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70章 276可以改变我们的现状吗?
    ,精彩小说免费!

    蒋浩然和沈魁星对望了一眼,两人似乎在经行对话,一个问:要不要说出实话?一个回答:不行。

    雨泽童峻看着他们两人怪异的眼神,突然意识到什么,拉着蒋浩然跑进小巷子里。

    “喂,等我!”沈魁星发现自己被落下,立刻向蒋浩然他们喊了一声,自己也跟了上去。

    三个人转进无人的巷子里,雨泽童峻才松开手,期盼的望着他们,“这里没人,你们可以说实话了吧!”

    蒋浩然心里有一丝异样一闪而过,这雨泽童峻虽然猛撞但也是个心细的孩子。他又和沈魁星对望了一眼。沈魁星严厉的望着蒋浩然,轻轻摇摇头。

    蒋浩然又望向雨泽童峻那双期盼的眼睛,心里有一丝触动。“我们和矮薄星有着相似的血统。”

    “我就知道!”雨泽童峻激动是说,脸上露出了笑容。

    沈魁星失望的想直接拿头去撞墙,“你不该说这些的。”他责备的说。

    “我觉得他会是和我们一样的人。”蒋浩然望着雨泽童峻问道:“对吧。”

    雨泽童峻立刻点点头,“我是,我爸爸也是异世界的人,只可惜他忙于生意,在我身边的时间不多。妈妈前前后后嫁了好几个爸爸,根本没有多少时间照顾我,而且家族里的人也看不起我。”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拿出皱皱巴巴的当票,“粉雪那个混蛋,偷走了我爸爸留给我的最后一件遗物拿来当掉。现在,我连赎回它的钱都没有。”雨泽童峻说着一边哭一边抹着眼泪。

    蒋浩然也叹了口气,很同情他的境况,“把当票拿给我看看。”他说着伸出手。

    沈魁星现在也开始同情这个雨泽童峻。

    雨泽童峻抹掉眼泪,将当票递了过去。

    沈魁星也好奇的凑过去看。两人一看那票上的数字立刻皱起眉头。上面写着三千蓝币蓝币为这里的货币。

    蒋浩然他们刚刚用那钻石和金项链两样也只是换了四千蓝币。

    沈魁星望着那张当票无奈的摇摇头,心里也松了口气,他小声的在蒋浩然耳边说道:“这个数字我们是想帮也难啊!”

    蒋浩然突然有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他们的钱要养活七个人,而且他们在这里并没有挣钱的方法若是帮了他。他们仅有的一千蓝币够用吗?蒋浩然面露难色。

    雨泽童峻看到他的脸色,就什么都了解了,他拿回那张当票,失望的说:“谢谢两位哥哥有帮我的心,但是我也不能要你们的钱。我会靠自己的本事拿回来。”说到最后他对蒋浩然他们坚定的一笑。

    蒋浩然为自己不能及时帮他而有些懊恼。在以前,他想帮谁就能帮谁的,钱这个东西,他从来都没愁过。如今却不一样了。他望向雨泽童峻,拍拍他的肩,“我们也许不能帮你赎回你的项链,至少能请你吃顿饭,帮你处理一下你的伤。”

    雨泽童峻笑了笑,“谢谢你们的好意,今天我是偷着跑出来的。要是家里的那些哥哥姐姐们找不到我,估计晚饭就又没有了。”

    沈魁星听着皱起眉头,“怎么你哥哥姐姐还有权利决定你吃不吃饭?你妈不管吗?”

    雨泽童峻缓缓的低下头,收好了那张当票,“我妈妈只有一张嘴,哪里说的过众位继父。”

    沈魁星和蒋浩然对望一眼。两人皆是不能理解的眼神。

    雨泽童峻无奈的抬起头,缓缓的说道:“包括去世的两位,加上现在的三位一共五位继父。”

    沈魁星的嘴抽了抽,是听说过这里的女人可以有好几个丈夫,不过没想到可以这么多。他突然有种卑微的感觉,对于这里的男性召到这样待遇而卑微。

    “你的父亲还真多啊!呵呵!”沈魁星开玩笑道。

    蒋浩然和雨泽童峻却都没有笑。

    童峻忽然说道:“两位哥哥若是不嫌弃我,就我和做朋友吧!将来我也可以去哥哥的家里玩。”

