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65章 271是个军营!
    ,精彩小说免费!

    其他的人都纷纷走到她身边,顺着她手的方向望过去。

    小珍望向他们每个人,有些不舍的说:“我不能逗留在这里,你们也的马上进入飞行器里,让殷塔塔将你们全部隐身起来。”

    郁小南立刻拉住小珍的手,不舍的说:“你这么快就要走?”

    小珍很难过的点点头,“小小南,你们一定要努力,一定要活着回来哦。”她说完紧紧的抱住了郁小南。

    郁小南在她肩膀上点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我有礼物要给你,发生那么多的事,我都忘了。”说着拿出了一个盒子。

    小珍开心的接过盒子打开一看是一条蕾丝项链,她开心的笑了。“谢谢。等你回来了我才能回礼哦!”

    郁小南笑了笑,能不能回来,她自己也不知道。

    小珍接着又和其他的人一一道别,最后骑到磨牙的背上,飞上天空。郁小南望着她,渐渐远离的身影,脑海里浮现第一次看到她时鼓着脸和自己争论年龄小的问题。离别的时候,记忆总是翻来覆去的袭击着人的心。

    殷塔塔沉默着拿出了飞行器,靠在门边上,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她并不像其他人那样那么悲伤。“喂,你们要不要进来?”

    她的这句没心没肺的话,倒是让大家收起伤感的心思,立刻走向她。当飞行器的门关上的同时,整个飞行器突然消失了。

    这个小山丘上,好像什么都没有一样。没人来过也没人离开。

    飞行器里,大家沉默着望着四周的动静,每个人心里都在想着不同的事。时间滴滴答答的流过。不知过了多久,郁小南微微皱了皱眉,眼睛迅速的望向右侧。与此同时一直望着那个方向的蒋浩然轻轻的说了一声:“有人来了。”

    所有人都望着他注视的方向。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郊野岭,又是如此黑的夜晚,一般不会有人来这里吧!大家猜测。应该就是他们的目标了。

    一个飞行器划破长空迅速的降落到空荡荡的黄土地上,从里面走出几个人。接着月光大家看到熟悉的人——墨导师,还有她身边扶着她的费列罗。

    她第一个走出飞行器,身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痕,但是看上去有些虚弱。费列罗很恭敬的搀扶着她,对身旁其他的三个人呼喝着。

    郁小南在看见墨导师的那一瞬间全身的肌肉开始绷紧,拳头更是紧握了起来,就连呼吸都变重了。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她。在郁小南的脑海里浮现出父亲最后一次喊她名字的情景,短短不过几秒钟,父亲就离世了,那个血肉横飞的画面再一次出现在眼前。都是她,害的爸爸离开人世,杀了她!杀了她!郁小南的脑海里似乎有一个恶魔在愤怒的大喊。

    蒋浩然感觉到郁小南在颤抖,他立刻望向她。却发现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怒,完全变了一个人。他担心的的握住郁小南手,轻柔的唤着她的名字,“小南!现在还不是时候!”

    邓萧也抚摸着郁小南的手臂,安慰着她:“小南,你要冷静点。”

    殷塔塔突然嘘了一声。小声的警告道:“你们小声点,会被发现的。”

    邓萧立刻抱歉的捂住嘴。

    郁小南心里明白,现在真的不是时候,但是心里的愤怒却像火一样烧着她的心难以忍受。她咬紧牙,重重的闭上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在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冷静!冷静!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那些人拿出什么东西放在地上。在他们周围的空气里。挂起了一阵风,空气里形成了一个小型的漩涡。漩涡的底部连着地上那个特殊的东西。漩涡越转越大,地面上渐渐被开了一个洞。洞口以肉眼能见的速度继续扩大,渐渐变成直径一米的洞穴,漩涡消失。但是风却没有停下。

    郁小南隔着飞行的玻璃一直盯着他们。

    墨导师突然抬起头望向郁小南的方向。郁小南心里一惊,看见她对身边的费列罗说了一句话。又指了指郁小南他们所在的放向。

    邓萧看着不对,突然撞了撞郁小南的胳膊。“那个墨导师他们要干嘛?”

    郁小南看到费列罗朝自己这边走来,心跳开始加快。“我不知道。”

    眼见费列罗已经快步跑上山丘,邓萧又碰了碰殷塔塔,“你的隐身力有没有问题啊?”

