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66章 272什么是矮薄星
    ,精彩小说免费!

    邓萧跟着殷塔塔走着,身边不时的从人群中穿过,她有些担心的倾身在殷塔塔的耳边小声的问:“塔塔,他们会不会发现我们啊?”

    “你不说话,他们就不会发现了。”她们两人的话音刚落突然大家走到一个帐篷前。门帘在大家的面前被掀开,一个士兵从里面急匆匆的跑了出来,正好朝着殷塔塔和邓萧两人而来。

    其他人立刻紧张的望了过去。郁小南急忙拉着殷塔塔的手想要将她拉到自己这一边。孙耀廷又将邓萧往他的方向拉。邓萧和殷塔塔拉着的手,同时被两个外力往不同的方向拉。两人的手一时没有握紧,邓萧的手立刻从殷塔塔的手里滑出一节。殷塔塔惊恐的连忙往邓萧那么靠。手上又加了几分力,牢牢的抓住她的手。这时。眼见那个士兵就要撞到她们的手了。

    殷塔塔立刻拉起邓萧的手,高高的举起。两人的中间形成了一个洞。那士兵从她两人之间穿了过去。

    那士兵走了之后,邓萧才松了口气,“好险,差点撞上。”

    “你少说几句吧!”殷塔塔说着拉着她继续往前走。

    “我说的是实话。”邓萧辩解。

    孙耀廷也出言,让邓萧闭嘴。

    “他们的出口在哪里?”郁小南轻轻拉了拉蒋浩然的手问道。她望向周围,除了帐篷就是操练的操场。

    蒋浩然向四周来回的望了一眼,突然眼睛的余光,发现右前方被簇拥着的墨导师,突然拉了拉郁小南的手,“跟着墨导师他们一定能出去。”

    郁小南立刻看的到了前方的一波人,眼神如炬的盯着那个有些羸弱的身躯。蒋浩然拉着她,她又拉着殷塔塔,大家一个拉着一个跟上前方的那一行人,大家也不敢离他们太近。

    蒋浩然感觉到郁小南的手越握越紧,担心的望了她一眼,她的眼神却一直落在墨导师的身上。他在躲过几个朝他们走过来的士兵的时候,对郁小南说道:“小南,现在一定要冷静。”

    郁小南突然望向蒋浩然,眼神带着狠厉,“现在说不定是最好的时候,她受伤了!这对我们有利,说不定我们可以一起干掉她。”

    “小南,如果我们现在杀了她,那么整个月蓝国就会知道我们的存在,我们会成为众矢之的,你明白吗?”蒋浩然语气颇为严厉。

    郁小南望着墨导师,似乎很挣扎,最后还是按捺下心里的愤恨,“我明白了,我大概被仇恨冲昏头脑了。”

    蒋浩然轻轻叹了口气,“仇,一定回报的,不过得在一个适当的时候。”他说着望向墨导师的方向,发现他们坐上一辆马车,立刻补上一句,“他们要出去了,我们要跟紧些。”其他人立刻大步流星的跟了过去。

    前面的马车往右一拐,驶进一个宽阔的操场,旁边有些人在练习箭术。蒋浩然带头,一路小跑的跟着那马车。马车越来越快,大家也不得不加快脚步,每个人的手都牢牢的握在一起,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眼看着马车就要到达操场另一头的铁门处了,大家更是加快了步伐跟上去。郁小南突然皱了一下眉头往右边的方向望去,一个高大的男人正拉着弓,指向自己,并且箭已离玄。她猛的蹲下来,箭就从她头上呼啸而过。身旁的人也因为她突如其来的举动而停滞不前,在郁小南后面的人差点都摔倒了。

    而那支穿过郁小南头顶的箭,射在了左边那些正在练箭的人的靶子上,而且正中靶心。那些人先是一愣,也猛的回过头望向后方。

    那名射箭的男子爽朗的笑了起来,跑向自己前方。

    而那些练箭的人,一看到那名男子也立刻笑着朝他跑过来。郁小南他们偏巧正两方人的中间。

    郁小南赶紧拉了拉身边的人,快速的说道:“快走!快走!”其他人看见也是急的拉着身边的人就跑。还好操场宽阔,当那些人汇聚在一起的时候,郁小南他们已经跑向门口的方向。墨导师的车刚刚出去,大门正要关上。几个人利索的从门缝里穿了过去。

    总算是从那里面跑了出来,大家又立刻跑进飞行器里。进到里面大家才感觉踏实些。

    殷塔塔双手放在控制圆盘上,问道:“往哪个方向走?”

