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61章 267预言之子?
    ,精彩小说免费!

    郁小南皱着眉头斟酌了一会儿,在白傲咆哮了好几声之后,终于有些胆怯的向它伸出了手。当她的手触摸到它的额头时,它将郁小南拉进了它的世界。

    “你这个白痴,让我喊你几次你才肯听我说话啊!”白傲在一片白雪中怒吼了一声,前脚掌还刻意跺了一下,以显示它的愤怒。

    郁小南被这突如其来的吼声吓的抖了抖,心里琢磨着要怎么组织自己的语言才不至于让这只白虎对自己发火,“我,其实吧!我觉得你??????”

    “你是身上有情花的人是吧!”白傲突然话锋一转,和气的问道。

    郁小南诧异了一番,有些意外的点点头,它是怎么知道的?她很想问这句话。但是她却谨慎的没有开口。

    “你已经拥有五种元素了吗?”白傲继续问。

    郁小南有些遗憾的摇摇头,“没有,我只有四种。”

    “四种?”白傲对于这个答案显得有些不满意,它来回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说道:“算了,四个也行。我要带你去见我的老大。”

    “啊?见你的老大?它是谁啊?”郁小南惊诧的望着白傲。

    “老大就是老大,要不是它让我在这里等你,我才不会被这些人类抓到这里来,弄那个什么飞行装置,痛死了!”白牙很不高兴的抱怨着,翻了翻白眼。

    郁小南抽了抽嘴角,又在动物身上看到人类的表情,虽然她理解宠灵是一个特殊的动物群体,但还是免不了惊讶一番,“难道你不是想要做我的宠灵吗?”

    “切,老子才不爱给你们人类当坐骑呢!我是为了我的老大才留在这里的,别说那么多废话了,让我出去,我们马上出发。”白傲说着狠狠的踏了一下地面。

    “马上?”郁小南在自己的惊呼声中被震了出来。她看着满身白毛的老虎,又瞥向席兰亚。后者正期待的望着她。

    “它说要带我去找它的老大。”郁小南摆出一副自己都不明了的样子,望着席兰亚以及在她身后一直沉默的小珍。

    小珍和席兰亚异口同声的说:“老大?”

    小珍的惊讶一闪而过,她立刻走到白傲的身边,想要摸它的头,但它立刻呲牙咧嘴的警告。她缩回了手,“这小家伙脾气到挺大的。”正说着又再次伸出双手,快速的抓住了白傲的头,它想要怒斥却没来的及。

    郁小南看着她定定的抓着白傲的头,几秒钟之后退了出来。

    小珍转向席兰亚,“把白傲放出来,小南我们也要准备一下。”

    郁小南弄不明白不就是找个宠灵嘛!怎么搞的还要找老大?这个老大是谁呢?又为什么要找她?

    天空之上,白傲带领着郁小南和小珍,极速的飞过。

    郁小南骑在一匹枣红色的马上,这马很温顺,不像白傲死活不让人骑它。“小珍,你觉得白傲的老大会是谁呢?它为什么想要见我?”郁小南偏过头望向小珍问道。

    小珍骑在一只棕熊的背上,注视着前方,想了一下才说道:“那个白傲不肯说,我猜应该是比较大型的动物吧!至于为什么要见你,你自己不知道吗?”

    郁小南困惑的摇摇头。

    小珍有思考了一会儿,问道:“那你没有没有在哪里见过什么大型的动物,或者以前救过什么动物?”

    郁小南抓着缰绳,努力的回忆,最后只是无奈的吐出一句话,“我真的没有见过什么大型的动物,也没救过什么动物,最多就是救过一只猫。哦,动物园里的算不算。”

    小珍听完之后也显得很失望,“公园里的都是普通的动物!没可能的。”她说完叹了口气。忽然,看到不远处有一条非常宽阔的河流,河水清澈却深不见底,这条河也是流过学校的那条河。她们已经来到风国和维斯塔的边界,她们需要飞的更高点,这里有人严密的看守着。“看来我们的目的地在风国。”

    黄昏的时候她们踏入风国的边城土地,在那里吃了顿晚饭,又马不停蹄的继续赶路。

    终于在半夜的时候降落在一个庙宇里。

    白傲率先落地,脚掌上的荧光也缓缓消失。小珍和郁小南也跟着它的后面。大家轻轻的降落到地面上,不想引起什么声响,毕竟在这里寂静的夜里,即便是一点点的声音也会显得很大声。