    殷塔塔心里也开始没底了,用不耐烦掩饰自己的心慌,“我怎么知道!”

    费列罗最后跨了一步跳到小山丘的顶部。

    殷塔塔悄悄的将手放到飞行器的控制圆盘上,眼睛紧张的盯着费列罗。乌狄娜和沈魁星默默的握住了彼此的手,眼睛也没离开过费列罗的身上。

    邓萧紧紧的抓住了孙耀廷的胳膊,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

    郁小南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她和蒋浩然的手十指相扣,她都能感觉到他的手在冒汗,自己估计也一样。

    整个飞行器里的人,没有一个不紧张的,大家都站着像个雕像一样不敢挪动一丝一毫。

    邓萧在心里祈祷着,千万别过来。可是她的祈祷没用。

    费列罗叉着腰,仔细的查看周围的一切。在他的眼里,除了黄土,什么都没有了。他又改用念力查探了一遍,突然间好像感觉到什么,皱着眉头一步一步的走向郁小南他们所在的飞行器。他几乎走到跟前,距离飞行器只有几厘米那么近,只有在有一步,就能撞上他们的飞行器了。

    所有人都提着一口气,郁小南突然抓紧蒋浩然手。他们不能现在被发现,不能!她看着费列罗眼睛,脸颊上缓缓流下一滴汗珠。

    突然,后面传来了声音,好像有人在远处喊费列罗。他猛的回头,郁小南也趁机瞄了一眼后面墨导师的方向。那里似乎多了几个人。

    费列罗答应了一声,又回头望了望郁小南他们,最后转身离去。

    看到他走下山丘,大家才松了口气。

    “呼!还好有你!”邓萧说着拍了拍殷塔塔的手臂,对她笑了笑。

    殷塔塔很得意的笑了一下,转过身在无人看到的时候做了个鬼脸,其实她自己也怕的要命。

    郁小南一直盯着费列罗,看到他回到了墨导师的身边,和那突然多出来的几个人说了些什么,还和那些人拥抱了一下,有对着另外一个方向指了指。接着她看到费列罗他们带着墨导师一同跳进地上那个坑洞里。

    “他们走了,我们该行动了吧!”邓萧小声的说道,向其他人瞥了一眼。但是大家都紧张的望着那些人。

    “现在还不能动。”乌狄娜说道。“他们的人还在边上,没走远。”

    那几个陌生的人,在墨导师他们跳进坑洞之后,并没有马上离去的意思,反而在周围徘徊起来,不停的向四周张望。

    殷塔塔也有些着急了起来,“那些家伙怎么还不走?”

    “他们可能是要确保没有人在进入那个通道。”郁小南望着那些来回走动却又迟迟不肯离去的人,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大家都想到了这一层,现在的情况越发的难办了。

    “我们不能拖延时间了,赶快向他们靠近,费列罗都没发现我们,这些人也不一定能发现。”蒋浩然平静的说。

    殷塔塔点点头,飞行器轻轻的腾空,飞行那个坑洞。

    “靠近他们的时候放慢速度!”蒋浩然突然又补了一句。

    飞行器带着大家飞向洞口,刚好有个人朝他们走来。殷塔塔将飞行器,将旁边一闪躲了过去。

    那个人似乎有些诧异,盯着空气他们的位置皱起了眉头。

    殷塔塔看出这人有些察觉,不敢让飞行器在动了,她知道即使那人看不见但是却能感觉到周围空气的变化,至少能感觉到飞行器带来的风。她只是控制着飞行一点一点的往坑洞的方向前进。

    那个感觉诧异的人,突然向着他们的方向挥了一下手臂,就好像瞎了的人,看不见路,要摸摸在才能走。

    大家紧张的看着这一幕,殷塔塔立刻往旁边一闪。

    那个人突然大喊一声,“这里有什么东西!”他的同伙一听立刻跑过来。

    蒋浩然瞥了一眼洞口,那个洞口的边缘不在圆滑,一伸一缩的。他立刻对殷塔塔喊道:“就是现在,快点跳进去。”

