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72章 278下一部计划是?
    ,精彩小说免费!

    上端的管子连着一个凹槽,那是放入血液的地方,下面的管子汇聚在一处,管子下放着身份卡片。操作起来并不难,只是要等它完成需要花些时间。

    五分钟后注入完毕,五个圆球同时亮起,卡片也被照亮,秋棠立即将机器关闭将卡片拿了下来。转身对殷塔塔笑了一下。

    第一次成功了!接下来的几天,天天如此。陆陆续续她们已经搞定了六张卡片。

    休息了一天之后,开始了第七天的行程。

    秋棠还是和往常一样上班,忙着录入身份信息到卡片里。她在椅子上坐了许久,拿起杯子的时候,发现杯子已经空了,立刻起身走向茶水间。

    在她旁边的一个女人立刻跑到琪星的身边,一副八卦记者的模样说道:“琪星姐,你看那个秋棠,这些天好勤奋,天天都留下到最后一个走,好奇怪呢?平时都是跑的比兔子还快。我看有古怪。”

    琪星托着腮,玩着手里的笔,眼睛却望向秋棠的座位,嘀咕了一声,“是挺古怪的,这些天我作弄她,她都没什么反应。不行!我们去查查看。”说着站了起来,偷偷跑到秋棠的座位上,开始翻她的桌子。上面摆放的人口资料被她翻的散乱在桌上,抽屉的本子也被她统统拿出来翻了一边。

    她正翻着,和她一路的那个女人,为她把风,忽然看见秋棠端着杯子走出了茶水间。她立刻焦急的喊了一嗓子:“她回来了。”说完自己立刻归位。

    秋棠端着温热的杯子回到座位的时候,看到散落的纸张,和凌乱的抽屉,立刻瞟向琪星,除了她也没人这么胆大妄为了。可是此刻的她正拿着粉饼给自己的脸打粉,一副悠闲的模样。

    秋棠使劲的眨了眨眼睛,告诉自己要忍耐!她放下水杯,叹了口气,将自己的桌子恢复原貌。

    下班的第一道铃声响起,秋棠继续手里的工作。身边的人早就收拾好自己的包,拿起就往外走。

    秋棠听着最后一个脚步声离去后站了起来,迅速的收拾东西。刚一起身,就发现琪星正托着下巴望着自己,在她身边还有一个小跟班——一个没事就喜欢打小报告的女人。当下楞了一秒,立刻无意识的皱了皱眉头。她打算无视琪星她们,但愿这个办法有用。

    琪星站了起来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向秋棠。“怎么了?看到我在就想走吗?”

    “就是!就是!”那个小跟班跟在琪星旁边附和道。

    秋棠拿起自己的包挎在肩上,尽量表现的平静些,“抱歉,让一下!”

    琪星和她的那个小跟班却故意挡住了她的去路。“怎么了?不留下来做点其他的事吗?”

    秋棠望着她,心里在猜测着:难道她知道什么了?

    琪星看着秋棠没有马上回答,心里越发觉得有鬼,她身子前倾靠向秋棠,问道:“难道你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秋棠看着琪星的脸,那么的好奇,想要一探究竟,她忽然安心了许多,笑了笑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麻烦让一让。”她说着向前迈出一步,琪星立刻挪到她面前不让她离开。

    秋棠无奈只好绕开她从走其他的路。琪星眼尖,又跑去挡了她另一条出路。

    秋棠越来越着急了,本来下般后的时间就不多,这样跟她耗会耽误大事的。她一字一顿的说:“请你让开。”

    琪星看到秋棠有些发怒的面容,得意的笑了起来,“我就是不让。你预备怎么办吧?”

    小跟班也叉着腰,对秋棠冷哼了一声。

    秋棠抓着桌子边缘的手暗暗的用力。她真的太气愤了,这个琪星总是和她对着干,她真想撕破脸皮和她们打一架,可是那让会浪费许多时间,还会招到责骂。她一时骑虎难下。

    突然,琪星和小跟班一起尖叫了一声,“啊!”

