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49章 255不要担心,有人去救他
    ,精彩小说免费!

    不管怎样,她决定拆开来看看。白色的信封在她的手下,渐渐剥落,里面露出一张画着情花的卡片,为什么是情花?一种强烈的不安感,弥漫在心头。

    她不安的蹙眉,迅速的打开了卡片,里面一片空白,但是转瞬间,白色的纸上开始浮现出字体。

    “郁小南,若是想救你的父亲,就马上回家,记住一个人,不要和任何说,如果你透露消息,那么你将永远见不到你父亲。你可以到露云小镇的花袭人花店找他们的老板,他会带你离开学校。”最后的署名是——你的墨导师。

    郁小南看到最后那几个字,呼吸变得局促起来,手一阵颤抖,卡片也掉到地上。

    忽然见,满屋子的香气让她感觉很压抑,她忽然意识到刚刚那些送花的人,很可能是墨导师的同伙,她立刻翻身下床,手边的书啪的一声掉落在地。

    晚饭之后邓萧一如既往的跑来和郁小南聊聊天,“小南,我带了好多好看的书哦,你??????”她的话没说完,只看见空空的床,和空空的房间,周围弥漫着花的香气,她吸了一口气,又喊了一声:“小南!”

    她跑向房间里自带的卫生间,可惜郁小南不在那里。她有些纳闷,将手里的书放到她的床边,其实她想放到桌子上的,只是桌子上都被花篮摆满,没有什么位置了。她不晓得这些花是谁送来的,不过看着挺漂亮的。她突然拍了自己的额头,“搞什么啊,先找人。”她自言自语之后,就冲出病房跑向问讯处。

    结果没有人知道郁小南去哪里了,甚至都不知道她不在房间了。邓萧这些急了,又跑回郁小南的房间,发现蒋浩宇推着坐在轮椅上的蒋浩然出现在这里。蒋浩然正拿着掉在地上的书。

    蒋浩宇一见邓萧立刻不耐烦的问道:“郁小南呢?她的伤好的可以到处乱跑了吗?”

    邓萧一脸担忧的模样,“我也在找她!蒋浩然你没事了吗?你也可以下床了?”

    蒋浩然的身上还缠着绷带,什么都看不出来,但是他现在更关心另一个人,“我没什么事了,你也不知道郁小南去哪里了?”

    邓萧点点头,走到床边,“是啊,我每天都会来这里和小南说说话的,今天晚了一会儿,她就不在了,我去问了很多人,大家都不知道。”

    “说不定,趁你们不注意她跑去看沈魏宁了。”蒋浩宇略带嘲讽的说。

    邓萧立刻反驳,“沈魏宁已经被他妈妈带走了,还看个屁呀!”

    “我随便说说而已,何必那么认真。”蒋浩宇嬉皮笑脸的说。

    “浩宇。”蒋浩然突然转过身,背对着他,“你帮我把床下那个捡起来。”

    蒋浩宇走过去,无奈的蹲下,看到床下有一张卡片,他的神情变得认真起来,捡起卡片递到蒋浩然的手里。

    蒋浩然只看了一眼,脸色立刻大变,“快点带我见校长。”

    郁小南坐在飞行器里,身上已经换上花店老板给她的衣服。一件黑色的长款羽绒服,这样至少能让她不那么显眼。而且这个老板也很好心,知道她身上有伤,在飞行器了放了一张柔软的椅子。接着趁着黑夜,飞向她的家。

    郁小南的脑海里一直在想象着自己的父亲被捆绑起来,受尽折磨的样子,想到这里她不忍心的闭上眼睛,抓紧了自己的黑色羽绒服。

    花点的老板是一个一头黑发,带着耳环的男人,他穿着宽大的犹如桶装的厚棉衣,一条紧身裤和一双略有些高跟的靴子,看起来有点娘娘腔的感觉。

    “放轻松,小姑娘。”他笑着说道。

    郁小南缓缓睁开眼睛,但是眉头仍然紧锁着。她没有说话,根本就没心情说话。

    花店老板没注意到她不想说话,自顾自的又说了起来,“那些花,怎么样?你喜欢吗?”

    郁小南还是沉默,她的心思不在那上面。

    花店老板又继续说,“那些可都是最新鲜的花了,一早空运过来的,其中一种花不香,但是特别漂亮,叫做凤仙花。在花卉当中,凤仙花不以色香引人,主要以姿容形态取胜。凤仙花的花形格外奇巧,花朵宛如飞凤??????”

