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67章 273怎么是你?
    ,精彩小说免费!

    郁小南疑惑的摇摇头。

    殷塔塔看不惯那妇人的态度,“不知道又怎么样了!??????”

    郁小南立刻止住了殷塔塔的话,客气的问道:“我们刚从外地来这里,还请您解释一下。”

    那妇人看到殷塔塔的不友善的态度对她白了一眼,倒是对郁小南颇为客气,“这矮薄星指的是那些有异世界血统的妖族之人,是下等人的意思。说起来也是极重的侮辱了。”

    异世界?郁小南立刻想到自己的那个世界。也就是说,刚刚撞到她的那个人是当年他们人类世界的后裔。当下心里高兴了一番,他们正要找这样的人。不过看到这位妇人和周围的人看那人的眼光心里又一凉。矮薄星这个称呼,在这个世界就是对他们的侮辱,看来这里的人似乎对他们人类的后裔是很排挤的,那女子的生活看来不好过。

    蒋浩然和沈魁星也听出这妇人话里的嫌弃之意,两人都皱了皱眉。

    郁小南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和气的问道:“那拥有异世界血统的人为什么说是妖族?”

    那妇人也是个爱八卦的人,立刻又凑近了些说道:“还不是因为这些人长的太过美貌,许多贵族都希望抓一个这样的人来做小老婆,不过他们是不会把这种人带回家的。”那妇人说着突然打量起郁小南又看了看郁小南身边的人,问道:“看几位的相貌不俗,可是从西魏岛来的?”

    郁小南的脑袋迅速转起了,客气的笑了笑,“正是。”

    “怪不得了。”那妇人突然露出鄙夷的笑容,完全不是刚才那副热心肠。“最近活动多,外来人也跟着多了起来,真是什么人都有啊!”

    郁小南陪着笑,没说话,但心里却蒙上一层阴影。这里的人排外竟然如此厉害,她的心一阵寒凉。忽然一个急切的声音,让郁小南又望向马车的方向。

    “我并不是故意的,我还赶时间,请姐姐不要为难我了。”那个摔在地上的人已经爬了起来,揉着手臂,微低着头,声音几乎哀求。

    马车里传来高傲的笑声,“我何时为难过妹妹呢!我们两家本来就交好,只是今天妹妹走路竟然没带眼睛出来,这才耽误了大家的时间。妹妹还是先回去带上眼睛在出门的好。”话音刚落那人笑的更猖狂了。

    周围的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狄玉秋棠甚是难堪,都不敢看周围的人,只是盯着自己的脚,紧咬着嘴唇,捏着手臂的手给更紧了。

    郁小南咽下叹息,转过身,“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们快走吧。”说着率先走出人群,快步离开这里。

    四个人沉默着走过了那个条街,便看到一家书店,蒋浩然提醒了一句,大家才想去还有要紧事要做,立刻走了进去。

    这书店里有两层,四周都是高高的书架,放满了书籍,但是这些书都不是他们的目标,他们急需要一张地图。

    书店里没太多的人,更加没有人来招呼他们,大家很快就找到了需要的东西。

    一眼看过去,就看出许多不同,这张地图可比城主他们给的那张详尽许多,而且也大的多,大家想付钱的时候才发觉他们没有这里的钱。于是蒋浩然他们在地图上找到当铺的位置,郁小南找到圆楼的方向,便开始分头行动了。

    郁小南和殷塔塔寻了好半天,才找到圆楼的位置。光是走到那里都花了她们将近一个上午的时间。

    殷塔塔看着刷白的圆环形的高楼,坐在楼前的花圃旁的大树下,不肯起来。周围阳光正盛。热的恼人。“累死了,这比控制飞行器还累。没有钱真是遭罪。”她一边说一边捶着腿。

    郁小南无奈只好也陪着坐下,从纳盒里拿出些吃的分与她,“就遭罪这么一次,下一回不会这么累了,再说,如果我们完成任务,说不定还能尽早回家。”

    殷塔塔一边说一边吃着馒头。“但愿如此吧!”