    “谁掐我屁股!”琪星厉喝怒喝。转过身想要抓住元凶。

    小跟班也转过身揉着屁股。可是后面什么人都没有,两个人面面相觑。

    秋棠先是一愣,后来笑了起来,她立刻想到是谁。还能有谁,当然是殷塔塔了。

    琪星立刻往前跑了几步,猜测那人躲在谁的桌子下面,可是刚走没几步感觉突然被人按住脸直接推到在地。她的小跟班也没幸免。两人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

    “啊!到底是那个混蛋,你给我出来?”琪星大叫了一声站了起来,还是没有看到其他的人,只有秋棠站在一旁看着她们笑着。她愤怒的指着秋棠,“是不是你?”

    秋棠立刻笑着说道:“怎么会是我?我离你那么远!”

    “你可以用念力。”

    “我若用了你会看不出来的吗?”秋棠的反问。让琪星无法回答。

    秋棠脑筋一转立刻摆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说道:“说不定这事还真和我有关。”她无奈的望向琪星,“我最近不知道怎么的,特别倒霉,就连靠近我的人也都跟着倒霉,前天一个大叔好心帮我拿东西,结果一分钟后就掉进臭水沟里。昨天我给一个小朋友吃糖,结果那个小孩就拉了一天肚子。哎!”

    琪星越听越邪乎。她身边的小跟班悄悄的说,“琪星姐,我听说真有这种事的。我们还是不要沾染了她的秽气,早就点走吧。”

    琪星被小跟班扶起来,抓起自己的散落在地上的背包。“我改天在??????”她的话还没说完突然被人扇了一巴掌。这下她真的怕了,大叫了一声。撒腿就往外跑。

    秋棠捂着肚子笑的嘴都要抽筋了。殷塔塔也显出形来,笑着指着琪星离去的方向。说道:“叫你再嚣张。”

    秋棠看到殷塔塔止住了笑,立刻走了过去,以前还挺讨厌她的,今天这一折腾,她真是爱死她了。“你真是帮我出了口恶气。谢谢你!”

    殷塔塔无所谓的笑笑,“我也不是为了你,主要是这个家伙欠扁了。走吧,我们都耽误不少时间了。”

    秋棠笑着应了一声,她现在才发现这个殷塔塔其实就是嘴毒辣了些,心里倒是并不坏。

    两人赶到机器旁时已经过去将近四分钟了。秋棠利索的放上卡片打开机器,将一滴血液放入上方的凹槽内。五个金属球开始运转。

    为了方便她们卡紧时间,蒋浩然将自己的手表暂时给予了殷塔塔,此时的她望了一下手表。机器运作要五分钟,到这里的时候去了四分钟,也就是说她们只有一分钟的时间。前几天她试过加快速度飞行,即使是那样也需要三分钟。她站在飞行器里,突然从纳盒里拿出一个红色圆环,将它扣在控制圆盘上,刚刚好将圆盘包裹了一圈。这个东西也是她这几天无聊的时候从技术部长给的那个纳盒里面找到的加速器。虽然读了说明书,可是今天将是她第一次使用它,看来她得赌一把了。

    五分钟后秋棠跑进飞行器,连门都没关好,殷塔塔就已经起飞了。秋棠好不容易关上没之后突然听到了倒计时的铃声。

    “糟了,这个铃声响一共响十下,最后一响就会关闭大门的。”在秋棠说话的时候铃声又响了一声,她焦急的望向殷塔塔,“我们会被困在这里的”。

    殷塔塔咬着嘴唇内侧,瞥了一眼控制圆盘外围的红色圆圈。“豁出去了。坐稳了!”话音刚落她就按下了红色圆圈,圆圈立刻亮了起来,速递提升到先前的两倍。

    秋棠虽然有所准备,但却仍然被撞到后面的玻璃门上。殷塔塔也感觉到一股向后拉扯她的力道,还好她紧抓的控制圆盘。眼前的景象快速的闪过,变得模糊起来,基本上刚看见就开始往后退,长长的走廊,在迅速的倒退。

    秋棠揉着后肩膀,刚刚站稳就看到前面忽然出现转角,以现在的速度按照她的判断肯定会撞上。她倒吸一口气,立刻扭头闭上眼睛。刹那间她整个人又被甩向右边的玻璃,右肩膀被撞的好疼。而飞行器也在拐弯的撞到墙上,顿时摩擦出火花,此时响铃只剩下一声了。

    殷塔塔心里捏着一把汗,立刻将飞行器往左拉,这才离开那堵墙。在这个到处都有拐弯的室内飞行,而且速度是这么的快,她已经不能依靠眼睛来判断了。她凭着这几天来回的记忆,知道在哪里有拐弯,哪里有楼梯,完全是在靠感觉来控制这个超速的飞行器。

    前方再有一个右转就能到大厅了,她们离大门不远了,而这时十声响铃打出最后一响。

    秋棠靠在玻璃壁上双手合十祈祷着,“不要!不要!”