    花店老板说的有声有色,但郁小南却一句都没听进去。

    深夜之时,他们的飞行器降落到一栋海边别墅的草坪上。郁小南看到了那栋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房子,她知道自己到家了,心情更加的沉重。

    花店的老板还在喋喋不休的讲着各种花的形态,花期,等等,郁小南觉得他真的很烦,指向赶快离开他,立刻走出飞行器,家里的管家已经打开大门,出来迎接他们了。

    “欢迎小姐回家。”管家恭恭敬敬的弯了一下腰。

    郁小南对他笑了一下,“张管家,我爸爸在哪里?”

    “他在客厅和你的导师聊天。”

    我的导师!郁小南心里惊呼一声,立刻火速赶往客厅,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的笑声。

    宽大的客厅里,奢华的水晶吊灯从房间的上部投射下耀眼的光芒,整个房间感觉暖暖的。

    墨导师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穿了一件藕色的圆领连衣裙,上身包裹的非常完美。下身是仐状及膝的裙摆,非常的端庄、优雅,她脸上的笑容也变得很温柔。而她的爸爸,则在旁边说着话,似乎他们已经是很熟悉的朋友了。

    郁小南看到这个画面只想到两个字,危险!她立刻冲到父亲的身边,“爸爸!”拉完招呼之后,警惕的望着墨导师。就像盯着一个随时会攻击她的野兽。

    郁正义瞥了一眼自己的女儿,感受到她紧绷着的情绪,有些纳闷,他立刻指责道:“怎么没和你的导师打招呼,这么没礼貌。”

    郁小南瞥了父亲一眼,她好像告诉他,眼前的是这个女人会伤害他们。但是她也看到了墨导师投射过来的严厉目光。她吞下所有的无奈,挤出笑容说道:“墨导师好。”

    墨导师温柔的笑了一下,点点头,她又恢复到以前那张温柔的脸,和之前想要杀她的那个墨导师判若两人。

    郁正义对身旁的郁小南说道:“你们导师说你今年学习成绩优异,得以提前回家。而且你们导师有个工作想带你一起去。”

    “工作?”郁小南诧异了一下,不过马上明白过来,恐怕所谓的工作是墨导师想带走她的一个幌子。

    “是啊,听说是为某个活动设计衣服,你看你的导师多器重你。”郁正义说着拍拍女儿的手,给了她一个暗示的眼神。

    郁小南心里特别的难受,明明坐在对面的是个魔鬼,她却还要对魔鬼微笑。表示友好,真是荒诞!她暗暗的抓紧自己的衣角,发泄心里的愤懑,接着说道:“多谢墨导师。”

    “不用客气,小南在学校里就成绩优异。能有她帮忙我真的会省去很多麻烦。”墨导师说这对郁正义笑了笑。

    郁正义一脸骄傲的望向自己的女儿,他完全没有察觉郁小南的焦虑、担忧、紧张和害怕。

    郁小南悄悄的挽上爸爸的手。她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么强烈的感觉到眼前的人是这么的邪恶。在墨导师那张微笑的脸之下,还有一张可怕的脸。她想逃。但是她知道不能逃,爸爸是她唯一最亲近的人了,她不能这么不孝。所以当她决定来这里的时候,就决定了自己的命运,但是她心里还有放不下的人——蒋浩然。她不知道墨导师又和爸爸说了什么,她从新将注意力集中在他们的对话上。

    “我打算今晚就带走她。”墨导师说。

    “今晚?不用这么急吧!而且现在也太晚了些,出去也不方便,不如就先住一晚,明早我命人安排两位的车票。”郁正义大方的说。

    郁小南知道墨导师想离开带走她,越快越好,但是父亲的话让她有个理由拖延一会儿。“对啊,墨导师,我们不用走那么急吧!现在可是深夜呢。”

    墨导师突然望向郁小南,在她温柔的眼神里有着一丝警告的意味,似乎在说:“你敢反抗我的话,就让你父亲死。”

    郁小南只好低下头闭上嘴。

    “是这样的,郁先生,票我都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是只差郁小南了,而且那个活动举办方,也很着急,我们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早去,就能早回嘛!”

