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51章 257有些事无法预测
    ,精彩小说免费!

    “我看到爸爸妈妈了,”她说着笑了一下,“感觉好真实,那一刻我真的很想和他们在一起,永远!”

    “小南,你??????”

    郁小南按住了蒋浩然的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她很抱歉的笑了一下,抚摸着他消瘦的脸,“你放心,我还是回来了,回到你身边了,是你的声音将我带对来的。我已经失去太多了,我不想再失去你。”

    蒋浩然握住了她的手,轻轻的在她的手指上吻了一下,“我也不想失去你。”

    突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还没等郁小南答复门就开了,邓萧大大咧咧的走进了,一进了就发现郁小南望着她,她先是一愣,然后大喊一声:“小耀,小南醒了。”

    孙耀廷也跑了进了,看到郁小南和蒋浩然正望着他们微笑,自己的也笑了起来。“郁小南同学呀,你可算是醒了,都快把大家急死了。”他说着将手里的水果放到床头柜上。

    邓萧立刻冲过去一把抱住她,“你可太能睡了,都七天了,我以为你不会醒过来了,看来蒋浩然的呼唤比较有效果啊。”她说着调侃的望向蒋浩然。

    郁小南被她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微微低下头。

    “怎么了,你是羡慕还是嫉妒?”蒋浩然也开起玩笑。

    “我哪敢啊,怎么也比不上你的魅力大啊!是吧!小南”邓萧说着故意用手肘捅了郁小南一下。

    郁小南羞涩的狡辩,“哪有,你们对我也很重要的。”

    “我才不信呢,每天我都来,你怎么不在我来的时候醒啊,偏偏在蒋浩然来的时候醒啊,这不是明摆着的嘛!对吧,小耀!”邓萧说着又跳到孙耀廷的身边,孙耀廷立刻很肯定的点点头。两个人基本上是一个鼻孔出气的。

    蒋浩然看着他们笑了笑,很感受他们的到来,让郁小南暂时有了笑容,忘记伤痛。“你们是来看笑话的,还是来说笑话的啊?”

    邓萧一听,跳了起来,“哦,对了,差点忘了正事,第一件事,你们两人的学业学校给予保留学籍。第二件事,我们过来是和你们暂时告别的,今天已经是离校的日子了,我和小耀都必须回家。虽然我很想留下来陪你们,但是导师不准。”邓萧有些不舍的说。

    “是吗?时间过得这么快,这一年有结束了,却不是大家想的那样,安安静静的结束。”郁小南有些感慨的说。

    “是啊,不过,不久之后,我们会在塔星城堡等你们的。”邓萧说着露出灿烂的笑容。

    又过了一个星期,郁小南看着大家都离开校园,这个往日里热热闹闹的校园里也变得安静许多。而她的伤势也痊愈了。只是她的心还没能痊愈,所有的伤痛都被她埋藏在内心最深处,不去触碰它,这样她的心会好过些。

    在病房里,她正在忙着收拾自己的衣服。忽然一个有着蝴蝶翅膀的精灵轻轻的坐在窗户边上,望着郁小南笑了一下,谁手丢出一面水做的镜子,旋转着飞到郁小南的面前。

    郁小南正低头整理衣服,突然看见自己的脸,吓了一跳,猛的往后退,惊恐的望向四周,最后在窗台上发现了妖玉。她正翘着二郎腿,笑望着自己。

    “妖玉?”郁小南显得很意外,“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我已经来看过你好几次了,只不过不凑巧,每次你都在睡觉。”她说着从窗台上跳下来,走到郁小南的身边,语气突然变得温柔许多,“你的事我都听说了,真的很好可惜,我当时不在你身边。”

    郁小南笑了一下,“就连海腾月都没办法打赢,即使你在也不会好到哪里的。”

    妖玉听了很不高兴,“好歹,多个人多份力量嘛!”

    “好了,不要在说这个事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郁小南询问道。

    妖玉眨了眨眼睛,热切的望着郁小南,“你要去哪里,带上我吧!”

    郁小南有些不解,“你和我已经没有契约关系了,你不用跟着我的,你是自由身。”

    妖玉失望的吁了口气,接着继续说:“我是自由身,没错,可是,跟着你似乎更有趣,你的经历比别人丰富多了,我想和你一起去冒险。你要不要带着我?”

