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52章 258我不会帮你的
    ,精彩小说免费!

    方导师望向他们两人,继续说道:“是墨导师,是她安排了这一切,将你们的注意力吸引到我的身上。当然这些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一直以来,校长就交给我一个任务,找出学校的内鬼,我调查了许多人,墨导师其实看起来真的很没有嫌疑,能力不强,没事的时候只喜欢买买花。”

    “花店的老板是她的手下。”郁小南几乎脱口而出,说出口之后,才发现自己打断了方导师的话,有点不礼貌,又立刻闭上了嘴。

    方导师点点头,并没有因为郁小南的突然打断而显得生气,“是的,花店的老板是她的手下,不过也是在你离开学校之后我们才发现的。她把一切都隐藏的太深、太好,不过我一直都在怀疑她,这一点她似乎也知道,所有才设计你们发现有关我的那段资料,借以转移目标。”

    郁小南恍然大悟,原来墨导师在为她自己引开嫌疑。

    “其实在月蓝国,有一种隐力经文,只要用念力将这种经文刻在任何饰品上,就可以掩盖佩戴者的实力,使用的念力越强,隐藏的实力也越多。不过这种经文,在我的记忆力已经消失不见了,看来墨导师的身上就有一份。”

    郁小南听的如痴如迷,她从来都没听说过这样的东西,感觉还神奇。

    “真没想到,世上还有这样的东西,怪不得墨导师看起来实力不如其他的导师强,但是真正与她对敌的时候,她会那么厉害。”蒋浩然感慨的说,他可是亲身体验过的人,很有发言权。

    方导师也点点头,“永远不要低估一个人的能力,这点你们也要记住,特别是你——郁小南,因为你是预言之人。”

    郁小南苦笑了一下,就因为那个预言,她失去了很多,先是沈魏宁和小金,接着是她的父亲。因为预言,她的命运变得越来越沉重。

    “我真希望我不是预言之人,这样就不会有那么多人离开我。”她的模样变得有些颓废,眼神也暗淡了下来。

    蒋浩然望向郁小南,“你还有我,还有邓萧和孙耀廷,还有许多关心你的人,你不是一个人的。”

    郁小南回望过去,他琥珀色的眼睛里流露出来的真情,让她沉痛的心,得到丝丝温暖。

    方导师望着他们羡慕的说道:“也许身为预言之子,真的很沉重,不过你的确不是一个人。”

    郁小南望向方导师,礼貌的笑了一下,“也对,还有乌狄娜和沈魁星,不过,不管最终会是谁,我都不会放过墨导师。”说到最后的,她咬了咬牙,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火车还在轰隆隆的奔驰着,最终他们来到了郁小南的家,蒋浩然在中途转回到他自己的家,当然是在郁小南百般劝说之下才离去的。

    郁小南和方导师再次来到这栋海边的别墅,太阳正炙烤着大地,不少工人在加紧抢修房屋和砾石路。

    郁小南绕开他们,在烈日之下,找到了张管家,他是为数不多的幸免于难的家人。

    张管家也正忙活着,看到郁小南立刻迎上去。“小姐,你可算是回来,家里有一推的事需要你定夺呢。”说着就将她们迎进屋子里。

    方导师脱下了外套,又脱下了毛衣,接着挽起袖子,“这个地方,真好过冬,一点都不冷。”

    郁小南笑了一下,为将人介绍一番,“这位张管家。这位我的导师,请好好招待。”最后不忘吩咐一句。

    “是。”张管家恭敬的答应了一声立刻吩咐其他人过来招待。

    “不用招呼我了,又什么事你还是赶紧去处理,我们要尽快起程。”方导师说着坐进柔软的杏色真皮沙发里。

    郁小南点点头,朝楼上走去。

    郁小南坐在爸爸的书房里,坐在他常常办公的那张椅子上,眼里从门口移到正前方的书架,又从书架移到正对着门的一组沙发。最后落在身前的书桌上,这个房间的摆设一点都没被破坏。所以笔都放在桌子的左边,因为她的爸爸是个左撇子。

    她倾身向前拿起笔筒里的一只钢笔,金属外壳让它入手的感觉很冰冷。她想象着爸爸每次拿起这支笔,在纸上写写画画的情景,回忆让她感到无比的沉痛,不自觉的又开始叹息。

    忽然。敲门声打断了她的回忆,一名穿着整齐白衬衫提着公文包的男人走了进来。“你好,我是郁正义的私人律师,我姓姜。你是郁小南小姐吧!”