    原本能开进两辆卡车的大门渐渐合并。

    殷塔塔立刻转动控制盘,飞行器又是擦着墙飞了过去,大门就在眼前了,可是也在关闭。

    “不许关闭否则我就撞死你。”殷塔塔狠狠的嘀咕了一声,在空中划出一条直线直冲大门的方向。

    大门越来越小,殷塔塔也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一秒钟之后大门关闭。在大门里面控制关闭的人员正按下另外的按钮又从上面落下一道门,连续下了五道门之后他们才从控制室里走出来,走向另外的地方。

    殷塔塔从飞行器跑出来,直接坐到树下,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我们差点就被门给挤了。”

    秋棠走到殷塔塔的身边也和她一样随意的坐在树下的草地上,喘着气,一只手按在胸口,她发现自己的心跳竟然这样的快,她笑望着殷塔塔。“刚刚太惊险了,真刺激!”

    殷塔塔得意的一笑,“那当然跟本小姐在一起总是有数不完的刺激。”

    秋棠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忽然觉得这个说话很自大的女生还有挺招人喜欢的。

    她们两人安安稳稳的回到家,同时也带来的好消息,所有人的身份卡片都完成了。大家在晚餐上庆祝了一番,没多久蒋浩然他们就准备回去休息,大家还要准备三天后的入学测试。

    十分钟之后郁小南独自一人在楼下站着。没多久殷塔塔也从楼道里走了出来。

    “你找我有什么事?”殷塔塔问。

    “陪我去一个地方。”

    “哪里?”

    “国医中心。”

    殷塔塔没有再多问什么,只是简单的说了两个字,“走吧。”

    她们两个本想用飞行器的,但是又担心被这个城市里的什么强者发现,于是走到大街上叫了一辆马车。

    郁小南坐在车里一直沉默着,她瞥了殷塔塔一眼,“你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要去做什么?”

    “还能有什么原因,不就是为了报仇吗!”

    郁小南自嘲的笑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就这么明显吗?“你看出来了?”

    “没有。”

    殷塔塔的回答让郁小南意外,“那么你怎么知道?”

    殷塔塔望向郁小南,“因为我也和你一样,”她顿了顿,“只不过,我们是为不同的人。”

    郁小南忽然想起,殷塔塔是喜欢沈魏宁的,而他也是死在墨导师的手里。“正好,我们一起解决掉她。”

    “为他们报仇!”殷塔塔说着伸出自己的拳头。

    郁小南也握拳和她的拳头撞了一下。

    马车继续向前行,最后停在了一栋高大的白色建筑物前面。郁小南和殷塔塔陆续下车,身后马车渐渐离开。

    郁小南抬头看了一眼这个她目前为止在这里看到过的最高的建筑。它通体白色,墙上无数的窗户里都亮着灯,大门口的正上方悬挂着硕大的招牌。

    殷塔塔也抬头看了一眼,问道:“你的下一部计划是??????”

    “我已经打探好她的位置了,等到接近她的时候我们再隐身。”她说着率先走进国医中心。

    她们穿过走廊,走进楼梯,一路走到了第五层。郁小南在开门之前和殷塔塔手牵着走一同消失。两人悄无声息的走进病房的走廊里,此时已经是晚上,所以没有什么外来的家属,只有一些陪护着守夜的人和穿着病号服的患者。

    郁小南一手牵着殷塔塔,一手握着早已准备好的匕首,刀刃上锋利无比。她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殷塔塔和她同时看到费列罗,他正在一个病房的门口和医师争执着什么。

    “你说什么?你们诊治了那么久就给我一个无药可医吗?”费列罗抓着医师的衣领,愤怒的说道。

    郁小南和殷塔塔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都暂时停下了脚步,不远不近的看着他们。

    那个医师冷静的说;“我们已经尽力了,各种各样的办法都试过了。可是这个月落毒,我们真的没办法完全清除。”说着按住费列罗的手将其扯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