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50章 256“这里是哪里?”
    ,精彩小说免费!

    在她们说话的时候,周围不断的发出声响,似乎有什么人摔倒了,有什么东西在空中飞过,椅子也被踩碎,餐具也不能幸免,当然还有墨导师的气愤的怒吼,接着所有的声音都越来越远。

    郁小南在孙导师的保护下,冲出烟雾,接着她看到客厅里倒在地上的仆人,鲜血从他们的身体里流出了,他们的眼睛孔洞的望着前方。郁小南的胃一阵翻涌,她使劲闭上眼睛,强压着那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孙导师扶着她直接冲出大厅的门,带着咸惺味的海风吹了过来,郁小南这才睁开眼睛,看到校长正和墨导师他们动手。外面还有好多的人,费列罗以及他的那些手下也在这里。

    在校长的身边还有许多其他科系的导师,在和费列罗的手下战斗着,外面的草地已经被打的不成样子,泥土都翻了出来。白色砾石路也被打碎了许多,就连道路两旁的椰子树也有好些被摧毁了。

    郁小南在一片凌乱之中寻找自己的爸爸。他正被另一名导师保护着,一脸惊恐的四处张望。父女在一瞬间发现了彼此,郁小南扑向她的爸爸。

    “爸爸!”

    “小南!”

    孙导师看着他们父女相拥没有阻止,只是密切的关注周围的一切。

    “爸,你没事吧!”郁小南关切的询问,又看了看他,确认没有受伤才真的放心。

    郁正义看着自己女儿倒是颇为担心,也很后怕,“你的导师怎么会突然,就打起来了呢?”

    “因为,那个导师要找我麻烦。她根本就不是好人。”郁小南生气的说。在看到校长他们都来救自己之后,她阴郁的心情瞬间好转,也不再害怕墨导师。

    “你的导师怎么会找你的麻烦,你又做了什么不该过的事?”父亲皱着眉头,一脸的责备。

    “爸,这事现在说不清楚,有时间我在和你解释。”说完她望向了校长。

    墨导师和费列罗两人合力才和校长打成平手,校长那奇怪的魔方突然间变成了利器。将冲过来的费列罗打的直往后退。

    墨导师对费列罗大喊了一声,“改变计划!”接着手里突然多出一个彩球,瞬间被挤破,一秒之后,天空中落下一跟五彩的绳索。

    郁小南见过它,她知道墨导师要跑了,也深知跑掉的人。最难抓,她心里最墨导师的痛恨,迫使她冲过去,但只跑了两步就被孙导师拦下来。

    “太危险你不能过去。”孙导师严厉的呵斥。

    墨导师已经没心力去管别人了,她控制着自己最拿手的风,迫使其他人都不能靠近她。而费列罗和他的手下也在此时,回到她的身边,陆续的抓住了那根绳子,尽管还有一两个人没有回来,但墨导师已经没时间管这些。于此同时大家还将自己最强的念力技能施展开来。

    校长的魔方迅速的转变,变成一个插着刀子的圆球,冲向那根绳子,墨导师眼睛陡然睁大。一股龙卷风凭空出现砸在魔方上,这一击看似狂暴,但却没能完全将魔方阻拦下来。不过它已经为墨导师争取到了时间。

    “郁小南,你欺骗我的后果,会让你后悔莫及的。”墨导师大吼一声。接着被魔方撞到,但她避开要害。随即就消失了。

    一瞬间,什么都结束了。不过魔方还是砍伤了两个人。一个已经死了,一个昏迷中,而墨导师也没完胜而归。

    郁小南听到墨导师的那句话,心里忐忑不安。

    “小南!”突然从另一个方向传来到了蒋浩然的声音。

    郁小南回过头发现了还他,他的身体还没恢复,身上绑着白色的绷带,但是她看到他眼神里的担忧,孙耀廷和邓萧在他的身边扶着走向郁小南。

    “你们怎么跑到这里?太胡闹了!”一个导师突然冲到蒋浩然的身边,训斥着。

    郁正义看着这一片狼藉的家,总觉得一切都太不真实了。“小南。”他唤了一声。

    郁小南又扭头望向自己的父亲,看到他正朝自己的走来,心里很总觉得怪怪的。

    突然之间一声爆炸,从郁正义的身体里爆发出来,他自己毫不知情也完全没有感觉,仅仅一瞬间,血肉横飞。

    郁小南本能的抱住头,但是她离他最近,他的血液几乎全部都喷洒到她的身上。而他的身体,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部分了。所有人都惊恐的望着这一幕,包括校长。