    沈魁星立刻拿出罗盘,开始摆弄起来。

    蒋浩然却突然说道:“我们先跟着墨导师的车,他们估计是要去城里的,我们要好熟悉一下路线。毕竟这里都和城主他们说的不大一样了。”

    沈魁星从罗盘里抬起头,想了想,“也好。先跟着吧,不要太近了。”

    飞行器立刻跟着远去的马车。

    天色越来越暗,马车行驶在一条宽阔的大道上车头点亮了两盏油灯。

    墨导师坐在马车里,轻轻蹙着眉,半眯着眼。费列罗坐在她身边。另外还有三个人坐在他们对面。

    费列罗向窗外望了一眼,拉下帘子,又望向身旁的墨导师,关切的问道:“秦若,你的伤,还是很痛吗?”

    墨导师睁开半眯着的眼睛,缓缓的说道:“是啊!都怪黄爵那个老家伙,竟然在刀刃上涂了月落毒。”

    费列罗也为难的叹口气,这个月落毒,很难清除,每到月落之时,就会毒发一次,让愈合伤口再次裂开,所以墨导师身上的伤迟迟没有好,都是这月落毒害的。“我们先去国医中心,那里总有人能解这个毒。”他说着又望向对面的三人,命令道:“你们回去立刻去总部复命,说明我们的情况。”

    “是!”对面那三人立刻答道。

    墨导师叹了口气,惆怅的拉开帘子向窗外望去。不远处青灰色的高大城墙已经浮现在眼前,“终于回家了。”她喃喃自语。

    郁小南他们所在的飞行器不再往前,里面的人只是静静的看着那马车停下来。

    马车里跳出一个人和守门的人说了几句,又从怀里掏出什么东西,守门的人一见,立刻毕恭毕敬的对那人行了一个礼,接着又向车内看了看,便放行了。在这个大门口,还有许多的人驾驶着飞行器落在门口,人人都掏出一个小卡片,给守门的人过目。

    郁小南仔细的看着那些人。

    “我们走吧!”蒋浩然的淡淡的说。

    沈魁星掏出罗盘,找到了北方的位子,指着一片茫茫大山说道:“去那里!”

    殷塔塔立刻控制飞行器飞离这个地方。

    黑夜里,在连绵不绝的山峦之中,某个山洞的洞口处有许多的树枝里里外外堆了好几层,将里面的火光挡在山洞内。

    郁小南和大家正围着篝火吃着东西。饭饱之后,郁小南向火堆里加了一块木条,火又旺了些,摇曳的火光照在大家的脸上。

    “我们现在最好先讨论一下,下一步计划,你们觉得明天由谁来去比较合适?”沈魁星在火堆旁搓着手说道。

    “我去!”郁小南立刻毛遂自荐,显然她是想好的,大家都望向她。她迎上大家的目光,慢慢的解释:“明天我和塔塔先去打探一下,查看周围的环境。再回来商量由谁去毁掉装置,这样比较稳妥。”

    沈魁星点点头,“说的也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对于这个世界,我们的确需要先探探虚实。”

    蒋浩然移开望向郁小南的目光,心里似乎在琢磨着什么,忽然说道:“我也得去。”

    大家又望向他。郁小南一愣。他继续说道:“我们明天得有人去换点钱,打听一下现在这个国家的状况。明天最好分头行动。”

    听到这里,郁小南似乎稍稍松了口气,“那明天你去负责换钱和打探消息,我也塔塔去找资料室。”

    “我和蒋浩然一起去。”沈魁星说道,“这种事不能一个人。”

    “那我们呢?”邓萧问道。

    “你们暂且留在这里,小心不要让别人发现。”沈魁星嘱咐道。

    “对了。我看到进城的时候,每个人都要拿出一个东西给侍卫看一眼,我们可没有那东西,如果我们四个人去,塔塔的隐力能保护我们四人吗?”郁小南担忧的问。

    “放心吧!门口那些人顶多就是四五色的能力,殷塔塔能带着我们七人躲过墨导师。那么这些人应该是没问题的。”蒋浩然说道。

    郁小南笑了一下,“是我多虑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在城门口处,郁小南紧握着蒋浩然的手,望着打开的城门,以及络绎不绝的大街,吁了口气,“我们进去吧!”说着握紧了殷塔塔的手。

