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68章 274男儿志在四方!
    ,精彩小说免费!

    “我是来找你的!”郁小南说。

    狄玉秋棠震惊的望着郁小南,似乎在思考要问什么问题才好。“你为什么来找我?”

    “自然是和你有缘!”

    狄玉秋棠并不相信这样的话。郁小南也没指望她立刻相信,又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一直被别人欺负,受排挤,今天我也终于见到了,你受苦了!”郁小南说着同情的望着狄玉秋棠。双手试探性的轻轻放在狄玉秋棠握拳的手上。

    狄玉秋棠的心一下子软了许多,语气也柔软了些,手渐渐放了下来,“路上的事你都看到了?”

    “自然是看到了,不但看到那些,也看到她幸灾乐祸的踩上你的手。”郁小南说着望向她的手,轻轻的抬起她那只受伤的手看了看。“还疼吗!”

    狄玉秋棠立刻抽回自己的手。又换上了刚刚警惕的眼神,睁大了眼睛盯着郁小南,“我记得当时除了她没人在那里。”

    “可我在。”

    郁小南轻飘飘的三个字,却如炸弹般在狄玉秋棠的心里轰然炸开。“这不可能啊!难道??????你跟踪我?”狄玉秋棠突然向郁小南的胸前瞥了一眼,发现她没有胸牌,“你连牌子都没有。怎么进来的?你到底是谁?”

    “有缘人。”

    “不要拿这三个字来搪塞我。”狄玉秋棠越发的愤怒起来。“你再不说我就将你交给军队的人,他们可不会怜香惜玉,更何况是像你这么标致的女人。”她说出的每个字都带着不友善的味道。

    郁小南斟酌着要如何说才好。若是什么都不告诉她,她必然不会放过自己,但也不能什么都说,我还不知道她真正的想法。郁小南思忖了一番,终于开口,“你拥有异世界的血统吧?”

    “现在是我在问你问题。”狄玉秋棠又将手里的戒指指向郁小南。

    郁小南立刻往后退了一些。狄玉秋棠又跟上来。两人始终没有拉开距离。

    “如果我说我和你拥有一样的血统你是否会相信我?”

    狄玉秋棠突然愣住了,接着又从新将郁小南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番,“看你这相貌倒是有可能。”

    “请你相信我,我受的委屈不比你少,我来找你也是为了像我们这样的人不受别人欺压。”这些话可是真的!郁小南在心里说着。缓缓的握住了狄玉秋棠抵在自己胸口处的手。

    狄玉秋棠又缓缓的放下了自己的手,惴惴不安的问道。“你真的和我一样?”

    郁小南看到她放松下来,微微一笑。说道:“其实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对吧!”

    狄玉秋棠望着郁小南,叹了口气,另一只手指放在戒指上,戒指瞬间变回一枚普通的银戒指。

    郁小南知道她没有敌意了,这才问道:“你的父母都是异世界的人吗?”

    “不,母亲是!”狄玉秋棠说道这里眼神有些暗淡。

    郁小南知道她不想说这些,但是自己也不得不问,“你的母亲还建在吗?”

    “如果在的话,我就不会活的那么辛苦了。”狄玉秋棠走到一个货架旁坐在纸箱上,整个人看起来很疲惫。

    郁小南叹了口气,走到她身边,“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找到在这个世界上所有异世界的人,当然也包括你。”

    狄玉秋棠缓缓抬起头,大感意外,“你还要找其他人?”

    郁小南笑了一下,“当然。”

    狄玉秋棠困惑不解的看着她,“为什么?”

    郁小南向门口的方向看了一下,“我现在还不能说,而且在这里更加不能说,不过我需要你的帮忙,我还有一个朋友在这里,你能帮我找到她吗?”

    狄玉秋棠诧异的望着郁小南,“你还有朋友在这里?你倒是神秘的很啊!”

    郁小南为难的笑了一下,还没想到答案,狄玉秋棠又问:“若是正常的外部人进来,也该带上临时的牌子。你却没有,怎么解释?”