    蒋浩然他们更是震惊,邓萧尖叫了起来。

    郁小南本想去拥抱自己父亲,没想到,一瞬间,一个好好的人,就这样消失了。她望着满地的血肉,还有自己的双手,全都是血,而且是她最亲近的人的血液。害怕和愤怒让她颤抖起来,她感觉到心里有一股力量,一股愤怒的力量在不断的攀升,瞬间冲到她的大脑。她感觉整个世界都红了。

    “啊!”郁小南仰天长啸。

    蒋浩然他们想要冲过来,却被一名导师拉住,“不可以过去,她现在很危险。”

    “但是她需要我。”

    在蒋浩然坚持的时候,烈火在郁小南的身上猛烈的燃烧,夹杂着她愤怒的喊声,越烧越旺,几乎照亮了整片天空。他看到这般景象,自己也楞了,但是更多的是伤心。

    “不好!”在郁小南周围的导师们,大叫一声,纷纷向远处跳开。

    保护蒋浩然的导师,直接扛着他跑向远处。

    一股澎湃的力量从郁小南的身体里爆发出来,迅速的穿透所有的物体,导师们立即打开念力防御。

    最先冲出来的是带着湿气的能量,像波纹一般从她的身体里猛的向外扩散,接着是带着泥土气息的能量,接着第三波是带着树叶清香的能量,最后是带着炙热高温的能量。每一种能量相隔不到两秒钟,而她的身影已经完全掩埋在火焰之中。熊熊烈火照亮了天空,转瞬间,能量波消失,与此同时,火焰也熄灭了。郁小南摇晃了一下,接着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校长望着郁小南瞬间爆发的能量,眼睛里闪过一抹精光,像睿智的学者,突然发现了重大的事情一般,他的脸上有着让人猜不透的表情。

    郁小南在朦胧中,听到一些声音,感觉周围一片白茫茫的好刺眼。

    “她失血过多,必须马上输血。”一个声音焦急的说。

    “可是这里没有血。”另外一个声音为难的说。

    “去外面找人,马上抽血。”另一个声音生气的说。

    哦!血液,太可怕了!郁小南又想起那场掉进血海的恶梦。她讨厌这些声音,转身不停的跑,那些声音变得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不见,于是她放慢了脚步回头望了一眼,身后什么都没有,周围的白色光芒渐渐消失,一个熟悉的公园出现在她的眼前。

    在公园的中央有一个秋千,一个小女孩坐在上面不停来回的荡着,她的爸爸就站在她身后,推着她让她荡地更高。小女孩高兴的咯咯笑着,还不停的嚷嚷,“爸爸,还要再高点!”

    “好,我们再高一点。”在她身后的中年男人笑着用力的推了一把,小女孩荡的更高了,笑声更大了些。

    郁小南认出了他们,那是小时候的她和爸爸。那个时候家里并不富裕,住的是十平米的小房子,爸爸早出晚归,有空的时候,就带她到周围的小公园荡秋千,那是她最怀念的时光。她默默的牵起嘴角。

    “小时候的你,好像比较爱冒险。”

    一个浑厚的男人的声音在郁小南的身边响起,她扭头看到头发里掺杂着白发的父亲。他还穿着最后一次见面时的那套衣服,蓝色的v领毛衣,和千古不变的白色衬衣。

    郁小南轻轻的挽着父亲的手臂,靠在他的肩膀上,“小时候,你也总爱带我去冒险。”

    郁正义笑了一下,轻轻拍拍了郁小南挽着他是手。“长大了,你好像变得胆小了。”

    郁小南略带忧伤的说:“因为你不在我身边了,你跑到工作的身边,所以我变得越来越胆小。

    郁正义望向郁小南,她也回望着他。他有些遗憾的笑了笑,“是我的疏忽,如果你妈妈还在的话,也许会不一样。”