    两个人休息了一番,这才从新上路。两人找个没人的地方隐身起来,然后走进了圆环大楼的玻璃门。一进来就感觉一股凉意,舒服了许多。门口处有一个拱门,楼里楼外的人都从这个拱门经过,路过的时候拿出自己的卡片往旁边的圆柱上一扫便过去了。

    郁小南看着个画面,想着这是她们要过的第一关。她与殷塔塔对望一眼。殷塔塔扬扬眉毛,笑了一下,拉着郁小南走到拱门旁边,绕开了它从旁边悄悄的经过。两人原本是有些担心,但是什么事都没有。

    郁小南笑了一下,轻声的说:“看来那个拱门防的君子。不是我们这样的小人。”

    殷塔塔也笑了,“错,他们防不了的是我们这样的小女人。”

    郁小南又笑了一下,接着收起玩笑的心思,向四周望了望。“我们还是快些找到资料库的位置吧!”

    殷塔塔点点头。

    在一条环形的走廊上,一扇门猛的被打开,一个女生踉跄的退了出来,接着门口传出怒吼。“没用的东西,迟到那么久你还有理了?自己分内的事都没做好,还诸多借口。把东西拿回去,重做。”接着门内摔出一打资料,纸张散落一地。门重重的被关上。

    郁小南和殷塔塔远远的就听到声音,走进一看发现那个蹲在地上捡资料的人正是早上撞到自己的人。她没想到这个人竟然在这里工作。更没想到再一次看到她受苦。

    对面有一个女人幸灾乐祸的看到狄玉秋棠在地上捡东西,立刻走了过去。一脚踩在她的手上。

    狄玉秋棠叫了一声,愤怒的抬起头。那个女人不好意思的抬起脚,“哎呀,不好意思,我没看见你的手,真是抱歉了。”

    郁小南认出了这个声音,正是今早那马车里的人。她这才仔细的看向那人。宽额头,塌鼻梁,厚嘴唇,那模样真是要多庸俗有多庸俗,跟狄玉秋堂比起来真是差远了。偏偏长得如此的人还趾高气昂的鄙视着狄玉秋棠,这让郁小南的心一阵不舒服。

    殷塔塔看到这般景象也越发的生气,反而更同情狄玉秋棠了。

    狄玉秋棠一看见眼前的人,想要发火的话都咽了回去。她缩回自己的手,看着手指上泛起的红色,默默的低着头,迅速的捡起身边的资料,快步跑开了。

    “哼!”那个塌鼻梁的女人望着狄玉秋棠的背影冷哼了一声。

    另一个长相庸俗皮肤黑得像煤炭一样的女人笑着走过来,奉承道:“琪星姐姐,我刚刚看到秋棠一个人哭哭啼啼的跑了,难道她又不识趣的得罪姐姐了吗?”

    琪星牵起嘴角笑了一下,“她得罪的可不是我,而是那里头的人。”说着指了指门的方向。

    黑皮肤的女人向门的方向望了一下笑了起来,“她竟然得罪了组长,恐怕日好又有好戏可看了。”

    “那是自然。”琪星和那女人笑了起来,两人肩并肩走过郁小南的身边。

    殷塔塔皱紧眉头,突然伸出一条腿,琪星看见她,突然被绊倒。

    郁小南立刻拉过殷塔塔,用眼神警示她。殷塔塔狠狠的瞪了一眼莫名其妙的琪星和她身边的人,气愤的拉着郁小南继续往前走。

    郁小南回头望了琪星一眼,她似乎并不明白出了什么事,正是一脸的迷茫。

    待到没有人的时候,殷塔塔才发泄一般的说道:“那个叫琪星的家伙真是过分,故意踩那个人的手,又故意幸灾乐祸的道歉。我最讨厌这样的人。”

    “我也不喜欢,可是我们并不是能帮她出头的人。你刚刚突然出手,要是让她发现我们就麻烦了。”郁小南担忧的说。

    “你怕什么?我的能力不是那么容易被发现的,再说不给那种人一点教训她就要登天了。”殷塔塔愤愤的说。

    郁小南叹了口气,她看了看殷塔塔,虽然喜欢她这个嫉恶如仇的个性,却又担心她不懂得隐忍而耽误了大事,心里更是担心起来。

    正想着,殷塔塔忽然拉了一下郁小南的手,指着前方的蓝色的建筑物。“我们好像到了。”

    郁小南和殷塔塔走近了发现这个蓝色的圆形房子上挂着资料室的牌子,两个人相视一笑其他的事都暂且放到一边。

    “我们赶紧找一找那个探测装置。”郁小南说着,拉着殷塔塔绕着这个房间走了一圈。两个人突然纳闷了起来。

    “听说有五根圆柱的,还被悬挂在上面做成装饰物,可是这里根本没有这样的东西啊!”郁小南纳闷的望着房子的顶部,除了墙边的装饰条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这倒是奇怪了。”殷塔塔也纳闷的望着这房子。“这里只有五根埋在墙里的柱子就别无他物了。”

    郁小南一听,惊诧的望向殷塔塔。

    殷塔塔怪异的回望着她,“你这样看着我干嘛?”