    郁小南站了起来,“我就是,请坐吧!姜律师。”说着指了指对面的座椅。她一直在等这个律师。

    姜律师将郁正义名下的各项财产都转到了郁小南的名下,包括他的报业和几家杂志社。

    郁小南签完所有的文件,合上了笔盖,“那么这样就可以了?”

    “是的。”姜律师开始收拾他的那些文件。

    郁小南咬了一下嘴唇,郑重的望向姜律师,“我还有个请求。”

    姜律师抬起头,微笑了一下,“乐意效劳。”

    “我想签一份遗嘱。”

    这让姜律师有些意外。“你现在还很年轻,没有这个必要。”他礼貌的给她意见。

    郁小南转着手里的那支钢笔,“人生总有许多无法预料的事发生。”

    姜律师表示理解的点点头,想了一下,说道:“如果这是你考虑好的。那我也不会阻拦。”说着拿出了笔和纸,准备记录。“你可以说了。”

    郁小南停止了转笔,郑重的说道:“我如果三年之后没有回来。我想将这栋房子捐给孤儿院,报业也转到郑叔叔的名下,他一直都是我爸爸最好的帮手。”

    姜律师迅速的在纸上记录着,然后抬起头,“就这些?”

    “就这些。”

    “不行!”突然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传来,接着一个穿着鲜艳印花裙子,带着金耳环和金项链的女人快步走了进来。

    “四姑妈!”郁小南皱着眉头站了起来,望着门口的不速之客。

    四姑妈很不客气的走到休闲沙发上一坐,随手将华丽的链条包丢在旁边。“郁小南,你脑袋被门挤了吗?什么叫把报业转到郑启发名下,你昏头了吧!”四姑妈言语犀利,或者说很不客气,连眼睛也睁大了起来,她那头齐肩的短发也被烫卷,像是一个被激怒的雄鸡,竖起了脖子上的毛。而且四姑妈这个人生来就是个圆脸大眼睛的人,眼睛这么一瞪,那双棕色的眼珠似乎都快瞪出来了,模样颇为凶狠。

    郁小南从以前就不喜欢这个四姑妈,向来就是她最凶,也数她嗓门最大,骂起人来,毫不嘴软,先在气势上占了上风。

    还没等郁小南回话,四姑妈继续高声说道:“就算你要捐也应该捐给我们这些亲戚啊你!那个郑启发算什么人啊!”

    郁小南望着趾高气昂的四姑妈,在她的脸上只看到两个字:金钱!她似乎并没有为郁小南的爸爸感到伤心,她只惦记爸爸的家业,真是人走茶凉,她的心里凉飕飕的。

    姜律师站了起来,礼貌的说道:“郁小姐是郁正义的合法继承人,她有权决定这些产业的去向!”

    四姑妈突然转向姜律师,又是一嗓子的激愤,“我们的家事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外人才插手了?”

    姜律师淡然的一笑,“我的确是个外人,无法插手你们的家务事,不过作为郁小姐的法律顾问,我有权利告诉她什么是她应得的,什么是她可以做的。”

    四姑妈气的立刻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叉着腰,手一指,“你,你??????”她突然变成了结巴,想找些词来反驳,却没有什么合适的,一时间语塞。于是她将怒火转向郁小南,“小南,不管怎么说,你总不会希望你爸爸的产业落到外人手里的吧!”

    “如果那个外人能把这份产业发展的很好,有何不可?”郁小南平静的反问。

    “你傻呀!”四姑妈气的快步冲到郁小南的身边,戳了一下她的脑门。“白白的把钱送给外人。”

    郁小南最讨厌被人戳脑门,她嘭的一声站了起来,差点撞翻了椅子。她怒视着四姑妈,理性和感性在心里挣扎,最终她压下了心里的火,长辈毕竟是长辈,“四姑妈,你来这里不会是来对我说教的吧!”她冷漠的说道。

    四姑妈看到郁小南突然站起来的时候,明显楞了一下,因为她看到了郁小南眼神里的怒火,但是没多久郁小南就屈服了,她又变回趾高气昂的模样,迅速的扫了扫旁边的姜律师,“麻烦你暂时回避一下!”四姑妈用了命令的口吻。

    “不必!我还有事要让他帮忙。四姑妈,你有话请直说。”郁小南立即否决了四姑妈的提议。

    这一句话到让四姑妈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脸色也变的不太好,她咳嗽了一下,正了正脸色,说道,“小南,我们都是一家人对不对!”