    “呃??????做朋友当然是没问题的,不过我们是外地人。刚到这里,连个住的地方都还没找到呢。”沈魁星想了一下说道。

    童峻明了的点点头。

    蒋浩然微笑着说:“不如你告诉我,你家在哪里,改天我们去看你。”

    “好啊。”童峻高兴的答道,开始为他们讲解家里的方位。

    下午的时候。蒋浩然他们和郁小南她们顺利的汇合了。蒋浩然却看到郁小南她们带着一个陌生的人,经过郁小南提醒才知道那个女人早上他们碰到过。

    沈魁星和殷塔塔走在最后面跟着前面的三个人。沈魁星双手抱胸。突然小声的问道:“那个女人可靠吗?”

    “你问小南吧!是她要找她帮忙的。”殷塔塔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沈魁星看着她的态度略有些责备的问道:“殷塔塔,你和我们大家都是一伙的。你难道就不能尽一下你的责任仔细的了解一下,不要总摆出一副不管你的事的模样。”

    殷塔塔将手插进镶着金线的裤子口袋,不悦的望向沈魁星,“我就是这样,不高兴就别跟我站在一块。”她说完翻了个白眼加快了脚步向前走去。

    “你??????”沈魁星郁闷的踢开自己面前的一块小时候,发出一个不悦的鼻音,无奈又跟了上去。

    狄玉秋棠带着他们几个人,穿过热闹的大街,一路又经过菜市场,买了些菜,这才走进一个小区。

    郁小南看到这个小区的大树颇多,房子也显得很老旧,红色的砖房,最多就只有三层,屋顶也都是拱形的。她来这里看到的房子几乎都是拱形的屋顶,看来这也是这里的特色。而这个小区,估计已经有好些年头了。有些老人,拎着才,牵着孙儿走回家。

    狄玉秋棠走在最前面,“我住的地方不算好,而且地方也小,大家将就一下。”她说着来领着大家绕过一楼的花园,走进楼门里。

    郁小南笑的回应她,“没关系的!我们这些人适应能力强,到哪里都行。”

    秋棠笑了一下,“我住在三楼。”说着将众人带到三楼,打开房门,引大家进来。

    蒋浩然看到这里的房子,破旧的都掉了漆,楼道里更是到处都是灰尘,大家走起路来还能让后面的吃一鼻子灰,心里对这个狄玉秋棠的处境也是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一个不宽敞的客厅里四个人围坐在桌子旁。秋棠为大家端来了茶杯,水壶装上水,在炉子上等着被主人端走。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了。”郁小南仔仔细细的将她和殷塔塔经历的事以及遇上狄玉秋棠的过程都说了一遍。

    这时,水壶开始冒起响声。

    “水烧好了,你们等一下。”秋棠立刻跑进厨房。

    沈魁星趁机凑向郁小南问道:“资料库的事,你说了吗?”

    郁小南赶紧摇摇头。

    沈魁星这才放心的坐回原位。

    秋棠正好拿着热水逐一为大家倒满水。每个人的杯子里原本有些粉末,遇到热水之后便融入水里,散发出水果的香味,而且每一杯都不一样。

    郁小南端起自己的杯子,吸了一口热气,是甜甜的草莓味,她笑着对秋棠说道:“嗯,我最喜欢草莓了,这个合适我。”

    秋棠笑着解释道:“这是水果粉,很难得的,里面有特殊的念力,能够让喝的人感觉到自己最喜欢的水果味。”

    沈魁星听闻也立刻喝了一口,正是自己喜欢的木瓜味,他高兴的扬了扬眉毛,“这个不错。”说着又喝了一大口。

    秋棠放下水壶,坐了下来,一一将每个人看了一遍,“真没想到,还有这么多我和一样的朋友。”

    “你想不到的事情多了。”殷塔塔一手玩着杯子,一手支着下巴,懒懒的说。

    秋棠笑了笑,“也是,”她说着望了望自己的杯子,“我真的很奇怪你们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沈魁星放下杯子问道:“这样的想法是指什么?”

    “就是你们想要改变我们现状啊!”她立刻望向沈魁星。

    沈魁星哦一声,瞥了一眼郁小南。

    郁小南立刻说道:“我们那里有句话叫做官逼民反,不知道你听说过吗?”

