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85章 291打听啊!
    ,精彩小说免费!

    童峻这一次真的感到意外了,他睁大双眼望着沈魁星,“这个你们也知道?”

    沈魁星点点头,笑了一下,“我们希望你进入暗部!做我们的眼线。”

    童峻忽然露出失落的表情,“我是想进入暗部,不过,现在很难。”

    “为什么?”沈魁星问。

    “第一:现在年龄还没到。第二:选拔的时间非常的机密,每一次当我知道消息的时候,都已经结束了。当然这也是拜我的那些姐姐所赐。她们将消息封锁起来,不让我出去,也不让家里的人提起。“童峻说道这里握紧了拳头,对于这件事他真的很气愤。

    沈魁星很是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现在你放心,有我们在这里帮忙,消息你一定会提前知道,至于年龄??????”

    “年龄你们也不用担心,下个月,我就满两百五十岁了,算起来也相当于这里普通的人的五百岁,可以去参加选拔,不过今天是什么时候选拔我就不知道了!”说道这里童峻显得很无奈。

    乌狄娜站了起来,望向童峻,“你放心,外面的事,交给我们,你只需要在这里好好的修炼,当机会来临的时候,牢牢的抓住。”她说着做了一个握拳的动作。“我们也该走了,在你这里待的太久,怕给你惹麻烦。”

    “才不会呢!”童峻也站了起来,对于他们要走的消息,显得有些不舍。“我欢迎你们来找我,真的!”

    沈魁星看着童峻。忽然有一种想要保护他的感觉,仿佛自己是他的哥哥,不过他却比自己大很多很多岁啊!想到这一点沈魁星又觉得好笑。他笑着摸了摸童峻的头,“我们还会来看你的,你要记住在你没有成功之前,做任何事都要低调,能忍则忍!”

    “那忍无可忍呢?”童峻睁着大眼睛反问。

    “呃!这个嘛。”沈魁星有些为难,一方面他希望童峻不要惹麻烦。另一方面他又不希望他被欺负。乌狄娜突然抢先一步回答,“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

    童峻立刻开心的露齿一笑。

    沈魁星看着童峻开心的模样,心里感觉有些心疼,虽然他年龄比自己大,却还像个孩子一样,有时很单纯,开心就笑。愤怒就打。面对他们的要求他也不会多问为什么,不会怀疑他们会不会是坏人。沈魁星忽然抬起胳膊搂住童峻,就像搂着他的弟弟一般,“我们下次再见说不定会给你带来好消息,好好在家等着我们。知道了吗?”

    “恩”童峻点点头,随着他们走到门口。目送他们消失在空气里。

    月蓝夜灵。

    在距离操场不远的一棵大树下,有一些石桌和石椅,郁小南和蒋浩然坐在石椅上,桌子上摆放着课本。今天下午他们都没课,两人跑到这里来写作业,或者说来这里讨论方案。

    郁小南一手撑着脸颊,一手拿着笔,书本正摊开在她的面前。她却望着蒋浩然。“你说这个校长在搞什么?这么多天,无论问哪个导师不是闭口不提,就是打马虎眼给转移过去,他到底在不在学校啊?”

    蒋浩然拿着一本书,眼睛却盯着前方。若有所思的想着,“虽然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导师们都不谈论校长。但是我觉得他们一定知道些什么。”

    “哦,你的结论就是等于零嘛!”郁小南说着放下笔。双手托着下巴,和蒋浩然望向同一个方向。

    正对面有一个花园,周围有一圈黑色的铁栏杆围着,里面有一栋白色的砖块房子。就好像堆起来的积木,上下左右都没有对齐,有的地方突出一截,有的地方凹进去一块,很有特色,很有趣味。她看着房子眨了眨眼睛,那里正是教职员工的办公楼。“你说,校长室也在那里面吧!”

    “嗯!”蒋浩然发出一个鼻音。

    郁小南突然坐直了身子,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藏一般的望向蒋浩然,“我们可以去那里看看!”

    蒋浩然扭头看到郁小南炯炯有神的双眼,有些迟疑,“这个方法,未必有用。”

    “不试试怎么知道?”郁小南正为即将到来的行动感到高兴。

    蒋浩然立刻敲了一下她的额头,很不客气的说:“你以为那里是某个导师的办公室,想进去就进去吗?”