    郁小南礼貌的挤出一丝笑容,心里却说:什么一家人?没事就跑来要钱,有事就跑的比兔子还快,这算什么家人!

    “四姑妈,你到底想说什么?”郁小南问。

    四姑妈瞥了一眼姜律师,立刻拉着郁小南走到书柜旁,远离他,然后小声的在郁小南的耳边说道:“你爸当初借了我的钱,一直都没还给我,现在他突然去了,我得告诉你说一声。当时借钱的时候太急了,没有签什么字据。本来一家人也不需要什么字据,但是你也得知道,对吧!”

    郁小南从没听爸爸说过这件事,她保持怀疑,“不可能,我爸从没和我说过。”

    四姑妈听到这话,很生气的叉起腰,瞪视着郁小南,嗓门又高了起来,“郁小南,我借钱给你爸爸那会儿你还小,他有必要跟你说吗?”

    姜律师远远的看着她们,虽然有些距离但他还是听到了她们的谈话,也不是他刻意要听,实在是说话的人,嗓门太大。

    “四姑妈,我看你又是去哪里赌输了欠了一屁股债,想来我爸爸这里要钱吧!”

    四姑妈眼神闪烁,还不停的摸她的耳饰,郁小南很熟悉她的这个动作,每次一发生什么事被爸爸说中,她都会这样。郁小南心里感到很痛心,四姑妈从年轻的时候就爱赌博,如果不是她的这个恶习,她的丈夫也不会和她离婚,她的小孩也不会变成单亲家庭的小孩,每次郁小南去看望那个妹妹,都觉得她好可怜。

    “小南,其实,这一次??????”

    还没等四姑妈说完,郁小南摆摆手,走到窗边背对着她,“我不想听你的那些理由,总之,我不会帮你的。”

    四姑妈转向郁小南,眼神有些哀怨,接着看到她背对着自己,又当着外人的面对自己毫不留情,眼神变成了愤怒。“郁小南,我好歹是你的四姑妈,怎么说我们都是亲人,你爸爸在的时候,也没这样对我的,你现在是怎么了!翅膀长硬了,就敢对长辈这么无礼吗?”

    郁小南厌烦的扭过头望向四姑妈,“我爸爸帮你,是希望你改过自新,不要再深陷其中。可你呢?你做到了吗?”

    四姑妈咬着牙,望着郁小南,许久之后,狠狠的说道:“好,郁小南,别怪姑妈没有警告你,年轻气盛,又不懂得拐弯行事,你早晚会吃亏的。等到那一天,你可别来求我。”

    郁小南眼见这位四姑妈不惜撕破脸皮,自己也不在畏惧她,理直气壮的说:“你放心,我在怎么穷困潦倒也不会去求你,我还有事,好走不送。”郁小南说完转身面对窗户,不在理会四姑妈。

    四姑妈气的快把自己的牙咬断了,她没想到郁小南会这么不顾情面,让她吃了闭门羹,她不甘愿的抓起自己的包包,正了正脸色,接着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走出书房。

    郁小南这才重重的跌坐到椅子里,苦涩的笑了一下“你看到了,我的家人,就是这样的。”

    姜律师走到她身边拍拍她的肩,也重重的叹了口气,“上天给你关上一扇门,一定会给你打开一扇窗,没有他们,你还会拥有其他美好的一切,不要灰心。”

    郁小南对她报以微笑,“谢谢,耽误了你这么长的时间,我们继续吧。”

    十分钟之后,郁小南将姜律师送到大门口。

    姜律师走到门口,有些犹豫的转过身,“不好意识,我还是忍不住想问一下,你为什么限定的是三年,你不打算留在这里吗?”

    郁小南笑了一下,“很难说。也许接下来我要走的路会是一条有去无回旅程,这也说不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