着那张被封的好好的卡片,翻来覆去的看着。有谁会送花给我呢?又是谁搞的这么神秘?她猜不透,肯定不是蒋浩然,邓萧也没这个可能性,她要送一定送吃的,孙耀廷跟她是一伙的不可能单独行动。难道是安腾翼?哦!天哪!她为自己有这个想法而感到害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