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56章 262“你不练了?
    ,精彩小说免费!

    郁小南又来到了那个小山谷。郁湄拿出一本手掌大小的书递给她。

    “这是最适合你们的合并技法,叫做幻影之牢。叫出海腾月。你们的一起看。”

    郁小南唤出了海腾月,打开这本书。与其说是书,不如说是一种特殊的卡片,因为它只有一页,而这一页却非常厚,只见页面的左边写着幻影之牢这四个字,下面还有一些注解:此技法专为幻系精灵所创,能将敌人控制在自己的幻影里。看完这些她又望向右边,突然右边出现一个漩涡,她眨了眨眼睛,天旋地转,她立刻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片灰绿色的空间里,正对面站了一个人。

    “这本书的作者还真有用心,竟然用吸力叫我们进来。”海腾月的语气有些讽刺的意味。

    郁小南诧异的朝那人走近,这才看清她的容貌——一个留着长发并且精心打扮的女人,看样子她并不怎么漂亮,但身姿曼妙。

    那人缓缓的开口,“幻影之牢是最不易被察觉的攻击技能,只要你能熟练的运用,并且对方的能力并不比你高的情况下,你能禁锢更多的人。牢记念力运行的轨迹。将与精灵之力结合的能量涌向心脏。”那人说完之后额头上冒出一股可见的能量体,在眉心处顺着左边眉骨向下经过左边脸颊,接着滑向心脏。

    郁小南感觉很奇异,她能看到女人身体里的血管,每一个根都很清晰,而且也能看到她心脏在跳动。接着能量体力再次从心脏涌出来的时候,进入一条血管。她看到那股能量顺着血管一直转向左边手臂,最后涌向无名指。接着那人一抬手,手指的前方喷洒出一股白雾。而这些白雾像一个巨大的碗,瞬间扣下来,然后缩紧,就像一个自动伸缩的口袋,将目标罩进去。

    “看清楚念力经过的那根血管。”那个人又补充了一句,所有的一切又继续从来一遍,这一次,速度变的快了许多,但还是在郁小南可以看清的范围之内。接着又重复一遍,这次又加快。连续五次之后,一切快的眨眼间就完成了。

    “幻影之牢发挥到最高境界是无形的。”接着那个人又涌出了能量,郁小南只能凭感觉来查看她的能量在运行,接着那个女人一抬手,什么都没有出现。

    郁小南惊讶了一番,眨了眨眼睛,一下子她又从书里跳了出来。海腾月还在她身边,两人对望了一眼。

    “怎么样?看明白了吗?”郁湄走到她们身边问道。

    两个人都点点头。

    “好,那么开始吧!”郁湄说着退到几米之外。

    海腾月瞬间化为面具,郁小南又回忆了一遍当时看到的念力轨迹,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无名指,定了定神,念力从额头涌出,海腾月的灵力也汇聚而来。两股力量碰撞在一起,刚开始显得有些不稳定,行进的过程有些不能融合。郁小南感觉到额头涨涨的,还有些痛,她专心控制着这个力量,将它顺着左边眉骨滑向心脏。

    “小南,快停下,我们这次融合的不稳定,再继续会有危险的。”海腾月在心里对郁小南喊道。

    “没关系,我们不是没有被弹开嘛!证明我们还是可以的。”郁小南希望尽快成功。

    “这样不行的,快停下。”海腾月感觉到郁小南已经将念力涌入心脏了,突然一下,郁小南眼睛睁大,心脏犹如被利器刺入一般的痛疼,她整个跪在地上,身子都蜷缩起来,手掌捂着胸口。

    海腾月立刻跳了出来,“你怎么了?”

    郁湄也赶了过来,“怎么回事?”