    四个人隐形与人群中。没有被周围的人发觉。进到城里之后转入一条无人的小道才显出形来,四人这才走上大街。

    “真没想到这里的人和我们那里的都差不多,就连衣服都和我们那里流行的一样,你看都是牛仔裤和t恤衫。”沈魁星望着周围的人颇有些兴奋的说道。

    “这样倒是省了我们不少麻烦。”蒋浩然淡淡的说着与沈魁星两人走在前面。

    “那倒是。”沈魁星笑了笑。

    郁小南和殷塔塔肩并肩走着,两人分别望向周围的建筑。这里的建筑大多高不过三层。放眼望去,几乎没看到什么高大的建筑。很是整齐,而且这里的建筑大多都是以白色为主。屋顶为圆形,很有特色。

    郁小南默默的记着走过的每一条街。殷塔塔却显得随意些,虽然她的头发已经在来之前就被勒令改成了黑色,但是那画着烟熏妆的眼睛还是特别招人回头。而殷塔塔也乐得被关注,郁小南却皱了皱眉。

    “塔塔,回去之后还是把你的妆改改吧!”

    殷塔塔翻了个白眼,“至于这样吗?让别人看看也没什么大不了啊!”

    “这不是看不看的问题,我们要防备的太多,指不定暗地里就有一双眼睛盯着你呢。”郁小南严肃的对殷塔塔说,眼睛还有意向四周瞟了一下。

    殷塔塔有些紧张的向四周瞥了一眼,忽然发现每个人看着她的眼神都变得可疑起来。虽然不想承认自己说错了话,但也似乎觉得郁小南说的对,只好默默的应了一声。

    郁小南正走着,突然冷不丁的被后面的人撞了一下,差点摔倒,还好有殷塔塔扶着。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撞人的人似乎很着急,立刻道歉并且急匆匆的扶住郁小南。

    郁小南看着她一副火烧眉毛的表情,外加真诚的歉意,也没有责怪的意思。“算了,我没事的,你似乎有急事?”

    那人立刻点点头,“我上班要迟到了。”那人焦急的说,“真的很抱歉。”说完就往前面跑去。

    殷塔塔望着她远去的背影,不屑的说;“赶着去投胎呀!”

    “她又不是故意的。”郁小南笑了笑。

    “是你太好说话,要是我,不赔点什么做补偿才不会放她走呢!”殷塔塔说道。

    蒋浩然闻声也转过身询问,“怎么了?”

    “被别人无心的撞了一下,没事的。”郁小南说着和大家继续往前。

    可是四个人刚走出几步就听到前面传来一个女人尖利的呵斥声。

    “你这个矮薄星,撞伤我们家三小姐,不想活了?”

    郁小南一听,心里诧异起来,好大的口气,难道是什么人得罪了权贵之人?

    那声音正好在他们前方不远处,虽不想凑这个热闹,但是也不免看了一眼,当郁小南看到那跪在地上的人时,突然停下了脚步。那人正是刚刚撞到她的人,她不由的想看看究竟。

    在那人的旁边有一辆紫色的挂着帷帐的马车,车顶雕刻着许多的花卉图案,看着很是精致,车里必定坐着一位漂亮的女人。郁小南这般猜测着,忽闻车里传来一个声音,那声音委婉动听,只是语气冰冷孤傲。

    “婉玉,到底是什么人?”车里人不悦的问道。

    在马车旁的一个年轻的女人,恭敬的对着马车里的人微微低头,瞥了一眼摔倒在地上的人说道:“回小姐,是狄玉家的六小姐。”

    “哦,原来是狄玉秋棠。”马车里的人缓缓的说道,“狄玉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世家。可惜!出了这么一个矮薄星,真是折煞你们家族了。”

    殷塔塔在一旁的看着那个摔倒在地女人,又看了看那豪华的马车,虽然不知道车里坐的是什么样的人,但却非常讨厌那人的语气。她冷哼了一声,“看来到哪里都有嚣张跋扈的人。”

    郁小南瞥了殷塔塔一眼,突然问道:“你知道什么是矮薄星吗?”

    殷塔塔摇摇头。

    郁小南又问蒋浩然,他也不知道,这时身边的一个中年妇女诧异的望向他们,“你们不知道什么是矮薄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