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81章 287一时迷路了
    ,精彩小说免费!

    那人一听立刻捂住了裤子口袋。

    哦!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沈魁星笑了一下。他已经知道答案了,“我们不会抢你的东西,只是想问问你,愿不愿意,把你的买的项链再转卖给我们,这个东西对我们很重要。”

    那人警觉的看着大家,后退了两步,“那条项链对我也很重要。”

    “哪里重要啊,又不是你做着的。”邓萧咋咋呼呼的说,完全不能理解他是从哪里冒出这样的想法。

    “那是我们朋友的东西,因为迫不得已才拿去当的,现在我们需要把它买回来,那是他爸爸的遗物。”孙耀廷希望这些话能打动这个人。

    “以前的事都与我无关!这是我买我女朋友的礼物,我还指望它能帮我赢回她的心呢。”那人对孙耀廷的话不为所动。

    孙耀廷叹了口气。

    “那,也不一定非要那条项链吧!我们可以拿其他的东西和你换。”沈魁星沉思了片刻,提议道。

    那人看起来很为难,缓缓的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精美的盒子,打开盖子,里面安静的躺着一条金色的项链,项链的吊坠一个圆,上面雕刻精美的房子和广袤的原野。背面写着几个字:我的家园。那人抚摸着项链,他正是看着这项链里的房子,和背后的那几个字,因为他也想给他心爱的女人一个美丽又安静的家园。

    沈魁星隔着玻璃门,看到了那条项链,其实他没有见过那条项链,只是听童峻说过,什么雕刻了一个房子,据说那是他爸爸小时候住过的地方,也是他爸爸最想带他去的地方。沈魁星看到项链上有房子,料想是找对了,立刻从纳盒里拿出几个首饰,上面都镶嵌的宝石活钻石,闪耀无比。

    “朋友,我这里也有些漂亮的首饰,送给你女朋友她一定会喜欢。”沈魁星觉得自己就快成功了,脸上荡漾着喜悦的微笑。

    那人瞥了一眼他手上的东西,叹了口气,“你手里的那些她都不会喜欢的。”

    一句话,瞬间让沈魁星石化了。

    乌狄娜看到他那个失落的表情,掩嘴偷笑。那个人听到笑声望了过去,却突然被乌狄娜手腕上的五彩珍珠手链所吸引。

    乌狄娜也看到他注视自己的目光,立刻止住笑,捂住自己的手腕。“这个不可以。这是我妈妈的遗物。他手上的那些东西比我这个贵多了,是女人都会喜欢的。”

    那人很遗憾的摇摇头,收起了项链。“看来你们没有合适的东西和我换,抱歉了!”

    沈魁星看到他收起的盒子,心里急了起来,拍着门说道:“嘿,我可以跟你买下它,你说要多少钱?”

    那人不悦的说:“不是钱的问题,这是??????”

    “这个怎么样?”殷塔塔拿出一条手链放在掌心,那是一条银色的手链,上面的每一颗珠子都雕刻成花朵。各种各样的花,有玫瑰、有菊花、有茉莉、有百合,每一颗的雕刻方法都不一样,有的是立体雕刻,有的是镂空雕刻,有的雕刻成方形,有的雕刻成圆形,。

    那人看到这条项链所有的话都咽了回去,这条手链没有什么宝石,不够抢眼,但是这些花却让他不得不喜欢。他本身就是一个卖花之人,他忽然有种感觉,这种感觉让他的眼睛都放光了。

    大家都等着他反应,他的飞行器缓缓的打开,拿起殷塔塔手里的手链抚摸着它。

    殷塔塔猜想他是开花店的,对于花,应该不会拒绝。她正望着他,并且看到他眼里的欢喜。“就用这个换那项链吧!”殷塔塔说。

    那人闻言抬起头,看向殷塔塔,忽然笑了起来,“这个倒是不错。”那人将项链拿了出来,递给殷塔塔。

    这下大家才终于放下一颗心。

    沈魁星立刻表示感谢和那人握握手,又寒暄了几句,才回到他们的飞行器。

    那人对他们笑笑,又继续他的旅程。他们也收好了项链准备回城。

    当他们回去的时候天空开始变暗,周围渐渐变得雾气浓重起来。所有的山和树都变得模糊不清,他们的速度也在逐渐减慢。

    “这会儿是怎么回事?”邓萧望着白茫茫的雾气,纳闷的很,“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啊!”