    秋棠立刻点点头,急切的说道:“这个我听过,还是小时候听我妈妈说起过呢,看来你们真的是我一样的人。”她说到激动处,欢喜的抓住了郁小南的手。接着她又说道:“我记得我妈妈在我小时候说过这一句话,说完之后她还不停的叹息。后来她还跟我说,想家什么的话,说我的姥姥、姥爷都在一个很遥远的地方。当时我并不知道妈妈说的遥远的地方是另一个世界,不过现在我早已了解,妈妈却不在了。”她说着说着语气就变得哀伤起来。“妈妈在临死的时候嘱咐我要回去看看姥姥和姥爷,可现在这个局面是怎么也做不到的事。”她默默的叹口气。

    “如果推翻现在的统治者,一切就是有可能的了。”郁小南突然按住秋棠的手说道。

    秋棠突然害怕的站了起来,立刻跑到窗边上向外看了看,然后关上窗户,拉上窗帘,又对着角落放着的一个铁制的架子,打了个响指,那架子上的东西便开始自己响了起来,清脆又美妙的声音飘荡在空气里。

    大家都盯着她,不明白是怎么了。

    郁小南看着秋棠忙着做这些事起初也是很诧异,但后来看到她弄出音乐,便也紧张了起来。她立刻明白过来秋棠这么做是为什么,看到她对现在这个统治者如此畏惧的样子,到是让郁小南的心忐忑不安了。

    当秋棠回到位置的上的时候,她刚要询问,秋棠便先开口了。

    “推翻统治者这种话,不可以随便乱说的,他可是有暗部的人,帮他清理异党,弄不好,会惹来杀身之祸。”秋棠说的极其的严重,还刻意加重最后几个字,让郁小南都不敢随便说话了。

    其他人也都沉默着。只有殷塔塔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难道连谈论他都不可以吗?”沈魁星问道。

    秋棠认真的摇摇头,忽然抬起眼凝重的看着大家,“你们不会真这么想吧?”

    其他人看着她没有回答。

    秋棠看到大家的反应,就知道答案了,她激动的站了起来,拍着了一下桌面,严厉的说道:“你们这样等于是毁了自己。你们不要命了!”

    “正是因为要命才要这么做。”蒋浩然淡然的看着她,平静的说出这句话。

    秋棠先是一愣,接着皱起眉头,“我真是不明白你们,到底哪来的这么大的胆子?”她说着抚额坐了下来,不像刚才那么激动却也不是很理解。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我只知道,想要安安静静、平平安安的活下去就必须这么做。”郁小南说着拉住了秋棠的手,“你难道不像活的有自尊,活的安静不被流言蜚语打扰吗?”

    秋棠缓缓抬起眼睛望着郁小南。“我也不是想在这样过下去,可是??????”

    郁小南立刻打断了她的话,“你说过会帮我的。”

    “可是我没想到你们要做的事情竟然这么大。”秋棠为难的说。

    郁小南渐渐收回了自己的手,心里很是惋惜。原本以为找到一个帮手,现在看来是自己多心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告辞了。”她说着站了起来。其他的人也跟着站了起来。

    殷塔塔拿起自己的外套手一甩搭在肩上,“哎,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沈魁星莫名的看着她。“你这句话用在这里不对吧!这可是用来形容男女之情的句子。”

    “怎么了!我借了用用,它还能不高兴吗?”殷塔塔说着翻了个白眼,向门口走去。

    蒋浩然也起身走到秋棠的身边说道:“不管怎样,还是感谢你帮了小南一把。”说完就跟上大家。

    秋棠一直低头望着自己的杯子,杯中的水平静的犹如镜子一般,可是她的心却混乱无比。过往的一幕幕浮现在脑际,那些人鄙夷的笑脸不断的浮现。一张一张;那些人辱骂的声音此起彼伏,尖利的刺耳,就连妈妈也一并被骂。她忽然握紧了拳头,重重的打在桌子上,同时喊了一声:“等等!”

    郁小南握着门把的手停了下来,扭头望了过去。

    秋棠叹了口气。立刻走到郁小南的身边,郑重的望着她,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你们真的可以改变我们的现状吗?”

    “任何事都没有绝对的百分百,不过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郁小南将手从门把上放下来,望着秋棠说道。

    一个小时之后,秋棠房间的门响起敲门的声音。沈魁星自告奋勇的跑去开门。殷塔塔带着其他的同伴走进这个小房间里,房间顿时拥挤了些。沙发上,折叠椅上都坐满了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