    “哦,原来是这样。”

    郁小南看到自己的爸爸意志有些动摇,心里很慌张,她抓紧了爸爸的手臂,“那不如,吃个夜宵在走吧!”她真的不想就这样和爸爸分开,她几乎快一年都没见过他了。

    “对,吃个夜宵在走,也让小南去收拾一下东西。”

    墨导师望向郁小南,许久才说道:“那好吧。”

    郁正义高兴的吩咐仆人赶快去准备。

    “郁小南,你不是要收拾东西吗,我帮你吧!”墨导师站了起来走到郁小南。

    不!

    郁小南在心里尖叫,她有一百个不愿意,但是看到墨导师的眼神,她知道自己不能拒绝。

    宽大的卧房里,墨导师走向那张舒适又蓬松的四柱大床,她轻轻抚摸着浅蓝色的泼墨印花的床罩,似乎手感很好。她微微笑了一下,抬头看到郁小南背靠着门,站在那里。她拍拍旁边的位置,示意郁小南坐到她身边。

    郁小南犹豫了一下战战兢兢的走到她身边,但没有坐下,警惕又带着敌意的望着她。

    墨导师轻笑了一下,站了起来,走向郁小南,“我又那么可怕吗?”

    郁小南本能的后退了几步,依然警惕的望着她。

    墨导师略有些失望的摇摇头,“郁小南,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她说着走到郁小南的后背,抓住她的肩膀,“虽然我很想现在就杀了你,不过,计划有变,我必须完好无损的带你回去。”说完她又走到床边优雅的坐下。“我很高兴,你按我说的做了,否则你的爸爸将会??????”墨导师用手比作刀在脖子上轻轻一划。

    郁小南紧张的吞咽着口水,沉默了几秒钟,“你想要的只是我,所以请你不要对我爸爸出手,还有这个家的所有人。”

    墨导师看到郁小南的表情,诡异的笑了一下。“只要你乖乖的跟我走,一切都不是问题。”

    餐厅里,郁正义正在看一份资料,不远处传来的了脚步声。

    “抱歉,我们来晚了。”墨导师说着,走进餐厅,郁小南跟在她身后,仆人拿着一个皮箱,将它放在大厅里。

    郁小南又再一次勉强挂上笑容,她不想让爸爸看出哪里不对,即使她的心很难受。

    郁正义站了起来,手一挥,示意墨导师入座,“没什么,东西也是刚刚煮好,只是一些清淡的燕窝粥,希望能和你胃口。”说着将手里的资料推到一旁。

    郁小南注意到爸爸的这个动作,走到他的身边,关切的说道:“爸,不要那么操劳了,有时间多多休息一下,我不在的时候,一定要按时吃饭。”

    郁正义诧异了一下,笑了起来,“傻丫头,怎么说的好像你不会回来的似的的。”

    郁小南一听也笑了起来,随即立刻低下头,拿起勺子搅拌着眼前的燕窝粥,她的长发遮住了她的侧脸。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笑的多么的苦涩,多么的勉强,一想到自己可能再也见不到爸爸,眼泪就忍不住掉下来。

    墨导师瞥了郁小南一眼,轻声咳嗽了一下,又摆出她招牌似的微笑,和郁正义聊了起来。

    郁小南听出墨导师的警告之意,偷偷的擦掉眼泪,默默的吃着燕窝粥,感觉手上的汤勺变得非常的沉重。曾经是她最爱的粥,现在却一点味道都没有。

    突然,墨导师尖利的大喝一声:“郁小南,你竟然敢骗我。”一瞬间她就变了一张脸。

    郁正义吓了一跳,不,明白怎么回事。

    郁小南猛的抬起头,却发现一个不明物体冲破窗户从她眼前飞过,带着浓浓的雾气,砸在餐桌上。浓雾立刻将所有人掩埋在其中。

    郁小南完全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人从背后抱住,她害怕的使劲挣扎着,尖叫声在夜晚的别墅里高声的回旋。浓烟弥漫在整个餐厅内,谁都看不到谁了。

    “不要叫了郁小南,我是孙导师。”孙导师捂着了郁小南的嘴,在她耳边小声的解释道。

    郁小南一听是自己熟悉的导师,这才放弃挣扎,孙导师也松开了手。

    “还有我爸爸!”郁小南又补了一句

    “不要担心,有人去救他。”

    郁小南这才乖乖的跟着孙导师跑出餐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