    郁小南熟练的下了马,轻轻的拍拍马脖子,接着望向四周。这座庙宇不算大,只有一个正殿和两个偏殿,还有后面僧侣住的平房。整个建筑都很简单,不过看起来似乎挺古老的,建筑的风格也是几百年前的。青砖房和飞翘的屋角,都显示着这个庙宇的古老韵味。

    四周黑漆漆的,只有正殿前方的大香炉里还插着几根香,似乎也烧到尽头了,香灰掉落在香炉里。庙宇的大门是紧闭的,但是大殿的门却是开着的,里面的方桌上点着两只粗大的蜡烛,柔和而细小的光芒从大殿里透了出来,似乎风一吹就能熄灭。

    小珍向四周瞥了一眼,拍了一下白傲的头,“喂,带我们来破庙是要干嘛?”

    小珍不客气的问话,让白傲呲牙咧嘴的对她闷哼了一声,接着走向大殿之内。

    小珍和郁小南也赶紧跟上,大殿里弥漫着浓浓的檀香味道,一大盘的檀香挂在高处正,香艳轻轻的飘荡在空气中。正对着大门口的地方,高高的摆着一个彩绘的木刻雕像。

    小珍一眼就认出了这尊雕像,惊讶的指着它,“这,这不是麒麟吗?这里供奉的竟然它?”小珍仰头望着雕像大惑不解。

    不过更震惊的是郁小南。麒麟这个名字前些日子才提到过,没想到在这里遇到。难道郁湄的那一卦,真的应验了!郁小南的心情开始澎湃了起来。

    白傲没有理会她们的诧异,对着雕像吼叫了一声,它的声音在如此安静的夜晚像是一声惊雷。

    小珍和郁小南都没有防备,听到吼叫的时候才紧张跑到白傲的身边,想要它闭嘴。

    “你喊什么啊?把这庙里的人惊醒了这么办?”小珍怒斥了一声,又吩咐郁小南去看看。

    郁小南担心的走到门口,小心翼翼的朝左右望了望,没发现什么人这才放下心来。

    这时白傲又呜咽着叫了几声,可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没有人出来轰她们走,也没有发生什么神奇的事。

    小珍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直接将手放到白傲的头发,过一会儿退了出来。很不爽的对白傲说:“有没有搞错,你说你的老大让你在这里找他,结果他却不在这里!”

    白傲点点头,它也显得很无辜。小珍气的想把这里的桌子给掀翻。

    郁小南望着那木头雕像,心里感觉怪怪的,宠灵能藏在这里面吗?她抱着怀疑涌出念力进去查探,立刻果真是个中空的。

    大家失落的从正殿里走了出来,小珍却灵敏的往右边望去,发现旁边有个小僧人在探出头在偷看,并且在看见白傲,以及知道自己被她们发现的时候害怕的掉头往回跑。

    “小南,我们抓他回来问问吧!”小珍说着已经跑了过去。

    抓住小僧的过程及其的轻松,他本来就长的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小珍劝他不要挣扎。这才松开手。

    那个小僧穿着灰色布衣,惊恐的看着小珍和郁小南以及白傲,特别是白傲。当他看见它的时候身子不由的颤抖了一下,接着往旁边退了几步。

    小珍看到小僧害怕的样子,立刻露出灿烂的笑容,拍拍他的肩,“我们不是来头东西的了,你也不用害怕。”

    小僧半信半疑。“你们即便是想偷,这里也没什么可偷的。只是你们怎么可以和一个野兽在一起呢?”

    小珍跳到小僧的身边,问道:“你怕它?”

    小僧没说话,但是他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郁小南立刻带着白傲走向远处的角落。

    小僧这才害怕的表情才渐渐平缓了些。

    小珍双手抱着胳膊,踱步到小僧的面前,盯着他的眼睛问道:“这里为什么供奉着麒麟?”

    小僧依然还是很警惕的望着这个半夜闯入的女生,不敢怠慢她的问题。他吞咽着口水说道:“因为麒麟在我们这里是神兽,老百姓得益于它的帮助,就为它建庙。”

    小珍突然凑近了继续问道:“这么说你们有人看到过麒麟了?”