    郁小南抿了抿嘴,望向狄玉秋棠的眼睛,真诚的说:“我自然有些特殊的方法,你若能找到我的朋友自会明了。”

    狄玉秋棠皱着眉头犹豫了起来,忽然她站了起来,走向旁边的货架,打开一个纸箱从里面翻出一个牌子,丢到郁小南的手里。“带上这个牌子,跟我来。”她说着向外走去。

    郁小南拿着手里的冰凉凉又很轻薄的白色卡片上面写着修井斑斓,看样子应该是某个人的名字。她擦掉卡片上的灰尘,立刻挂在脖子上,跟着狄玉秋棠走出房间。

    “你和你朋友在哪里分散的?”狄玉秋棠一边关门一边问。

    郁小南向四周望了一圈,这里已经没有人了,“就在这附近。”

    狄玉秋棠转过身向四周望了一眼,这里有好多的房间,走廊上一个人都没有。“你朋友也许也在找你,你们有没有什么联络方式?”

    郁小南有些懊恼的摇摇头,唯一的联络器一个在自己的脖子上,一个在沈魁星那里。此刻还真是没办法。

    狄玉秋棠也觉得很麻烦,“算了,先查看一下每个房间吧。”她说走走向前方的房间。郁小南赶紧跟上她。

    两个人一路查看了三四个房间了,都没有发现,狄玉秋棠的神色倒是显得怪异起来。“这里的人都去哪里了?”她嘀咕了一声。

    郁小南突然想起了,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啊!我忘了说了,我在躲进房间之前就看到这里的人蜂拥而出,好像是说什么本部长回来要去迎接之类的话。”

    狄玉秋棠转头望向郁小南,抛给她一个你怎么现在才说的表情。

    “对不起了,一时忘了。”郁小南抱歉的说。

    狄玉秋棠叹了口气,“算了,反正我去不去,也没人会知道。”

    忽然两人听到浩浩荡荡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来。郁小南和狄玉秋棠对望了一眼,立刻跑到走廊拐角处,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两人都看到一个身穿紫色衣裙,气度高雅的女人,正昂首阔步的走向她们俩,而且在她身后还跟着一大堆的人。

    狄玉秋棠吓的缩了回来,“糟了!我们得躲起来。”说着立刻拉着郁小南跑向距离她们最近的一个房间。

    “为什么非得躲起来?她就那么可怕?”郁小南疑惑的问。

    “当然,非常可怕!”狄玉秋棠惊慌的说。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走廊的地板上已经浮现那高雅女人的影子。郁小南回头望了一眼,几乎下一秒钟就能看见她们了,可是她们俩离那房间的门还有三五步,来不及了。郁小南此刻多么的希望殷塔塔能在这里解救她们。

    正在这时,那房门突然自动打开了,郁小南诧异的看着空空的门缝,没有人出来,突然自己的手被握住。同时,那个高雅的女人出现在走廊里,带着一大堆的人,风风火火的走过来。

    狄玉秋棠猛的撞到郁小南的胳膊,看到她停了下来,很诧异,但更多的是害怕,怕身后走过来的那些人。

    郁小南向身边的殷塔塔笑了笑,又转向另一边的狄玉秋棠,小声的在她耳边说:“不要说话。”说完拉着她紧靠在墙边上。

    狄玉秋棠诧异的望着郁小南,对方那自信的笑容让她无法理解。她立刻扭头望向那个走过来的高雅女人,后者正在抬着下巴走在最前面,她身旁的人不停的对她说着恭喜之类的话,她也只是敷衍的笑一下。

    狄玉秋棠战战兢兢的低下头,不敢去看那个女人,心里挣扎着,要不要说话。她没有去迎接,光是这一点就能让那个女人发飙了,更何况她身边还带着一个陌生人。在她犹豫的时候,那个女人从她身边快速的经过,她干脆把心一横,决定不说话,死就死吧!

    两秒钟之后,她所担心的责骂、羞辱什么的都没有。她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却发现那个女人早就走过去了,头也不回的走了,就连那女人身边跟着的人都没有看她一眼或是与她说一句话的,仿佛她不存在一般。她看着走过身边的每一个人,惊讶无比,立刻望向郁小南。

    郁小南抿紧了嘴巴,对狄玉秋棠点点头。

    狄玉秋棠明白她是要自己闭紧嘴巴。

    待所有人都远离这个走廊的时候,狄玉秋棠突然问道:“他们怎么好像看不到我们?”