    郁小南没想到妖玉会这么想,她也没听说过,结束契约的精灵还会找原来的主人。

    妖玉见她很意外,笑了一下,接着看到她指甲上的红点,指了指那个指甲,“这个空间不是正好没有精灵吗!我就暂时待在这里吧!”她说着就要飞进去。

    海腾月却突然在没有召唤的情况现身,伸出金色的指甲指着妖玉的额头,“你想跟就跟?这里是你说的算吗?”

    海腾月霸道的气势让原本信心满满的妖玉,变得矮了一节,她一动不动的望着海腾月,深深的感觉到恐惧,是那种对于强者的惧怕。

    海腾月迅速的扫了她一眼,“不过就是个三色高阶的精灵,”说到这里她眯了一下眼睛,笑了一下,但是这个笑容并不友善。

    郁小南无奈的站到两人中间,拉开了海腾月的手,“海腾月,她是我以前的精灵,你就不能友善点。”

    “我知道,不过她也就是个过去式而已,还回来干嘛!叙旧吗?”海腾月说着冷笑了一下。

    妖玉不敢说话。郁小南瞥了一眼极度害怕的妖玉,“是我让她来的。”

    海腾月诧异的望向郁小南,“有了我还不够吗?”

    郁小南的眼睛在海腾月和妖玉之中徘徊了一下,最后落在海腾月的身上,“因为我需要力量,希望妖玉跟着我。”

    “她才三色而已!”海腾月不能理解的指着妖玉叫了起来。

    “当初的你也只有五色啊!可是现在呢!”郁小南迅速的反驳。

    海腾月闷哼了一声,双手抱在胸前,沉默了一会儿,郁小南和妖玉一直看着她。许久,她才望向妖玉,“好,你想留在她身边也可以,不过以后你得听我的。”

    妖玉立刻高兴的点点头,黑色的瞳孔里写满着喜悦。

    郁小南在一旁扬了扬眉头,笑着说道:“海腾月,你不是也得听我的嘛!”

    海腾月猛的望向郁小南,想要反驳,却又找不到最有利的话语。最后在寻觅了脑袋里所有的词汇也没有结果之后,她正了正脸色,说道:“不管怎么样她都要听我的。”说完又恢复常态,颇有气势的瞥了妖玉一眼,接着回到精灵空间里。

    妖玉这才松了口气,望向郁小南,“小南,你的精灵还真强悍啊!”说完她和郁小南相视一笑,也飞进那个空着的精灵空间。

    郁小南的指甲上又浮现出妖玉特有的蝴蝶花纹,她又看了看旁边那个有着金色箭的指甲,笑了一下。

    “哇哦,收服两个精灵感觉如何?”

    有个声音从身后传来,郁小南转过身,看到蒋浩然靠在门边,笑望着她。她耸耸肩,笑着说道:“感觉很好。”说着又继续收拾自己的衣服。“你什么时候出现的?”

    蒋浩然很自觉了走了进来,也帮着她收拾起来。“就在你对海腾月指着你的妖玉的时候。”

    郁小南将最后一件衣服塞进皮箱里。这才抬头望向蒋浩然,“来了也不出声,是想看好戏吧!”

    蒋浩然笑着说道:“答对了。”

    郁小南皱了皱鼻子,将自己的皮箱拉好拉链,“好了,我们该走了。”

    蒋浩然突然拉住了郁小南的手,脸色的笑意也收敛了一些。他注视着郁小南,想要看穿她的心。“你真的没什么事?”

    郁小南笑望着他。“你怎么了?问这个问题?”郁小南隐约感觉蒋浩然想要触碰她不想触碰的那部分情感。

    “这些天我们一直在一起,虽然你的伤好的差不多了,但身体的伤痛比不上心灵的伤痛吧!”