    “妈妈!”郁小南喃喃的说了一句,脸上又布满了忧伤。

    “我一直都在你们的身边。”一个温柔的声音在郁小南的另一边响起。

    郁小南猛的扭过头望了过去。一张略显年轻的脸,大大的眼睛,弯弯眉毛,还有一头深棕色的长发披在背后。她微笑的模样在郁小南的脑海里想象过千百万次,但还是在遇见的时候惊讶了一番,她的皮肤白皙面色红润,想当年一定很多人追。

    那个女人轻轻的握住郁小南的手,温柔的看着她,“我知道我从没尽过做母亲的责任,从小我就不在你身边,但是我一直在这里看着你们。小南,你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她说着宠溺的抚摸着郁小南的头发,溺爱的眼光将郁小南包围着。

    “妈妈!”郁小南不用怀疑眼前的这个女人,因为她们拥有着许多的相似之处。一样的鼻子,一样的皮肤,还有一样的头发。她无法在多想,用力抱住了这个女人——她的妈妈。她的眼泪抑制不住的流下来,这曾经是她期盼已久的画面。

    郁正义也同样望着这位已故的妻子,微微的笑着,那笑容里饱含着许多的情感和心酸。

    “小南!小南!小南!”

    突然,一个焦急的声音在空中响起。那个声音是如此的伤心、难过,郁小南立刻认出了那个声音——蒋浩然。她推开了母亲的怀抱,望向声音的方向,只有回音,不停的在周围响着,她心里很诧异。

    “孩子,你该走了。”郁正义拍拍郁小南的肩膀,温和的说道。

    “不,我要和你们在一起。”郁小南坚持。

    那个女人轻柔的捧住了郁小南的脸,柔柔的对她说:“小南,你不属于这里,在另一个地方还有人在等你,你和他会走完剩余的人生,到那个时候,我们会再相聚的。”她说完轻轻吻了郁小南的额头,缓缓地松开了手。

    郁小南明白妈妈说的是谁,蒋浩然的声音再次响起,透着浓浓的伤感,她的心左右为难。她抓着爸爸和妈妈的手,却又不停的回头。

    “可是,我??????我还好不容易才和你们团聚,我??????”郁小南几乎要急哭了,蒋浩然的声音变得更加的急促,她的心摇摆不定。

    “小南,爸爸一直相信你是我最骄傲的孩子,记住!在这个人世间。有些路是非要单独一个人去面对的,单独一个人去跋涉的,路再长再远,夜再黑再暗,也得独自默默的走下去。没有爸爸和妈妈的日子里,你要坚强,要勇敢!”郁正义说到这里,身影渐渐模糊起来。就连他身边的妻子也变得不再清晰。一瞬间,他们的身影仿佛倒退了几十米,并且还在急速的倒退。

    郁小南流着泪拼命的喊着:“爸爸,妈妈,不要丢下我。”

    “要记住,要坚强,要勇敢!”郁正义和他妻子的身影消失。只有声音还回荡在郁小南的耳边。

    “不!”郁小南猛的坐了起来睁开眼睛,双手伸向身前,努力的想要抓住什么,但是她什么都没抓住。她只看到了一个白色的房间。

    “小南,你怎么了?”蒋浩然急切的抓住郁小南的手,将她拉到身边。看到她的脸颊流下了两行热泪,他心疼的为她轻轻抹去。

    郁小南突然清醒过来,看到蒋浩然深情的注视着她,他身上的绷带已经少了许多,但是脸上却显得很消瘦,嘴唇周围也冒出了一些胡渣。他的样子看着真让人心疼,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只想留在父母身边是多么的伤他的心。

    她松了一口气,紧紧的抱住蒋浩然。蒋浩然也抱住了她。但两人却碰到了对方的伤口,他们同时痛的缩了一下。她想要放开他,但是他却没有让她这么做。

    蒋浩然有力的手臂依然圈着她,“你终于醒过来的了,你知不知道你睡了多久?”

    郁小南轻轻摇摇头。

    “七天了。这七天里我们都到担心你。”蒋浩然心疼的说。

    七天了!郁小南不知道自己睡了那么久,感觉只有几个小时而已。“这里是哪里?”

    “学校的医疗中心。你家的房子被毁坏了一部分。而且那里也不适合治疗,校长就带你回到学校了。”

    郁小南轻轻的推来了蒋浩然。“你知道我刚刚看到什么了吗?”

    蒋浩然摇摇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