    “这里的天气还真是说变就变!”乌狄娜感慨着望着周围说道。

    能见度越来越低,殷塔塔控制的飞行器,谨慎的望着周围的一草一木,忽然脚下一震,大家向下望去,发现飞行器刮过大树的顶部的树枝,有些晃动。殷塔塔又赶紧将飞行器升高,忽然前面出现一块巨大的阴影。

    “天哪,要撞上了!”邓萧惊呼了一声,吓的直往后退,躲进孙耀廷的怀里。孙耀廷的心也提了起来,紧紧抱住了邓萧。

    乌狄娜紧紧的抓住了沈魁星的手,眼睛睁得大大的。沈魁星也急得喊了起来,“殷塔塔!”

    只见眼前的那块阴影立刻清晰起来,挡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大山,灰黑色的岩石看上起坚硬无比,撞上去绝对不会有好结果。

    殷塔塔也倒吸了一口气,当机立断,手上立刻转动控制盘,飞行器几乎在快要撞上的时候,擦着边转向山的一侧。还好这座山不算太宽大,大家这才逃过撞上去的命运。

    殷塔塔缓缓的将飞行器降落到地面,斩钉截铁的说:“我们不能在用飞行器了。”

    大家也表示认同,“或许可以用宠灵。”乌狄娜提议。

    “我们只能看到两米之内的东西,速度快的都不可以。”沈魁星说着走出了飞行器。

    大家刚走出来,就感觉到浓重的湿气,阴冷冷的风缓慢的吹过他们的身边,即使这里有风,也没能带走这些浓雾。

    “现在我们该走那一边?”殷塔塔向周围瞥了一眼问道。

    沈魁星拿出罗盘比划了好一阵子,才指出了方向。

    此时,大家正走在浓密的森林里,周围的一切都是湿漉漉的,就连脚下的枯叶也变色湿滑起来。

    殷塔塔不小心踩到一根树枝滑了一跤,她拍拍屁股站了来,很是气愤的说道:“真倒霉!这是什么烂天气!”

    “等一会儿,我们走上大道应该会好些。”沈魁星走在最前方说道,若果我没记错方向的话,他在心里补了一句。

    “狗屎!狗屎!”殷塔塔气愤的骂着。

    忽然寂静的山岭里传来踩断树枝的咔嚓声,而且还伴随着急速的奔跑声。大家立刻警觉的停了下来,大家下意识的聚拢到一起。

    邓萧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浓雾弥漫,什么的都看不见,她的担心询问:“这里有什么怪兽吗?”

    孙耀廷摇摇头,拿出了自己的武器。

    乌狄娜握紧她的双头刀,紧紧的盯着声音的方向,做好了准备。≮我们备用:<a href=” tart=”_bnk”><a href=”http://.wrshu.</a>” tart="_bnk">.wrshu.</a></a>≯

    殷塔塔看到大家都拿出了武器,心里很不平衡。因为只有她没有武器,她闷哼了一声,退到大家的身后。

    那些声音越来越近,忽然一个人影从浓雾中蹿了出来。那人一只眼睛都肿了起来,脸上血迹斑斑,手上身上到处都是伤,就连跑出来的时候,都是一瘸一拐的。

    那人看到他们先是一愣。接着看到他们手上的武器,整个露出了震惊和绝望的表情。接着又跑过来一个女人,这个人看起来腿脚还好些,她第一眼看到的是那个受伤的男人,跑过去扶起他,这才看到沈魁星他们并且看到了武器。

    那个女人望着面前的人,眼神复杂。忽然她跪到大家的面前,哀求的说:“我求求你们不要赶尽杀绝。”

    “你这话什么意思?”沈魁星看着那女人纳闷的问道,接着又瞥了那个男人一眼。后者似乎受了重伤,而且体力也快耗尽了,但是眼神却犀利的很,看样子是个意志力坚强的人。

    那个女人听到沈魁星的话。自己反倒愣在了她,诧异的反问道:“你们,不是要杀我们吗?”

    “我们为什么要杀你们?”沈魁星更诧异了。

    听完沈魁星的话,那个女人简直惊呆了,迅速的将所有人的看了一遍,试探性的问到:“你们,难道,不是。暗部的人吗?”