    “她硬要逞能,刚开始融合的不够稳定,就能念力涌入心脏,那里能受得了。”海腾月直言不讳。

    郁小南还蜷缩着身子,喘着气。郁湄这一次没有破口大骂,她拍拍郁小南的后背,“不要太心急,我们还有时间。”

    郁小南喘着气抬起头,额上已经冒出了汗。她看到郁湄理解的表情,又看到海腾月气愤的盯着自己,她平复了自己的呼吸笑了笑。“我知道了,再来吧!”她说着从新站起了。

    枯燥的修炼,一遍又一遍光是想要没有痛楚的将念力涌入心脏都是一件困难的事,郁小南现在明白,这个技能有多么的困难。

    时间飞逝,他们从早上一直训练到晚上入夜,睡觉几乎成了最奢侈的事。运气好能睡五六小时,运气不好的,只有一两个小时,而所有人中邓萧的能力是最低,于是她比所有人睡的都要少,偏偏她又很爱睡觉。

    每天早上吃早餐的时候,郁小南都能看到拖着疲倦身体回来的她,眼睛下面一圈的黑眼圈,啃馒头的时候头一直往下掉,一不小心掉到碗里,满脸的米饭,她大叫一声清醒过来。

    所有的人都望向她,沉默了一秒之后,爆笑连连,殷塔塔笑的捂着肚子直拍桌子。郁小南想忍住笑,结果无奈没忍住,捂着嘴也笑了起来。

    孙耀廷一边笑一边递上纸巾帮她擦脸。

    邓萧气愤的抓起纸巾使劲的擦脸,还大声的质问:“笑什么啊!没见过用脸吃饭的。”

    “哈,我们还真没见过。”殷塔塔笑的前抚后仰,使劲往后一靠,椅子砰的一声往后倒去。

    这一幕发生的很快,本来笑声不断的餐厅,突然变得鸦雀无声,接着大家都跑过去看她怎么样,却发现她自己躺在椅子上笑了起来,大家也跟着笑了起来。一屋子的人笑的全没了形象,也引来的大家的导师。

    导师们一顿呵斥之后,大家又开始了修炼。

    他们就这样,三不五时的发生点笑料,缓和大家枯燥乏味的生活。一个月之后,郁小南已经能控制念力进入心脏而没有痛感了,这一次她准备进入下一步,涌进血管。

    人类身体的血管众多,郁小南的念力犹如眼睛一般窥视里面的情况,在繁复的血管中好不容易才找到正确的那一根。她和海腾月将能量融合,涌进心脏,接着涌向那根血管。

    能量一进入血管里,郁小南就感受到一股快要爆炸的痛感,仅仅是刚刚进入的那一瞬间就让她涨红了脸,她强忍着。但是再进一步的时候,郁小南痛的差点晕了过去。无奈,一切只好再来。就这样反复的痛着,痛到不行了又停下来,如此修炼了一个月,能量进入那条血管仅有几厘米。而这时,念力的修炼似乎也有了进步,她已经跻身七色念力的行列了,不过她也听说蒋浩然早就进入七色中阶了。

    大家都在刻苦的训练着,没日没夜的训练。

    而殷塔塔也在和大家一样,不过她的训练似乎比较特殊,除了每天例行公事般的念力修炼之外,还有隐力的训练。

    月老稳坐在在一块大石头上,闭着眼睛,似乎在闭目养神,突然,他睁开眼睛,手指往右一指,一阵风涌出掌心,有什么东西在空中摇晃了几下,显出形体。

    殷塔塔控制着飞行器,摇晃着降落到地面,伴随着她的尖叫声。落地之后她就冲了出来,没好气的指着月老说道:“你就不能忽略我一次吗?每次都被你发现。我在那学校里的时候都没被发现。怎么一到你这里就那么背啊!”

    月老客气的说:“博雅夜灵的校长,专攻的是音律,他的感知力也不算厉害,跟我当然不同。”

    “切!”殷塔塔不服气的哼了一声。

    月老缓缓的从大石头上走下来,“其实你现在的能力,隐藏你自己到月蓝国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只要不遇到十色以上的人。不过你这一次和他们一起去,就需要将他们六人。连同你一起隐身,这对目前的你来说还是办不到的,所以你还要继续练习,直到你能完全在我警惕的状态下隐身,我们才能进行下一步。”

    殷塔塔虽然摆出一副臭脸,还在不停的抱怨,但她最终还是回到飞行器里。继续练习。

    半年之后。

    殷塔塔再次被月老一掌给指了出来。摇晃着落地之后,在飞行器里已经多了许多的木头。她喘着气,走出飞行器,“我不行了,我要休息会儿。”说完直接躺到地上闭上眼睛,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月老走到她身边。和颜悦色的说:“今天就到这里吧!你已经进步很多了。下一次我会找几个人进来让你实战一下。”

    殷塔塔猛的睁开眼,坐了起来,“还要实战?现在不是在修炼吗?”