    郁小南很失望的趴到桌子上,望着那栋房子叹了口气。

    距离他们有十米远的一张石桌旁,一个带着灰色的头巾的男生望着郁小南的眼神越发的犀利。

    晚饭之前,蒋浩然回宿舍放书,郁小南一个人走在去餐厅的路上。不知不觉身后多了一个黑影,她却在还思考怎么能找到校长。一个人,当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就连周围的环境都变得遥远而模糊了。

    忽然郁小南被一只手捂住了嘴,迅速的拉进一个无人的角落里。她当时惊呆了,只知道徒手挣扎和反抗,当她想到需要念力的时候,对方已经松开了手,她整个人被压在墙上。她想要挣扎,却错过了最佳的时机,一张陌生的脸逼近她。她立刻认出了这个人,就是大家唯恐避之不及的头巾男孩。她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要抓她到这里,他们恕不相识啊!

    周围除了灰暗的墙就是一些高出一个人的茂密植物,她完全被隔离了。

    “你要干什么?”郁小南双眼睁大,惊恐的问,手下却仍然在反抗,而且还施加了念力。而对方似乎早有准备,她的念力一出就被对方压倒性的按住动弹不得。虽然郁小南还未使出全力,但是对方这么快就制服了她,也让她感到意外和恐慌。原本她还是很同情他的,甚至有想要帮他的冲动,可如今她都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他,他要这般对自己。心里的情绪渐渐的被愤懑取代。

    “你为什么来这里?”那个头巾男孩似乎对她也很不满,语气不佳。

    “啊?”这是什么问题?郁小南惊诧了一番,对方抓住她难道就是为了问这么一个不着边际的话吗?她困惑不已。“什么意思?”她反问。

    “回答我的问题。”头巾男孩很不满意郁小南的答复,加大了手里的力道。郁小南感到手腕被压紧,似乎骨头都要被捏碎了。

    她疼的皱起眉头,“好了,我说,你先放开我。”

    头巾男孩看着郁小南,无论怎么挣扎她就是无法挣脱他的手。“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说完他慢慢地松开了手。

    郁小南立刻揉着手腕,很不满的瞥了他一眼,“我来这里当然是为了读书了!”

    刚刚退后一步的头巾男孩立刻靠过去,瞪着一双眼睛,神情凶狠的望着郁小南,“你若是不乖乖说实话,我会捏碎你的骨头。”他说着抓住了郁小南的肩膀,手上一用力,郁小南疼的身体往下缩。

    “啊!我说的是实话!”郁小南真的急了,这个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大家都说他怪异现在看来真的如此,亏了我当初还同情他!郁小南懊恼的想着,心里还琢磨要怎么从他手里跑出去求救。

    “你没有说实话,”头巾男孩愤怒的将郁小南再次按到墙上。郁小南感觉背部一阵麻木,接着是疼痛。“你为什么不停的在打听校长的下落,说,为什么?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郁小南听到这句话先是一愣,接着,心里感到无比的惊讶。他注意到了她的计划吗?这个念头让她感到恐慌。她试探性的问道:“我打听校长?你从哪里听来的?”

    “我不是打听来的,我是亲眼所见,亲耳所听!”头巾男孩狠狠的说。

    这下郁小南的头脑开始有了些眉目,不过还有个问题她不太明白,这个头巾男孩为什么会关心自己找校长这件事呢?而且他看到了和听到了,这是真的吗?她心里疑惑了一下,问道:“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你不要在装了,昨天你问过胡子导师,今天下午你和另一个男生还在讨论怎么进校长室,我说的都没错吧!”