    郁小南又望向那房子,立刻朝四周看了看,这里只有几个人来来往往。她拉着殷塔塔走到一根柱子前,确定周围没有人了,突然说道:“塔塔,你立刻松开我,摸一下这根柱子。”

    殷塔塔诧异,但是看到郁小南郑重其事的样子的,也没有多问,按照她说的做了。郁小南突然在这无人的走廊里显出形来,殷塔塔仍然隐身着。突然郁小南看到殷塔塔摸着柱子显出行来,问自己:“我摸了,然后呢?”

    郁小南陡然睁大双眼,立刻拉着殷塔塔离开那根柱子,担忧的望着她,“我刚刚看到你显出形了。”

    殷塔塔也吃惊了一番,眼珠一转立刻想到个中原委。“难道是??????”

    郁小南立刻点点头,“我们得马上回去,从新计划。”

    殷塔塔也立刻点点头,两人迅速的向出口走去。

    刚从资料室的走廊里走出来,就看到许多人冲出办公室,一路小跑着从他们身边经过,两人诧异不已,慌忙的躲着这些人,但却无可避免的被撞到,那些人错愕了一番也没有多研究就跑开了。

    郁小南和殷塔塔想躲到边上,殷塔塔却拉着她跑向一个房门,谁知旁边的另一扇门突然打开,蜂拥而出的人迅速撞在两人握着的手上,郁小南和殷塔塔都没有防备,猛的被撞开了。

    郁小南立刻显出形来,她惊恐的望着周围快速奔跑的人,心里急的不知道该什么办了。但是在她惊慌的时候,却没有人来搭理她,只听见不停跑过的人在说:“听说我们六部的总部长回来了,快点去大厅迎接。”那些人个个急不可待的冲出去,像是有什么好东西,急着去抢一样。

    郁小南故作镇定的走在墙边上,心里却紧张万分。她不停的张望着,想要赶快找到殷塔塔,结果却练个人影都没有。忽然她看到一个房间的门虚掩着,她立刻朝门口走去。

    这时,她被人从后面撞了一下,一个略胖一些的女人皱着眉头责骂道:“哎呦!你挡什么道?真是的。”

    郁小南连忙抱歉的低了低头。那人狠狠的瞥了她一眼之后就快速跑开了。她趁机走进那个房间,轻轻的关上门。所有的脚步声都被隔绝到门外,她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忽然屋子里面传来了声音,郁小南迅速的望了过去,心又提了起来,谁会在这里呢?

    “可恶!你们这些恶毒的女人,丑八怪!没有一个是好人!”随着一声愤怒的责骂,传来了纸张被撕碎的声音。“都是混蛋!仗势欺人,说我是妖族,你们又是什么?吃人不吐骨头的野兽。”

    郁小南听的出说话的人极其的愤怒,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悄悄的向里面走去,穿过一排排摆放着纸箱的货架,走向最深处。

    “你们都是最可恨的家伙!”那声音似乎咬牙切齿,碎纸的声音也越变越大。突然说话的人一声厉喝。“是谁?”

    郁小南猛的停住脚,她知道这句话是针对她的,刚想辩解,一只戴着戒指的拳头指向她的胸口,而那枚戒指变化成了一把小刀,刀尖锋利,郁小南不敢有丝毫的异动,顺着手臂望了过去。当她看到那人的脸时,惊讶的脱口而出,“竟然是你!”

    郁小南盯着站在自己眼前的人——狄玉秋棠。此刻对方的眼神里有着浓浓的杀意。郁小南的心猛的蹿到嗓子眼,这和今早见到的狄玉秋棠判若两人。

    “怎么是你?”狄玉秋棠也惊讶的反问道,眼神缓和了些,突然又变得警觉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郁小南知道她此刻必定很好奇,有很多的问题要问。郁小南的脑海里快速的运转着。对于眼前这个仅仅只有几面之缘的可怜人,她有怜惜和同情,但也不敢不防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