    郁小南脸上的笑意也缓缓的收敛,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子,忽然她想起这双鞋是爸爸在她考进博雅夜灵的时候,特意买给她的礼物。她突然捂住眼睛。跌坐到床边。

    蒋浩然走到她身边,轻轻的揽着入怀,这些日子,他没有见多她哭过,她每天都在欢笑,对每个人她见到人欢笑。好像她身边从没发生过痛苦的事,但是在那种欢笑的脸孔之下,隐藏着深深的痛楚。他知道,笑的最大声,不一定真的快乐。

    “小南,不要在强颜欢笑了,我希望你痛痛快快的哭一场,然后。从新开始生活,忘掉过去的不愉快。”蒋浩然轻拍着郁小南的背,轻声的说。

    郁小南的头倚在蒋浩然的肩膀上,她是觉得很痛苦,也想哭。只是,哭不出来。“浩然。我哭不出来,真的。我也没办法忘掉过去的一切。至少现在没办法,我的心只有一个念头——报仇!”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郁小南的话音里透出深深的恨意。

    蒋浩然捕捉到她情绪的变化,轻轻的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望着眼前的郁小南,感觉很心疼,但他看出了她眼里的坚定,也许就是这份坚定的信念让她暂时不去想痛苦的事,这也是件好事。他又露出笑脸,“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在你身边。”

    郁小南感激的望着他,在她准备说谢谢的时候,方导师站在门口,急促的敲了敲门。“两位,在不做,我们就要错过最后一班车了。”

    两人立刻起身,拿起行李跟着方导师走出了医疗中心。

    外面竟然下起了雪,轻轻柔柔的飘落到地面,郁小南围好围巾,拉起自己的皮箱,握紧了蒋浩然的手,一起朝花海一阁走去。

    郁小南望着前方的方导师,她还是一身的黑色,厚实的黑色呢子大衣,和皮靴,以及一条黑色的围巾。不过除此之外,她的大衣上还多了一个银色几何图案的胸针,总算有点别的颜色了。

    “你们快点,十五分钟之后火车就要开了。”方导师拎着一个不太大的旅行包,回头对他们两交代了一句,又马不停蹄的向花海一阁的方向走去。

    郁小南和蒋浩然礼貌的答应了一声,依然落在后面。郁小南向四周望去,学校里已经没有学生逗留了,除了他们,这里安安静静的,就连那栋被炸掉的教室也安静的待在那里,学校还没时间复原。所有的建筑都蒙上一层厚厚的积雪,像披上一成白布,就连不远处的公共休息室的顶部都是一片的白色。郁小南感慨的望着这些建筑,心里默默的将这一切都记在脑海里。也许有一天她还会回来,也许,不会!

    在一辆冒着蒸汽的火车里,坐着为数不多的人,这些人都是学校的工作人员和露云小镇的店员,他们都是赶着最后一班车回家的。

    郁小南和蒋浩然坐在方导师的对面,他们三人彼此沉默的坐在这节车厢里。郁小南伸长脖子向周围瞥了一眼,空空的座位,空空的走道,他们是这节车厢唯一的乘客。火车的轰鸣声透过车窗传了进来,尽管这声音并不大,但是就现在这个气氛来看,声音还是挺清晰的。郁小南又挪了一下身子,换了一个姿势,这是她第十次换姿势了。

    蒋浩然抓住了她不太安分的手,询问的望向她。

    她对他报以微笑,最后又望向方导师,心里犹豫了一下,最后开口说道:“对不起,方导师。”

    方导师平静的将视线从窗外的景色转向郁小南。蒋浩然也诧异的扭头望向她,不明白她说这个是什么意思,不过几秒钟之后,他就想明白了。

    “很抱歉,我曾经怀疑你才是学校里的敌人。我们还私自去你的办公室查看过。”郁小南解释道。

    方导师默默的将手放到膝盖上,身体靠向椅背,这才缓缓的说道:“其实一开始我就发现你们的小动作,不过我不知道你们的身份,在你们看到那份有关我的审讯资料之后,我就开始留意你们,我担心你们因为好奇心而被卷入这个事件中来,不过,有些事无法预测。”

    郁小南露出很后悔的表情,低着头,望着她和方导师之间的那张小桌板,回想起以前的片段,突然觉得很奇怪,在发现那段审讯资料的时候,她也有过疑问,只是当时被那段资料吸引过去其他的没多想。现在想来,也很奇怪,为什么唯独打开的是那个柜子,唯独掉出来的是有关方导师的资料。

    在她思考的时候方导师继续说道:“其实你们发现那份资料也是个圈套。”

    郁小南抬起头饶有兴趣的望向方导师。蒋浩然也表现的很想知道答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