    “是让你带着真人隐身,别想太多,也别给自己太多压力,先休息吧。”月老说完就走了。

    殷塔塔看着月老走运了又继续躺到草地上,“开玩笑,我才没压力呢!不就是带几个人嘛!切!”

    距离殷塔塔一公里之外的小山谷里。郁小南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手掌伸出,无名指对准了对面的一块石头。眼睛陡然睁大,一股白雾从无名指冲了出来,犹如细绳一般冲向目标。在接近石头的时候突然张开变成伞状,迅速的将石头包裹起来。然后缩紧,贴在石头的表面。

    郁小南看到自己成功了。高兴的握紧拳头跳了起来。

    在另一块空地上,蒋浩然拿着双剑,毒鑫子幻化成蜥蜴的皮肤附身在他的身边,一股腥臭味从那皮肤上散发出来,接着他挥舞的双剑,心里默默的喊道:“艳红双斩!”接着双剑之上有一抹鲜红的能量附上,剑上的颜色眨眼间变的艳丽无比。只见蒋浩然举起双手,将剑挥下,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冲了出来。地面被划出两道长长的裂缝,深到地下一米,长约十几米。裂缝处还冒起了烟,周围的地面立刻变了颜色,周围的草统统枯萎。这一击不但力量强悍,还带着毒性。

    蒋浩然收好自己的剑,吁了口气,微微笑了一下,毒鑫子浮现在身边。

    “今天又变厉害了一点。”毒鑫子笑了笑,伸出了他蓝色的舌头舔了一下嘴唇。

    在另一边的密林里,孙耀廷在不停的击打他身边的树木,大多的树木都是摇晃了一下,没有什么反应。他没有因此停下来,继续击打,在他双拳之上附着粉红色的立体花纹。突然一棵树干在被他的拳头打中之后,突然一声爆炸声响起。

    孙耀廷停了下来,喘着气望着那个被炸断树干的树,心里一阵喜悦,“爆裂拳终于练成了!”他高声呼喊了一声。

    突然一个可爱的女生的声音疾呼道:“别顾着高兴了,再不跑你会被压扁的!”

    孙耀廷这才发现被他炸断的树正朝他这里到过来。他吓的立刻跳开,树干重重的落在他身边,回头一看,松了口气,抹了把汗水。“在晚点,就真的被压扁了。”说着他望向自己的双手,但是在看到那些可爱的、幼稚的、粉嫩的纹身包裹着的双手之后又叹了口气。

    “我说凌绯啊!你就不能稍微变一个中性一点的纹身吗?”

    凌绯跳了出来,一个可爱的小萝莉,叉着腰不高兴的说:“这是我最喜欢的图案了,你干嘛老嫌弃它。”

    孙耀廷无奈的笑了笑,“因为我是男的。”

    “男生就不能有可爱的纹身了吗?”凌绯稚气的问了一句。

    孙耀廷更加无奈了,扶额说道:“算了,你爱怎么样都行。”

    “可是你为什么不喜欢呢?”凌绯追问。

    孙耀廷抬头叹了口气,心里想到:又来了,凌绯就是爱打破沙锅问到底!这个性格真让人头疼!他走向森林之外,无奈的说道:“你不觉得它和我很不搭吗?”

    “不觉得啊!”凌绯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望着孙耀廷。“你觉得怎么就不搭呢?”

    孙耀廷摇摇头,对着天空叹了口气。

    在一处没有植物的平地上,邓萧站在被许多巨石包围着的地方,喘着气。双手的手腕上扣着两个彩色的手镯,这两个手镯被牢牢的固定住,上面还闪耀着犹如缎面般丝滑的光感。

    邓萧稳定了自己的呼吸,接着双手合十,做个几个奇怪的动作,接着双手的指尖相碰,形成一个圆,手上立刻涌向出橘红色的光芒,接着对着手中的空洞处喷出一口气,一条小火蛇飞了出来,最多只维持了一米的距离就消失了。

    邓萧失望的垂下双手,怨恨的望着周围的大石头,最后气愤的离去。走过巨石的时候还狠狠的踢了它一脚,结果自己痛个半死,更气了。

    她手腕上的手镯立刻幻化成她的精灵——兰倩,“你不练了?”她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