    小僧略一沉吟,“这个嘛!我也不清楚,只是听长辈们说他们的长辈们在以前生活条件不好的情况下,似乎是见过。”

    小珍抬起头。一只手轻轻的敲打着脸颊,一边思考,一边喃喃自语,“似乎见过,那到底见没见过呢?”

    小僧看到小珍如此关心这个问题,忽然又补了一句,“据说,看到麒麟的人不止一个。所以那些人都为他们所见的麒麟修建了庙宇。”

    小珍突然转向他,“你是说像这样供奉麒麟的庙宇不止一个?”她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

    小僧点点头,“光是我们这个城市就有十个麒麟庙。”

    小珍的眼前一亮,“你把那十个庙宇的地址写给我。”

    两个女生和一只白虎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小珍手里拿着一张纸。低头看了一眼,指着庙门口的地址牌。“就这这里了。”

    这座庙的大门是紧锁的,不过这难不倒他们。坐上飞行宠灵就进去了。这个庙宇比刚刚那个大一些,大门口的位子搁置了一个石头材质的屏风,不过整体的建筑风格依然是古色古香的,有些地方似乎被翻新过,看起来没刚刚那个显得那么老旧。

    此时的庙里也没有人,不过大殿的门是关着的。郁小南和小珍轻而易举的打开了厚重的木门,跨了进去。正中间耸立着的也是一具麒麟雕像,而这个雕像却是用石头雕刻而成的,看来修建这个庙宇的人比较有钱。雕刻石头,还要在绘制花纹,整个雕像都比刚刚那个更加的传神。

    这一次小珍在整个大殿里加上一个简单的念力屏障,避免白傲的叫声吵醒什么人惹来麻烦。

    不一会儿,她们又是失望而出。

    就这样,两女加一白虎,在城市里转来转去。

    小珍和郁小南再次走进一个庙宇。小珍的声音又生气的鼻息变成了夸张的抱怨,然后狠狠的将手里的纸揉成一团。“这是最后一个了,再找不到,我们就回家。管它什么狗屁麒麟的!”说着朝大殿走去。

    白傲扭头瞥了小珍一眼,似乎想反驳,却与担心自己的声音会引来什么,只好忍气吞声,也跟着小珍走进大殿。

    进如大殿,他们才发现这里供奉的竟然是一尊观音像,这让她们都傻眼了。

    “不对啊,我记得我没走错啊!”小珍疑惑的在四周张望着。

    郁小南也很意外,绕到雕像的后面看了看,发现后面还有一个门,她喊了一声,“这个不是大殿,后面还有一个。”说着打开了后面的门,走了出去。后面多了许多的树,郁小南认不出来是什么,但是前面似乎有个一个大殿,而那里隐约传来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她转过身,对小珍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接着蹑手蹑脚朝大殿走去。

    大殿的门是关上的,一丝柔和烛光从门缝里透了出来。郁小南将眼睛贴在门缝上,往里一看,竟然看到一个年轻的少年,坐在桌案上,拿着供果,啃的特别的欢快。

    白傲嚎叫了一声,用爪子扑向木门。门内的少年惊愕的丢下手里的水果,噌的一声跳下来,怒吼一声:“是谁?”

    小珍干脆推门而入,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郁小南和白傲也跟了进去。少年在看见白傲的时候显露出了笑容。

    “小白,是你啊!”

    白傲扑向少年,亲昵的好像他们是多年的好友。而少年也高兴的抱着白傲揉着它的脑袋。

    这样的画面倒是让郁小南有些大跌眼镜的感觉。小珍也有些意外,不过立刻联想到什么,对着白傲问道:“白傲,他就是你的老大?”

    白傲扭过头向小珍吼叫一声,似乎在说:是的!

    少年继续揉揉白傲的头,又拍拍它的脖子,似乎和它说了几句话。接着他转向郁小南他们,松开抱着白傲的手。“你们谁是预言之子?”

    小珍的眼里精光一闪,神情警惕了起来,“你怎么知道预言之子?”

    “嘿!小丫头,不要那么有敌意嘛!我又不是坏人。”少年情切的说。

    小珍由警惕变成了怒视,一字一顿的说:“不要叫我小丫头。”

    郁小南无奈的望着这两个看起来比自己都要小一点的人。她深知少年踩到地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