    “不是好像,是根本就是。”

    狄玉秋棠立刻越过郁小南望向声音的方向,发现了另一个陌生的女人。那女人的脸上荡漾着得意的笑容。她询问的望向郁小南。

    “她就是我朋友。”郁小南微笑着解释。

    狄玉秋棠看看那个突然出现的陌生女人,又看了看郁小南,立刻想到了什么,“她就是你们能悄无声息进来的原因?”她说着松开了郁小南的手。忽然那两人都消失在她眼前。虽然她已经猜出个大概,可是当一切的猜测变成事实的时候她还是免不了的惊讶一番。

    下一秒钟郁小南突然出现在她眼前,严肃的望着狄玉秋棠,“你猜的都没错,我现在只想问你一句话。你要不要帮我?”

    狄玉秋棠沉默的望着她,皱起了眉头。

    蒋浩然和沈魁星在与郁小南她们分开之后,就一路找当铺,两人凭着记忆找到了一家当铺。

    那当铺的门不大,但当两人走进去之后才发现这里和外面简直是两个概念。一进门就看到一个酒杯形状的大花坛。有一名花匠正在修剪花枝,旁边还有三三两两的人在紧张的交谈着。

    两人穿过花坛往里走,又推开一扇门,这里面更大了。光滑的黑色大理石地板。加上周围十根红色的石柱支撑着漂亮的拱形天花板。从天花板上垂下五层的水晶灯照亮整个大厅。中央整齐的摆放着简单的座椅,上面坐着许多的人,有些人衣衫褴褛,又有些衣着华丽,不过大多的人脸色都不好。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有谁会来当东西呢!

    蒋浩然向这些人瞥了一眼,又望着正对面那个宽大又带着铁窗的柜台。柜台极高,每个人都要仰视着柜台上的人。而那柜台里的人却都冷漠的俯视着下面的人,冰冷冷的说出一串数字,下面的人又哀叹一声。

    “两位是第一次来这里吗?”一个客气的男人的声音让蒋浩然他们转过身,望了过去。

    一个身穿白衬衣和黑色裤子的男人,正微笑的望着他们。

    沈魁星笑着说道:“是啊。”

    那男人笑着指了指在他旁边的座椅,“若是需要当东西的话。就请坐在第三排的位子。到您的时候,我会通知您的。”那人说的极有礼貌。

    沈魁星和蒋浩然对他微笑了一下,表示感谢之后就立刻入座了。

    沈魁星看着周围的人和那些华丽的装饰,稍稍靠近蒋浩然,羡慕的说:“开当铺还真赚钱,等以后咱俩也开一个。”

    蒋浩然不以为然的笑了一下,“我倒是对这个没兴趣。”

    沈魁星诧异的瞥来了他一眼,立刻就想明白了。“那也是,以你的家庭条件的确不需要。”

    蒋浩然望向沈魁星,他听出对方话里酸酸的味道,突然淡淡的说:“我将来做什么都跟我的家庭没关系。”

    沈魁星又望向蒋浩然,看了他许久。突然笑了起来,“那是。男儿志在四方!”

    蒋浩然轻轻的笑了笑,没有在多说话什么。只是百无聊赖的向周围望了过去。忽然发现在他身边,坐着一个身穿彩色印花丝绸长裙的女人,那女人身姿曼妙,浅褐色的头发在脑后盘成花瓣一样的发髻,两个闪亮的弧形发卡别在耳边,长至眉毛的刘海修剪的很整齐。那女人一直低着头看着手里的盒子,倒是看不清她的相貌。

    在那女人身旁还有一个身穿黄色绸缎上衣外加白色百褶裙的女人,正高兴的看着旁边女人手里的盒子,说道:“姐姐,你把这个东西拿出来,估计他会气的吐血。”

    那个身穿彩色印花裙的女人咧嘴一笑,抬起头望向身边的女人,“那是肯定的,说不定发疯都有可能。”说着和旁边的女人笑在一起。

    蒋浩然无意听到她们的对话,但也听了,心里觉得这两人肯定做的不是好事,不过再不好的事也与他无关,他收回目光望向自己在正前方。忽然,他感觉到身旁有两道热切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他知道是坐在身边的那两个女人,也懒得去管。

    那穿着印花裙的女人突然开口问道:“你好面生啊!是来当东西的?”

    蒋浩然缓缓的转过头望了过去。那两个女人顿时睁大眼睛,兴奋的想要尖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