    头巾男孩一语说出,郁小南心里震惊到无法形容,但是脸上却装出很平静的模样。“是,我是很好奇校长,那是因为我崇拜他,就是这个原因我才来这个学校的,可是来了却见不到他,所以才会想找他,这很奇怪吗?”郁小南反问,目光灼灼的盯着头巾男孩。

    头巾男孩目不转睛的盯着郁小南的眼睛,似乎想知道她有没有说谎。郁小南是一个爱研究别人表情和微小动作的人,这种时候只要看着对方的眼睛,才能让他相信她说的不是谎话。撒谎!她可是高手。

    头巾男孩渐渐松开了抓着郁小南肩膀的手,但是怀疑却没有马上消失。“崇拜他的人多了,若是每个人他都见,还有机会做自己的事吗?你不要在想着找他了。”说完他意味深长的看了郁小南一眼,就离开了。

    郁小南一脸郁闷的张着嘴想要说些什么,或许该骂几句吧!又或者该问问他为什么这么关心她找校长这件事。在她犹豫该说什么的时候他已经消失不见了。郁小南懊恼的叹了口气,为自己到最后都没骂两句而后悔。

    郁小南在吃晚饭的时候一直沉默着,蒋浩然看着很奇怪,饭后郁小南向他说出了头巾男孩的事。

    蒋浩然抓住郁小南的手,看到她手腕上红红的手指印,心里既心疼有气愤。“你真是笨!好歹也应该还手啊!”蒋浩然皱着眉头从纳盒里拿出药给郁小南擦上。

    郁小南也很气愤自己,“我也想啊!只是那个时候真的吓傻了!反击什么的都没能立刻想到。”郁小南低头看到蒋浩然细心的为自己上药的侧脸,忽然想起那一次在格子小店里,自己被烫伤的时候他也是这般细心又有些愤怒的为自己擦酱油。他长长的睫毛,还有微微皱起的眉头,让她的心砰砰砰的跳的厉害。此刻好想抱住他,为他抚平眉头的皱纹,告诉他自己有多么的在乎他,就像他在乎自己一样,或者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在这个到处都是学生的地方,她最终还是什么都没做,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就像欣赏一幅美丽的画。

    蒋浩然似乎察觉到什么,突然的抬起头,两个人的脸几乎贴到一块了。郁小南羞愧于被他发现自己的花痴行为,立刻将身子往后靠了靠。

    蒋浩然立刻拉着她的手,将她拉到自己身边,“不要乱动!”说着继续上药。

    郁小南庆幸蒋浩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在心里松了口气。

    蒋浩然却忽然说道:“不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找上你?为什么对你加以警告?”蒋浩然一边问一边收起药膏。

    郁小南的思绪也立刻被打到这个话题上,“我也很想问他的,不过没来的急。”她说到最后声音变成了蚊子叫。

    蒋浩然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站了起来,“你问他,他也不会说的。”

    “你确定?”郁小南也跟着站了起来。

    蒋浩然瞥了她一眼,“我不确定,只是感觉他是个有秘密的人。想从这样的人身上挖出什么话很有难度。”说完转身离去。

    郁小南抬头望着天,叹了口气,又立刻追上蒋浩然。“那现在要怎么办啊?”

    “最有效的办法是先了解他这个人。”蒋浩然自顾自的说着。郁小南疑惑的想了想,“你说的容易,怎么了解啊?”

    “打听啊!”

    “上哪去打听呀?都没有人愿意谈他,喂!你走慢点。”郁小南看着蒋浩然越走越快,自己的脚步都快跟不上了。只好改成小跑。

    蒋浩然没有吭声,两人迅速的消失在校园小路的尽头。

    晚上,郁小南如约来到在公共休息室。这个公共休息室和博雅夜灵的也不一样。它是一个像城堡一样的石材建筑,整个建筑呈菱形,一共有三层,二楼和三楼都有巨大的露天场地。

    郁小南和金襄熹玲刚到大门口。正上方就传来了喊叫声。

    “金襄熹玲,香郁小南,我们在3号包厢!”

    郁小南闻声抬头望向,看到上面二楼有人在向她们挥手,那人很眼熟,是唐倪研星身边的一个红人——乔音杨燕。她立刻对她笑了笑,金襄熹玲对她挥挥手,“我们马上到。”

    不一会儿。郁小南坐在暗红色柔软的天鹅绒沙发里,微笑的看着大家。来这里的每个人都穿着很漂亮,华丽的裙子,和金光闪闪的首饰,这些郁小南都没有。即使金襄熹玲好心提醒过她,她也没时间、没心情打扮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