    殷塔塔也不在忌讳那些人,立刻发动最快的速度一股脑的冲进坑洞里。

    在他们落入黝黑坑洞的同时,洞口立刻恢复原状。

    那些人扑了过来,却只扑到结实的黄土地。

    在掉进坑洞的时候,郁小南感觉时间似乎停止了,周围一片黑暗。整个身体完全腾空,没有地吸引力,身体轻飘飘的感觉很虚无。只有右手掌心传来的温度,让她知道,自己并不是不存在的。她缓缓的转身,靠向蒋浩然,但仅仅只是一个这么简单的动作却让她无比的艰难。

    所有的感官都变得迟缓,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突然她感觉到自己落地里了,她的身体按照她的意念,靠向了蒋浩然,于此同时她听到了一番对话。

    “欢迎秦若暗使回来。您这是??????您受伤了。”一个女人的声音由恭敬变成了惊呼。“快传医师!”

    “不必了!”墨导师立刻出言阻止。

    费列罗依然扶着她,走出了飞行器。其他人也跟着走了出来。费列罗对那个为首的女人命令道:“还不快去准备一下,将暗使送去国医中心。”

    为首的那个女人恭恭敬敬的点头哈腰,转身走出房间立刻呵斥手下的人去准备车。费列罗扶着墨导师赶紧走了出去。

    郁小南他们一直待在飞行器里,默默的看着这些人离去,每个人面面相觑。

    这里跟城主他们说的完全不一样,他们并不是在室外,而是在室内。郁小南警惕的向周围四周查看了一番,发现他们正在一个高顶的圆形房间内。这房间的顶非常的高,周围没有一个窗户。十根粗大的柱子直指天顶,每根柱子上都绑着人,每个人都看起来都形销骨立,面色委靡,看着就像将死之人。整个房间只有门口的有一个火盆,其余的地方都是黑黢黢的,整个屋子弥漫着死亡的气息。

    邓萧看到那些被绑着的人,打了个寒颤,躲到孙耀廷的身后。殷塔塔的心里也是一惊,露出恐惧之色。郁小南更是不敢在看下去。

    突然门口传来嘎吱的声音,大家望了过去,看到大门正在两个衣着统一的人手里缓缓的合上。

    “快走,不要被关在这里!”蒋浩然立刻说道。

    殷塔塔不用别人交代也知道现在要做什么,飞行器带着大家呼的一声飞出这个房间。

    那两个关门的人感觉到一阵风,诧异了一番,两个人互相对望了一眼。

    其中一人问道:“喂!你感觉到什么了吗?”

    另一个人惊恐的点点头,“不会是里面的人跑出来了吧!”

    另一个人吓的腿都哆嗦了。“我们赶紧进去看看,可不要真少了人,到时候拿我们顶上。”两个人战战兢兢的跑了进去。

    邓萧看着那两个被一阵风就吓的哆嗦的人,噗嗤一声笑了一下。大家立刻警惕的望向她,她只好抱歉的捂住嘴。

    殷塔塔出了这个房间之后立刻找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落在地上。在来之前他们就听说了,在这个世界里大多数人都是有飞行器的,但是飞行器在城市里和军营里是被禁止使用,也是为了防范外人的倾入。这里必然被布下了念力屏障。但凡看到城市或者军队都不能用飞行器飞走,否者会被发现。

    殷塔塔隔着飞行器的玻璃门看着外面的景色,周围有许多排列整齐又简单的帐篷,不远处还有操练的喊声,所有的人都穿着深青色的贴身上衣和宽松的裤子,脚下是一双深褐色的靴子,腰上还挂着一把剑。有的人则背着弓。这里俨然一个小型的军事基地。

    “这里竟然是个军营!”乌狄娜看着那些来来往往说着话的士兵,心里有些担忧。

    “看来,我们不能飞出去了。”沈魁星抬头望了望天说道。此时正是傍晚,天空被抹绚丽的紫红色,很是漂亮。

    “你们都手牵手,我们就从这里走出去。”殷塔塔说着暗了一下门口的按钮。飞行器的门打开了。

    外面粗犷的士兵们谈笑的声音放大一倍传进他们的耳朵里。

    郁小南的右手一直拉着蒋浩然,左手立刻被殷塔塔的抓住。邓萧也被殷塔塔抓住,其他人立刻手牵着手走出飞行器。最后飞行器因为殷塔塔的离开突然显现出来,又在一瞬间消失在空气里。还好这一幕没有被人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