    “你们在被暗部追杀吗?”孙耀廷上前一步问道。

    那个女人还没回答,在她身后便传来的打斗的声音,兵器碰撞的声音,和人们痛苦的喊叫声,感觉那些声音就在几十米之外。似乎离他们很近了。但是碍于雾太浓,大家什么都看不到。

    那个女人和男人同时回头。担忧的瞥向声音的方向,两人看起来都很着急。也很无助。

    那个女人率先回过头,眼神复杂的向孙耀廷望了一眼,接着狠心做了一个决定。突然,她抱住了孙耀廷的腿,“如果你们不是暗部的人,就请你们救救我们吧!”

    孙耀廷被那女人的突然之举吓到了,立刻扶起那个女人,“你不要这样,有话慢慢说。”

    邓萧也跑过来扶起那个女人。

    “现在不是慢慢说话的时候,请你们帮帮我们吧!”那个女人哀求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孙耀廷和邓萧都望向沈魁星。

    沈魁星将大家都看了一遍,立刻命令道:“快点带他们进飞行器里,殷塔塔,带着他们向附近移动五十米,不要太远,时刻关注我们的动向。”

    大家立刻行动起来,将那两人扶进飞行器,那个男人的伤很重,不停的有血滴落在泥土里和树叶上。殷塔塔撇撇嘴,低声说了一句,“真是麻烦!”

    “你说什么?”邓萧将那个女人扶到飞行器里起身的时候没听清楚。

    “没什么!”殷塔塔慵懒的答道,接着对那两人说道,“等一下无论你们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许说话。还有把这个吃了,能止血。”

    那个女人立刻感激的点点答应,接过了药丸,那个男人没有力气说一句话。

    飞行器的门,刚合上,就消失了。而另一边一个带血的人影飞了过来。正好落在邓萧是脚边。

    邓萧刚要查看的时候,却发现那人的脖子都断了,头和身子只连着一张皮,死状很恐怖。

    “啊!”邓萧吓的一溜烟跑到孙耀廷的身后,惊魂未定。接着从浓雾中跑来四个人,三男一女。

    这几个人相貌老成,头发虽然绑着,但是却由于疏于照顾而毛毛躁躁的。身上和脸上也都有不少血迹,手里的刀刃上还挂着血。这些人一出现让大家的心都紧张起来。

    孙耀廷望着这些人心里在猜测着,这些人的能力有多高?一眼之间似乎看不出来,若是一不小心被那些人识破他们在帮助那些人,那么他们有多少几率能跑掉?

    乌狄娜警惕的看着对面的那几个人,握紧了手里的刀,她一直谨记着郁湄跟她说的话,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要掉以轻心。

    沈魁星料想他们应该就是暗部的人吧!因为这些人,都给人一种冰冷残酷的感觉。“你们是什么人?”他明知故问。

    为首的一个略矮一些,却更壮一些的男人哑着嗓子说道:“刚才有没有见到什么人从这里经过?”那个人直接回避了他的问题。

    沈魁星很讨厌这个态度,眯了一下眼睛,最后伸出手指向自己在后方,“一男一女,往那个方向跑了。”

    “他们跑不了多远的。”旁边的那个女人走上前凑到那个男人的耳边,小声的说。

    那个男人点点头,“你和珅去前方查看。”

    那个女人立即点头和另一个男人快速的跑向沈魁星的后方。为首的那个男人和另一个男人却没有动,只是望着沈魁星和他身边的人。

    沈魁星他们也同样望着对面的那两个男人,气氛变得怪异起来。孙耀廷琢磨着这两个人为什么没有立刻走,留下来是什么意思?

    为首的那个矮个子的男人忽然问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的?”

    沈魁星说:“我们准备回城,结果遇上大雾天气,一时迷路了。”

    为首的男子缓缓的走向沈魁星,眼神瞥了一下周围散落的血迹,“大多人都不会在这个时候经过这里,看来你们不是本地人。”

    沈魁星微笑一下,“的确,我们是从偏远的地方来的,对这里不熟悉。”

    为首的那人点点头,表示理解,又走到乌狄娜的身边,着重观察了她的手,接着又走向邓萧,也不着痕迹的看了看她的手。

    “你们打算进城做什么?”为首的那人转向沈魁星问道。

    沈魁星的脑袋有一瞬间的空白。糟糕!我自己都没想过这个问题呢,怎么回答?“来看看我以前认识的朋友!”他胡乱答了一个,但愿对方能相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